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本从中国“借鉴”的文化艺术

发表于:2012-09-21作者 YOKA时尚网来源于:YOKA时尚网
刚刚落幕的纽约时装周上日本设计师Tadashi Shoji(庄司正)的春夏系列又获好评,他对外媒承认敦煌艺术给他带来很大的启发,日本人从古至今在各方面“借鉴”中华文明,如果想抹去一切崇华证据,恐怕日本就变成一个彻底没有历史的民族了,让我们来盘点一下古往今来日本从中国“借鉴”的那些文化艺术!
Tadashi Shoji 2013春夏系列和中国剪纸
Tadashi Shoji 2013春夏系列和中国剪纸
Tadashi Shoji 2013春夏系列和中国青花瓷
Tadashi Shoji 2013春夏系列和中国青花瓷

刚刚落幕的纽约时装周上日本设计师Tadashi Shoji(庄司正)的春夏系列又获好评,于是我们发现他是个特别迷恋中国艺术的日本人,这季他说,这一季的灵感源自从加利福尼亚开始经威尼斯终止于古长安的思想之旅,尤其是敦煌艺术给他带来很大的启发,但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看到这个系列,青花瓷和剪纸艺术绝对是你最先闪现在脑海中的词。

Tadashi Shoji 2012秋冬系列和中国上海ArtDeco建筑风格

Tadashi Shoji 2012秋冬系列和中国上海ArtDeco建筑风格

Tadashi Shoji 2012秋冬系列和中国20年代上海女装

Tadashi Shoji 2012秋冬系列和中国20年代上海女装

这位新晋日本设计师之前的秋冬系列也是从上世纪20年代的上海滩的Art Deco风情得到灵感,各种装饰主义的曲线运用,小立领霞帔的变形 ,Tadashi Shoji对中国元素的运用真是炉火纯青,远比Yves Saint Laurent和Chanel的中国风设计要细腻深入的多,甚至超越了其他在纽约奋斗的华裔设计师,比如Jason Wu上一季的中国风尝试。当然,这也不难理解,毕竟日本文化艺术本身就从中国文明中汲取甚多,很多时候都感觉是个嫁接品种,自然“借鉴”起来犹如羚羊挂角不迹可寻。

日本服装设计师在西方一直倍受追捧,但无论是三宅一生强调的人体在服装里的空间需求到高田贤三对和服的现代改良都让中国人觉得异常眼熟,也是,虽然和服是日本的国服,但它也是在中国传统服装的基础之上逐渐演变的结果。

左 高田贤三作品 右 三宅一生作品
左 高田贤三作品 右 三宅一生作品
左 中国敦煌壁画中的供养人 右 日本吉祥天画像
左 中国敦煌壁画中的供养人 右 日本吉祥天画像

上左 日圣隆太子像 上右 韩熙载夜宴图 下左 唐宫仕女图 下右 鸟毛立仕女图

上左 日圣隆太子像 上右 韩熙载夜宴图 下左 唐宫仕女图 下右 鸟毛立仕女图

从中日两国的绘画作品上可看出日本对中国服装、着装方式、发型、化妆的极力模仿。奈良时代(公元718年),日本遣唐使团来到中国,受到唐主的接见,获赠大量朝服。这批服饰光彩夺目,在日本大受欢迎,当时日本朝中的文武百官均羡慕不已。次年,天皇下令,日本举国上下全穿模仿隋唐式样的服装,这就是著名的“衣裳令”。

唐代女服的层叠的穿着方式
唐代女服的层叠的穿着方式
日式宫廷服装十二单衣
日式宫廷服装十二单衣
中国传统服装的交领、续衽钩边、重衣叠穿
中国传统服装的交领、续衽钩边、重衣叠穿

举个例子说明一下,最明显的是日本平安时期的宫廷服装——12单衣,对唐代女装基本是全盘“借鉴”,而现代和服则有汉代深衣的特点,比如交领、续衽钩边、重衣叠穿、上衫下裳一件式,裙裾落地,行不露足等,当然后面背的小包裹跟咱没关系。

上 《画皮》里汉代女装 下 《大奥》里幕府时代和服
上 《画皮》里汉代女装 下 《大奥》里幕府时代和服
左 《画皮》里汉代女装 右 7世纪日本古墓壁画
左 《画皮》里汉代女装 右 7世纪日本古墓壁画
左 《画皮》里汉代女装 中 《赤壁》吴服 右 现代日本和服
左 《画皮》里汉代女装 中 《赤壁》吴服 右 现代日本和服

很多人觉的画皮里的服装看起来超像和服,但实际上设计师是参照汉墓马王堆里的壁画严格按照汉朝服装设计的,而电影赤壁里的小乔穿的吴服看起来很像现代和服,其实那就是真正的三国时代吴地人民穿的服装,后传到日本,因此当时日本的服装也叫做吴服。

僧侣占据了日本宫廷的高位
僧侣占据了日本宫廷的高位
《大奥》里将军的母亲出家为尼
《大奥》里将军的母亲出家为尼
日本东照宫 佛教在日本大兴土木
日本东照宫 佛教在日本大兴土木

艺术从宗教滋生,也是其最有力量的传播工具和表现形式。那么日本的宗教有什么呢?佛教的尊崇地位是无疑的,大家普遍都看过《一休》吧?都听说过鉴真吧?还记得前一阵子热播的《大奥》里在日本将军幕府里神秘主宰的僧人吗?更别说日本天皇退位后都会例行选择出家修行了,而日本的佛教是从哪里来的呢?据《日本书纪》记载,是于公元552年经朝鲜从中国传入的,嗯那会儿由于海运不发达,日本人民啥都得从朝鲜得到中国的二手转发,后来他们也忍无可忍,冒着风险自己派遣唐使来中国学习,真是舍生忘死的求学啊!

