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视觉下 手表的艺术价值

发表于:2009-03-10作者 YOKA时尚网-《时尚时间》来源于:YOKA时尚网-《时尚时间》
艺术在发展历程中最值得玩味的取向性在于,其长期以来始终处于束之高阁、或仅供名流贵族赏鉴的状态中。假如有一天艺术远离了神坛,其实也就意味着它将失去价值所在。而手表亦复如是。
艺术价值

我们即将探讨的话题似乎在谈论之初就已面临一个疑问:手表中所蕴含的艺术价值究竟从何而来?如果说,随着人类文明发展历程中对于审美情趣的不断深入与细化,才最终促使各种艺术门类得以极大发展;那么手表中的艺术价值存在的初衷,却是基于“如何更精确地记录时间”的功能性立场而萌芽的。这一论证事实上直至今日也不曾被改变过——著名的日内瓦印记,象征着瑞士钟表机芯制造最高荣誉的符号之一,它是日内瓦制表业界为保障真正在日内瓦地区所生产的钟表才应运而生,但一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日内瓦印记却已成为了钟表爱好者赏析与探究手表工艺的最佳指引。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我们才从许多手表的机芯之中获得了更多的赏鉴之乐与丰富谈资——有谁能够否认那些遵循日内瓦守则而打造的精美机芯,不是美轮美奂的艺术品呢?

宝玑CLASSIQUE 5447三问万年历表,功能繁复却有序

众所周知,早期的手表注重实用而非形式。在其问世之初,怀表才是男性世界中主宰身分与地位的象征,而手表仅被视为女性的饰物,它们更多是以点缀的方式出现在女性所佩戴的手镯上。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人们才逐渐意识到之前曾一度被忽略的手表,原来要比儒雅的怀表更加具有便携性与实用性。于是手表的地位开始日益获得广泛肯定,大批钟表商纷纷加入到制造手表的阵营中,并将之前应用于怀表的许多制造技巧以及设计灵感纷纷转移到手表之上。于是,从陀飞轮到月相,从珐琅彩到深浮雕,各式各样的功能与艺术元素仿佛一扇扇多彩之门,随着手表这一神秘之匙的开启,然后应声而落。

尽管人类艺术的起源因其过于久远被学术界称作“斯芬克斯之谜”,而手表却是直到二十世纪初期才得以问世,但这却丝毫也没有妨碍与生俱来就带有着机械特质的手表,与异彩纷呈的艺术之花在交集之初,就已经达到了水乳交融般的和谐。如果将手表诞生之日作为一个分割点,那么从前的人类社会曾先后经历过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的洗礼,而之后则依次跨越了印象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浮沉之路。在此其间不胜枚举的艺术流派兴起或衰亡,昌盛或匿迹,但它们曾经留存的痕迹却烙印在了那些得以传世的手表上。

梵克雅宝Tourbillon Caresse d'Eole手表绿意盎然

在杂志这样一个相对短暂的篇幅中想要阐明手表的艺术价值并非易事。但一个好方法是,我们可以借助前人对于艺术价值的理解,并在此基础上加以归纳和总结。在那些名人名言中闪动着的智慧,无疑可以为我们拨云见日地指明方向。

  基于功能性的艺术价值

服装大师伊夫-圣罗兰曾在某次访谈中提及了上述言论,这一观点充分表达出了一种先传承而后发扬的鲜明立场。假如将其引申至手表领域中,那么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手表中的艺术价值首先应来自其本身功能的感性延伸。如同典雅而隽永的蓝钢宝玑针,它正是普通不锈钢指针在经历了形与色的升华后演变而来。

在众多基于功能性艺术价值的装置中,三问无疑是最具典型意义的范例。诞生于荧光指针尚未问世之时的三问技术,其初衷是为人们在夜间读取时间提供便利。但时值今日,当可保持三十年不退色的长效夜光指针也已屡见不鲜,具有三问功能的手表却依旧大行其道,在钟表界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究其原因就在于它所具备的艺术价值依旧无法被替代。就像我们每次谈及达-芬奇的名作《蒙娜丽莎的微笑》时,总是更多地去揣测她为何能够拥有如此神秘的微笑这一哲学问题,而并非该画作的绘画技巧本身;三问的出现则让手表从之前仅仅作为满足视觉需求的载体,蜕变成为了兼具视觉与听觉魅力的产物。正是这一从技术向艺术的进化,让手表具有了更多的把玩乐趣,同时也衍生出了更多的艺术价值。

