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韵诗自曝“我有轻度人群恐惧症”

发表于:2013-05-27作者 来源于:男士人物
我是有轻度人群恐惧症的。这实在跟我的职业有相当大的矛盾,但就是改不了,这跟日子长短完全无关,相信再在这个圈子待个20年结果还是一样。

“贾宝玉同志”

何韵诗 清秀的假小子
何韵诗 清秀的假小子

“何小姐马上就到。”

经纪人话音刚落,瘦高、清秀的假小子已立在眼前。染黄的齐耳短发下,一张素净面庞;黑框镜架后的眼睛,溜溜地转,天真又世故。她身上似乎没什么明星味:穿一件豆沙绿套头衫,松垮休闲裤配橙色运动鞋,乍一看,就像香港街头随处可见的大学生。

“她给我的第一感觉就好像见到雪。雪的冰冷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而是温热的冰冷。白玉也是这样,大部分人觉得玉是温暖的,但白玉没有瑕疵,以至于感觉不真实。我看到何韵诗时,她一点也没化妆,那种通透的感觉蛮好的。”导演林奕华向本刊记者讲述了他对何的第一印象。

何韵诗超级爱猫的人
何韵诗超级爱猫的人

两人合作舞台剧《贾宝玉》,两岸三地百场巡演下来,何韵诗这块“白玉”被媒体和观众越捧越热。她主演的现代版贾宝玉,时而是身披灰格子斗篷的帅气小王子,时而是翩翩白衣的贵公子,3小时戏码,在台上和12位脚踩高跟鞋的“金钗”谈情。林奕华回忆:“我们酝酿、创作剧本,她非常有耐心,是不按常规办事的人。她抱着开放的态度,经常有让我意外的地方。”

何韵诗的确是个不走寻常路的艺人,这两年围绕她的热议不断。

去年在黄伟文红馆演唱会尾场献唱《芳华绝代》时,她曾坐上陈奕迅的大腿,两人举止大胆亲昵,临近曲终,更在台上激情舌吻,出格行为引全场尖叫。提及这段已被多次炒作的爆炸性艳闻,何韵诗跟本刊记者半开玩笑道:“哎呀,本来大家说好就嘴唇轻轻碰下,那天他抢了拍,我也没准备好就吻下来了!”

2012年11月10日,她站到香港“同志是敢的”大游行队伍中,在4000人面前疾呼“我是同志”,成为香港开埠以来首位公开自己同性恋取向的女艺人。出柜发生在《贾宝玉》巡演期间,何韵诗表示,贾宝玉对爱情求真求善,这影响到她的决定。“去年香港社会上关于性取向平等的立法有争论,有天我看新闻,觉得立法会有偏见,很生气,为什么到现在对这个问题有些人还是不能包容?所以我觉得要站出来说些什么,为这群人发声。”

在何的叙述中,同性恋这件事在她生活中波澜不惊地发生,15岁意识到自己喜欢女生,“很自然,真不是因为童年阴影”;父母也一贯支持,没给任何压力;出柜前询问身边人,居然连公司老板都没表示反对。

然而,媒体和大众接受了“何韵诗是同志”后,马不停蹄地奔回陈年话题,热衷于讨论她的绯闻女友。继容祖儿后,便是台湾演员邓九云,《康熙来了》里小S的连环追问让何韵诗讨饶不迭;媒体用“断背”等字眼来写这些八卦,让她深深感受到歧视(她不喜欢“出柜”这词,但也明白习惯用法已无法改变);她长期以来都被贴着“中性”标签,此前很多人说“何韵诗那么像男生,一看就是同性恋”,如今讨论升级了:“我出柜后,大家就一直说,她是T(女同志中偏男性化的一方)吗?”

面对外界的猎奇心态,何韵诗索性借《贾宝玉》将计就计耍一下媒体,把八卦杂志说她和邓九云的传闻植入戏码,还不忘自我调侃,来了句“你怎么知道我是同志?”的念白,掀起场下一片笑声。

孤身走我路 不想管终点何日到

孤身走我路 不想管终点何日到
孤身走我路 不想管终点何日到

故事要从1996年说起。那年何韵诗19岁,在香港参加新秀歌唱比赛并一举夺冠,成为当时各大报纸娱乐头条:“19岁女学生夺得金奖。”那次是梅艳芳颁奖,她将自己参加第一届新秀歌唱大赛的“战衣”赠给了何韵诗。

