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发表于:2013-10-10作者 来源于:男士人物
周迅说,她没有一个时间真正属于她自己,让她能知道自己真正是谁,她真的喜欢什么,她真的不想要做什么。“我不是说我拍戏了,我也不是说拍戏不重要了,只是它没有这么的重要,拍戏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你懂我的意思?”

一、周迅去哪了呢?

从2011年底,周迅似乎就进入了冬眠的状态。中间除了为《画皮2》、《听风者》和《云图》站台宣传,你几乎见不到她。她到底去哪了?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二、“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像马达一样找我吗?”

“会一直找吗?”

“会一直找到死吗?”

“会。”

“你撒谎……”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这是电影《苏州河》开场的对白。“寻找”是这部电影的关键词,对周迅个人而言,“寻找”同样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和美美一样,周迅也一直在寻找一个,当她离开以后,能够把一生的时间花在找她上,并且一直找到死的人。

1993年,周迅跟随一位摇滚歌手来到北京。那位摇滚歌手是窦鹏,窦唯的堂哥。继他之后,贾宏声、朴树、宋宁、李亚鹏、李大齐和王烁成为周迅的前任男友。

1993年,窦鹏去杭州演出,周迅与他相识,很快,周迅就跟着他去了北京。他们两个人在一起5年,不知道为什么就分手了。后来,周迅和贾宏声在一起,在《苏州河》这部电影里,贾宏声演的正是那个一直找一直找牡丹的马达。再后来,贾宏声换成了朴树。

周迅爱上的前三个男人都很相似,摇滚、脆弱、神经质、有才华,你甚至都会怀疑,周迅爱上的其实是同一个男人。这么说有点不太宽容,与他们三个人相比,后来出现的宋宁,看上去只是短暂地填补周迅感情上的空白而已。接下来的“靖蓉恋”在周迅的感情史上则值得大书一笔,当时周迅似乎已经做好相夫教子的准备,然而,在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内情的情况下,又一场“情变”发生了。

接下来的是造型师李大齐,周迅曾经说,嫁定这个男人,她也曾经说过,没有这个男人,她会死。但等到最后的却是淡定的“分手声明”。离现在最近的一段恋情就是看上去就不太靠谱的,而且已经结束了的,她与王烁的姐弟恋。

人们很难知道,这些恋情转承起合中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不过,人们完全可以从中看到,爱情对周迅来说,是如同氧气一样必须的,不可或缺的东西。如她演的那些角色一样,她全无保留地把自己奉献给一段段感情。周迅自己也说过,她的人生,似乎只有一个驱动力——爱情。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李少红评价周迅,说她从爱情中学习表演,从爱情中学习成长。

周迅的爱情至上还体现在,她从来没有绯闻男友,她有的,就是男友。即便分手,她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同她与李大齐分手时的声明:“周迅小姐坦荡面对外界,对情事并无刻意遮掩。这是周迅小姐一贯的价值观,过去如此,往后亦复如是。”

在周迅看来,不管是否身处娱乐圈,爱情这种事就不应该遮掩,就应该大方示人。即便分手了,也不应该忌讳得连个交代都没有。文隽透露,多年前,他在酒桌上碰到为《海滩》宣传的李亚鹏和周迅。李亚鹏主动告诉所有人:“我和周迅分手了。”周迅当即站起来,端起酒杯:“但我们还是朋友。”

这样子的坦坦荡荡,实在让人心惊。

三、然而,周迅似乎发现了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

周迅说,以前她没怎么生活过,她的生活就是去剧组,她的生活被工作和爱情占满了。而现在,她尝试独处,过自己的生活。

这很有意思,这个女人在演了20多年戏后,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没了,然后从头开始去找生活。这不禁让人联想到杨德昌导演的《一一》里面的一个场景,金燕玲饰演的妈妈哭诉:“为什么我的生活就是这么日复一日的重演。”

周迅与金燕玲饰演的这位妈妈当然不一样,周迅拍戏的生活几乎不可能有重演的机会,她总是从一个角色跳到另一个角色,从一段感情切入另一段感情。有趣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周迅同样惊觉:生活没了。

周迅紧紧盯着我,生怕我误会了她的意思。

周迅要的是一个独处,要的是寻见自己的本来面目。

从2011年底开始,周迅给自己画上了一个休止符。她停止接新戏,她很少出席酒会、时装秀、红毯秀这样的场合,她没有在微博上说这说那的习惯。因此,在人们看来,周迅打了个弹指,就“闭关”了。

