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首歌会让你想起北京?

发表于:2013-06-03作者 来源于:男士汽车

城市的旋律,是你的生活

若要对别人描述你居住的城市,你下意识会想起什么?

打开搜索网站,键入城市地名,跳出来那些连篇累牍、千篇一律的导游式概述并不是你生活着的城市。你会想起的,一定是一首歌。当你久离归家站在机场到达口或火车站台那一刻,当你驾驭着爱车在城市中穿梭上班逛街会见友的途中,那段轻轻一哼就出来的旋律,才是你的城市,它就在你的心头唇边,当你深爱着,就会不自觉的吟唱。

曾经的前门也是繁华地

如今的前门新得不像话

我不是北京人,却深沉的爱着北京。这并非来源于学生时代在集体中长年累月无表情无意识的合唱红色歌曲,《我爱北京天安门》、《北京的金山上》唱得再多,也唱不出深刻的感情。倒是90年代初我跟着父母来北京旅游,在前门大栅栏,一家礼品商店大喇叭里播放的《前门情思大碗茶》一下击中我的心。那年的大栅栏,往深处多走几步,就是原汁原味的老北京。有叫卖声、有小孩溜着铁环一路跑一路喊、有大妈在胡同口坐着闲聊、偶尔有几句老少爷们的叫骂,也透着一个脆劲。大碗茶的味道,跟我们老家用茶叶渣泡的大缸茶没区别,被杭天琪、刘晓庆一唱,唱成了我的北京梦。如今前门大栅栏彻底翻新,路北是针对城中新贵的时尚沙龙,路南是针对外地游客的新建“老” 街,但走到那里,我还是会莫名的哼起《前门情思大碗茶》,所幸抬眼望去,前门尚在,正如歌里所唱“岁月风雨,无情任吹打,却见它更显得那英姿挺拔”——这是北京的风骨,也是北京的旋律。

老北京的戏园子

北海公园的五龙亭每天都有票友聚会

稍大一点,我看了《霸王别姬》,然后就每一年都看,看到长大成人,为那“姹紫嫣红开遍,却付与断井颓垣”的剧中人与物、情与欲,亦会泪流满面。说不清是怎样的情绪,我痴迷于那样的光景。从天桥到开明戏院、从护国寺到广和楼,《霸王别姬》里呈现的老北京,我身未至,却早已跟着电影走过一遍一遍。我至今也唱不好《当爱已成往事》,读大学来北京后那些泡在湖广会馆、老舍茶馆、中山公园礼堂里的时间,却让我能跟着票友唱上一段《劝君王》(二六)或《坐宫》。戏曲是北京城的杨春雪也是下里巴,它既可端端的高坐在国家大剧院的包厢里品着龙井用脚敲着拍子哼着唱,也能剌剌的站在北海公园的五龙亭里跟着街坊的京胡伴奏敞开了唱,无论是哪一种声音,都是繁华光景里的北京。前些年,在梅兰芳大剧院,当年岁已高的李世济全妆扮相,舞着水袖唱出《锁麟囊》里“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的唱词时,周围的老北京们爆发出排山倒海的叫好声,我愣愣的坐在一角,瞧着这场面,又怔怔的哭了起来。——这是北京的审美,也是北京的旋律。

潮流的三里屯village

华丽的金宝街

清新的五道营

壮观的来福士

火辣辣的簋街

如今的北京是越来越时髦了,2008年的奥运歌曲《北京欢迎你》在真正实现了“同一个中国,同一首歌”的同时,也让全世界看到了北京的新貌。站在三里屯SOHO、或者银泰的楼下,你很难说清楚是在北京还是在香港。这并不代表城市化进程完全磨平了北京的棱角,相反,在同样的高楼丛林背后,北京藏匿着更多的锋芒与趣味。开着甲壳虫,经过五彩斑斓的三里屯village,背后的使馆街还是几十年前的风貌,南街的声色光影丝毫影响不了北街的静谧温柔,车开到这里,就想停下来在路边的树荫中、落叶下喝一杯咖啡,或者怎样都好。不自觉跟上来的旋律,是陈绮贞的《小步舞曲》;从华丽的金宝街一路北行,是方家胡同。又是一处被潮流与传统撞出绚烂火花的新近去处。南边是43号小剧场,各种前卫的、小众的、新锐的演出每周都在上演,北边是国子监道,绿荫掩映之下的一排四合院。售卖着设计师时装、手工定制家具、各类老北京小玩意。坐在路边弹着吉他唱一首老狼的《恋恋风尘》,没人会觉得矫情;换一条路,走到东二环,越过高耸如站舰的来福士,背后是火辣辣的簋街,不用说,你走到这里也知道该唱出那句“One night in Beijing,你可别喝太多酒……”——这是北京的节奏,也是北京的旋律。

大众新甲壳虫的“律动传城”活动,敢唱就有奖

是的,北京的每一处,“都是我的歌,我的歌”。而你的城市,对你来说又是一首什么样的歌呢?进口大众新甲壳虫正在进行中的“律动传城”活动,正是要你对城市唱出感想。自己填词配上各种熟悉的旋律唱一段你的所思所想,何惧五音不全,为了你热爱的城市,大声唱出你的精彩。登陆www.newbeetle.com.cn/,唱起来,说不定今年的2月底,你就在台湾、意大利或着德国了,难道,你不想去到这些地方听听它们的城市之歌吗?我已经去唱了,等你!

【查看反裤衩阵地博客原文】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