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越是不在乎,也就越在乎”

时装编辑:李欣然
2014-12-02来源于:YOKA时尚网
分享:
此时此刻,姜文在纽约。距离《一步之遥》上映的12月18日还有一个月,他面对200小时的拍摄素材,进行繁琐的剪辑工作。临姜文主演的《北京人在纽约》在1994年的播出,也已经二十年了。2014年,到目前为止的国产片票房冠军《心花路放》里,有一段儿对《北京人在纽约》的“致敬”。在原作中,“王起明”发了横财,开洋荤报仇雪恨,他把一叠又一叠美钞揉在洋妞儿的脸上,怒吼道:“快说我爱你,要他妈有感情。”这是一个loser乍富后能想起来的,对纽约的最佳报复。在今年的银幕里,黄渤戏仿了姜文当年的表演,这逗乐了不少观众。以二三线城市为主的工薪阶层,为这部电影贡献了11.52亿人民币。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三亿的制作成本,对《一步之遥》的票房回收压力不小。但目前为止,媒体人与自家的电影宣传人员还都很乐观,并在宣传行为上一掷千金,包了机场100亩麦田用来种植含片名和上映日期的广告语。

  业内对《一步之遥》最乐观的票房预估,是20亿。之所以是这个数字,猜想是“美霸”当前,大家还都有超越《变形金刚4》那个19.7亿的民族情结。

  人人大侃数字,可是姜文很松弛。

  此刻在纽约,他的半个成名福地,姜文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算是悠闲的,住在罗伯特德尼罗的酒店里,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来探班的好莱坞电影人太多了,以至于哥伦比亚公司不得不搞了个“组团儿放映”。

  姜文与纽约的关系,早已经不是多年前那个咬牙切齿的“王起明”能想象的;也比《中国合伙人》的土鳖们提出的“攻陷美国”高级:没有敌意、没有“赶英超美”,没有谁一定要比谁牛。

  姜文与票房、姜文与世俗成功的关系,以旁人猜测,可能也大抵如此吧。

  所以,人人都说今天的姜文好像不太一样了。譬如说,他紧锣密鼓地工作着,同时也没耽误了跟最可心儿的工作人员一起吃遍了纽约的馆子。换做四年前《让子弹飞》的时候,真是窝在怀柔机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连戛纳的采访,都是他的合伙人备好了往返的私人飞机和可供随时工作的便携式剪辑设备,才肯抬屁股出门儿。

   拍摄的时候,一行人走在街道上,一个玩儿滑板的孩子路过。姜文问他:“能借我玩儿玩儿么?”孩子同意了。姜文接过来滑板,玩儿得不亦乐乎,摄影师抓拍了几张。这个小小的意外收获,与另一张微装的“深邃的后脑勺”一起,构成了芭莎纽约之行的神来之笔。

  不被往日的我所累,这才是今日姜文。

  站直了烧钱

  “把衣服穿好,金钱已经够赤裸的了,我不想赤裸的跟你谈。”——《北京人在纽约》

  姜文曾说,“中国的故事太多了,需要一百个姜文。”

  《让子弹飞》挖掘的“盗官记”与《一步之遥》翻新的“阎瑞生案”,大概都属于他口中的“中国故事”。

  后者讲1920年大学毕业的洋行买办阎瑞生嗜赌成性,杀害了舞场花魁王莲英,是个谋财害命的老案子。在案件发生的年代,大学生堕落、名妓惨死,强烈的戏剧性曾激发出艺术家们的创作激情。它被改编成话剧、文明戏,连“京剧艺术家”周信芳也曾上演京剧《枪毙阎瑞生》。

  它还促生了中国第一部有声电影《阎瑞生》的诞生,引发了跟风狂潮。上映不久,取材弑父谋财的姊妹电影《张欣生》的问世,并且用湿面粉和墨水捏出了尸体里的五脏六腑,最早地在中国电影里展现了“开膛破肚”,这吓哭了不少女人和孩子。紧接而来的,就是针对两部电影“有伤风化”的讨论,在一些省份里,这两部电影被禁映了。