四、看书,走路,做饭,闲聊,发呆,听音乐,喝咖啡。这些似乎就是周迅“闭关”时所做的事情。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然而,周迅做的并不止如此。休息了一年多,发现应该很大吧?周迅点头称是,然而,她的收获却是“看佛学的书”,然后“静下来想一想”。

最近《南方人物周刊》发表了对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的专访,在这篇专访的100个问题中,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回答了“中国的女演员你喜欢谁”这个普通的问题,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说,他喜欢周迅,看她的电影,他会忘了自己是在看电影。

而“闭关”的时候,周迅看的正是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的书,她还买了好些他的书,送给工作室的朋友。周迅说,可能因为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当过导演,她觉得自己比较容易看懂他的东西。“他就是有导演的模式。”周迅肯定地说。

周迅是一个非常容易情绪化的人,我的同事还在流传她去年在戛纳电影节情绪失控大哭一场的故事。对她而言,学佛的“戒”首要的,就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要让自己陷进去太深。

她说,有的时候人会不知不觉进入情绪当中,猛然惊醒,她会对自己说:不要!出来!说这句话的时候周迅瞪着眼睛,用手指着虚空,煞是好玩。不过,从周迅的这个“猛然惊醒”,也可以发现,她的进步的确不少,人缺的可不就是这个“猛然惊醒”么?

周迅小时候常做一个一样的梦,她梦见自己站在一个很高的位置上往下看。为了示范,周迅特意站了起来,做一个俯视的动作。我开玩笑说:“你前世没准是天人吧。”

周迅说:“我不知道轮回多少时间了,应该都做过吧。”

闯好莱坞?只是换个拍戏方式

腾讯娱乐:这次你休息一年多了吧?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周迅:对,一年多了。体力恢复需要时间,我都拍戏20年了,一直在大量的透支,年轻时可能不觉得,当你慢慢开始年长,体力没那么好的时候,这种东西就会出来。所以就需要休息,需要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去做。

腾讯娱乐:你在电影里的投入是很吓人的,毫无保留。比如《李米的猜想》

周迅:很吓人哈?对,那部电影的耗损很大,之后的《风声》也是。

腾讯娱乐:感觉上从《李米的猜想》之后你就远离文艺片,其实,在21世纪前几年,你还是接了挺多文艺片,比如《苏州河》、《巴尔扎克与小裁缝》、《香港有个好莱坞》、《那时花开》等等。

周迅:我觉得跟大环境有关系,你说的2003、2004那几年,中国就没有什么商业片,反而是电视剧有《大明宫词》、《像雾像雨又像风》、《射雕英雄传》(胡歌版 李亚鹏版 黄日华版)。回过头去看看,我真的没有变,到现在我都是两个都在做。

腾讯娱乐:大环境的确有关系,但是你现在自己有工作室,完全可以找编剧写,找导演拍你想要的文艺片嘛。

周迅:哪有那么简单啊!没有那么容易的。而且,确实有一些文艺片找我,后来电影院也上了,我也去看了,但确实没有牡丹、美美这样的角色,我觉得当时推掉也是对的。

腾讯娱乐:《李米的猜想》和《苏州河》的主题都是“寻找”,对你来说,寻找也是很重要的动作吗?

周迅:其实我觉得每个人都是,都在寻找最基本的东西。有的人寻找感情,有的人寻找物质,有的人寻找精神,都是在寻找让自己觉得幸福开心的东西。我觉得这是人生的常态,人人都在寻找,特别是年轻的时候,寻找东西的欲望更加强烈。

腾讯娱乐:媒体很喜欢炒概念和贴标签,一看到你演《云图》,就说周迅要闯荡好莱坞了。但我觉得以你的性格,应该不会喜欢好莱坞的机制吧。

周迅:其实我觉得在哪拍真的不重要,因为电影本来就是世界语言。你说一位画家,他在中国画画和他在美国画画,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吗?应该没有吧。

腾讯娱乐:就如同《一代宗师》里说的,南拳又何止北传呢?

周迅:对,我觉得好莱坞是一种方式,欧洲是一种方式,中国是一种方式,哪里的电影都是一种方式。我觉得从这个范围进入到那个范围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电影本身。

爱情,戏里戏外都爱得执着

腾讯娱乐:我觉得《苏州河》和《云图》有相似的地方,就是一个人出现在多种场合,有一种冥冥中自有天意的感觉。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周迅:这个观点比较新。我当时看剧本就觉得它的故事很东方,有很多佛学中的轮回、因果的东西。很久以前我看过美国作家写的《前世今生》,当时很着迷轮回这回事。后来我看过一些佛学的书,我是挺相信轮回和因果的。

腾讯娱乐:纵观你所有的作品,其实也有很明显的“云图”特色,比如说,《苏州河》是男人拼命地找女人,《李米的猜想》是女人拼命地找男人,两者形成了有趣的对照。

周迅:可能我看东西也有一个惯性,可能我看到这一类东西我就诶诶诶,你知道吗?

