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教育”记者:土豪不会心疼你们

发表于:2014-03-27作者 来源于:男士人物
姜文受邀在香港电影节举行作品回顾展,同时新片《一步之遥》宣布香港档期为12月18号。25号晚上,姜文接受了香港内地50多家媒体的访问。51岁的姜文与一批8090后记者对聊,以“老人家”自居,兴致颇高,金句频出。

而对有导演受访时表示影片质量不佳是因为演员片酬过高,姜文毫不留情地开火炮轰,表示应该鄙视这样的人:“你要真有骨气,你别TM给人家钱。你不能请了人家,又在背后聊天。不讲究。”在近半个小时的对聊中,姜文时而话家常似的与记者套近乎,时而语重心长地教育记者们,“你们为什么这么心疼土豪啊。土豪不心疼你!”

杨受成自称姜文粉丝

传闻观望《归来》再定是否去戛纳

当晚场地一百多平米,但足足挤了大概两百多名来自香港和内地的记者,人气十足。在《一步之遥》的背景板下,印度性感舞娘登场热舞,随后,姜文、制片人马珂、英皇集团老板杨受成登场宣布档期。姜文对杨受成说,“杨老板,听说你投了这个片子,是主要投资方,我很纳闷啊,为什么?” 杨受成说,“因为我是姜文的粉丝,够了吗?”姜文接着说,“够了!我怕你说,你也是葛优的粉丝,所以赶紧打住。” 在访问环节,威尼斯电影节主席阿尔贝托-巴贝拉惊喜现身,支持姜文新片。

制片人马珂称透露,《一步之遥》冲击奥斯卡不是目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还表示会考虑参加戛纳国际电影节。

有传闻称,《一步之遥》一直在观望张艺谋导演的《归来》是否参加戛纳电影节,似乎不想与之撞上。但是此传闻未经官方证实。

  10分钟怎么够姜文“教育”记者?

香港电影节开幕以来每天都不缺明星、名导。被如此礼遇的姜文还是第一个——电影节的场刊上就是硕大的姜文封面剧照;电影节为他仅有的4部电影作品做了“大师回顾展”;昨日的姜文媒体见面会在一个酒店的小会议室举行,被围着水泄不通,持续到午夜;英皇大佬杨受成带来了10个小艺人,为的就是能和姜文一起合个影;威尼斯电影节的主席阿尔贝托·巴尔贝拉也为他来助兴。

原本安排的10分钟采访,延长到半个小时,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一场姜文与记者之间互相的调侃。身边工作人员多次见局面不受控制,试图打断大喊:“谢谢大家,我们今天就到这了。”没想到姜文的声音比他高八度——“我还没聊够呢!”“咱们非聊不可!”

记者:之前你的助理李孟元写过一篇文章,说你在片厂事无巨细都要管,有人建议希望你在剧组建立分权制。你怎么看?(李在文中写道:“姜文承受空前压力,作为导演、主演、编剧、剪辑,他决定所有前期工作进度和拍摄现场效果。隐藏的问题是:当一部电影所有环节只靠某个人才能发生,他便永远生活在逆水行舟里。”)

姜文:是大连人吗?

记者:不是,青岛的。

姜文:我听出来了。(开始套近乎)你是学什么的?

记者:我是学新闻的。

姜文:分权是政治,艺术创作不是政治。李孟元啊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孩子,来我们这实习,人家是考上耶鲁的,你们不去耶鲁,在这扒人家的话,你们有点不靠谱哦。艺术创作在筹备期需要民主,在拍摄期一定需要集权,不集权就没有按时完成,保证质量的完整。

你们看伍迪·艾伦啊,周星驰啊,包括徐峥啊,伊斯特伍德,卓别林啊,当然也包括姜文同志啦,想要让投资制片人多次为我投资,得保证(电影)在预定好的周期完成,必须要有一个人在现场吆喝、推动。其实我也非常想把这些事情分配给我们组里十几个李孟元,他们也不愿意接这个单子,他们会睡不着觉的,那好吧,睡不着的事儿给我吧,我可以睡着。第一,我想到床就困;第二,如果让你的身体很累,你的脑子就可以休息了。艺术创作需要有集中(导演工作需要集成各个工种),但是他在(筹备)早期还是民主化的,拍摄之后也会有民主化的分票制,一人一张票,(创造者都有话语权)。所以孩子,你把艺术创作和政治诉求,分开来谈。如果你们还要混为一谈,那么我们这些老人家把希望寄托在哪里呢?

记者:老人家担心自己的艺术才华有局限性?

姜文:别人这种情况会发生,我不会发生。你看中国这些高票房的电影,很奇怪,都是些自编自导自演的作品。这个事儿我也不愿意说哦,既然你说了我就敞开说了。这个事儿我说不合适,徐峥说也不合适,周星驰说也不合适。

国外有很多这种情况,我早就说过,在电影史中让电影拐弯的作品还真不是导演拍的。还真是奥森·威尔逊这样的人,伊斯特伍德、查理·卓别林、昆丁这样的人,能编能导能演是很重要的,因为很多导演,他啥都不会,说好听是刘备啊,说不好听,就是刘备儿子,叫什么来着?但是呢做导演的时候,人家看不出来,有一班“刘关张”在前面晃,无论是刘备还是刘备儿子弄不清楚,如果一比划,“刘关张”就马上显眼了,比划不了就是比划不了。(姜文最擅长的借古喻今)

记者:这次的拍摄是否比上次的拍摄更加顺利?