今年梵克雅宝所推出的梵克雅宝Tourbillon Caresse d'Eole手表,便是这样一款以功能为基展现艺术价值的作品。在这只陀飞轮手表中,除了象征着梵克雅宝魔力之源的小仙女,在有如绿野的表盘上翩然起舞以营造唯美意境外,陀飞轮框架也被装饰上了巴黎凡登广场中圆柱所特有的波浪纹,艺术化的渲染不仅让整个画面的观感更加和谐,陀飞轮技术也由此而呈现一种更加优雅的细节之美。

江诗丹顿Traditional Patrimony镂空万年历表月影朦胧

“艺术与科学既不相同而又互相关联,它们在审美方面交会。”——克罗齐

技术与艺术交集的价值

意大利哲学家与历史学家克罗齐从辩证的角度认为,艺术与技术行走于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之中,同时其中并不存在任何制约关系,因此它们的发展势头也绝非相辅相成;而另一方面,艺术与技术在某些层面上其实可以作为一个矛盾共同体来看待,艺术可以主导技术,而技术也可以决定艺术,二者能够互为因果。

这一观点也可看作是上文中伊夫-圣罗兰之观点的延伸:当技术领先于艺术时,手表所具有的便是基于功能性的艺术价值;而当艺术领先于技术时,此时手表的技术功能会根据艺术的需要而发生变化,甚至改变其本身的表现形式以彰显出艺术价值。在这一前提之下产生的手表作品,通常都会以视觉上的冲击,给鉴赏者造成一种的想象之外震撼力。

积家La Rose玫瑰手表娇艳欲滴

以艺术导向强调功能特质的表品在浩如烟海的手表世界中可谓不胜枚举,而其中更以直接展示手表灵魂的镂空表为最。2007年,江诗丹顿曾经推出过一款raditional Patrimony镂空万年历手表,在可同时显示时、分、月相以及万年历的表盘上,各项复杂功能散落于一片光影之中,错落交叠却有条不紊,各种读数一目了然。特别是双层雾面玻璃掩映下的月相功能,更为表款在理性之外又平添了感性的朦胧———如何将机芯之美的运转与错落有致的功能,在空中楼阁内进行完美的构造结合,这绝对是个既艺术又技术的问题。

积家于2007年威尼斯电影节中曾展示过的La Rose玫瑰手表便是这样一款作品。在这款外形与玫瑰花几无二致的手表上,积家的珠宝师采用了古埃及时代的“熔模铸造”技术、雪花镶嵌、宝石镶砌等多种技术,使得超过3000颗宝石营造出了玫瑰花清新欲滴且纤毫毕现的艺术效果。从花冠、花瓣以至枝干的每一个细致形态都被处理得婉约而艳丽,而时间显示功能则被安置于花瓣之中,犹如被层层包裹——以感性的艺术去诠释与完善理性的技术,不仅是钟表收藏家与爱好者衡量手表艺术价值的最基本判定法则,也是手表在从古至今的发展历程中从未改变过的价值取向之一。

百达翡丽3969,150周年纪念铂金跳时表,设计简洁而富有张力

“伟大的艺术从来就是最富于装饰价值的。”——毛姆

艺术创造的价值

依照毛姆的说法,艺术首先必须具备“装饰价值”这一核心价值。假如将这个观点加以引申,那就是无论是哪一种艺术形式,当它出现于手表之上,它都必须要利用本身所富有的装饰特性来为手表增添价值,否则其就无法被称为一种伟大的艺术。因此,手表中所采用的艺术元素多为大师名作,或以镶嵌、雕刻、彩绘等技法表现艺术水平以及设计理念之能事的作品。这样的表款不仅在问世之初即为广大表迷所热衷,甚至在拍卖会中也会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伯爵 Altiplano系列珐琅表,灰色表盘洗练而深邃

