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屹捐巨款猛砸哈佛 被骂惨究竟冤不冤?

发表于:2014-07-25作者 来源于:名利场
近日,潘石屹钱多捐款又惹祸上身,他巨额狂砸国外名校,却被国人谩骂“忘本”,给儿子留学“买门票”等等,慈善顿时变成了一种唯利是图论。潘石屹,你冤不冤啊!

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与哈佛大学签订了金额为1500万美元(约9300万人民币)的“SOHO中国助学金”协议一事,引发热议。到底是什么促使潘石屹要巨资捐献给国外大学呢?

捐资被疑“给儿子买门票”

微博认证为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院长、著名华人经济学家的姚树洁就发博文质疑:“请问能出国的学生,能叫贫困生吗?请问国内的大学有缺点,我们就不可以通过捐钱的形式,改变它们的质量吗?”还有网友指出,“山区孩子读不起书,在中国赚的钱却献给美国。”更有甚者认为,潘石屹为世界名校捐款,或为其儿子将来入校“买门票”。

据悉,潘石屹与前妻的大儿子潘瑞,13岁时便被送往英国寄宿制学校读书,随后进入英国名校华威大学学习工程与商业管理。潘石屹与张欣育有两个儿子,一个是16岁的潘让,一个是14岁的潘少。

潘石屹毕竟是商人 有自己的小算盘

国际主义精神,潘石屹也许还没达到这样的高度。不过话说回来,潘石屹是企业家,他捐出的是个人控制下的私产而非公产,他有权决定捐多少、捐给谁。而捐资助学或者慈善事业,本就是企业追求利润效益最大化的手段和环节之一。

经营企业形象、拓展海外人脉也好,为子女入学创造便利、给自己“留后路”也好,从保护私产的角度,潘捐资哈佛的动机如何,归根到底是一位企业家和一家企业的决策,外人不应置喙。

假如潘石屹与哈佛商定的条件是对所有来自中国的学生一视同仁,或许能推动更多中国寻常人家的孩子报考哈佛?欲知后事如何,来年看资助名单就是;现在就言之凿凿,未免下断语太早。

我倒觉得,中国商人捐资助学,无论国内海外,实该多一点企业家精神。什么是企业家精神?就是精打细算,控制成本,注重效益,讲求投入产出比。把钱捐到受捐体制不健全、监管阙如的学校,学生不见得受益,贪腐者却能中饱私囊。

我相信,潘石屹捐资哈佛,除了“自利”的一面,其中必有对哈佛大学基金和学生资助管理体制的一记信任票。

面对质疑回应 只助海外中国贫困生

潘石屹的妻子张欣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作为捐助方,SOHO中国基金会没有对受助学生毕业后是否回国、或到SOHO中国工作加以要求,“我们不担心中国学生受了好的教育之后不回国。他首先是对人类的贡献,然后才是他到什么地方去工作,所以我们没有任何这些要求。”

潘石屹在其认证微博上回应华人经济姚树洁的质疑时强调,这次助学金只帮助在这些学校的中国贫困家庭的同学们。回应再次引发网友追问,“能到国外读书的有几个家庭贫困的?”

虽然潘石屹没有再次回应追问,但正在哈佛攻读建筑学专业的研究生王颖异接受采访时表示,企业基金属于校外奖助学金,他所在的建筑学并无校外奖学金可申请,而他的同学们大多家境一般。

潘石屹夫妇旗下的基金会资助中国教育由来已久

这次潘石屹张欣夫妇旗下的“SOHO中国基金会”设立的“SOHO中国助学金”,总额达到了1亿美金,与哈佛大学签订的1500万美元只是其中一部分。如此庞大的一笔公益教育资金,捐给了“不缺钱”的国外一流大学,却不捐給国内教育机构,难免引来非议。一些公益人士也称“难道潘石屹不知道中国贫困山区现状?”“国内很多偏远山区的学校和山里的孩子更需要这1亿美金。”。

指责潘石屹不捐钱给国内,大概与SOHO中国基金会在国内公益项目上算不上高调有关,即便发表“SOHO中国助学金”的官方微博上已经明确提到了这些项目,很多人也熟视无睹。事实上,SOHO中国基金会在2005年成立以来,主要做的就是跟教育有关的公益项目。2007年的教育相关捐赠就达到1470万元,2008年地震时捐赠了定向教育恢复项目2000万元,2008年开始的“学校文明卫生间”项目,迄今已建成46个旱厕,造价也要千万元,支教项目“美丽中国”,未来三年计划投入2700万人民币。

但如此偏爱资助国外教育机构,仍需得到解释

SOHO中国在国内教育方面的公益投入,已不能用“少”来形容。但不能否认的是,相比起这个捐献到国外的1亿美金规模“SOHO中国助学金”,其国内项目只能算小巫见大巫。许多人也在发问,即便你潘石屹想定向投入给高等教育,为何不把钱捐给国内的高校,而非要给世界一流大学?这也让人想起2010年引起轰动的“中国商人张磊向母校耶鲁大学捐款888万8888美元”,虽然张磊后来也向其国内母校中国人民大学捐款,但金额只有1000万元人民币,差距明显。这不免让人纳闷,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成功人士爱给国外大学投巨款?仅仅是因为国内高校腐败频发而国外高校更能够用好这笔钱吗?或者是只为了广告效应、为自己子女将来上名校铺个路?

