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生活会所 尽享纯净之地

发表于:2008-06-18作者 YOKA时尚网-《时尚时间》来源于:YOKA时尚网-《时尚时间》
维京人曾经在冷兵器时代的波罗的海和欧洲大陆创造过奇迹,那时的欧洲人听闻“北欧海盗”就望而生畏。时过境迁,如今的北欧抛开了霸性的一面,旅行者给予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一系列美妙高贵的身份---“设计王国”、“童话王国”、“纯净之地”。太阳角度永远倾斜着的北欧,却在地球的边缘舒展着惬意灵动的高贵生活。
瑞典人对于光线的情感依赖尤其突出,光就是瑞典人生活的一部分

斯德哥尔摩:光酒店、冰酒店

瑞典人对于设计的追崇源于大自然的呵护。乘坐北欧航空班机,飞过圣彼得堡之后,从公务舱的舷窗口望出去,眼前是泛着微波的波罗的海,然后就是一片片湖泊与森林晕染在一起的美丽画卷。湖泊在斜阳的逆光中披挂金光,而广袤的森林则呈现出幽重的墨色。

斯德哥尔摩(Stockholm)的名字,与飞机上看到的景色有着神奇的暗合。Stock意为“木头的”,而Holm则是“岛屿”的意思,市区分布在14座岛屿和一个半岛上,连接各岛的是70多座大小桥梁,淡水与海水也在城市的水域交融。乘坐米兰达快线,20分钟就能从机场到达斯德哥尔摩市区,很神奇的是,出车站对面的建筑就是斯德哥尔摩近来引人注目的豪华设计酒店——光酒店(Nordic Light Hotel)。

光酒店的每一格窗户里投射出来的光线完全不同,色彩各异,形状五花八门

光酒店的设计师,似乎刻意要将整座酒店的外观和内饰都营造成北极光的光感,入夜之后,这座三层楼酒店的每一格窗户里投射出来的光线完全不同——色彩有绿、紫、蓝、白、粉、橙、黄等七色,形状也分心型、圆型、环状、涂鸦状、星型等五花八门,从外面看光酒店的建筑,就好像在欣赏一场奇幻的水幕电影。好奇之下,询问酒店的大堂经理才知道,原来在北欧人的生活里,阳光总是斜斜的角度,因此瑞典人对于光线的情感依赖尤其突出,光就是瑞典人生活的一部分。就在说话的间隙,大堂墙壁上的巨型光线涂鸦就从蓝色的星辰图变成了粉色的水滴。“我们会在一天的不同时间调整墙壁的图案和颜色,让客人每天都见识到完全不同的‘室内极光’。”

瑞典的建筑向您静静诉说这个国家的魅力

痛快地洗完北欧清水浴之后,拉开窗帘,对面就是诺贝尔奖颁奖礼举办地的斯德哥尔摩市政厅,隔着湖光现出温柔的尖顶。一低头,陡然发现茶几上还放着一个奇怪的遥控器,显然不属于电视或是空调,那是什么?草草地翻看完说明书才知道,这是北欧人想出来的先进的“光感遥控器”,可以随时切换房间内的颜色、以及投影在墙壁上的个性logo造型。说明书的文字很详细,“蓝色代表忧郁,如果你心情不好,尽量少用蓝色而调成粉红色或紫色;红色代表亢奋和欲望,如果你恰好和爱侣一同入住,一定让红色铺满整个房间。”OK,今夜我需要些热情,就来最灼热的红色吧。几秒钟后,房间就沉浸在玫瑰红中,一颗“怦然的心”点射在松软的床垫上。

如果时间有闲,第二天观光之前一定要到光酒店对面的“冰酒店”(Nordic Sea Hotel)去走一遭。酒店里的冰酒吧举世闻名,分店已经开到了上海,而且标榜所用冰块都来自北极冰盖。整个酒吧的墙壁就是用厚约20CM的冰砌成,从外面就可以尽览内部冰晶玉洁的景象。门票含一杯鸡尾酒,进入内部则要换上爱斯基摩人样式的保暖斗篷。调酒师是俊美的瑞典女郎,戴着可爱的毛帽子。我上前去怯怯地问她能不能表演个酷酷的调酒,她二话不说就抱着酒瓶上下翻飞起来,并为我专门调制了一杯特酿,名叫“斯德哥尔摩时间”,呈现红、黄、蓝三色,代表清晨、中午和夜晚。我知道其中必定有瑞典本土著名的绝对伏特加,但这逍遥的北欧时间怎能唐突,于是还是一饮而尽,冰酒吧也在瞬间“热气冲天”。

