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玫瑰绽放在珐琅彩绘腕表上

发表于:2013-05-22作者 YOKA时尚网来源于:YOKA时尚网
伯爵表亦积极保存和研发各种珍贵的高级制表技术,其腕表运用了珐琅、金雕、手工机械雕花、宝石镶嵌等手工技艺,多年来一直发挥着无可比拟的独特创意。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2013年国际高级钟表展(SIHH),伯爵表展示一系列数款的Altiplano腕表,透过不同的精湛工艺演绎伊芙 (Yves Piaget)玫瑰,再度将其完美工艺表露无遗。
完美工艺表露无遗
完美工艺表露无遗

三种古老技艺的升华

伯爵玫瑰于1982年首次面世,自此以其深邃的红色和动人的花瓣,为伯爵的设计师带来源源不绝的灵感,以不同的方式如珠宝腕表、“神秘”腕表及需要运用精湛制表工艺的形式歌颂它的美丽。今年,伯爵表再次创新时尚,以不同的工艺重新演绎这朵充满传奇色彩的玫瑰,包括微缩珐琅(miniature enamelling)、以饰片进行的雕刻内填珐琅(champlevéenamelling with paillons)和微砌马赛克工艺(micro-mosaics)。最后的腕表臻品无不展现了杰出工匠的无瑕技术,把历久不衰的技艺发扬光大。

珐琅艺术 关于色彩的奇妙魔法
珐琅艺术 关于色彩的奇妙魔法

珐琅艺术,关于色彩的奇妙魔法

珐琅是水晶的远亲,其起源可追溯至地中海沿岸。自古以来,珐琅曾被运用于装饰珠宝及其他首饰,及后,这种技法在欧洲逐渐普及风行。珐琅是玻璃的混合物,加入微量氧化金属便可染出多彩多姿的颜色,表现无尽色彩和色调。

珐琅釉料的原料呈片状或粗糙粉状,工匠首先将原料放在研钵捣成极为幼细的粉末,然后再洗去其中的杂质,洗净后的珐琅釉料将浸于蒸馏水中备用。

之后,工匠会把珐琅涂于以铜、银或金(珐琅只能附在这些物质的表面)制成的胎体,成为创作这件珐琅艺术品的底座。秉承一贯追求卓越的传统及品牌“永远做得比要求的更好”的格言,精益求精的伯爵在创作珐琅腕表时只会使用黄金胎体。视乎金属胎体的不同厚度,必须先进行珐琅固形过程,以防止胎体在反复烧制的过程中融化变形。在烧制时,珐琅会展现鲜明夺目的色泽,而珐琅工匠亦可在此尽情发挥其巧妙的工艺。

烧制是制作珐琅表盘的关键步骤
烧制是制作珐琅表盘的关键步骤

烧制是制作珐琅表盘的关键步骤,有助把珐琅与胎体黏合固定。工匠会把胎体置于摄氏800度以上的窑内,烧制约40至60秒。经过这个名为大明火(grand feu)珐琅工序的处理后,制成品便会达致最纯正的状态,历久弥新。

由于在烧制时,珐琅的体积会收缩,因此工匠必须反复烧制,才可取得光丽亮泽的色彩,亦可确保所有雕纹空间已被填满。由于在这个阶段,珐琅或会出现微细的裂纹,因此是整个制作程序的重要步骤。一旦形成裂纹,工匠的心思便会付诸流水,并须重新开始所有工序。

过这个名为大明火(grand feu)珐瑯技法的处理后 制成品便会达致最纯正的状态

过这个名为大明火(grand feu)珐瑯技法的处理后 制成品便会达致最纯正的状态

完成首次烧制后,珐琅会高出胎体,因此必须使用磨石与清水把整个表面磨平。虽然这个程序能够磨平珐琅,但同时亦会把表面雾化,因此珐琅必须再经过一次窑烧,令表面回复光泽,而这个程序称为“烧结亮面”(glaze firing)。

珐琅技法最早用于制作金饰和珠宝,并自15世纪起被运用于钟表作品之上。此后,工匠不断精益求精并推陈出新,研究出多种技术,雕刻内填珐琅(champlevé)、掐丝珐琅(cloisonné)、透明珐琅(flinqué)和微缩珐琅(miniature)均以巧妙的方法处理这种永恒不变的材料。

