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避沙尘天 世外桃源农场生活

发表于:2010-03-22作者 YOKA时尚网-《时尚旅游》来源于:YOKA时尚网-《时尚旅游》
从京平高速下来的时候,意外遇到了山东庄乡每周三的赶集。一辆辆小板车把并不宽敞的小路塞得严严实实。无奈,下车步行。路过菜摊时,堆成小山的萝卜让我多看了两眼,小哥说,“拿两根吧,不用煮,削了沾酱吃,甜着呢。”萝卜雪白雪白,个头奇大,脸上还挂着新鲜的泥土,以及大地的味道。
有机农夫,其实可以很时尚。

这次要去的乐和仙谷有机农场,就在集市背后,大约2公里外的鱼子山麓。四面环山的谷地悄无声息,南北两条平行的山脊勾勒出好看的天际线。只有东北方向例外,孤零零的小山头上坐落着大气的轩辕黄帝庙。这里古称“轩辕台”,李白《北风行》里脍炙人口的两句“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就出自此地。很有故事的地方,很好的旅行序幕。

说是农场,先看到的却是像模像样的中式院落,缀着匾额和对联,后院还有条可爱的长廊。天气不冷的时候,这里是农场的有机餐厅,菜品直接从旁边挨着的大棚请出来,一锅锅都是最新鲜的大地馈赠。乍暖还寒的时节,垄上、田间的陈雪还没有彻底融化;游客稀少,因此餐厅还在冬眠,酒坛子、煤堆、玉米棒散落在院前的场子上,看起来像是随心所欲的乡村行为艺术。

凌云和晓敏从大棚里出来迎接我们。一个法学硕士,一个经济学高材生,一脸书生气,却选择躬耕于北京郊野。还是季节的缘故,大棚里并没有我们此前期待的绿意盈盈,长长的一亩三分地里,除了几畦新翻的地露出深褐的巧克力色,并没有汗滴禾下土的农耕劳作。大棚的一部分,被拿来当作休息间,或者说是起居室和工作室,最显眼的要属一套专业的功夫茶具。茶是比较少见的陈年橘皮普洱,凌云、晓敏和其他几位快乐农夫邀我们一起品尝,“这茶可以养胃护胃,一边守着田一边喝,比较心安”,凌云说。

萝卜雪白雪白,个头奇大

“你们的生活,离现代陶渊明也不远了”,我插科打诨地说。大家笑,凌云纠正我说,“我们和陶渊明的不同在于,他是一个人,我们是团队。”凌云在读法学之前学的是盆景和园艺,主攻岭南派,“最能表达山水气质,也最自然。”他眼里真正的美来自土地,以及土地上自然状态的人,即农夫。“南方的荔枝园里,每年收获之后,农夫会修剪枝头,看起来像无心插柳信手拈来的剪纸,等剪完之后,整棵果树、整个果园精神抖擞,这是艺术的启发。”凌云喜欢这种直接的艺术。

晓敏呢,这个上海男人少言寡语,一个关于有机果蔬的例子却让我们印象深刻。“化肥是绝对不施的,不过这只是有机农庄的第一步。地里有虫,我们会请农科专家过来,看虫子最喜欢吃什么菜,然后单独辟一块田种这种菜。虫子也有嗜好,专吃这块田,其他的果蔬就长得好。”至于飞鸟,也在晓敏概念里的土地生活链里,这是一条完全原生态的生活链——人种菜,虫吃菜,鸟吃虫,最后才是人吃菜。

后来我和北清才知道,我们所在的大棚,仅仅是有机农场的育种基地,附近峨嵋山脚下12000亩果林才是农场的核心,主要种柿子、苹果、大枣,当然还有平谷最明星的有机桃。育种基地的2号棚里,还可以看到几畦没有摘完的人参果。这种源自甘肃武威并在《西游记》中被神话的果子,在北京纯属稀罕物。藤很结实,果子似乎不能割舍对于大地的依恋,需要些力气才能摘下来。外皮光滑,看起来像一颗颗心。

陈年橘皮普洱

“可不能当八戒”,我对自己说。人参果已经削完皮、切成片,轻轻放一片入口,湿润,但没有特别滋味。慢慢地,清甜味开始渗出来,到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这让我想到之前在一位快乐农夫博客里看到的一段话,“目前的添加剂也不知走向了何方,它们大多数被奉献在色、香、味中,好像与我们的健康不再联姻。有机应该是对自然的回归,通过无公害种植恢复土地本来的面貌。但这个时代,人们太关心自己吃的东西反而不会去关心土地了。”我想加一句的是,这有机人参果真的有点甜,关心土地,土地自会还你色、香、味。

育种大棚里的一畦小苗引起了我的注意(注明一下,这一畦田大不过居家的卧室)。苗实在是小,叶瓣大不过指甲盖,小到要用微距摄影才能一看究竟。不过数量多,“一畦能有近万株苗,基本上能满足农场一年的需求。”我问什么菜,凌云答,“圆白菜”。对于五谷不分的我们,这答案出乎意料。脑子里开始幻想一段Flash,主角是一颗膨胀系数上千倍的苗。

