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不是“国师” 否则不会因超生被罚

发表于:2014-03-24作者 来源于:男士人物
日前,携新片“归来”的张艺谋接受了某媒体专访,他跟媒体分享了自己这几年来对电影市场的思考,谈到了目前繁荣的文化市场下的隐忧、对互联网行业的关注,以及自己跟体制之间的关系。

在被卷入了一场长达半年多的舆论风波后,张艺谋终于开始了他在电影上的新征程。

2014年3月13日,在乐视影业峰会上,着手于新片《归来》后期制作的张艺谋也现身峰会现场,宣布《归来》将定于五月上映。

改编自严歌苓小说《陆犯焉识》的《归来》,是张艺谋与“老伙伴”张伟平分手后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在此前围绕张艺谋究竟分手后为何“花落乐视”有诸多推测,对于一个曾经拍摄过《红高粱》、《活着》等伟大作品的导演,最近几年的作品也颇受争议。

在本次发布会上,和张艺谋组成新“二张”拍档的乐视影业媒体O张昭宣布,《归来》将首次采用IMAX/4K 技术放映,这也是中国电影史上首部IMAX/4K文艺大片。

在这次峰会上,乐视影业宣布计划出品/发行影片15部,目标票房30亿元,增速达200%。而在刚结束的2013-2014年年初的电影票房之战中,乐视影业也以成立不到三年的时间斩获了《小时代》两部近八亿和《熊出没》2.4亿的票房佳绩。在这次峰会中,乐视影业媒体O张昭宣布未来三年,乐视影业将由传统的电影公司转型为以分享电影文化价值为己任的互联网公司,并将在电影的研、投、制、宣、发、放全流程进行互联网改造。

3月14日,张艺谋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独家专访,他跟《中国企业家》分享了他这几年来对电影市场的思考,对目前繁荣的文化市场下的隐忧,出人意料的是,张艺谋对于互联网行业的关注,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黄金十年已到来,新人冒不出头是自己的问题

媒体:在《归来》之前,2013年也出现了很多现象级电影,比如《泰囧》、《致青春》、《小时代》,这些电影的共同特点是都是由没有导演经验的人第一次担当导演就取得了高票房,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张艺谋:它是非常可喜的现象,希望一定在后浪身上,从我们开始就是这样成长过来的,所以我非常支持年轻导演,我认为现在还是太少,而不是太多,它远远赶不上市场的节奏,应该不断的有新导演涌现,而且不断的有市场弄潮儿出现。未来的大师产生于市场的弄潮儿,因为他驾驭了市场,他能出现更大胆和更有意义的尝试,才能拍出高质量的东西。

从现在开始到未来十年,都是中国电影最好的“黄金时代”。有那么多的资本涌进来,他们想赚钱,就会不断去挖掘机会,去扶植新人。以前我们说我们那一代,吴天明那样的导演因为是电影厂的厂长,可以他的力量来“扶你上马”,走一程,现在不需要了,现在是“马儿满地跑,你都不知道该上哪一匹”的时代。所以但凡你有自己的一点本事,你都会冒出来。如果在这个时代,年轻导演如果还是不能凭借自己的才华、天赋冒出来,那一定是他自己的问题。

媒体:你也会去看《泰囧》吗?会是在什么情况下看?

张艺谋:我是跑到电影院看的,我一般都是看最后一场,刚开始放我才进去,放了以后黑着进去,然后不看字幕,完了马上出来。我很多片子都是电影院看的,包括3D、4D的电影。

媒体:看完后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张艺谋:(沉思一会)我觉得它的大卖是有道理的,因为都是导演嘛,我还觉得徐峥作为第一部导演的作品,难能可贵吧,我觉得它的故事、节奏,那些搞笑点,整个脉络,还很熟练,还不像年轻导演的作品。但它是一个市场电影,是一个搞笑片,所以你不必苛求它承载多少文化内涵,也不要随便指责它就庸俗,因为这个喜剧跟庸俗啊,中间只隔一层纸那么薄。如果说幽默是褒义词,庸俗是贬义词,这中间只隔一层纸,到底是哪边,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觉得很难马上定位。所以我觉得那个电影大卖有道理,很多作品的成功都有它的道理,我还是觉得交给观众、交给市场,但交给市场最大的问题是,我们不能说笼统的交给市场,而是我们要把有质量的东西,在各个类型上都要有质量,文艺类型、商业类型、喜闹剧类型,都可以,你把各种类型交给观众。