成功人士:捐献国外名校是理所当然的回馈

当年张磊在面对“吃里扒外”的质疑时,是这么回应的:“耶鲁管理学院改变了我的一生。我在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而这次张欣把钱捐给哈佛,也说了类似的话,“当年我在英国留学没钱付学费,都是拿助学金,教育改变了我的人生。今天有机会给贫困学生提供助学金,也在这里感谢那些曾经资助过我的人。”

“大学教育改变了人生”,这是许多国外名校毕业的成功人士的共同心声。这也是国外名校能够在学生“交完学费毕业”后,仍然能够让这些校友心甘情愿捐献出大学6至7成经费的原因。大学对学生的“改变”意义有多大,学生对大额捐献“值不值得”如何考量,恐怕非亲历者难有同样的认识。一位哈佛的本科毕业生在毕业不久后就开始给学校进行捐赠,他是如此陈述自己的理由的——

“你可能会奇怪,即便负担得起,为什么就要给学校捐赠?我不能代表其他哈佛校友回答,但答案于我是清晰的。本科四年对我的成长,以及一些最强的能力与性格的发展是重要的。我并非一直快快乐乐,也会是首先指出哈佛经历并不那么美好的校友;但我的评价是,如果没有在哈佛所交的那些朋友,没有在哈佛所承担的那些领导角色,没有哈佛提供的国外实习与旅行,我绝不会成为今天这样一个人——所有皆因哈佛而成为可能。”

名校给学生带来如此的价值,也难怪学生会对名校有如此的感情。而像张欣这样,当年只是个服装厂小工,而今成为中国房地产行业翘楚,剑桥的经历自然是带来了非凡影响。因此毕业后也与剑桥保持密切联系,如回国不久就请剑桥大学校长来华做教育方面的讲座,几年前专程回剑桥听温总理演讲,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把钱回馈给培养了自己的名校,乃至捐遍各所国外名校,就成了一种很自然的行为。

国外名校也在努力营造与校友间的良好关系

除此之外,国外名校在主动维护与校友之间关系时的做法,也很值得探究。旅美学者薛涌在谈及为什么张磊会捐赠888万美元给耶鲁时,就提到美国名校对学生态度之好:“这些学校只要发现人才就去招募、争夺。你要是穷光蛋,学校就把学费生活费全包下来,而且还会毕恭毕敬地说:‘感谢你到我们这里来读书!我们的校园因为有了你一定会变得更加丰富。’入学后,学校对你无微不至。特别是本科生,有时让我感到学校活象个惯孩子的父母。比如,大学生是谈恋爱的最佳年龄,中国的大学对待学生的恋爱经常有各种’不准’。美国的学校竭尽全力为此创造条件,甚至在招生中采取倾斜政策,保证男女平衡。”

薛涌还提到,美国名校对毕业生非常恭敬,这也大大增强了学生们归属感。“我们毕业后,学校总把校友刊物免费寄来,系主任每年写信报告系里的情况,学校在我们的居住地区有活动总要通知。耶鲁选校董,也每次都把选票寄来,并且反复通过电子邮件等通信手段督促投票。要知道,校董是学校的最高权力机构。校长就是校董事会任命的。谁进董事会,又要由校友投票决定。2002年著名华裔建筑师林璎当选耶鲁校董,就是受到校友协会的支持。我们夫妇当时虽然博士都还没有毕业,但已经有了硕士学位,以校友的身份投了票。这大概是我们作为外国人在美国行使的唯一一次选举权。所以,我们拿的并不仅仅是一张耶鲁的文凭,而且是一个当家作主的权利。学校要是惹你不高兴,你也可以通过校董事会施加压力。”

这些做法,也大大提升了学校在社会和全球范围内的形象和美誉,即便不是校友,美国国内外也有很多人对这些名校进行捐赠。

相比之下,国内高校难以吸引校友捐献

国内高校同样也接受来自校友的捐赠,但比起国外名校来,这种吸引力差距明显。据中国校友会网发布的中国大学校友捐赠排行榜,1990年以来,中国大学累计接受校友捐赠金额总共为 91.59亿,排名最高的清华为13.23亿,北大为12.93亿,2013年北大新增校友捐赠还不到5000万人民币。对比之下,2010年,哈佛大学校友们捐款6亿美元 ,2011年,耶鲁大学校友捐款7亿多美元。仅这两所学校一年接受的校友捐赠额,几乎就相当于中国大学历年接受校友捐赠的总和。差距如此之大,原因何在?

许多网友会认为,这是因为国内高校腐败、资金管理不善,这当然是一个理由。但相比起这方面的理由,更重要的原因恐怕在于,无法感受到国内大学教育对自己起到的作用有多大。前几年某专业网站曾做过一次市场调查,内容是:如果你身价过千万,并且满足了自己一切的物质需要后,你会捐钱给母校吗?设计答案有5个:1,会,我会捐给我的大学母校会;2,会,我会捐给我的高中母校;3,会,我会捐给我的初中和小学;4,不会,我没有义务;5,不会,我会捐给慈善机构和希望小学。

结果,在收到的反馈中,没有一个愿意为大学母校捐款。有10%的网友愿捐给自己的初中和小学;有20%的网友认为不会为母校捐款,因为自己没有捐款义务;而70%的网友认为不会为自己的母校捐款,他们更愿意把钱捐给慈善机构或者希望小学。

这足以说明,大部分中国人对学校教育尤其是高校教育给自己的益处,认同是很有限的,因此并没有捐赠给母校的动力。所以绝大多数人也很难对张磊、张欣的想法感同身受。

结语:

“如果没有资助留学,就没有当年的胡适。如果没有给贫困学生的资助,以后的胡适就只能来自富二代,我们的助学金就是要改变这一现象,让更多贫困学生接受最好的教育。”这是张欣在微博上的表态,如果真能做到,那显然将是国家、社会之福。(部分文字:南都/腾讯/财经网)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