腾讯娱乐:还有,你刚入行拍的第一部电影是演狐狸精,后来在《画皮》(电影版 电视版) 和《画皮2》中演的又是狐狸精。所以,你有感觉“云图”其实在你身上再三重演了吗?

周迅:对啊,其实我当时演《画皮》就有这个感受,又是一个轮回的感觉,我当时就想,怎么又找到我了呢?所以从生活中的种种细节上来看,你说我能不相信这些东西吗?我相信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很清楚地连接在一起的。

腾讯娱乐:其它的电影或者电视剧还有这种例子吗?

周迅:我现在一下子想不起来,但这种瞬间其实挺多的。就比如说拍戏的内容可能真的是我生活里曾经发生过的,有些就是拍完戏以后在我的生活里居然真的发生了。所以这个东西很微妙。你看我演的角色很执着,为爱情执着,我生活里面也是这样。我觉得可能是互相影响,演的是这样的人物,生活里也就这样做了。

腾讯娱乐:拍戏对你的影响更大吧。

周迅:就是从电影中发现爱情的残酷。为什么小的时候一定要看什么爱情童话,一定要描绘得那么美好呢,到了最后都是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其实生活没有那么美好。

我情绪化严重,正在学习自律

腾讯娱乐:很多人很难接受因果、轮回,你怎么就能接受呢?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周迅重返大荧幕 对于爱情仍然执着

周迅:我从小就相信冥冥中有另外一个世界,从小就无缘由地相信,我家里也没有这方面的东西,小时候也没有机会看这方面的书。可能我哪一辈子是修行人吧。

我始终相信人心向善是好的。后来身边有很多朋友是学佛的,比如陈坤(微博)(微信号:Chenkun_Chenkun),所以我也开始接触佛学的书,再加上生活的感悟,就越来越觉得佛学是非常让我信任和有安全感。

腾讯娱乐: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周迅:五六年前真正开始看一些东西,听一些老师说这些东西。

腾讯娱乐:我觉得一旦接受因果这件事,接下来的必然动作就是“接受”了。

周迅:对,但接受真的不是这么容易的。如果你一直比较清醒,你就会跟自己说要接受。但有的时候你就不自不觉就不再接受了,因为你习惯了,年轻时候的习性就在这里。

我现在还在训练我自己,当我情绪化的时候,我会非常明白告诉自己:不要!这只是你的情绪,让它过去,不要让它影响你。现在能够自己看到这一点,有的时候也会情绪进去一半了,然后我跟自己说,不要!出来!所以我现在还是蛮情绪化的。

腾讯娱乐:你记忆中情绪最失控的是什么?

周迅:还是不要听了。

腾讯娱乐:难道比《画皮》还恐怖?

周迅:对。

腾讯娱乐:之前说到《苏州河》和《李米的猜想》的主题是“寻找”,那么你自己,现在是还在寻找,还是说,比寻找更重要的是放下和接受呢?

周迅:对,接受和放下自己,你说的对。

腾讯娱乐:佛教的三无漏学是“戒定慧”,你的功课怎样了呢?

周迅:我现在自律都没有很好,我指的是精神上的自律,因为我最大的问题是情绪上的,我太敏感了,总是很容易就情绪化。我正在学习这方面的自律,所以现在还是定不住。

手记:周迅,用表情与动作说话

回听采访的录音,惊讶地发现,周迅的声音中蕴含的信息量是如此巨大,远远超过了她说的那句话本身的意思。

她的声音非常富有层次,如同宣纸可以揭开六七层。周迅常常说她不会说话,的确,有些时候她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字眼,干脆就“对对对”了。然而,她的声音却明白无误地把她的意思传达出来。或许可以这么说,在她张嘴说话之前,声音就已经把意义传达出来。以至于你会觉得,她说的那些话都是多余的。

说话的时候她面部的表情多变,手势也很丰富。我想,她如果愿意的话,她完全可以一句话不说,光靠表情和手势就足以把她想表达的全表达出来了。文字对她来说反而成了一个拖累,以至于她要反复地问对方:“你明白我的意思?”

这是一个“得意忘形”的女人。她身上总是没有什么烟火气息,她总是有一股为了自己要过的那种生活,或者自己想要的那种爱情,而奋不顾身的架势。她一直如扑火的灯蛾,随时可能扬尘而出,飞奔而去。

当这只灯蛾扑扇着翅膀停下来的时候,该是多么让人吃惊。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