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童话 维多利亚女王和她的婚礼

发表于:2014-04-08作者 YOKA时尚网-《时尚新娘》来源于:YOKA时尚网-《时尚新娘》
1840年的2月10日,英国女王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亲王举行了盛大的皇室婚礼,那一天,维多利亚穿着一袭白裙,上面缀满珍贵的蕾丝,美得如同圣洁的仙子这种颜色也贯穿了之后近两百年的西方婚礼文化,成为真挚爱情与完满婚姻的象征。

维多利亚女王及阿尔伯特亲王和他们的后代们,Franz Xaver Winterhalter画于1846年。

维多利亚女王及阿尔伯特亲王和他们的后代们,Franz Xaver Winterhalter画于1846年。

1840年的2月10日,英国女王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亲王举行了盛大的皇室婚礼。那一天,维多利亚穿着一袭白裙,上面缀满珍贵的蕾丝,美得如同圣洁的仙子。她自己甚至在后来的日记里写道:“噢!这简直是我生命里最最快乐的一天!”与他们美好的爱情同样动人的,便是那件美得如同梦境的白纱,这种颜色也贯穿了之后近两百年的西方婚礼文化,成为真挚爱情与完满婚姻的象征。

电影《年轻的维多利亚》中,EmilyBlunt饰演了维多利亚女王,也再现了她成为女王的时刻。

电影《年轻的维多利亚》中,EmilyBlunt饰演了维多利亚女王,也再现了她成为女王的时刻。

王冠戴上的那一刻

1837年6月20日,奄奄一息的威廉国王如愿以偿地看到了他生命中最后一场日落,第二天清晨便告别了人世。坎特伯雷大主教将一切安置妥当之后,驱车从温莎城堡赶往维多利亚公主居住的肯辛顿,跪在她的面前,正式宣布国王逝世。还披着晨袍的维多利亚看着面前两位躬着身子喃喃低语的显贵,突然意识到,从这一刻起,她便是英国女王了。那天的日记中,她这样写道:“既然上天乐意把我放在这个位置上,我将竭尽全力履行我对祖国的责任。我很年轻,对许多事情——尽管还不是所有事情——缺乏经验,但我能肯定,很少有人会比我更加真心诚意,更加全心全意地去做合适而且该做的事。”

只是眼下她已无暇思考,铺天盖地的事情迎面而来,她需要当机立断。

当天11点半,维多利亚下楼走进客厅,主持了她的第一次内阁会议。聚集在客厅的,是大群达官贵人、主教、将军和大臣,只见客厅门突然打开,一个穿着孝服的矮矮瘦瘦的姑娘,神态分外庄严优雅地走了进来。她并不十分漂亮,眉眼间却有动人之处:一头金发,大大的蓝眼睛,小而挺翘的鼻子,瘦削的下巴,光洁的皮肤。天真、严肃、青春、稳重,这些看似矛盾的特质却在这个年轻的姑娘身上奇妙地融合在了一起。随即他们听见了一个清脆响亮却不失坚定的声音,抑扬顿挫地宣读着文件。仪式结束后,那个小小的身影站起来,以令人讶异的优雅和庄严姿态,如同走进客厅时一般完美无缺地,穿过人群走了出去。

维多利亚与她的西班牙猎犬, GeorgeHayter画于1833年。

维多利亚与她的西班牙猎犬, GeorgeHayter画于1833年。

不愿履行的“婚约”

维多利亚的到来如同一阵清风,给英国人民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感受。她的初次登场就让所有与会者为其优雅的风度所折服;而当她驱车穿过首都大街向人民问好时,与之前众位行为荒唐、生活放荡的叔伯对比,她的明眸皓齿、纯洁谦逊,更深深打动了百姓们的心。

然而身为女王,维多利亚需要面对和接纳的事情还有太多。为延绵皇室血统,她的婚姻大事也一早提上了日程。在世人眼中,这是一次明确无误的家族通婚。

弗朗西斯· 查理· 奥古斯都· 阿尔伯特· 伊曼纽尔亲王是维多利亚的表弟,他仅比表姐晚出生三个月,两人更是由同一个产婆接手。他们的祖母和外婆从小就希望他们能够结婚,这个意愿也在整个皇族和宫廷中散播开来。阿尔伯特亲王年仅三岁时,他的保姆就对他说,有一天“小小的英国五月花”(维多利亚的爱称)将会嫁给他。这个想法太过根深蒂固、顺理成章,从此阿尔伯特眼中和心中就从未再有过其他任何女子。得到了长辈以及周遭几乎所有人的赞同与认可后,这件事似乎已经完全成为定局。

