“我觉得自己是游走于学院派和现实派之间吧。我的经历和我的知识体系确实是来源于正宗的学院派,但是如今的学院派则过于从美学或形式感这种角度去做一些设计,但是忘了它是一个产品,最终你是要去为穿衣的人服务的。但我不会,我比较重视设计本身的作用,设计是为功能为大众所服务的。是要落地,并且为大众所用、所接受,这才是最好的设计。如果说我跟别的设计师有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我出自学院派,但我也支持现实派,而且把这两者结合得还不错。”

如果你看过Grace Chen的“樱你而美 · 瑰丝陈传承海派时尚情境秀”, “春江花月”“囍·愛小红裙”,甚至是包括与蔡志松先生跨界合作展“槐松飒早秋”等等,你会从她的作品和系列里看到中国文化。

Grace Chen的“中国风”不是像龙凤、梅兰竹菊这些肤浅的表象,而是传达的一种内涵。你好像从设计中看到了有些中国的元素,比如书法的神韵,但是你又说不出来具体是在哪里。

这种将中国风“润物细无声”地融入设计中,才是Grace Chen的高明之处。 而这一点,跟她所倡导的跨越时代、年龄和文化的“普世中国美”息息相关。Grace Chen的理想,就是把中国的东西、中国的韵味用全世界都接受、并且通用的形式表达出来,让烙印了“中国美”的高定礼服成为全世界人民都喜爱的作品。

“我觉得作为艺术家或者设计师做的是一种创造性的东西,比如像iPhone、像莫扎特的音乐、像CHANEL的和Dior的服装。这些东西虽然有些是很多年前的东西,但现代人依然很认可。它们都是因为既抓准了时代的脉搏,又具备一种跨时代的、永恒的优点。并且全世界的人都是可以接受的,它没有特殊的在某个国家、种族或年龄行不通的情况。

“在我看来,所有的手工艺都是一种形式,去为功能服务的。而传承这些传统手工艺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它为生活所用,让它为现代人所用。它之所以存在于以前的年代,就是因为这是那个时代的人们的生活方式,是生活必需品。而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让这些工艺也变成我们现代人的必需品,为现代人生活所用的,而不是传承下来之后放在那里好看或者放在博物馆里面,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让它真正地有它的价值。”
借鉴与传统中国结的编织工艺,在Grace带领团队不断改造和创新下,已经研发出了成百上千种编织手法; Grace将苏绣的一根丝线分成二十股,让苏绣的颜色渐变犹如水墨画一样柔和,点缀在婚纱礼服上更加清新浪漫。
已经有600年历史、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锡绣”,也被Grace Chen活用了起来,她将锡绣和蕾丝相结合,让锡绣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又让这项非遗技艺焕发了新的生命力,挽救了这个濒临消失的“绣中绝技”。
“高定确实是需要用到一些特别精致的的手工艺,而说到传承中国手工艺,其实首先是我们需要这些工艺来达到某些效果,比如说像编织,因为有些设计用编织的工艺效果最好,所以我们就用了中国结的编织方法,而另一方面是我们在选择工艺方面,也会特意去选择一些中国的传统手工艺,这也是我们中国高定有别于国外高定的区别之一。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把手工艺拿出来用了,它就活了,也就传承下去了。”

