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大经典名人 怀念珠宝几十年岁月流光

发表于:2009-02-16作者 YOKA时尚网-《时尚时间》来源于:YOKA时尚网-《时尚时间》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是一个思想碰撞的年代。生在那个年代里的人,灵魂的足踝上锁住了金色的链条,永远被禁锢在高塔里;死在那个年代里的人,红颜白骨的也就变成了传奇,他们恣意的时候却并不知道永垂不朽是个多伤人的玩意;既不能生,也尚未死的人,就像我这样,要抬头再抬头,才看得到一点点欲盖弥彰的过去。他们叫复古,不如叫怀念。
梵克雅宝Serenade系列红宝石镶钻项链

玛丽莲-梦露

纯洁的艳情

代表人物

玛丽莲-梦露

推荐珠宝

各色宝石、彩晶

香奈儿圣马可系列胸针

伏特加45毫升、金巴利10毫升、甜味美思5毫升,然后将材料倒入调酒杯中调和均匀后注入鸡尾酒杯。鲜红的金巴利,微苦而甜,渗透柔和的甜味美思,它是玛丽莲-梦露。神秘、香艳、诱惑,她是每夜裹着香奈儿5号穿厅而过的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五十年代的开始,玛丽莲-梦露。鲜红微苦和甜,一场足樽的泡影和梦。她唱着最喜欢的“Diamond is a girl best friend.”(钻石是姑娘最好的朋友),留下短暂如花的岁月,强烈得像一记耳光那样令人难忘。

Léon Hatot J'aime系列指环

催熟的果实,外表过度地鲜艳欲滴,满街的招贴画上都是一般丰满艳丽的女郎,这一时期,是整个艺术和时尚领域追求色彩绚丽的时期。

萧邦粉红宝石高级珠宝钻表

各色珍贵的宝石更成为这一时期珠宝设计师手中的宠儿,色彩的运用繁华至热烈,极尽女性化的柔媚和慵懒。配上裘皮大衣,纤细的女士长烟、浓妆、刺鼻的香氛,人人愿意在温柔乡,不去想那千里之外的硝烟弥漫。那段弥足珍贵的好时光,真的比太平盛世更加令人沉醉。生在那个时代的人快乐知足,不够敏锐当然也不需要敏锐。偷来的片刻欢愉总是最好的,就像是玛丽莲,掀起欲盖弥彰的一截裙角。

奥黛丽-赫本在电影《蒂芙尼的早餐》中的经典背影

典雅与骄傲

代表人物

费雯丽、奥黛丽-赫本、格雷斯-凯莉

推荐珠宝

珍珠、钻石

F.Stahl珍珠白金钻戒

《欲望号街车》里,猫眼女人费雯丽已老。她不再颠倒众生,生命力也不那么顽强,但沧桑和痛掩埋不了她与生俱来的华贵之美,奥斯卡都为她倾倒。而两年之后站在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位置的,便是在罗马拉着三流记者格里高利派克之手的异国公主奥黛丽-赫本。再过两年,格雷斯-凯莉穿着由Edith Head设计的香槟蓝丝绸礼服搭配白色的长手套和刺绣提包出现在相同的位置。三个女人,不同命运。一个为情困,为戏苦,精神性疼痛华年早逝;一个在婚姻里饱受折磨,最后投身公益事业老死于疾病;一个麻雀变凤凰加入皇室婚姻,幸福却折堕于车祸意外。她们都有过天生甜美的那一段好时光。费雯丽还在英国念戏剧,莎士比亚的十四行,“我可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而你是更可爱,更沉静”。赫本的长发盘在脑后,她一心做她的芭蕾舞娘,抬腿下腰纤细的脖子小鹿似的眸光。格雷斯-凯莉还初出茅庐,她的痴情王子还没有骑着白马来接她。没有谁认定自己将成为一个时代的骄傲。

Tiffany海蓝宝石及钻石手链

缘自梦露式的生如夏花,五十年代渐渐走到平衡的位置。战争的阴影逐渐远离,生活安定日久,人们为醉生梦死而停留,追逐起稳定凝重的生活。色彩固然多而繁杂,却终于有了坚实的基底。抛弃了浓妆艳抹的猩红嘴唇,女性开始倾向于贵族式的典雅。许多服饰设计都遵循了更为传统的线条和结构,再赋予新时期创造的解放和轻松。

香奈儿珍珠项链

1956年,我们幸运的姑娘格雷斯,披着由上万颗鱼卵形珍珠串成的面纱款款走向她的新郎。

香奈儿珍珠耳坠

1957年,赫本形象获得了世界范围内的推崇和模仿。她的芳名出现在纽约时装协会推选的全球十位最迷人的女性之列,她的短发、墨镜、平底芭蕾舞鞋、千鸟格、立领套头毛衣、裹住腰部的合体外套、覆着腰带的圆裙,整个时尚界开始了“赫本热”,他们为女人的高贵完美打造,糅合精确与优雅,即使跨越岁月也不曾蒙尘。

Edie Sedgwick,著名的“工厂女孩”