年轻的阿尔伯特亲王

年轻的阿尔伯特亲王

阿尔伯特亲王长得很像他的母亲——金发碧眼、活泼美丽的科堡公爵夫人。从少年时期,他就是人们心目中标准的好孩子:聪明、漂亮、勇敢、勤奋。因为他的父亲并不算富有,领地也不大,所以阿尔伯特亲王从小就过着简单朴实的生活。深受当时严肃道德观影响的他在11 岁时,就认真地告诉父亲,自己希望成为一个“善良有用的人”。

阿尔伯特的严肃也并非刻板,他很风趣,喜欢恶作剧,也善于模仿别人。除了学习,他还能骑马、射击、击剑,格外喜爱野外生活,还欣赏音乐。通常他都表现得得体又温文尔雅,但也有固执的时候,如有人与他意见相左,他的反应会十分激烈。阿尔伯特亲王并不完美,他有一个怪癖:或许由于他从小和家庭教师与哥哥一起居住在隐秘的乡间别墅里,也或许因为天生的独特性格,他对异性有种难以掩饰的厌恶感。他五岁时,在一个孩子们的舞会上,一个小女孩被牵到他面前做他的舞伴,他却不可遏制地愤怒尖叫起来。随着年龄渐长,他逐渐能做到不露声色地掩藏情绪,但对于异性的厌恶感却一直存在。

随着阿尔伯特亲王逐渐长大成人,他与维多利亚的婚事也开始被屡屡提及。阿尔伯特亲王一直很受欢迎,不仅因为他出众的外貌,也因为他过人的智慧和社交活动能力。但在婚姻“决策”者的心中,这些还不够。斯托克马尔男爵曾这样写道:“年轻人不仅应有大才,还该有抱负和坚强的意志,因为他需要终生从事一项艰难的政治事业。”这对于阿尔伯特而言的确是短板,他厌恶劳累,对自己过度宽容,而且对政治丝毫不感兴趣,甚至连报纸都不读。但好在,男爵对阿尔伯特亲王总体还是满意的,问题似乎出在维多利亚身上:她不愿给出任何承诺。

1840年2月10日的婚礼上,维多利亚女王穿着圣洁的白色 婚纱,开启了白纱的历史先河,让白纱成为了皇室和平民共同的新信仰。

1840年2月10日的婚礼上,维多利亚女王穿着圣洁的白色 婚纱,开启了白纱的历史先河,让白纱成为了皇室和平民共同的新信仰。

世间最美好的转折

然而,再反感的事情她也得去面对。既定的行程无法改变,阿尔伯特还是在10 月抵达了温莎。他的到来彻底改变了维多利亚的生活,起初她只觉得这个表弟“很漂亮”,有着“近乎完美的五官”,可随着相处时间变长,他们一起骑马、跳舞、谈天,她的想法完全变了。她发现,阿尔伯特的到来虽然摧毁了她原来的生活,却带来了曾经的她所无法想像的全新事物。那些新奇的事物、不确定又充满神秘的未来都让年轻的维多利亚如痴如醉。三天之后她就改变了主意,她叫来阿尔伯特单独聊天,他们相互拥抱,她说自己配不上他,而他却轻声回应:“和你一起生活将非常幸福。”

原本得知维多利亚不明朗态度的阿尔伯特,在来英国之前本打算彻底忘了这件事,但他在温莎受到的热情款待和令人眼花缭乱的生活,都让他满心欢愉。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的生活里,他对于自己有了全新的认识,他胸怀的抱负得到了激发,他内心的信念也完全地表现出来,他认为自己应该“为了新祖国的利益而奋斗,并勇于献出自己的生命。”

面对即将到来的婚礼,维多利亚的内心充斥着激动和不安,她既兴奋又觉得恐惧,她曾经那么自由,而如今一切都要结束,她将受另一个人的支配,必须承诺要尊敬和服从。她爱阿尔伯特,但她也爱权力。在婚礼前,她内心一直坚定地告诉自己:我可以做阿尔伯特的妻子,但我永远要做英国女王。

故事是这样的:

在阿尔伯特亲王缺席的这些年里,维多利亚女王早已对梅尔本勋爵芳心暗许。梅尔本勋爵是当时的英国首相,已近花甲之年。从任何一个方面来看,他都是成功的:出身高贵富有,政治生涯也一路顺风。在他步入暮年之际,突然成为了一位年轻姑娘的亲密顾问和日常伙伴。对于维多利亚而言,梅尔本勋爵既是成熟谨慎的政治家、好帮手,又是温柔、关怀、体贴、周到的慈父。他亲切、循循善诱,替她解决了许多棘手的问题,却又从不失臣子该有的恭敬。年少的维多利亚一下子就被他吸引住了,在她眼中,梅尔本勋爵简直完美无缺。他成熟男人的魅力令不谙世事的少女无力阻挡,更何况他在维多利亚的生活中又充当了如此重要的角色。