姜文:马珂同志也成熟了嘛,葛优同志也成熟了,还有一个更成熟的舒淇同志,参加这个戏的就更多了,文章、王志文、那英。我觉得我很幸运,这些朋友愿意来拍我的戏。很多朋友都不问演什么就来了。我在拍第一个片子时斯琴高娃就是这样,她当时在瑞士,我说我把剧本传真过去,她说“不用,我到时候来了就是了”。

突然面向提第一个问题的女记者

姜文:你在你们家是老几啊?(又套近乎?)

记者(一脸错愕):老大。

姜文:你有妹妹吗?

记者:有啊!

姜文(表情夸张):超生了吧!

记者:我们农村的可以生两个。

姜文:农村的,农村的要尊老爱幼,你好像对我这个老人不太尊敬啊!(原来记仇)你要看老人笑话这个不对,我也是农村人,不能在这受人家欺负啊!

记者:请谈谈电影审查。

姜文:我拍了四部电影,我受的煎熬多了,《鬼子来了》现在还没通过,你不要戳我的伤口好吗,我看你是善良的,不要戳我流血的伤口,这个是我最弱的方面,我没有这个本事。

记者:怎么调和市场需求,和艺术的表达?

姜文:我觉得本身不矛盾,你说,一个长得漂亮的女孩,想必(做事)就容易的多。甭管做什么。一个好看的电影,观众的接受度都会多,你只要拍好看了。好看呢,它没有艺术性是好看不了的。有些片子号称有艺术性,其实就是难看,就是没拍好,当然我们不否认有些卖钱的片子是很烂的片子。但是不可否认又好看又叫座的片子,好看的女孩又有本事这是有的。而且基本上比较多,不是说长得好看啥本事也没有,说话倍儿讨厌,招人喜欢一定有可人之处,不是多标准,但是一定要可爱。你们不会去羡慕一个漂亮但是在站街的人。我举这个例子是说电影也一样,有些电影很挣钱,但是很不光彩;有些电影不挣钱,但是很有尊严。So what,(观众)要有自己的态度出来,我说我就喜欢它那个电影,市场不好是它的事。

记者:有些导演说投资中演员片酬占比太多,影响影片质量。你怎么看?

姜文:我觉得,如果他要那么多,我就不给你。你tm要给人家,又要背后讲人家。这种人就get out(滚蛋),我觉得咱们中国人啊,有点讲究,有点身段,我可以说,我不请你演,就是因为你贵;我可以说我请了你,我值。就像tm请人吃顿饭,还跟人说,我这饭很贵的,你会喜欢这种人吗?给一围脖,还看价签。孩子,你应该去看什么人应该去鄙视他,什么人是值得尊敬的。

唉,你瞪她干嘛,你这问题不高级,她是在嘲笑你。(逮到机会继续调侃记者)

姜文(继续说):只要愿意请,多贵都应该,要保证质量就要投资,不然把这钱投给谁。你tm不能说想要治大病,又要落好,这不行,不能把中国变成牛逼的国家。

记者:如果想拍一部没有太多商业元素,但是有作者自我表达的电影怎么办?

姜文:那我就拍呀,我尽量钱少点拍。但是这话不该问我,伍迪艾伦,还有那些法国艺术家,他们为什么能这么产生呢?他们有足够的观众去理解,愿意去理解。现在很多中国观众说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我看不懂(这永远是姜文最介意的一部电影),还理直气壮的。没有羞耻,一个老板挣了几个臭钱在那说我看不懂,所以我不投,这种人,在纽约,在巴黎,在东京是不敢这么说话的,你看不懂这个电影,你是可耻的,你看不懂,造成这个电影的票房不好,只有在我们这才敢说这个话。

你们永远在心疼资本家,为什么不心疼一下艺术家呢?资本家会给你们什么好呢,你们在妄想什么,为什么说你们(导演)给老板赔了钱?为什么不说老板不给导演投钱?你泡妞有什么意思,你tm穿那么贵的皮鞋——你们怎么没这样的思想啊,我女儿也跟你们这么大,我跟她说要尊重你的心灵。我觉得乔布斯有句话说的好啊,说钱挣够了就打住,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们现在的情况是,挣一些不知道干嘛用的钱。这就叫土豪,你们为什么这么心疼土豪啊。土豪不心疼你!

记者:徐皓峰说你有一腔荷尔蒙,你怎么看?