完美工艺表露无遗
完美工艺表露无遗

三种古老技艺的升华

珐琅艺术 关于色彩的奇妙魔法
珐琅艺术 关于色彩的奇妙魔法

珐琅艺术,关于色彩的奇妙魔法

烧制是制作珐琅表盘的关键步骤
烧制是制作珐琅表盘的关键步骤

过这个名为大明火(grand feu)珐瑯技法的处理后 制成品便会达致最纯正的状态

过这个名为大明火(grand feu)珐瑯技法的处理后 制成品便会达致最纯正的状态

微缩珐琅 精密工艺的极致呈现
微缩珐琅 精密工艺的极致呈现

微缩珐琅(miniature enamel painting)最考验珐琅技师的耐性和艺术天分

微缩珐琅(miniature enamel painting)最考验珐琅技师的耐性和艺术天分

微缩珐琅,精密工艺的极致呈现

在众多技术中,以微缩珐琅(miniature enamel painting)最考验珐琅技师的耐性和艺术天分。首先,珐琅大师把珐琅覆盖整个黄金胎体,经烧制后,胎体表面的珐琅层将成为珐琅绘制的“画布”。其后,珐琅大师再以人手将图案逐层绘上,每绘好一层就要烧制一次以固定图案。由于烧制的次数越多,图案的颜色便越深,所以珐琅大师必须事前完全掌握珐琅的特点,并熟识其化学和物理性质。他亦必须预计每次烧制对各种颜色产生的影响,以计算烧制的次数,才能按照原本设计呈现丰富的色彩光泽。在珐琅绘制完成之后,根据传统日内瓦珐琅技术,还必须加上一层透明瓷漆珐琅以作保护,这个工序可令珐琅看来层次更丰富,而且更具光泽。因此,微缩珐琅不仅是超凡的手工艺技术,对珐琅大师的艺术、熟练技巧和艺术敏感度的要求极高,令珐琅大师成为真正的画家。

伯爵Altiplano微缩珐琅表盘
伯爵Altiplano微缩珐琅表盘

今年,伯爵表的设计师从伊芙伯爵(Yves Piaget)玫瑰取得灵感。在非凡的超薄白金Altiplano腕表表盘上,才华洋溢的珐琅大师Anita Porchet精心绘制这朵玫魂,把珍贵而细致的微缩珐琅展现眼前。这件微缩珐琅作品的背景为细腻柔和的粉红色,作为主角的玫瑰拥有层次鲜明强烈的花瓣,绽放异彩。

这朵玫瑰由各种深浅不一的白色和灰色精雕细琢而成,让画面的深度和精致的细节活灵活现。它令每位观众眼前一亮,心花盛放,这枚独一无二的伯爵表必定能取悦追求精湛制表工艺和艺术珍藏品的爱好者。

伯爵Altiplano微缩珐琅表盘

18K白金表壳,直径 38 毫米,镶嵌78颗圆形美钻(约重0.7克拉),表盘饰以大明火(Grand feu)烧制及微缩珐瑯彩绘(miniature)而成的Yves Piaget玫瑰图纹,伯爵自制430P超薄手动上炼机芯,绢质表带,搭配18K白金针釦式表釦,独一无二款式,全球限量一只。

微缩珐琅 精密工艺的极致呈现
微缩珐琅 精密工艺的极致呈现

微缩珐琅(miniature enamel painting)最考验珐琅技师的耐性和艺术天分

微缩珐琅(miniature enamel painting)最考验珐琅技师的耐性和艺术天分

微缩珐琅,精密工艺的极致呈现

伯爵Altiplano微缩珐琅表盘
伯爵Altiplano微缩珐琅表盘

伯爵Altiplano微缩珐琅表盘

方寸之间内的艺术
方寸之间内的艺术

方寸之间内的艺术——雕刻内填珐琅 (champlevéenamelling)

雕刻内填珐琅是历史悠久的技法,需要在胎体表面镌刻图案,并于凹陷的小格填入珐琅。首先,金雕师以铜板画把设计图案干刻于表盘,“留下”或避开图案的轮廓(阳纹),挖空轮廓内部形成凹槽(阴纹,法文为champs),因此,本技法的法文字面意思为“升高的凹槽”。这样,金雕师便完成一幅浮雕雕刻,法文名为tailled’épargne ,意思是“腾出空间的雕刻”,亦可称为黑色珐琅窗饰。它的边缘应该尽可能清晰,金雕师必须按照希望表现的效果,凭经验决定这些阴纹的深度和宽度。