可是维多利亚没有办法嫁给他,她的舅舅利奥波德直言不讳地提出:为了皇位她必须结婚,而且丈夫必须是她的表弟阿尔伯特。没错,在维多利亚的孩提时代,她很喜欢这个漂亮风趣的表弟兼玩伴,然而他离开英国已太久,当时说着“阿尔伯特拥有一切可以使我非常快乐的理想品质”的维多利亚也不再是个孩子。她长大了,她的感情以及周遭的客观环境已经完全变了。她的确喜欢阿尔伯特,却完全不想和他结婚。

1839年,当维多利亚得知阿尔伯特将要结束他的意大利之旅时,变得异常焦虑和紧张。她知道他的下一站将会是英国,而且很有可能在秋天就会抵达。那年7 月,她的不安达到了顶峰,于是她写信给她的舅舅,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她反复强调他们之间“从未有过婚约”,即使她喜欢阿尔伯特,也不可能在今年之内做出决定,她很喜欢她现在的样子,并反感一切有可能到来的改变。

电影《年轻的维多利亚》中,对这一世纪婚礼的重现。

电影《年轻的维多利亚》中,对这一世纪婚礼的重现。

盛大的皇室婚礼

1840年2月10日,女王和阿尔伯特在伦敦詹姆士宫皇家教堂完婚。那天,维多利亚刚起床,她的母亲就给她带来了一捧橙色的小花束,勒曾公爵夫人则带来了一枚可爱的小戒指,侍女们小心地替她戴上了橙色鲜花的花冠和头纱。在出发前往教堂举行仪式之前,他们在白金汉宫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婚礼早茶。看到身着精美制服的阿尔伯特,维多利亚如痴如醉。之前对于婚姻的种种不安和恐惧,都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烟消云散。

早茶后阿尔伯特先行前往教堂,而维多利亚则有时间做最后的装扮——穿上婚纱。这是一条创世纪的婚纱:它由一袭白色绸缎制成, 拖尾长达18 英尺,裙摆摇曳。礼服边缘处绣着手工纹织的蕾丝荷叶边,光是这礼服边缘的蕾丝造价就高达1000 英镑。搭配婚纱的珠宝是一条她自己的土耳其钻石项链和耳环,以及阿尔伯特平日里佩戴的蓝宝石胸针。穿戴整齐后,维多利亚随母亲及苏格兰公爵夫人一起,坐着马车从白金汉宫前往教堂。

《年轻的维多利亚》中,复刻了这件经典的绝世婚纱,该片也 因此获得了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服装设计奖。

《年轻的维多利亚》中,复刻了这件经典的绝世婚纱,该片也 因此获得了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服装设计奖。

婚礼当日下了一场很大的雨,然而这却并未浇灭围观群众的热情。维多利亚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我从来没有在广场上看见这么多的人,他们的欢呼声几乎要掀翻天际……”从清晨开始,成群结队的人们就从伦敦的各个角落向皇宫涌来,整个城市呈现出一派喧腾却喜闹的欢乐气氛。白金汉宫门前的圣詹姆斯公园里以及从皇宫门口延伸到圣詹姆斯的花园入口处的大道上,不到八点钟就密密麻麻挤满了前来瞻仰女王婚礼盛典的群众。大雨就在这时倾盆而至,却丝毫没有对人群产生任何影响,因为只要有一个人稍稍挪开身体,就会被随后而来的更多人扑倒以抢占更有利的地形。

正午十二点,维多利亚女王的送亲队伍浩浩荡荡由白金汉宫向圣詹姆斯进发。在她踏入马车时,皇家军队鸣炮21 响,来欢送他们的女王步入婚姻殿堂。阿尔伯特亲王身着一件笔挺的精美军服,肩头缀有白色绸缎制成的流苏。走进教堂的那一刻,他充满绅士风度的一个鞠躬就俘获了大片芳心。人人都说,阿尔伯特亲王和维多利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冗长而庄严的仪式结束后,亲王与女王同车前往温莎城堡。婚礼结束后当晚,维多利亚因头痛卧倒在床,然而她的日记中却无法掩饰自己无边的喜悦:“我从来没有拥有过这样的夜晚,从来没有!他把我抱在怀里,这一刻的欢乐简直难以置信!上帝啊!这是我生命里最最快乐的一天!”且不论之后的婚姻生活会有多少挫折与不顺,至少此刻狂喜的她,觉得自己做了天底下最正确的事,选择了最能令自己感到快乐的人,就足够了。