姜文:我认识他呀,写《道士下山》那个人嘛,他这样评价我啊,什么意思?他荷尔蒙少吗?你怕荷尔蒙吗?不好吗?徐皓峰比我小十岁吧,如果比我小,还谈到我荷尔蒙旺盛,我当然很谢谢他,但是我觉得他是不是太冷静了,不应该吧,我都50岁了,我把我的冷静放在了生活中,电影给大家兴奋的,离开生活的方向,艺术是抄袭生活,刻板复制生活,就没必要,其实艺术是在没有犯罪的情况下的非分之想。

记者:你怎么预估你的票房?

姜文:我站电影人角度说,一部电影挣一块钱就要烧高香,又玩又耍又乐,还胡造那么多钱,还能挣钱就要感谢上帝,感谢观众。如果挣那么多钱,就得往外捐点,那些巧立名目,就是为了赚钱,还没发行就赚钱得电影我是不会去看的。

李孟元:姜文拍电影如赌博 对质量要求苛刻

本届香港国际电影节的场刊,姜文一张神似耶稣救世主的封面,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也是《一步之遥》杀青以来姜文本人的第一款海报。在场刊中,《一步之遥》的导演助理李孟元发表了题为《姜文:第一个二十年》的文章,这个毕业于耶鲁大学的高材生爆料,姜文和他的团队“对质量有着非人类的要求”,并且“承受空前压力,作为导演、主演、编剧、剪辑,他决定所有前期工作进度和拍摄现场效果”,“他道出的每一个字都决定了面下之人的下一步行动”。李孟元还透露,姜文和团队在《一步之遥》上其实抱有赌博的心态,“姜文和他背后的人都存在少许赌博的心理--要么全收,要么回家。”

姜文和团队:对质量有非人类的要求 拍电影如赌博

作为《一步之遥》的导演助理,李孟元以自己独特的视角,记叙了其眼中的姜文及其团队。李孟元表示,姜文的电影“镜头、服装和整体制作水准都像是一个罹患强迫症之人所创造出来的”,“对质量有着非人类的要求”。这当然意味着,昂贵的制作经费和少量的睡眠,也意味着事先商量好的剧本、桥段、效果甚至故事本身都可能推倒重来。

“姜文和他背后的人都存在少许赌博的心理——要么全收,要么回家。”李孟元这样形容姜文在《一步之遥》上的心理。

  姜文高度集权:他的每一个字决定别人下面的行动

李孟元在文章中说:“姜文承受空前压力,作为导演、主演、编剧、剪辑,他决定所有前期工作进度和拍摄现场效果。”李孟元同时提出了自己的隐忧,“当一部电影所有环节只靠某个人才能发生,他便永远生活在逆水行舟里。”

在这个高度集权的拍摄集体中,李孟元认为姜文“没有‘状态起伏’的时间”,因为“他道出的每一个字都决定了面下之人的下一步行动”,也正因为如此,姜文曾无奈道出“多少睡眠与锻炼都无法改变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限制”。

李孟元认为“民国”是姜文未来的缪斯。对中国电影来说,民国是个取巧的历史节点,民国“还未经历新中国的洗礼,做出何种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且民国是“借古喻今的宝地,上不若封建时代遥远,下不似抗日建国紧迫,在这个环境里,姜文可以把脑海中的所有形象释放出来,安插在合适的人身上,心无旁骛地发射黑色幽默,也不必担心误伤到伟光正大者”。

李孟元其人:曾任姜文导演助理,现受聘索尼

李孟元曾于2013年参与电影《一步之遥》拍摄,担任导演助理,后为索尼影视撰写电影开发与剧本建议,长居康涅狄格州黑文市。

《姜文:第一个二十年》撰写于《一步之遥》杀青后,他称,“在刚刚过去的一月底、姜文五十一岁诞辰之后的第三个星期,由他执导、主演的电影《一步之遥》在经历了数版剧本、档期更替和一场大火之后,于北京怀柔的中影基地正式杀青。至此,姜文作为导演已经拍摄了五部电影长片,从一九九五年《阳光灿烂的日子》到二零一四,整整两个十年”。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土包子才盯着爱马仕不放 土豪标配其实是它!

    Delvaux来自比利时,算是现存最古老的皮具起家的奢侈品牌了,在比利时、在欧洲都拥有超高的地位。甚至不夸张的说,Delvaux的地位可能超过了爱马仕,但它却“高调”到懒得宣传,所以很多低调的土豪都会选择它作为出街必备单品。2015 Paris Fashion WeekDelvauxLe Tempête系列 "Le Tempête"于1967年在布鲁塞尔诞生,其卓越的设计和完美的比例,赋予了它永不褪色的经典风范。其标志性的金属配件和几何外型,令其成为Delvaux产品系列中最富结构美感的手袋之一。2015 Paris Fashion Week Delvaux Le Tempête系列 "Le Tempête"展现出力量与成熟的魅力。其顺滑的女性化外形,在不失平衡感的同时保持自有风格,并能为任何装扮增添风采。特别是用珍稀皮革(如鸵鸟皮或短吻鳄皮)所制作的款式,更突显其含蓄尊贵的品质。2015 Paris Fashion Week Delvaux Le Tempête系列 "Le Tempête"充满复古魅力,但当随意挎在身上或夹在臂下,又瞬间展露现代感。它能根据场合,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