为了带我们看一看峨嵋山脚下的绿色果棚,午饭只能延后。大棚一个接一个,马路边上的管理室采用红色的欧式尖顶小红屋,很混搭,也很鲜亮。大棚的王叔2009年开始试种草莓,草莓营养很好,因为时不时能喝上一顿牛奶。名字也好听,美其名曰“牛奶草莓”。王叔说,“牛奶是用滴灌来喂,不费劲;起先不信,但味道和一般草莓就是不一样。”

牛奶草莓

王叔是个还在转型期的有机农夫,健康钾肥还在施,但也开始尝试用鱼骨、鸡粪(大棚外堆得满满的,气味很大)。大棚的墙上用粉笔写着吃草莓的好处,“莓”写成了“梅”,朴实可爱的笔误。临走前,拔了王叔另一个棚里的两根大萝卜,死活不收我们的钱。于是握手感谢,王叔的手很粗糙,很多泥土,很真诚。

回到育种站,不说饿那是虚伪。和凌云、晓敏一起的南姐已经锄完了一畦地,没过多久,这里就能种上蒿子杆、葫芦、丝瓜、豌豆或其他种种可爱果蔬。凌云说自己也没想好种什么,“2010年的夏天据说会很热,要不去买点西瓜种子?”我能想像凌云和晓敏光着膀子啃自家西瓜的情形。这种心情,很像网上流行的开心农场游戏,种什么得什么,妖娆灿烂。只是,我们还在用虚拟鼠标满足自己虚荣心的时候,快乐农夫们已经在行动了。

锄地,这或许是我实践快乐农夫的启蒙运动。没有凌云的回力鞋,我的大头皮鞋似乎并不习惯这片让自己灰头土脸的柔软“热土”,瞬间就陷了进去,身体也差点直接扑到。晓敏告诉我,别小看了翻地,“铲子要尽量垂直地面,要一铲到底,翻出来的土方别挑太远,直接原地安放就好。另外,你要记得迎着太阳,它会给你力量。”

餐后不忘享用香茅草茶。

这招很快见效,不到10分钟,搞定半畦地。新翻的土地是有香味的,而且越嗅越清新,混合着养分的味道,你不得不信。旁边负责快乐农夫餐饮的南姐打趣说,“一畦地一个饺子,大家加油啦!”得,挥舞半天才为自己赢得了半口饺子。在我身边不远处,晓敏“膀爷”已经赤膊上阵,大棚外的温度呢,-3℃。

一畦地一个饺子原来纯属玩笑,田野上的饺子宴在不尴不尬的下午茶时间开餐,庄稼地上吃大餐,显然比娱乐化的农家乐还要接近自然。馅是晓敏爱吃的荠菜馅,个个饱满。凌云似乎很不好意思,“等这里有了收成,一定再来尝一尝我们自己的有机饺子。”我显然没空搭理,因为南姐端上来的萝卜汤非常正,萝卜里还混着口味类似芹菜的蔬菜,一问才知是萝卜叶子。在超市里一贯被拔光的萝卜叶子,非但不是废料,其实有营养,腌过之后口味比雪菜还好。

凌云和晓敏过几日要负责下种,接下来每天挑鸡粪、鱼骨、蛋壳施肥的活也不少。“等蒿子杆长好了,我给你电话,我们来吃有机火锅。”这是逃不掉的,我还要回来看平谷百里桃花,看我翻过的地,看老朋友的地盘结出新鲜的果。

左起分别为凌云、晓敏和一直在向朋友宣传乐活有机理念并客串模特的农场员工媛媛。三缺一,下一个快乐农夫或许就是你。

快乐农夫启蒙教程

什么是有机果蔬?

无公害、绿色、有机是三个依次渐进的不同概念,所谓有机,并不是不施化肥那么简单,而是根据传统农业的精华,结合蔬菜作物自身的特点,在整个生产过程中禁止使用人工合成的化肥、农药、除草剂、激素,以及转基因产物,完全采用天然材料和与环境友好的农作方式。除此以外,水源和光照条件也是衡量有机农业的客观条件。简单说来,就是尊重自然,尊重生命。

如何成为快乐农夫?

北京周边相对成熟的有机农庄如今已经涌现不少,如正谷、绿牛、之万、乐活仙谷等,提供的服务包括:市区内配送有机果蔬,观光采摘及农田认养认栽等。正谷、绿牛等采用会员制。更进一步的做法是认养菜地,自己当假日农场主。北京昌平、密云等地认养一分地(66平方米)的价格为1200~1500元/年,大多提供20~30种实用果蔬及特色果蔬。主人可以自己设计菜园,周末或有空时照料或收割一下蔬菜。平时,农场将替主人照料菜地,收获季节及时通知菜园主人前往收割采摘。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