从维多利亚女王之后,英国皇家历代婚礼乃至整个西方的 婚礼中,新娘都穿着白纱步入婚姻殿堂。

从维多利亚女王之后,英国皇家历代婚礼乃至整个西方的 婚礼中,新娘都穿着白纱步入婚姻殿堂。

开启白纱时代的女王

在维多利亚的婚礼之前,没有任何皇室婚纱如这般洁白典雅。此前的新娘多是身着镶金戴银的晚礼服,配以各种五彩缤纷的贵重宝石,再披上毛皮大衣以示尊贵身份。但从那天之后,白色婚纱的纯与美,让它成为了英国皇室婚礼乃至整个西方婚礼的象征,更意味着贞洁与神圣。

维多利亚女王的那件婚纱上所用的蕾丝,如今被人们称作“霍尼顿蕾丝”。它生产于距离霍尼顿十英里的一座海滨小镇,由当时任皇家设计学院院长的威廉·戴斯设计、维多利亚特派的女官监督、200 多名工人花费了八个月的时间精心制成。维多利亚一心希望自己的婚纱可以“独特又脱俗”,赶工前曾无数次将设计与制作推翻重来。而婚纱的颜色——白色,则是女王心目中最神圣、最庄严、最优雅、最无懈可击的颜色。白意味着一尘不染,意味着超凡脱俗,意味着远离人间烟火,是皇室尊贵身份最与众不同的象征。所以维多利亚决定抛弃之前婚纱金银五彩的习俗,返璞归真,回归最简单却也是最强大的白。

婚礼那天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件开创了今后二百年间西式婚礼着装标准的“世纪礼服。”后世的婚俗研究者这样评价它:“从很早前,白色对于新娘就是最适合最无可挑剔的颜色,无论用什么材质制成,它都是女孩童贞与纯洁的象征,更是她对如意郎君最无可保留的那颗心。”

维多利亚女王的婚纱在英国皇家宫殿肯辛顿宫展出,在橱窗上印着女王日 记中对婚礼当天的描述——“Oh! Thiswas the happiest day of my life!”

维多利亚女王的婚纱在英国皇家宫殿肯辛顿宫展出,在橱窗上印着女王日 记中对婚礼当天的描述——“Oh! Thiswas the happiest day of my life!”

然而,维多利亚女王的婚礼留给世界的还并不只是这件礼服,如今流行的许多婚礼样式,都以“维多利亚式”来命名。维多利亚式的婚礼请柬,需由雕版缎纹纸制成,字体是流畅的硬笔书法,最后还要以缎带打结包装完整;手捧花盛行也始自维多利亚时期,自那时起人们给花朵赋予了各种各样深情而动人的语言,用它们的组合来传达自己含蓄又无声的爱与祝福;除却白色的重要性,婚礼服饰的面料也尤为重要,羽毛、丝绸、刺绣、毛料,都是极其具有“维多利亚”风格的服饰面料;“婚礼早茶”的形式更是盛极一时。

维多利亚女王的婚礼留给后世的皇室婚礼许多沿袭至今的传统,一百多年来,英国皇室都在严格遵守:婚礼当日,婚纱必须从早到晚不离身,婚纱的尺寸也需要与婚礼场地的大小相衬。同时,婚纱的式样需要与时代相符合,而非持续使用经典款式,因为皇室的婚纱对于婚礼所处的时代具有重大意义,它将引领一个时代的婚纱潮流——人们通常会仰慕皇室婚礼的服饰,并在之后的民间婚礼中纷纷效仿。最重要的是,婚纱必须要由新娘亲自挑选。这与婚姻的意义一样:自主选择你爱的人,并且从一而地选择他,支持他,陪伴他。

身为“日不落帝国”的缔造者,维多利亚女王开启的是英国历史上一个崭新的时代。从政治的层面如此,从婚礼文化的层面亦如此。维多利亚时期开始,皇室婚礼不仅仅是权贵与财富的象征与展示,更带给人们美好如童话的向往。近代查尔斯王子与黛安娜王妃的婚礼,以及威廉王子与凯特王妃的婚礼都是这样——它们的盛大并不为炫耀,只为告诉你:此刻这个世界真的可以如同一个童话。这个童话里有最本真的情感、最亲密的纽带、最庄严的仪式,最重要的,还有最纯洁而神圣的爱:选择一个你能为之奋不顾身,让你如痴如醉、忘却所有身份与执着的人并与之一生相伴,是胜过一切华服,胜过千种富贵的,最重要的事。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