  青春之刺

代表人物

Edie Sedgwick

推荐珠宝

黑玛瑙,金、银及皮质饰品

宝格丽的“Gemme Nummarie(钱币宝石)”系列

20世纪60年代,将钱币用于高档珠宝设计的方式逐渐发展,不久,这些钱币被融入长链中。宝格丽的“Gemme Nummarie(钱币宝石)”系列,将经过特别挑选的古董钱币用黑色丝绳或18K金链串联起来,镶嵌在黄金材质中。

宝格丽硬币项链

杰克凯鲁亚克说:“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

艾伦金斯堡说:“没有人知道我们究竟是催化剂,还是发明物,抑或只是实验中产生的一堆没用的泡沫。我想,我们三者都是。”

诺曼-鲍德赫雷茨说:“50年代的这些玩世不恭的人们是文明的敌人。他们崇拜原始主义,他们崇尚天性、活力和血腥。这是来自弱势群体的精神反抗行为。”

这都是文人的呐喊。文人无用。

当Edie Sedgwick穿着豹文大衣及臀迷你裙和网眼袜,戴着巨大的玛瑙耳坠,画着粗重的金属感的眼线,在大名鼎鼎的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的“工厂”里拍摄地下电影。“工厂将家庭与工作融为一体,从工作到性,极大地蔑视了资产阶级的道德观”。时尚圈注定将目光移到她的身上。富家千金、反叛、骨瘦如柴、吸毒致死。所有关于青春的暴虐都可以在她身上读到片断,《Vogue》将她称呼为“Youth Quakers”(青春地震者)。他们肆无忌惮地消耗着青春,旁人却因为他们恣意的态度而折服。

Léon Hatot Zelia Sesame Audace系列钻表

Léon Hatot Zelia Sesame Audace系列钻表,黑色丝带交叉装饰着鳄鱼皮表带,略显野性与叛逆。

Lotus黑色心形项坠

其实很容易发现,这些以异类和极端为方式表达自我的年轻人脆弱得不堪一击,他们容易回归,容易妥协,也容易消逝。和他们外壳上硬生生套上的人工刺不同,内里的青春相同的软弱。而人们每每想起那个喧嚣的年代,无法不想到这样飞蛾扑火的青春。它如此短暂,水仙不能开到尽头。

Nina Ricci指环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所谓大浪淘沙,最后剩下的不只是英雄血美人泪,还有一桩桩一件件当时明月当时情,绕梁三日余音不散。不管是继承、发扬,还是复古、怀旧,都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心结和冶艳。时代虽然终结,就像梅艳芳唱的,“浩瀚烟波里,我怀念,怀念往年,外貌早改变,处境都变,情怀未变”。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Wait... JEWELVARY珠宝还能这样戴

    这是个怎么穿都好看的季节重要的事说两遍,但并不是说平庸是可以被允许的,也不是说乱穿是可以被原谅的,好在微博上时不时来阵清风小袭,先是慵懒的半丸子头遍布满大街,后有欧美妹子的双辫强势登陆,虽然近来有些安静,但世界上只要有女孩在,美丽的事物的探寻就不会停止。比如前段时间在欧美街头刮起的圈圈风,这种“身兼多职”的时尚非常值得推崇,可惜在中国没有火起来。一个不像重点的重点,可以让清淡的你不知哪里就突然增长了个性与气质。 倒提醒JEWELVARY。做珠宝这么多年,大家对珠宝的理解可能“浅薄”了。每个女人都喜欢珠宝,但不一定每个女人都会戴珠宝。春天那么飒,不带着你家珠宝出门晒太阳,岂不辜负这洋溢的小日子。不过珠宝除了正常的普通戴法,其实也可以这么戴。JEWELVARY Blossoming胸针 拿国民少女头“丸子”头来说,扎得好还行,扎不好直接上演“道士下山”,这个时候,只要一枚小小的胸针就能挽回一切。JEWELVARY Onda系列耳环 当然不是每个女孩的珠宝盒里都会有一枚胸针,适当开动你的想象,一枚精致又优雅的吊坠同样可以为你的发型锦上添花。JEWELVARY Knot系

    不做乖宝宝 特立独行的珠宝有哪些?

    卡地亚Juste un Clou有人说它是1970年代不朽与狂热的经典象征;也有人说它是不拘于世的真我表达和标榜自我的叛逆精神。也是它以一枚钉子将时尚圈的风格偶像们着迷不已。1971年,意大利设计师Aldo Cipullo把一枚寻常的钉子幻化成独具个性的珠宝,绽放出最纯粹的形态之美。这种随意而别致的设计,反叛强硬的内在气质,让Juste un Clou不仅是一件配饰,更是一种力量、温度和智慧。2015年,卡地亚Juste un Clou系列在原有的基础上延展出更多造型,将时尚与前卫演绎得淋漓尽致。这一与众不同的珠宝作品系列备有18K黄金、18K玫瑰金以及18K白金款;K金款或铺镶钻石款;大号或小号款以供选择。蒂芙尼Tiffany T设计总监Amfitheatrof从纽约城市的内在能量和建筑风格中汲取灵感,以抽象线条和简约格调让字母T成为有雕塑之美的珠宝创作。"我坚信简约的设计蕴藏巨大的力量。"她说道。Tiffany T系列的珠宝十分适合搭配叠戴,赋予佩戴者自我创意的空间。任时尚潮流瞬息变化,Tiffany T始终彰显独到摩登风格,诠释独立自信的个人主张。Louis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