2016年10月,Grace Chen 献上了一位女性在旅途中遇见爱情、遇见感动的故事,她将这个系列的主题命名为《奇遇》:所有模特的发型都变成了朝一边梳垂的波浪卷发,一半柔美一半狂野,帅气洒脱又有女人味。
2017年7月,一艘行驶在东海海面的邮轮上,Grace Chen 献上了《潮汐》系列。这个故事里,女人在感情和生活中遇到了矛盾和波折,情绪如潮汐般时高低起伏,在波动中,她感受到了内心的力量,她渴望坚强,渴望独立,渴望勇敢面对世界…… 因循这个基调,《潮汐》系列非常的“飒”。GraceChen 用黑白灰组成的冷色系、硬线版型和明显增多的裤装都体现出女性潇洒硬朗的一面,丰富的层次感和曲线结构不仅勾画出女性多变的心情,还折射出女性在酷帅外表之下的柔软多思——一如“潮汐”,在永恒的起伏动荡之间从未停止对力量的展现和对规则的掌控。
而在今年最新发布的《前缘》系列中,Grace Chen用了桃粉、果绿、米白这种很春天感觉的色彩,清新、可爱又温柔,让女性有一种回到少女时代的纯真之感。 这是她在经历了《奇遇》和《潮汐》之后,她决定回归自我,用智慧、用女性独有的温柔来面对这个世界,包容人生所有的波折。这种洗尽铅华后回归原本的纯真与柔情,这个经历风暴又回归平静的故事,反映出人生的跌宕起伏,这是一个“再续前缘”的故事。
“这个三部曲结合起来是一个女人的成长过程,从最开始的过于梦幻的憧憬、不切实际的幻想,到中间的压力与纠结,再到最后的回归平静、洗尽铅华。而我在诠释这三种情绪上所用的方式也不一样,《奇遇》有很多概念性的东西,以此来诠释不切实际的感觉,《潮汐》中的设计偏都市女性style一点,黑白灰的冷色,以此来表达面对压力要让自己变得硬朗潇洒才能度过;《前缘》就是前二者的淡化,它是一种少女的很纯真、平和、开心的感觉,也略微有点复古。”

恰到好处的女性魅力应该是Grace Chen最大的特点,它让穿Grace Chen衣服的女性变美变性感,但又不会让人觉得过分,是一种充满正能量的、恰到好处的美和吸引力。所以,Grace Chen让穿着它的女性不仅具有让人“爱”的特质,更有了让人尊重的气质。我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就是,每一个穿我设计的衣服的人都从中发现自己美的另一面。比如杨澜,作为公众人物,她需要把自己包装成一个知识女性、一个女强人,穿了我们的衣服之后,杨澜跟我说,她觉得她又感受到了她女性的那一面,变得既柔美又知性了。

在Grace看来,中国人对女性的审美外延非常大。比如国外可能觉得优雅或者性感都是完美女人,但在中国,只有性感还不够成为大家认为的完美女人,还要知书达理、还要秀外慧中,还要看起来很大家闺秀。你既要流露出来女性的魅力,又要不着痕迹。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女性不能只是被喜欢而已,还强调要被尊重,因为这才是一个完善的女人。

“我觉得有两种衣服很有意思,一个是婚纱,一个是旗袍。当大家看到这样的两个东西的时候,就会迷失。因为旗袍和婚纱这两个东西是有典型的样子的,比如说旗袍会有锦缎、绣花等的,当你穿着旗袍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穿着旗袍,你不会去看那件衣服本身如何,颜色是否搭配、舒适性是否较强,而其他的衣服你都会有一些要求,一旦穿上旗袍你就忘了,只觉得自己就是穿了件旗袍,不去管这件衣服合适与否、舒适与否,选婚纱的时候也是这样,当一个女生穿上一件婚纱她的个性就没了,你看见的就是一个新娘,你根本不会意识到她是谁。我建议选婚纱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一定要以正常的要求与审美来选它。”

跟外国人相比,中国人的服装必须要华丽而精致,因为我们自己五官本身比较平淡一点,所以我们的衣服应该能给我们提气,所以需要它华丽精致,材质要好,做工要精细。外国人所崇尚的很朴实自然系的衣服,非常不适合中国人。我们的肤色和气质还是需要质感非常好的衣服去提升的。

““囍·愛小红裙”讲的就是一个婚礼,婚礼是一个可以刻画整个家族、甚至是整个社会的人群画像,所以这个系列从新娘到婆婆妈妈,七大姑八大姨、闺蜜及小孩都有。这个系列想传达的就是:中国人的礼仪是什么样子的,在中国人的正式场合大家都应该怎么穿,每一个女生所理解的完美形象应该是什么样的,把这些人集合起来所展现的就是中国女性的美。”
策划/编辑: 卢兴良      设计: 周梦然      制作: 孙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