但是你要拍好,那么拍好实际有个根本的东西是很重要的,第一故事要讲的生动,第二是人物情感,就再怎么样的爆米花电影,人物情感要打动人。然后,再有一个好一点儿的主题,或者好一点儿的思想内涵就太好了,但做到这一点太难了,你就是喜闹剧的电影,这三个要好的话就高级了,你说对吧?我们通常说,这三方面不够,所以就被人把你说庸俗了。

陈道明推荐我看《纸牌屋》

媒体:您怎么看待互联网对现在电影产业的影响?

张艺谋:《纸牌屋》第二季就是用互联网的方式投入市场,它是很有启发的,它不再像以前美剧每周播一集,这次是一次全部把所有的剧集都投放到互联网上。

媒体:您也看《纸牌屋》?

张艺谋:对啊,我还没看完,也是做了广告以后我看,但是前面一季我就看过,是陈道明给我推荐的,陈道明说你看看《纸牌屋》,我还看过大量的美剧,我是追着看《24小时》,《绝命毒师》(观剧),还有《行尸走肉》,我都是追着看完的,陈道明跟我说完我就看《纸牌屋》第一季,但第一季我没看完,我看了两集说不错,演员很好,《纸牌屋》第二季是因为奥巴马做了广告以后我看的。

我是觉得,它投放市场的模式比较新鲜,做好了以后一次性投到网络上,非常有意思,其实可能会带一些新的感觉。那么,我认为互联网未来跟电影的互动是非常有意思的,我不知道它的发展会怎么样,但是我们所说的电影是大荧幕艺术,互联网不是个大荧幕,这一点上我还没有想通,最后双方是怎么样交融的,因为大荧幕要坐到电影院才能感受,互联网是小荧幕,再大一米两米也是小荧幕,所以我还没想好这个两边怎么融入,但我认为它会极大地改变电影未来的制作、观赏和市场的分享。就像现在,手机已经极大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信息、微信、微博占据了我们每天的生活。

媒体:您也用微博、微信?

张艺谋:没有,我不会用,但我都了解,身边的人老用,其实它已经极大改变了我们国家许多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这是我跟乐视合作的一个主要想法,就是觉得他们是年轻的公司,又是互联网公司,我觉得这个有可能让我接触到新的东西。

媒体:虽然您觉得你没想通互联网跟大荧幕的关系,但我觉得肯定有很多互联网的人来接触您,尤其乐视最后打动您的时候,是什么理由打动您?

张艺谋:其实他们那时候没跟我说太多,你想第一次跟我见面,见完面我就定了,没说太多,不可能大家刚见面,就夸夸其谈。他们只是说我们的定位是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哎!我就觉得这电影挺好,而且他第二个说,我们的员工平均年龄27岁,诶我说挺好,然后贾跃亭是山西人,我说也很好,看着很朴实。张昭是海归派,跟我女儿一个学校,学导演的,我说那更好了。大概就这些,我们差不多两周就签约了,是闪婚。

媒体:其它互联网公司听了肯定特后悔,他们以为您特别难接触,没想到两星期……

张艺谋:有时候就是渠道问题,我们是“恶名在外”,其实远不是那么回事(大笑)。

预见到《小时代》会遭遇批评,曾给支招

媒体:您看过《小时代》吗?

张艺谋:看过,因为那是乐视发行的,所以第一场就让我去看,还跟坐着谈了谈。

媒体:您跟他都谈什么了?