少则多的艺术价值

多则少而少则多,这句摄影界中广为人知的名言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理论不谋而合。艺术不会因为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繁复与堆砌而增添价值,同样也不会因为其线条简约而缩减价值。在众多品牌每年所推出的大量表款中,复古表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便是一个极好的例证。而历史上那些得以传世的手表也无不是以主题鲜明突出、设计简单而富有张力取胜的——适度的留白与空间会激发收藏者无穷的想像空间。而当整个表盘充斥着设计元素与各种奇怪的设计导向时,收藏者们往往会因为不明所以而放弃继续欣赏的耐性,这样的手表自然也就失去了其应有的艺术价值。

雅典恒金“888”系列限量表,蓝钢指针在简洁中营造出细节情趣

近年来以简约设计风格取胜的手表实不在少数。如今年伯爵的Piaget Altiplano系列珐琅表,骤眼看去却仅有银色巴顿指针暗自闪耀;但以精填透明珐琅彩绘技术打造的灰色表盘,却仿如万花筒一般迷幻而深邃,在不同的光线折射中显现出明暗交错的影像,如同亘古不变的时间一般起伏不定,却又难以捉摸——时间是繁复的,但时间也在永恒有序地运行着——设计者对于时间的理解就这样潜移默化地跳跃在我们的意识当中。

雅克德罗十二星座日期逆跳表冷峻而深邃

生活化的艺术价值

作为十九世纪俄国最伟大的作家,列夫·托尔斯泰认为艺术品首先应注入创作者对于感情与生活的理解。众所周知,艺术是来源于生活而同时又高于生活的产物,它寄托着创作者对于生活的理解、以及对于感情的表达。如果说,托尔斯泰的小说中包含着创作者看待世界的态度,那么手表中所包含的则是创造者对于时间的态度。一只手表中如果通过不同的视觉元素,如实再现了创造者喜怒哀乐的情绪,那么这情绪也一定会被拥有这只手表的人所感知。而这一情绪也正是体现手表艺术价值的客观标准。

萧邦Happy Sports Disco表,随意摇摆的钻石,表盘上犹如舞厅中镭射幻灯般的闪亮元素,律动感如在眼前

如雅克德罗十二星座日期表,横跨表盘的左下方的星图由钻石勾勒出曼妙的曲线,仿佛在夜空中熠熠生辉。观赏者会不由自主地引发出与设计者共同俯瞰苍穹的美好联想。设计者所试图展现的、对于古希腊文明所蕴含的神秘高远的理解,就这样与我们脑海中的构思形成了默契的呼应,于是这一表款阐述的静谧、深邃、内敛等主题情绪,也就在这不知不觉间为我们所接受了。

格拉苏蒂Star系列四季手表之“冬日梦幻”,冰封的河流,耀眼的白色日光,银装素裹呼之欲出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手表作为体现时间概念的自然形式,在艺术介入之后开始变得更加具有价值。同时,手表作为一种艺术载体,它也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一些艺术形式徒有其表的单一美感,并使之变得更加鲜活生动。作为现代手表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手表中的艺术价值已与手表融为一体,成为手表在审美导向与功能设置中不可或缺的主导因素,并且,它们还在如实地见证着过去、现在、甚至未来。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搞明白这几个问题 买手表不在纠结

    搞明白这几个问题 买手表不在纠结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在挑选手表的时候,总是要精益求精、好中求好,但是如何才能挑选到如意并优质的手表呢?你平时在挑选手表的时候是不是存在一些误区?1 优劣:石英、机械难分高下通常情况下,机械手表要比石英手表昂贵,但这并不代表机械手表就一定比石英手表表现更好。石英手表和机械手表最主要的区别是采用哪种能量源来带动表芯的运动。机械手表有一个螺旋线。当人们给手表上弦时,螺旋线也同时被上紧了。在螺旋线被松开时,它就开始带动表芯进行运动。石英手表则是用一块电池作为能量源。电池输出电能到手表里的电子块和电动机上。每秒钟电子块会输出一个脉冲波给电动机,由电动机推动表针运行。因此,从计时上来看,石英手表比机械手表要更精准。机械手表由于螺旋线运动速度不一致,计时的精确度也会下降,而且其精确度还会受气温、地点以及零件磨损等因素影响。所以一般机械手表一天有15~30秒误差是比较正常的,最小的误差也有4~5秒。但石英手表却不一样,石英晶体可以提供最稳定的脉冲波,所以可以保证最高的精确度。一般情况下,石英手表每月的误差在15~25秒之间,最小的误差一年只有5秒。机械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