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皇室钟表进化史

发表于:2014-04-14作者 来源于:男士腕表
1688年克伦威尔的那场“光荣的革命”差点儿将英国变成像而后的法兰西一样的共和国,但终于没有。富甲一方的英国王室自不必说,欧洲的王室哪个也不穷,家底可厚着呢。墙上挂的画、柜子里的瓶瓶罐罐,随便拿出一个往拍卖会上一送就值个几千万。

说到欧洲王室成员的爱好,用一百万字形容都不过分,但要说到手表,还要再加几十万字。喜欢“手表”的,从法王路易16世就可以开始算起。不过那时的手表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手表,确切地说是和珠宝联在一起的首饰表。到了维多利亚女王时期,她本人出门的时候就曾戴着一块手表,这块出自著名厂家的小型表在后来的许多著述中有所提及但由于这个女人实在太过于威严,几乎没人能看得清楚,她戴的到底是手镯,还是镶在手镯上的“手镯表”。

就现在的手表收藏来说,实在是海阔天空,群雄纷起。老名牌自不在话下,新名牌的珍稀货色,也同样能使欧洲王室的年轻贵族们趋之若鹜。摩纳哥雷尼艾王室的那几位不省事的公主和王子个个都是手表鉴赏家和大买主。仗着他们离法国和瑞士非常近的便利条件,经常穿梭来往于三国之间,弄块可心的好表,比咱换件衣服还容易呢。

这里讲的宫廷名表当然就是小型计时器,其中主要是手表,也有极少量的怀表。中文的表述通常有很强的概括性,一字一意,两者合二为一,日久天长,现在人的理解已经完全成为一个意思。比如钟表,钟大,表小,加起来等于大小计时器全算上。对应西文,CLOCK,指的是钟,而WACTH则指的是表;两者绝不可像中文那般合二为一,念的那般顺口。

总之,钟也好,表也罢,欧洲的王室成员没有不喜欢的。通常王宫的主要房间里都有价值连城的古董座钟,但是在钟表的收藏领域,原则上“钟”就没有多大地位,有人不禁会问这是为什么?其实细观之,并不难得出结论。普天下凡体积大的东西收藏的人都不多,一来是自己把玩不易;二来是收藏成本高;三是携带品鉴和出售不易;西方也有收藏二战武器的,到最后不得不捐给博物馆,想传给后代都不行,嫌没地放。

值得收藏的钟表讲究多,王室喜欢的当然讲究更多,贵金属制造和限量发售是普世价值。再就是血统和功能。也有塑料手表进入宫廷豪门的,不因为别的,只是稀少而已。就如同第一代的电脑,无论是台式的还是笔记本,想弄个玩玩还真不易。除此之外,外观上有特色的手表也可出奇制胜,凭型色赚钱是钟表制造行业的常胜法宝,不用才是傻子。任何计时工具除了必不可少的“内容”之外都要讲究型色之美。所谓的型,当然指的就是它的造型;所谓色,指的就是计时器的整体颜色和其他所有暴露于表面的细节。值得人关注的手表在这两点上都做足了工夫。

早期钟表的设计理念和美学价值,在设计还不能成为一门大学问的时代,就已非常发达,几乎所有的高级或定制品种都要有先期设计,并画出大量草图,然后才在千挑万选中定夺出手。以至于这些钟表即使拿到现在,其设计的巧妙,型色的优美,工艺的精湛,也足以令人惊叹不已。只有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才能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更开阔。一款手表刚推出时,卖的是个新鲜劲儿,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它真正的价值才能反映出来。至于这一段时间有多长,各自不一,少则几年,多则半个世纪甚至上百年的都有。国际手表界有自己一套完善且约定俗成的评判准则,属于特例的情况极少发生,而属于这极少特例的表,往往正是最值得收藏的稀奇品种,对于王室成员也不例外。

手表是古董表中最年轻的成员,但同时也是最值得收藏的。说到收藏古董表,不像是宫廷的瓷器家具,倒未必是有多古,100年的都算是不得了了,关键在于货色。道深且专,是钟表收藏这一行的特色,外行只有看热闹的份儿。太早的不说,至少在欧洲,自文艺复兴以来,凡是与计时相关的金属器具,与当时其他的民用品比起来,都属精密物件,非富裕人家无缘拥有。或许正因为这个“物以稀”的缘故,才决定了它最后“为贵”的概率较高。

表的历史虽然不可比宫殿里满眼都是的大理石雕塑或油画,但又比照相机、汽车和其他高级民用品为长,事实上也比一般艺术品和工艺品稀少,后两者你很容易在欧美国家的地摊上找到,而比较像样的钟表,就不那么常见,有的根本就没出过皇宫半步。制作精良的钟表曾经还是一个人或一个家庭社会身份地位及受教育程度的象征。在这个庞大的族群里,手表的收藏价值更大,门类更繁复,参与者和竞争者更多。名贵手表的拥有者在任何时代都是凤毛麟角。

如果你的手表还是“COSTOM MADE”,那它的未来升值空间还会更上一级。这个简单的英文组合就是中文量身定制的意思,尤其是为某个王室定做的,虽然不敢保证绝对仅此一块,但单从字面上看,它已然和大众享受,薄利多销的理念截然不同,何况在深层的含义里还有太多“定制”的理念并非以出钱多少为准,而更需比常人要强的耐心和专门知识。以现代的工艺技术水准,想为每一位出得起这份儿钱的人“定制”一块天下独一无二的手表当然不成问题,对于手表制造者来说,把你的名字刻在哪儿都不是问题,重要的还是这块表是为谁定制的,是一个不知名只趁钱的暴发户,还是响当当的王室成员,原先的大户是欧洲王室,后来的日本王室和文莱王室也加入进来,现在的大订单主要来自海湾国家,成交量绝对可以用“吓人”两字来形容。尽管人类文明进步现在已发展到只要有钱,除了核武器什么都能搞到的地步,但对于一块手表而言,传统评判标准至今没有太大改变。论制作工艺,现在的手表不可谓不精;论所具备的功能,也不可谓不全;再说到花样,更不可谓之繁多。但真能登上名表榜的珍稀货,还是凤毛麟角。

无论是过去的怀表,还是走俏一时的手表,总的说来男人偏向于冷峻而庄重,体形大且厚重,当然也不排除纤细轻薄型。女表则倾向于玲珑而细致,而近年来,许多名贵品牌的女表跟男表差不多也够个儿,或者说是跟同一款的男表一般大小,只在颜色、表带等方面有细微的差别,还有就是以情侣表形式推出的对表,除了小一号之外,从里到外一模一样。这种表如果过多少年还能保持在一起,不离不散,通常都能标出高价。高级手表以“对”的形式出售,实在是制表商人的营销策略,卖其他奢侈品的很难效仿。偏偏手表,因为与首饰是近亲,所以一卖二,成双成对,使人觉得理所当然。使用贵重金属,制作精良,再冠顶级品牌的手表本身就具保值功能,如果再加上设计、产量稀缺、王室贵族效应等因素,它的价格岂能便宜得了。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