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30年轮回 宝马M1欲火重生

发表于:2008-08-22作者 YOKA时尚网-《座驾》来源于:YOKA时尚网-《座驾》
R8,你要小心了!经历30年轮回,宝马M1要重现江湖了!我们成为全球唯一接受采访拍摄的媒体。让我们来看看在意大利发生的故事吧。
M1-PART2

M1-PART2

它隐藏在意大利科摩湖畔Villa D'este小镇的阴影中,静静地等待着。当遮盖的绸缎像遭遇狂风般地掀起,它狂野、棱角分明的样子便在这一瞬间昭示于人。它就那样站在两位令人赞叹的祖先之间:1972款Tuobo以及1978款量产M1,我们不得不大声惊呼,一部令人无法质疑的的21世纪超级跑车登台了。

五角钢圈

从第一台M1超级跑车面试到这款M1 Hommage的现身已经有30年的时间了。像往常一样,我们来到这里与设计师攀谈并且挖掘有关这款迷人概念车还未被揭示的秘密。千万别被公关流程限制了发挥,只把它当作献给这款具有30年漫长历史跑车的生日礼物。实际上,宝马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一款划时代的跑车,并且知道如何去打造这样一款划时代的跑车。

Herbert Diess告诉我们:“像宝马所有的概念车一样,M1 Hommage的开发严格遵循‘假如我们必须制造它’的设计出发点。”我们在意大利Concorso d'Eleganza Villa d'Este的展示会上找到了这位宝马董事会成员。

M1-PART2

宝马的工程师们已经在全力以赴地工作,探索和尝试各种可能性以打造这款全新的中置发动机跑车。慕尼黑的工程师们看到奥迪沐浴在R8的阳光普照下,而Ingolstadt的中置发动机跑车却受到了冷落,内心难免受到伤害。他们化悲痛为力量,决心设计一款能够与下一代保时捷911相抗衡的超级跑车。“我们知道该怎么做,我们有非常出色的发动机,并且有制造超级跑车所必需的基础设施”Diess告诉我们“只是个别功能的选择还没有确定,毕竟现在只是初期阶段。”

M1-PART2

Diess说的没错,这辆橘红色展示车只反映了外观设计的取向。我们没法知道里面有什么,因为展车是一个设计实体并且车身还没有可以拉开的门。

“我们还没有为它设计内饰”宝马的设计主管Chris Bangle说:“并且车身的外观还会进行至少一次改动,改动将取决于爱好者和工程师的意见与建议。”

M1-PART2

说起Bangle,我们有必要提一下7系和火焰表面(flaming surface)的设计风格,这样你就能够看出M1 Hommage经由他捏制的痕迹了。车身侧面曲面交会错落,活像捅马蜂窝后留下的伤疤,恕我们直言,车身整体看起来像折叠过的威化巧克力包装纸。

不仅是Benoit Jacob,M1的设计还押上了比利时设计师的声誉。他孜孜不倦地续写着BMW设计师Paul Bracq和Giorgetto Giugiaro的神话,这两位大师分别确定了Turbo和M1先驱的设计风格。

M1-PART2车尾

“这代M1紧紧追随着先辈的风范”这位迷人的设计师对此毫不否认。2004年作为设计经理进入宝马公司,他最近参与过的作品是2007年的2门、4门CS概念车。与中置发动机的M1不同,CS是顶级跑车。

“进化样车的过程充满了挑战,我不想让M1看起来像一部火箭,而是更强调它的现代感。作为30年漫长历史的献礼,这款设计满载了人们对M1的敬意,所以我们希望人们在看到M1的时候就能确立这种印象,而不应该去刻意营造视觉效果以外的遐想空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融合了两位宝马传奇设计师标志性的设计元素于车身的细微之处。”

M1-PART2车尾

但是新款车型同样拥有巨大的改变。肾形格栅比以往皱紧的造型更加性感。M1传统的大灯发生了变化,没有采用收翻式的设计,而是隐约将自己掩藏起来。不过并没有远离最初的主题,因为直到尖锐的灯光透过夜色直射出来,才将我们的视线吸引过去。

“看看车身的曲线”Bangle激动地说:“它们就像流动的音符,发动机罩中间的凸起是乐曲的高潮。这里强大的肌肉感喻示着发动机将强劲的扭矩传递给车轮。鼻翼下面大量空气流动着,当它们进入进气管,发动机便得到更多的动力.”