头紧锁的瑞典设计师正在打造一款果碟

斯莫兰平原

全世界惟一的水晶王国

瑞典人创造了推动家居革命的IKEA品牌,还拥有索尼爱立信、沃尔沃等全球顶级品牌。不过,当列车从斯德哥尔摩往南穿行在广袤的森林与湖泊之间时,很少有人知道,湖泊与森林其实还孕育了瑞典的另一个全球品牌——水晶。

此前,在斯德哥尔摩老城广场的诺贝尔博物馆里,导游就指着展柜里好几套闪亮的水晶餐具告诉我,“每年诺贝尔颁奖晚宴时,宴会上的餐具都会莫名其妙遗失不少,穿石榴裙的贵妇人有时候也抵挡不住水晶杯子的诱惑,偷偷把杯子、盘子藏在裙子的暗兜里带走。”看标签上的说明,馆藏的水晶品牌叫做Orrefors。回酒店Google一下才知道,Orrefors连同Kosta Boda、Mats Jonasson等品牌一样,都是世界水晶品牌里的顶尖品牌,而且都来自瑞典南部的斯莫兰平原。

火车抵达瑞典东南部的卡尔马(Karmal)之后,换乘巴士前往Kosta。然后才知道,这片魔幻森林里的水晶村落居然有15个之多,Kosta、Boda、Orrefors不光是品牌的名字,也是村落的名字。15个村落统称为“水晶王国”,这在全球范围内也是独一无二的。

海盗餐厅分两层墙上挂着看似很犀利的巨斧、鱼刺等武器,挂着腌肉和腊肠

可以说是瑞典国王弗雷德里克一世(Fredrik I)促成了水晶王国的诞生。据说这位君主酷爱质感光洁的水晶,收集了意大利、法国、比利时、德国的一流水晶制品,有空就在宫廷中把玩;怒火中烧的时候就砸水晶发泄,损毁率很高。君主也是讲道理的,名贵的进口货都砸坏了毕竟心疼,于是就颁布了一道敕令,在本国南部的森林里找一块合适的地方,成立瑞典皇家水晶工坊,专门为皇家定制水晶制品。这个重任最后落在两位军官手里,分别是卡尔马郡的长官Anders Koskull以及Stael von Holstein。两个人的名字凑在一起恰好是Ko-sta,于是就把作坊的名字命名为Kosta,那一年是1742年。至于选择南部斯莫兰的理由很简单:森林可以提供充足的木材,使水晶作坊有足够的“火力”燃烧到1400℃,将二氧化硅熔化,而身边的湖泊就是最好的冷却剂。

Kosta村最高的建筑就是水晶作坊里的烟囱。开放的作坊制作现场里,眉头紧锁的瑞典设计师正在打造一款果碟,不同颜色的硅砂混合在一起,铁棍直接焊牢在碟底,当碟子被舞成风火轮后,奇迹发生了,各种颜色在离心力的作用下逐渐晕开,组成了一幅如同中国画泼墨山水的神奇图案,这或许就是北欧设计灵感的源泉吧。作坊旁边就是Outlet水晶大卖场,这里的价格可要比Kosta Boda在北京的专卖店便宜太多太多,卖场里摆放着品牌最新款和经典款的上千种水晶器具,卖得最好的不是那些用来观赏的视觉装饰品或者教堂礼器,而是餐具、酒杯、花瓶、镇尺、红酒架、灯罩、烛台等等的实用品。水晶王国的精髓是,当手拿起一款再平常不过的圆口杯子,感叹做工不过如此时,却又会发现一条条隐藏的优雅弧线,这就是内敛中的神奇。至于工艺绝伦的水晶工艺品,在卖场里还是很贵的,一件啤酒罐头大小的女性抽象雕刻就要卖到2000多瑞士克郎(瑞士克郎与人民币基本等值)。

可爱的女招待给我们每人拿来一顶翘着牛角的海盗帽,在这里用餐必须佩戴此帽,以示对维京人的尊重

马尔默

看全世界最性感的房子

北欧人似乎都很鄙视美国芝加哥、曼哈顿式的人工森林。在瑞典,见多了哥特式、洛可可式古典建筑之后,难免会有审美疲劳,如果见到一座摩天楼,实在是值得停下车来大拍特拍一番。不过在北欧,见到摩天楼的几率和遭遇北极熊的几率完全可以相提并论。

那么,如果在北欧见到一栋晃眼的纯白色、高近200米、模样又像一位芭蕾舞女郎、并且扭动着身体在跳舞的摩天楼,是不是该疯狂了?先别疯狂,在瑞典的第三大城市马尔默(Malmo),就有这么一座神奇的摩天楼。