以超过摄氏800度加热 使珐琅融化
以超过摄氏800度加热 使珐琅融化
这个工序需要重复多次
这个工序需要重复多次

其后,珐琅师在凹槽填入珐琅釉料,以超过摄氏800度加热,使珐琅融化。这个工序需要重复多次,在反复研磨的过程中把珐琅图案磨平。最后进行烧结亮面的工序,令表 F= M/ 面回复光滑亮丽。

这技法需要结合金雕师和珐琅师的超凡技艺
这技法需要结合金雕师和珐琅师的超凡技艺

这技法需要结合金雕师和珐琅师的超凡技艺。伯爵表便选择在全新的38毫米Altiplano白金腕表上采用这种修饰技法。深沉的黑色珐琅背景上,镶满由超薄的白金边框衬托的闪耀美钻,让Yves Piaget玫瑰的花瓣轮廓活灵活现,绽放闪耀光芒。为进一步增添优雅韵味,珐琅师在两层珐琅之间加入金属闪片 (paillons or spangles),为珐琅表层添上额外的光彩和微妙的淡光,珐琅图案因而更闪耀夺目。这枚限量发售仅八枚的珍贵伯爵腕表,揉合了传统技法与现代设计,配合制表工匠的精湛技艺,令表盘图案产生出令人叹为观止的效果。无论是讲究制表工艺的收藏家,抑或资深的艺术鉴赏家都必定爱不释手。

伯爵Altiplano饰片配以雕刻内填珐琅腕表

18K白金表壳,直径 38 毫米镶嵌78颗美钻(约重0.7克拉),表盘以手工内填珐瑯(champlev)及大明火(grand feu)烧制黑色珐瑯背景,并饰以金属闪片(paillons);表盘镌刻18K白金镶钻Yves Piaget玫瑰图纹,伯爵自制430P超薄手动上炼机芯,绢质表带,搭配针式表釦,全球限量发售八枚。

方寸之间内的艺术
方寸之间内的艺术

方寸之间内的艺术——雕刻内填珐琅 (champlevéenamelling)

以超过摄氏800度加热 使珐琅融化
以超过摄氏800度加热 使珐琅融化
这个工序需要重复多次
这个工序需要重复多次
这技法需要结合金雕师和珐琅师的超凡技艺
这技法需要结合金雕师和珐琅师的超凡技艺

伯爵Altiplano饰片配以雕刻内填珐琅腕表

伯爵表凭借一位罗马艺术家的超凡工艺 再次展现其创作传统
伯爵表凭借一位罗马艺术家的超凡工艺 再次展现其创作传统

贵族的专属,微砌马赛克(micro-mosaic)技艺

马赛克是一门有数百年历史的手工艺术,远在青铜时代已有人使用。一些古希腊遗迹亦证实有利用小石块来点缀户外路面。这些地面装饰通常都有整齐的排列,形成和谐的视觉风格,成为了马赛克的初形。

马赛克技术的重大改革出现于希腊化时期,由镶嵌片的出现所带动。这些细小的有色或透明玻璃方块具有多种不同的颜色和色调变化。罗马人成为了这种工艺的专家,而这种技术就被广泛用于铺设马赛克墙壁以点缀房屋、浴池 (公众沐浴设施),甚至是喷水池。四世纪,马赛克开始出现在基督教建筑中。玻璃的彩色特性与彩瓷等其他较轻巧的物料带来了教堂圆拱顶的马赛克装饰。从九世纪起,马赛克艺术就成为了拜占庭宗教文化的一部份。威尼斯的圣马可教堂、伊斯坦堡的圣索非亚大教堂和圣教世主教堂都继续成为了利用马赛克作为装饰技术以至当时的工艺师的超凡手艺的不朽见证。