张艺谋:我鼓励他。当然我预见了这个电影会有很多的批评,但我没有跟他讲我预见到的,我怕吓着他(插播,估计他那时没有预见到郭“小四”强大的内心),我讲的都是正面的,我说你这个电影功课做的不错,你做的第一部电影,这个功课都做的挺有板有眼的。

但我已经预感到,可能在社会上会有尖锐的批评出现,尤其是一些镜头,会引发争议,对吧?所以我没有往那说,我是从正面鼓励他的,当然这很像一个老人的心态了,对吧?(笑)我还是这么看,我认为其实大家应该宽容,我们长期以来让艺术高度意识形态化,我们吃过很多亏了。

媒体:包括您自己?

张艺谋:对,我们这个民族吃过很多亏嘛,就是泛意识形态化,我们吃过很多亏,所以其实没有那么严重,我自己认为,(新导演)肯定是有缺点的,但是大家要宽容一点,年轻导演多一点,让他们自己去闯,让他们自己在市场的制约下,自己去撞,只有这样才有免疫力、才有成长,付出代价才有健康的身体,而我反而是很鼓励的,我现在的副导演,出去之后全当了导演了,只是没有徐峥他们有名。(笑)

媒体:《小时代》恰恰是在年轻观众之中取得了成功。

张艺谋:我只是有一个细节跟说了,我只看了《小时代》第一集,我说最后结尾的时候,这几个女演员跑在桥上,冒着雪还是冒着雨把衣服拿来了嘛,最后干嘛穿上(像是要)登台的设计啊?我说你不要再做服装设计了,他们拿回来以后一穿就是一身校服,然后你再发表演讲多棒啊?我说最好的设计就是自然的,这样前面留足所有的悬念,最后你穿的一身衣服拿出来,你也不让人惊艳,因为你哪有一个设计师在这样的戏剧铺垫下能设计出来让大家惊艳的服装?就很难了嘛,那个素鞋不是已经有了吗?我说其实别找谁设计,就几个年轻的女孩儿穿上自然的衣服自然地出来,哇!(双手一挥)因为我们奥运会就是这样用的,你知道我们奥运会最后的唱歌,就是在最后结尾的时候出来,地球上刘欢他们唱那歌《我和你》,我最早的设想就是两个志愿者,两个大学生唱,穿的衣服是志愿者的衣服,我自己后来这个目标没实现,我特别后悔。

媒体:为啥没实现啊?

张艺谋:实现了那就太牛了对不对?不是什么歌唱家,不是国家的代表、民族的精英,不是世界大腕儿,什么都不是,两个最普通的两个大学生,穿上志愿者的衣服,在那唱奥运主题歌,最后结尾,我当年没实现,所以我就说你这个也是,最后铺垫了那么一大套,出现了一个精心设计的服装,没必要,穿生活装出来,我打的是概念,对吧?而且那个演讲就生动了,就说其实最自然的是最好的事情,这是我们的青春。那个可能把意识形态找回来一点儿,对吧?我说这个如果有了可能还挺棒的。

我不是“国师”,我就是个老百姓

媒体:这么多年来,其实大家对你跟体制的关系也是一直有好奇的。

张艺谋:我们是一种恒定的(关系),大家跟体制什么关系我就跟体制什么关系,从来就是一个恒定的东西,我其实简单的说就是个老百姓,导了奥运会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改变,我还是我自己,否则我也不会因为超生这样(被罚款),对不对?所以我跟大家一样,老百姓跟体制什么关系我就跟体制什么关系。

媒体:坊间称你为“国师”。

张艺谋:那个名字是害人的,招人骂。简单的说,其实我们的体制也罢,这个现状也罢,中国是个政治社会,所以它是我们这个国家的现状,其实只是在这个现状底下你要生存,你还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大家都一样,我们对这个国家有很强烈的期盼和希望。希望他越来越发展、越来越开放,具体到我们电影审查制度,我希望越来越宽松、市场越来越开放,其实是这样,我觉得我们大家都一样,没有什么忽远忽近,这都是大家猜测,我知道很多同行都猜,而且很多外行人猜,他们觉得我导了奥运会我似乎怎么着,我是不是可以随便进哪个中央领导的办公室?这不可能的。你问冯小刚他导了春晚之后,是不是跟体制走的很近,随便可以到中宣部哪个领导办公室?我觉得这不可能的,他还是他,一样。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