M1-PART2

后面一对圆形的BMW标志以及后窗百叶窗式的设计均源自第一代M1。Bangle说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减少奢华感,从而提升视觉上的性能感。

M1 Hommage目前还只是一辆展车,但是我们能够辨认出20英寸的车轮,前轮胎尺寸255/35,后轮胎285/30。轮辋闪闪发亮,其造型有助于制动盘的冷却,另外还能够使风阻系数降低到0.3以下。车轮边框的内侧被漆成了与车身相同的橘黄色,好像折射了车身的颜色一般。

M1-PART2

Hommage的长、宽、高没有比一代车型增加很多,最大的变化恐怕就是增加了175毫米的轴距。2700毫米令法拉利和R8都黯然失色。Bangle风趣地说:“虽然我们还没有确定内饰的细节,不过可以肯定头部和腿部空间不会得到优先权。”

关注驾驶员将会是M1内饰设计的核心出发点。“驾驶舱应该是全新的,并且要精练。”Bangle补充:“车的内部应该完全支持驾驶员的操作,没有任何局限性。”

这身空气动力学的外衣下隐藏着什么?Bangle的思维、高昂的成本、碳纤维的结构,还是铝合金的框架。“我们将在驾驶舱内采用大量的拼接元素,并且对不同材料的接缝进行处理,让它们看起来像一个整体”

新的M1将在宝马自己手中诞生。它的车身面板将采用新奇的材料制成,质量很轻。这款新宝马超级跑车的心脏呢?M1的发动机舱能够容纳下任何涡轮直4或直6发动机,还可以放下V8甚至V12发动机。但是考虑到过去M1采用的是277马力的直6发动机,以及未来的二氧化碳排放压力,有迹象表明新M1将采用3.0升6缸发动机。这款发动机将采用3个涡轮,至少能发出450马力的最大功率。

M1-PART2

Bangle的疑虑是:“涡轮增压6缸发动机能强大到完全发挥这款车的极端运动性格吗?”他的老板显然认为可行。就如同在上世纪70年代计划的那样,将来的M1可能会有3种级别的车型。装备F1式调校V8发动机的是“CSL”版,装备氢燃料电池的是宝马的终极绿色高效动力版。一个内部人士透露:“我们将制造大约2000台主流车型,200台核心车型和20台燃料电池车型。”

不过,这些数字目前还只是野心。“首先要看媒体和大众的反应”,宝马设计部门主管Adrian van Hooydonk非常谨慎,他曾经梦想创造出M1的继任者,但是被否决了。那是在2003年,Hooydonk向董事会提交了一款超级跑车概念车,希望能标上25年宝马M1的标签。这个提议没有得到当时的主席Helmut Panke的支持。5年很快就过去了,新主席Norbert Reithofer 是个爱车如命的人,他立刻批准了在意大利Villa d'Este展出这款概念车。

M1-PART2

Hooydonk说:“我当然希望继续这个项目,下一步就是设计内饰了。”他甚至已经绘制出了一款疯狂的Procar版来充实自己的观点。“然后,工作将更加严肃。但是如果你希望把它发展成为一个品牌,就需要新鲜的产品。我喜欢M1的计划,因为它联系了过去和美好的未来。”

负责采购的董事会成员Herbert Diess赞同道:“放手干吧,我相信我们能从这样的车型上获利。”