若按常路,何韵诗应该跟大多数女星一样进入香港娱乐圈,结交贵人,唱歌演戏争取嫁入豪门。但她转身跑去加拿大念书,娱乐圈风起云涌你进我出,很快就忘了曾有过这么一号人物。再回香港时,唱片公司不景气,因而她也经历了一段困难期,试过各种谋生路:做节目主持、客串电视剧及电影,还为动画片配唱过儿歌。

所幸唱功底子好,拿起话筒被梅艳芳相中,成为“衣钵传人”。在师傅的鼓励下,2001年何韵诗出了唱片,拿了一堆新人奖项。刚出道那会儿,她还曾在梅姐家里见过张国荣,“我们每次见到他周围都有很多人。记得有回在梅姐家里,刚好那段时间我出了一首《再见,露丝玛丽》,那首歌其实是讲两个女生的爱情故事,那天我到那边后他就突然走过来抓住我说,‘啊,这首歌不错!’我就很开心,尤其是得到了他的称赞。”如今,这也是她关于“哥哥”的惟一记忆,短暂却深刻。

2003年张、梅先后离世,一度陷入低谷的何韵诗也换了唱片公司,并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未来的道路。4年浮沉,2007年,30岁的她一举夺得“叱咤乐坛流行榜”最佳歌手奖,外界评论“一个何韵诗的时代即将到来”。

依照香港娱乐圈的规律,夺得该奖就意味着拿到了飞升天王天后的钥匙:陈奕迅、谢霆锋、容祖儿、张惠妹、周杰伦……一连串名字足以说明问题。然而,跟19岁那年一样,何韵诗又一次远离了主流,她没有投身娱乐大众的行列,而是在2008年制作了一张主题严肃的唱片《Ten Days In The Madhouse》,“人类以为强于拯救地球,却总摸错地方。”

曾扬言“不做音乐就做议员”的何韵诗,把人类社会比作一座大疯人院,专辑里颇具文学性的歌名都藏有深意。“你是有病的/所以被宠爱”,《青山黛玛》表面是日本歌手的名字,实际讲述“青山”这座精神病院病人们看世界的眼光。“字母歌唱到下课/在社会上政治课/没法躲/知识渗出的恒河/洪流浸死了我/是古书哪本的错。”《爱德蒙多》取自《爱的教育》作者的名字,在歌里批判教育制度。专辑制作期间,何韵诗还和导演麦婉欣合作拍摄了纪录片《十日谈》,呼吁公众关注精神病康复者这一弱势群体。

“我想要真的去讲一些自己关注的社会议题,就想用疯狂来表达,疯狂是很主观的,你这个状态跟别人不一样,他看你就觉得你很疯,其实界限很难划清。后来导演说,我们可不可以真的去找曾经有过精神病的朋友,做一个纪录片从他们的生活去讲社会的问题。”

然而作品叫好不叫座,专辑销量惨淡,纪录片也没法公映。何韵诗没有走上“天后”的道路,而被香港娱乐媒体视作“不受控”的失败案例。“那是第一次从很个人的音乐世界跨步出去,初次尝试用我的创作窥探这个渐渐蒙上一层灰色的世界。那时候,凭着一股蛮劲,乱冲乱撞,结果在意图发放正能量的过程中,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那时候明白,世界的运作,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的不认同而忽然停顿。”

从“疯人院”到“大观园”

从“疯人院”到“大观园”
从“疯人院”到“大观园”

“但凡那些人很多、烟很多、酒很多、噪音很多的地方,我都避而远之,真的避不了,就尽快找逃生通道。很羡慕那些无论跟什么人都可以聊起来的人,我却是那种连跟自己明明还算熟的朋友一起也可以偶然找不到话题的呆蛋。”

《贾宝玉》尾场,她借宝玉之口道出心声:“赤诚和现实永远是互相抗衡着的两极。也许这个世界会不断用挫折来告诉你棱角不受欢迎,迎合才能获得认同。如果你也曾遭遇那刻,不如放空一切,去感受与生俱来的流淌在血液中的纯真,心,就是我们每个人的‘通灵宝玉’。”

对于“菇徒”(何韵诗别名“何菇”,她的粉丝自称菇徒)而言,舞台剧《贾宝玉》的戏剧命题只在其次,一看到偶像唱着歌曲出现在台上,底下便爆发出一阵阵尖叫。有粉丝大呼“这是一场超值的偶像秀场”,因为何韵诗在舞台上从头演到尾,而且唱了7首歌。

2010年,她发行首张国语专辑《无名·诗》巡演到内地,演出场地不大,吸引的人却越来越多。这张专辑成了她歌唱事业的分水岭,入围台湾金曲奖最佳女歌手奖,她哭到双眼红肿,“我从没想过可以入围台湾金曲奖最佳女歌手!”