  随着电影的禁映,“阎瑞生案”被人们渐渐遗忘。它最后的辉煌大概是推进了中国的审查制度。近年来想起它的人,只有郭德纲师傅,他将之改编成为了单口相声《枪毙阎瑞生》。

  姜文一直盼望这部不见了的禁片能重见天日:“学电影史的时候,专门学过这段儿。它的底片也不一定是真丢了,可能哪天又翻出来了说不定,跟《小城之春》似的。”

  某个意义上讲,《一步之遥》是姜文对《阎瑞生》费力的“人工修复”。“我给这帮美国同事讲,他们觉得太疯狂了,他们想象不出来。”《一步之遥》里,姜文选取了是最热闹的“花国选美”那一段儿:上海滩烟花之地的两拨儿势力,打擂台选举花魁之首。

  从现在已经公布的电影人物名单中,舒淇饰演的“完颜英”对应案件中遇害的花魁“王莲英”。当被问到电影里是否延续了主人公现实中的命运时,姜文有点儿打马虎眼,一句“反正舒淇还在”,让人开始好奇,假死还生,他的电影要如何“做局”。据悉,这部电影一共有九个编剧,里面有廖一梅和王朔。

  而为了再现浮华大上海,它的投资高达三亿人民币。在《让子弹飞》的“站直了挣钱”之后,《一步之遥》则是“站直了烧钱”。

  它的3D特效团队来自马丁斯科塞斯的《雨果》剧组;负责音效的,是11次获奥斯卡提名、3次获奖的混录大师迈克尔明克勒MichaelMinkler;担纲编舞的百老汇著名编舞指导Keith Young;并辗转北京、上海、福建、内蒙古、浙江五地拍摄。

  有趣的是,国内很多大导演在面对好莱坞技术团队时,都会保留点儿外行的敬畏,但姜文比较实事求是,没有那种“贵就是好”的迷信。据工作人员说,“3D特效”组在屡屡拖慢了实拍进度时,姜文让老外们像小学生一样在楼道里一字排开,他气得忘了讲英文,噼里啪啦用汉语说了一堆话,关于工作效率和剧组纪律。他的翻译就站在旁边,有点儿发憷。

  而他最信赖的工作人员,都是“老字号儿”的,全部五十岁以上,曾是谢飞谢晋导演时代的剧组小伙子,经过了近30年的磨练,干活儿像六必居、天福号、都一处的味道那样值得信赖。他那个专门用来喊camera的副导演,以前是搞话剧出身,以宏大的吐气方式,中气十足地喊“预备——开始!”别的剧组听不到那样的号子,头一回听见的年轻演员例如文章,容易被这样的阵势惊着。

  《一步之遥》曾经有望在去年就和观众见面,拖延了一年上映的原因,是因为在九月开机,刚好错过内蒙古草原一年中最美的盛夏季节。据姜文的“最佳拍档”马珂介绍,姜文宁愿等上一年,也不愿将就或另择他处。“补拍时,姜文在草原顶坡搭建了欧式风格红色风车,每天只有傍晚短暂一小时的夕阳最美,所以十天其实只拍了两场戏。”

  “等云到”可能只有黑泽明的时代才有的耐心法儿。中国导演里,以等天气闻名的,只有胡金铨这样的电影大师。而姜文向来以“较真儿”闻名,在他做演员的时代,最准确的评语来自一位共同工作的副导演:“姜文需要喝酒,就真的把自己灌醉;需要打架,就真的开练;需要把头摔破,就楞把头在地上蹭出血来。”

  “不是我们太慢了,是别人太快了。”跟随姜文多年的宣传总监阎先生如是说。

上一页 12345
全文阅读
分享:
相关阅读
姜文 一步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