那么,多快呢?这款宝马M1 Mk2,最快也需要3年才能问世,而且那些困难的工程部分,可能需要努力到2013年前才能实现。

还有另外一个障碍:这款车可能无法被冠上M1的称号,这个标志是为宝马的下一代热血掀背车型保留的。不过对每个关心宝马的人来说,宝马需要打造一款全新的M1,它非常需要一款纯粹的M旗舰车型来压倒奥迪R8。在意大利科摩湖的堤岸上,在33年之后,我们需要另外一个庆祝活动:宝马的第二代超级跑车的30岁生日。

M1-PART2

“看看车身的曲线”Bangle激动地说:“它们就像流动的音符,发动机罩中间的凸起是乐曲的高潮。

原计划让M1与保时捷911进行正面较量,结果却事与愿违。1974年保时捷911 Turbo悄无声息地获得了参赛的准入证(2年之内400部的生产量使它能够获得Group4和Group5的参赛资格),宝马的项目陷入了严重的困境。

兰博基尼依照契约生产M1,却无法按时供货,将订单交给车身制造商Baur同样意味着延期。客户决定撤销订单,太少的量产车让宝马失去准入证的可能性增大,并且最终规则的改变,使宝马彻底失去了已经得到的参赛许可。

实际上,这时已经生产了456辆M1,其中的49辆为竞赛版本。只是宝马再也没有等待的耐心,他们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车跑上赛道。他们傲慢而果断地回答:你们好好玩吧,我们去建立自己的锦标赛。

ProCar锦标赛就是只限M1参加的赛事,这项赛事在GP锦标赛当中举行,有5名GP专业赛手可以参与其中——你能想象汉密尔顿和阿隆索刚刚在保时捷卡雷拉杯中尽情表演,随后立即跳进F1战马的情景么?

老版M1-PART2

  “让我驾驶着自己的M1获得冠军,这样我就有计划接触到F1赛车了”BMW的ProCar锦标赛为新手提供了与F1赛手同场竞技的机会。比赛安排在Grand Prix之前。非常棒的想法,但同样也很疯狂。

之后的两年中(1979-1980)ProCar锦标赛为大批车手提供了用同样的赛车一决高下的机会,这其中也包含了不少为荣誉而战的故事。这项赛事让车手感受到了赛车的乐趣,还提供给他们成为职业选手的上升空间。当然奖金是非常严格的:获胜者能够得到5000美元的奖金,非F1车手单圈成绩超过F1车手将得到50美元奖励,并且ProCar锦标赛的获胜者能够得到一辆民用版本的M1。

像F1一样,这项赛事也遭遇了许多合同限制:米其林不允许他的赛手驾驶安装固特异轮胎的BMW,法拉利反对自己的明星支持宝马赛车。

Niki Lauda获得了1979年的最高荣誉,Nelson Piquet获得了1980年的胜利。我怀疑他们是否仍然驾驶着M1到处游走。

M1在1981年至1985年的勒芒赛中获得该级别的胜利,1979年时Andy Warhol就获得了全年的第六名,事隔这么多年他们仍然作为ProCar的开拓者而被人们所记忆。

M1-PART2内部

  A week with the original 曾经相伴M1

“M1”也许更常见于高速公路,但是它对宝马品牌具有特别的意义,是宝马上第一次贴有“M”的标志。这款新车的发动机具有“M”的内涵——拥有3个涡轮的6缸发动机。

我过去在Classic Cars杂志工作,曾经借过一辆宝马M1,并与它相处了整整一周。在拥挤的车流里,它的发动机根本就热不起来,似乎不需要汽油,我也必须控制自己的冲动。然后,随着道路变得开阔起来,车流也稀疏了不少,M1开始证明自己的实际价值。