今年,何韵诗又推出第二张国语新专辑《共存》,准备这张专辑时,她看了一部关于青木原的纪录片。“青木原是日本很有名的森林,一个自杀胜地。片中,森林管理员带着摄制队走进这个神秘的地方,但从这位叔叔的角度去看,这个地方并不是传闻中的阴森诡秘,反而因为和大自然贴近显得有灵气而平静。片尾一番话,帮我决定了这张专辑的大方向……生活随着时代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困难;人们被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然后决定来到这里,找一个出口。但我真的不懂,为什么在这么接近大自然、接近自己根的一个漂亮的地方,这些人还是走不出去,希望离开呢?人们总以为自己是孤独的,但这并不是事实的全部。每一个人其实都互相牵连。”

演舞台剧、唱歌,对何韵诗而言是统一的,都是以创作来给人希望。“《共存》里讲到很多生活中琐碎的事情。听过太多这样的故事。现代人,三十多岁,有很不错的工作很不错的收入,友情爱情都顺利,一年还可以去个一两次旅行,生活确实没什么好抱怨的了,但就是觉得不快乐……现代人的生活被科技产品、资讯填得很满,每天从大早起床到睡觉,都在忙碌,反而没有把时间留给自己。我们不快乐,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会让我们快乐;我们每天追求着的,都是小时候老师和爸妈教我们的价值观,他们说,人生就是为了这些,你去拼了一生的精力和时间争取吧!结果都追求到了,然后呢?你是在生活,还是只是在过活?”

提及5年前拍摄《十日谈》接触的那些有精神病史的朋友,何韵诗不无感慨,“他们很多其实并没有真正康复。那种公共的精神科医院,其实也只能分配5分钟给你,医生只能说给你什么药,那些药只是把你的情绪、精神压下去,帮助镇定,让你反应比较迟钝,但不会根治。他们也没有办法再回到社会中去工作。我们想要表达的是告诉大家,多一点包容多一点体谅,去接纳他们。现在这个年代,有很多不好的情绪、负能量,我是个看东西很正面的人,希望用我的创作把我看事情的角度分享给大家。如果不做歌手,我也许会去做社工。”

如果没有出柜 我可能会后悔

如果没有出柜 我可能会后悔
如果没有出柜 我可能会后悔

记者:去年公开性取向后,生活和事业经历了哪些变化?

何韵诗:在那一刻还没发现,原来真有这么多人需要有个依靠。我那天站到舞台上讲过这话后,到现在还有很多朋友来告诉我,他们自己无法公开,甚至无法面对自己的身份。其实说到底就是这样一个很私人的部分跟大家不一样,其他和大家都没有任何差别,我们都是人。

记者:艺人会面对更大的社会压力,做这个选择时有没有朋友劝你别冒险?

何韵诗:这也是我幸运的地方,几乎身边所有人都很支持我,后面有什么影响也会有心理准备,到底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影响,其实也不是那么明显。你要跟着自己的心。如果那天我为了一些利益方面的想法退缩了,那可能还蛮后悔的。所以有时候有些事你觉得是对的就要去做,就算有什么问题也只是短暂的。

这个时代 让人心疼

记者:中学时随家人移居加拿大,后来再回港,你对环境适应吗?

何韵诗:到现在都还不适应。我这人,希望所有事情都简单直接,很相信别人,但因为没有防范就比较容易受到一些伤害。我把你认作朋友,就会把爱全部掏给你,不会去猜疑。但后来发现原来人还是自私的,大家都会想自己。有一段时间想不通,但后来就会去思考去调理自己,现在会在不同层面看问题,理解体谅别人。

记者:你早年通过歌唱比赛入行,现在这样的选秀越来越多,你怎么看?

何韵诗:以前的歌唱比赛比较单纯,当然,现在可能一些真有才华的人也会被发掘出来,希望他们可以保持那种对唱歌的热情。我觉得很多新人其实都很有才华,但可能很多时候被唱片公司、大的机构搞黄,用他们的方法去捧他,反而把他个性的东西抹杀了。

记者:出道这么多年,你有没有经历过情绪非常负面的阶段?