上 中国唐代南禅寺 下 日本 唐招提寺
上 中国唐代南禅寺 下 日本 唐招提寺
上 中国故宫 下 日本平安神宫
上 中国故宫 下 日本平安神宫
上 中国古建筑的杰出发明——斗拱 下 日本东照宫对斗拱的模仿
上 中国古建筑的杰出发明——斗拱 下 日本东照宫对斗拱的模仿

当日本进入奈良时代(710-794年),这是中日文化“交流”的新高潮,中国当时正处于昌盛的唐朝,于是日本毅然决然的让他们的首都京都成为大唐国都长安的翻版,说到日本建筑上对中国的“借鉴”真是说不完了,在中国建筑技法借佛教传入日本之前,日本根本没有所谓建筑,连达官贵人的住所也不过是一大片茅舍而已,当富丽堂皇的佛寺建筑从中国传到日本之后,这些贵族阶级才有机会住进真正的房子,并直接引进了中国传统建筑中的朱红梁柱、斗拱飞檐的辉煌建筑形式。

左 中国法海寺壁画 右 日本奈良药师寺壁画
左 中国法海寺壁画 右 日本奈良药师寺壁画
左 中国敦煌塑像 右 日本佛像
左 中国敦煌塑像 右 日本佛像
日本人拍的电影《敦煌》
日本人拍的电影《敦煌》

日本的雕塑多为佛像,尤其是传自汉化佛教“禅宗”的风格,基本是中国佛像艺术的近亲,但说到佛教艺术,就很难避免日本偷走敦煌佛教典藏和艺术精品的史实了,日本人橘瑞超当年从“散经传法”的王道士的私人交易,让日本人民对敦煌格外了解和热爱,佐藤纯弥甚至还拍部电影《敦煌》。

左 南宋马远作品 右 日本山水画
左 南宋马远作品 右 日本山水画
上 宋 苏轼 枯木怪石图 下 日本 五位鹭图 单庵智传
上 宋 苏轼 枯木怪石图 下 日本 五位鹭图 单庵智传

而日本绘画更是受到中国风格的影响,喜欢着重表现中国士大夫所推崇的隐遁精神,于是那种对群青、淡绿色基调上的山水写意成为日本绘画史上的“大和绘”艺术的开端。而后,日本绘画又迷恋宋代的文人画风格,对南宋四家中的马远和夏圭的边角构图诸多推崇,日本水墨画自此进入“借鉴”意境的年代。当然后面出现了更具日本绘画代表性——由艺妓题材而衍生的“浮世绘”,这我们中国就不敢居功了,毕竟审美趋向和道德准则与他们有着根本不同。

苏轼的《黄州寒食帖》
苏轼的《黄州寒食帖》
日本书法作品《上品下生图》
日本书法作品《上品下生图》

日本书法呢,这个让一向谦虚的中国人都没法说了,毕竟日本书法的书写内容是以汉字为主啊,那片假字怎么上得了台面?而日本的书法家大部分都是承袭汉学的佛教高僧(没办法,不学中文当不了和尚),而日本人对中国书法的推崇和狂热到是颇令人感动,苏轼的《黄州寒食帖》曾被日本人菊池惺堂收藏,1923年9月,东京大地震,菊池冲入烈火中抢救出了《黄州寒食帖》而其家产被损烧殆尽,而后二战结束,日本投降,千年国宝赖王世杰先生之力回归祖国,至今珍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日本经典名著《源氏物语》
日本经典名著《源氏物语》
这个故事可以很体现日本民族的那种“物哀”审美
这个故事可以很体现日本民族的那种“物哀”审美

说到底日本人学了中国这么多东西,但却发展成截然不同的民族,拥有差异颇大的审美情趣,完全是其基本民族性造成的。像被日本奉为经典著作的《源氏物语》,作者紫式部引用白居易的诗九十多处,第一篇《桐壶》更是有赖于乐天居士的《长恨歌》而成立。日本那著名的“物哀”之美,以主情为美,以自然本能欲望为美,即以满足官能美作为一种生命充实感的享受。而中国传统审美则重视伦理,以“道、仁、义、忠、信、密”六美为审美意识中核,也就是说,美不能光注官能美的满足,而是追求精神和理性的欲求。所以明白了吧,中日审美趋向的差距到底在哪里?说白了,就是一个注重生理欲求,一个注重心理欲求呗!

日本原住民“阿伊努人”
日本原住民“阿伊努人”
日本原住民“阿伊努人”
日本原住民“阿伊努人”

其实凡是岛国民族都有天然对资源不足的危机感,由此让他们的动物本性保留的更多,具有凶残和侵略的本性,比如英格兰以殖民主义为荣,新西兰的土著是吃人滴,而最著名的海盗维京人也是起源于北欧群岛,无可讳言,基因决定一切,日本人即使在3000年前就从中国得到了水稻种植技术,仍然不能像农耕民族一样思考,每当危机爆发他们就会重启抢掠本能,在他们心目中,只要曾被他们暴力占有过的就自然属于他们,其实学习也好、借鉴也罢,都是进步的手段,但最后却要否认其根源和传承,就真是可悲又可笑了!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