据说,它是由兰博基尼打造的,但是看起来没有兰博基尼那么迷人,当然,也就是更加理性而不是野蛮。其实,这恰好是人们希望从德国超级跑车上得到的东西。它首先是一辆宝马,甚至借用了宝马6系的尾灯。车门的开启方式也很普通,不是1972年宝马Turbo概念车的那种鸥翼门。现在,装这种门的应该就是兰博基尼了。

手工打造的双凸轮轴干式油底壳直6发动机,能压榨出277马力的最大功率,声音非常惊人,全部是金属撞击和嘶嘶声,在发出峰值动力的6500转/分时,则变成了咆哮。277马力在那个时代似乎有点胆怯,不过,还是能让1300公斤的M1获得保时捷911卡雷拉式的推进。它是纯粹的宝马,很快,但毫不粗野,它在任何速度下的操控感觉都很漂亮,顺从而平滑。没有助力的方向盘,能清晰地传递所有信息,但又不是过分执拗或要考验手臂的力量。只要你不是身高1.83米以上,就可以坐得很舒服,而且进出都很容易,视野也很开阔。

一周之后,我依依不舍地把它还了回去。来吧,宝马,再造一辆这样的汽车!

M1-PART2

这次,它将不再是由兰博基尼打造的M1。上次,宝马运动部总裁约岑-尼尔帕奇(Jochen Neerpasch)与意大利人签署合同,把宝马的发动机和硬件放进玻璃纤维的乔治亚罗(Giugiaro)车身之中,但在1977年M1准备参加比赛时,尼尔帕奇只能在兰博基尼总部Sant'Agata的大门里找到几辆未完工的原型车。于是,宝马向简-保罗-达拉拉(Gian Paolo Dallara)购买了悬挂系统,然后自己完成剩下的工作。

这不禁令我想到,如果兰博基尼不能准时打造出这款M1,那么我们的Georg Kacher能在3天内看到一辆兰博基尼被打造出来吗?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运动的代名词 宝马 M3 Competition Package

    众所周知,宝马汽车一向以出产极具驾驶乐趣的车型而为车迷所津津乐道,如果要在宝马庞大的家族中选择一款最具运动精神的车型,非M3莫属。M3是宝马的高性能部门推出的深受车迷热爱的运动车型,自1986年问世以来现已更新至第五代车型,30年间不变的永远是M3对于马力、对于运动的不断追求。M3搭载了宝马引以为傲的3.0L 双涡轮增压直列6缸发动机,最大功率为450马力,峰值扭矩为550牛米,百公里加速仅需4秒。

    宝马本不叫宝马 车企改名能转运吗

    最成功的改名:巴依尔——宝马在1992年以前,BMW汽车在国内并不叫宝马,而是被译为“巴依尔”。改后的“宝马”名字可谓神来之笔,既突出了宝马车系高贵豪华的风格气质,又与中国 的传统称谓浑然一体,同时发音也与BMW相差不大。如今,“坐奔驰开宝马”已经成为不少人梦想的生活,宝马已成为豪华车的代表。最无奈的改名:富士——斯巴鲁把“富士”这个很形象的名字改成不知所云的“斯巴鲁”,实为富士公司的无奈之举。其根源是富士公司与贵航云雀的失败合作,如今,云雀这款车已黯然退市。为 了改变云雀对富士品牌在中国的消极影响,富士公司被迫将“富士”改为“斯巴鲁”。有人建议,斯巴鲁应该在18路公交车做广告,让大家坐上“18路”车去买 “斯巴鲁”车。最失败的改名:凌志——雷克萨斯如果依丰田所说,凌志改成雷克萨斯不是商标抢注所致,那么这种举动肯定是最失败的改名。多年来,凌志这个丰田的独立豪华品牌已在中国消费者中深入人心,突 然改了个“雷克萨斯”实在让人接受不了。反映在市场上的结果是,自从改名后,凌志的销量逐年减少,已无法与奔驰、宝马相抗衡。最庸俗的改名:跑乐——宝来“宝来”这个名字与其“驾驶者之车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