摩天楼的名字叫做“旋转楼”(Turning Torso),它是北欧最高的大厦,位于瑞典与丹麦交接处的厄勒海峡,著名的、长16公里的跨海大桥厄勒大桥就在大楼的旁边。实际上,马尔默是中世纪著名的北欧老城和波罗的海港口中心,而旋转楼所在的区域则属于政府最近开发的北部新城,虽然与老城只隔了几条街,景观却完全不同,是欣赏北欧另类建筑风格的绝好地方。这里的海滩没有沙滩,取而代之的是巨大黝黑的石头阵,和一条长约1公里的步道。

步道是实木的,暖暖的色调,很像是IKEA的风格。滨海步道相隔不远的地方,就是海景公寓楼,都是些模样奇怪、让人一见就忘不了的概念房。整栋楼这里凹一块那里凸一块,面朝大海的窗子没有一扇重样,忽大忽小,忽长忽方,新鲜的彩虹条和浓得快溢出来的色块直接粉刷在阳台和窗格上,看着让人心潮澎湃。

站在旋转楼的脚下仰视这栋奇怪的建筑,是一件需要想象力的工作。导游说,“这是北欧最性感的房子,像一个撅着臀部的美丽舞女,最关键的是,她的臀部对着海对岸的哥本哈根呢。”随后她又告诉我,大楼的设计者其实是全球最顶尖的建筑设计大师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大楼居然是根据此君一幅以自己作为原型的人体素描联想出来的作品!旋转楼从下到上的扭曲度达到90度,由9座立方体上下拼接组成,每一座立方体都稍稍有所扭曲。底部的3座立方体用作办公空间,上面的6座立方体则是147豪华公寓。整体看起来,会让人想到天津麻花。

即使是在相隔不远的马尔默16世纪老城里,旋转楼的高挑身影仍然不时被定格在镜头里。走在小广场(Lilla Torg)维京时代的细石路面上,不少餐厅门口都摆放着一个戴着牛角帽、穿着皮铠、手拎狼牙棒的海盗小人。吃一顿维京海盗时代的豪华大餐,这或许是每个人都梦想吧。不过,最让我难忘的海盗豪华餐,却是在海对岸的哥本哈根完成的。

在这里,随处可见人们的海盗装扮,瑞典人将这种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

  哥本哈根

戴着海盗帽 吃维京大餐

吃一顿维京海盗餐,是北欧旅游的一大特色,“不过很可惜,20个中国宾客来到北欧,估计只有一两个吃过。”导游的话更坚定了我做一回业余“海盗”的决心。

著名的维京餐厅(Restaurant Valhal)的位置也非常有意思,位于欧洲著名的卡通主题乐园蒂沃利公园(Tivoli)内,这个公园建于1843年,从年龄来看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迪斯尼的曾祖父。餐厅分两层,刚一走进去就被“狰狞”的“海盗船”给吓了一大跳。墙上挂着看似很犀利的巨斧、鱼刺等武器,挂着腌肉和腊肠。可爱的女招待给我们每人拿来一顶翘着牛角的海盗帽,而且非常严肃地告诉我们,在这里用餐必须佩戴此帽,以示对维京人的尊重。

上菜前,女招待先端过来一瓶咖啡瓷色的酒,推荐说是正宗的海盗酒,当年海盗们在海上打发无聊时光的最好饮品。酒色近乎纯黑,酒精度数19度,一饮之下口感又近乎国内的某种药酒,实在谈不上好喝,生涩,却让人想到晴天巨涛的海上生活,一样的浓烈干涩。接下来上的,就是海盗们最习以为常的腊肠和腊肉。数百年前的海盗时代并没有冰箱,因此船上携带最多的就是比较不容易腐败的腊肠和腊肉。同桌的女孩子吃得“龇牙咧嘴”,肉没吃完,倒是把作为配料的洋葱、黄瓜消灭殆尽;不过我倒是觉得腊肉很有滋味,带点腥味,经得住嚼,很有回味。最激动人心的是海盗BBQ,激动的并不是铁签上串的是什么肉什么菜,而是铁签的形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被串成了古代武士的佩剑形状,扶住“剑柄”将肉一块块剔下来之后,似乎直接就可以穿上盔甲到角斗场恶斗一番,实在是太形象了。

一趟短暂的行程下来终于知道,如果既要想收获最精致的设计人生,品享最高贵的水晶,然后再激发一点内心深处的尚武霸气,那么目的地便不难寻找——绝对是北欧。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