何韵诗:当这一代的艺人特别不容易,有微博有网络有狗仔队。现在传媒分为两派,有做正面的,还有一些尽挖负面。这个年代的人都要承受蛮大的压力,艺人站在风口上,很多人会把他们的负面情绪发泄在艺人身上。艺人真要懂得怎么去过滤这些信息。我还好,会把一些不好的情绪化解掉,八卦新闻基本上影响不到我。这是慢慢锻炼出来的一种能力。

记者:你对这个年代还满意吗?

何韵诗:也不能说不满意,就是心疼,看到很多现象,会觉得为什么我们的世界会变成这样?现在打开报纸就蛮伤心的,什么自杀啊杀父母啊,那些人不爱惜生命,很变态。我很焦虑,会觉得是我们的大环境出了问题。我不是什么大人物,也没有答案,但我希望在自己的范围里面去给一些正面能量。

记者:在娱乐圈这么长时间你怎么保持自己?

何韵诗:这是个很难的问题,因为太多人有太多意见了。我以前是个固执的人,现在慢慢有些改变,从错误或挫折中吸取经验。我之前很早就说,对善是不会动摇的。你要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绝对的对和错,人都是很主观的,对某些人觉得好的事情另一些觉得不好。只要我自己是对的,那就用心好好去做,一定会找到知音。要相信自己,给自己时间,因为可能第一步看起来有点不对劲,但你要相信,这一步是给后面的很多步打基础,必须去做,你才可能到达后面的一步。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自信面对生活!每个女生都要学的特质

    1、在沟通上相当精确她们不会因为身边的人是谁就改变自己的意见,比起关心对方有没有办法接受,她们更在乎自己是否有完整表达想法。一个讲话不清不楚的人其实是因为害怕别人怎么想的,所以故意模糊了自己的讯息。2、不想随意去约会比起让自己任意陷入感情之中,她们在爱情上更加留心,期望自已选择一位能和她有着相同生活理想,而非阻碍自己发展的人。3、会提醒无知的人,而不是直接训斥她们不会在还没有试着让别人了解更全面、正确的观点前就先评论对方,因为那反而显得自己无知。4、不任意吵架吵架的时候她们不会指着别人任意挞伐,或是在另一方一点都不讲理、只想吵赢的时候继续跟他辩下去,对她们来说,唯有当双方都愿意达到相互理解的共识时,才值得去争论。5、将成长摆在生活第一顺位明白生活不只是去追寻想要的,而是不断问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6、懂得尊重即使是不尊重自己的人她们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任何人,更不会因对方的态度就改变自己的行为,毕竟,一个人的人格是显示在你如何对待那些不能为你带来任何好处的人。7、.她们让行动代表自己人透过行为去评断另一个人的,比起口头要求别人尊重自己,她们选择用行动去展现自己值得尊重

    “62度灰和TA的朋友”汇聚尤伦斯 玩味艺术享受生活

    62度灰,关于适度和法度 此次综合性艺术展览有超过62位中国当代艺术家携作品亮相。其中既包括在中国当代艺术界久负盛名的尚扬和徐累,及国画大师李可染之子李玉双,也包括备受关注的中生代艺术家曾健勇、张天幕、朱敬一、陈鸿志、祝铮鸣、关晶晶等人,还有数十位风格各异的新生代艺术家参与此次盛会。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62度灰以及背后的《NO ART》杂志的老朋友;此外,此次展览还邀请了一部分“62度灰”编辑团队认为值得关注和推荐的新朋友展出他们的作品。62度灰和TA的艺术家朋友们 作为一个原创的自媒体账号,62度灰从2015年3月18日发出第一篇文章到现在,经历了十个月的酝酿。目前“62度灰”设置有“匠”、“器”、“舍”、“集”、“离”、“览”等精品栏目。始终致力于为广大读者分享好的艺术作品、好的艺术家、好的建筑、好的器物、好的去处和生活方式。持续推出高品质的原创报道,高水准的文字表达和精致的视觉呈现,让“62度灰”在新媒体的文化、生活美学和当代艺术等领域备受好评。62度灰执行主编曹飞跃介绍62度灰和《NoART》杂志 62度是跟黄金比例最接近的弧度,代表着创办者对完美的苛求,也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