这款微型艺术杰作结合伯爵表标志性的超薄腕表表盘上
这款微型艺术杰作结合伯爵表标志性的超薄腕表表盘上
带有多重细致的粉红色调
带有多重细致的粉红色调

1727年,在教宗本笃十二世的推动下,梵蒂冈马赛克工作坊正式诞生。工作坊的主要目的是为教堂制作马赛克,但同时亦会生产私人订造的装饰。直至十八世纪后期,当时两位最备受尊崇和举世闻名的艺术家Cesare Aguatti 和Giacomo Raffaeli就创作了微砌马赛克,他们发明了一种新的技术,制作出小于1毫米直径的微型镶嵌片。这些镶嵌片利用珐琅制成,以超过摄氏800度的高温混合加热。然后这些玻璃浆会被冷却,再切割成微小的正方形砖块。除了缩小了砖块的尺寸外,这种由两位艺术家发明的技术同时带来了更丰富的颜色选择,包括超过1万种不同的色调,因此可以制作最仔细的光线效果和多种渐变的深浅色调。当时最精致的微砌马赛克有时甚至每平方厘米就由高达560块镶嵌片组成!

其后微砌马赛克艺术经历大量发展,成为了盒子、鼻烟盒、珠宝甚至是油画及家具上的装饰技术。主要的主题包括古罗马纪念碑、宗教场景、风景、动物和花卉。这种技术特别受欧洲上流社会的年青一族所欢迎,尤其是刚完成学业正进行著名“欧洲巡游旅行”的英国与德国贵族子弟。

伯爵Altiplano微砌马赛克腕表
伯爵Altiplano微砌马赛克腕表

伯爵表凭借一位罗马艺术家的超凡工艺,再次展现其创作传统。这位艺术家为十八世纪工艺大师的后人,他在Altiplano 腕表表盘上创作了一朵微砌马赛克的Yves Piaget 玫瑰。这款微型艺术杰作结合伯爵表标志性的超薄腕表表盘上,带有多重细致的粉红色调。

伯爵Altiplano微砌马赛克腕表

18K白金表壳,镶嵌78颗圆形美钻 (约重0.7克拉),直径 38 毫米,表盘饰以一朵以手工制作的微马赛克Yves Piaget 玫瑰图纹,伯爵自制430P超薄手动上炼机芯,绢质表带,搭配针釦式表釦,全球限量8只。

伯爵表凭借一位罗马艺术家的超凡工艺 再次展现其创作传统
伯爵表凭借一位罗马艺术家的超凡工艺 再次展现其创作传统

贵族的专属,微砌马赛克(micro-mosaic)技艺

这款微型艺术杰作结合伯爵表标志性的超薄腕表表盘上
这款微型艺术杰作结合伯爵表标志性的超薄腕表表盘上
带有多重细致的粉红色调
带有多重细致的粉红色调
伯爵Altiplano微砌马赛克腕表
伯爵Altiplano微砌马赛克腕表

伯爵Altiplano微砌马赛克腕表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2016 SIHH新品 伯爵Altiplano 38毫米玫瑰腕表

    “我一直钟爱着玫瑰”,Piaget伯爵家族第四代传人伊夫伯爵(Yves Piaget)回忆道。1982年,他对玫瑰的热情获得回报。法国知名园艺大家玫昂(Meilland)公司用他的名字来为一支娇艳的全新玫瑰命名,它刚刚于当届日内瓦国际新品种玫瑰大赛 (Geneva International New Rose Competition)中折桂——伯爵玫瑰(Yves Piaget Rose)就此诞生。这朵芬芳盛放的玫瑰拥有80瓣绯红色花瓣,荟萃多个传统品种的美态,绽放出当代园艺的美学精髓,成为Piaget伯爵珠宝作品的灵感源泉。这朵旖旎胜似牡丹的玫瑰,陆续在Piaget伯爵作品中演绎出千姿百态,独特的感性魅力让人一见难忘,启迪出品牌的无穷巧思。它象征着Piaget伯爵对女性的由衷颂赞,无论是佳人 (la Femme)还是娇花(la Fleur),怎样的溢美之辞也不为过。2012年,为庆祝伯爵玫瑰诞生30周年,Piaget伯爵的珠宝工匠以其为主题打造了全新珠宝与高级珠宝系列;同时伊夫伯爵所珍爱的花魂亦凝铸于Piaget伯爵的腕表作品。Piaget伯爵制表工坊将其深植在标志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