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制表之光 瓦尔特‧朗格90岁诞辰特别访问

发表于:2014-07-30作者 来源于:男士腕表
2014年7月29日是现代朗格创办人瓦尔特‧朗格先生的90岁生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YOKA男士网与您一起通过38个问答回顾和整理朗格先生的珍贵记忆。

生平

2014年 90岁的瓦尔特。朗格

Q:2014年7月29日就是您90岁生日,是回顾过去的好时机。您马上能想到的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是何时?

A:听起来有点平凡,但我必须实话实说,那是我的童年。我当时无忧无虑,没有大人们的顾虑,我在温馨的家庭长大,每天总有不同的小冒险。当我回顾过去,童年总是最美好的回忆。

Q:您出生于制表世家,何时首次接触时计呢?

A:现在儿童玩的是遥控车或电脑,而我小时候则有一个腕表工具箱。我记不起当时有多大,但我已能用不同零件组装腕表。童年时,我大多在表厂度过,因此钟表一开始就对我有很大的影响。

Q:然后您受训成为制表师吗?

A:是的,我16岁时遵循家族传统正式走上制表师之路。当时,家乡格拉苏蒂镇只提供深造课程,所以我得先前往奥地利的卡尔斯坦(Karlstein)接受基础训练。一年半后,我被征召入伍,被迫中断学业。战后,我在格拉苏蒂镇的制表学校师从阿尔弗雷德‧海威格(Alfred Helwig)继续学习制表。

Q:何时是您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候?

A:那是二战时的数小时,当时我腿部受到枪伤,我躺在战场上完全不敢移动双腿,直至夜幕降临,我才鼓起勇气爬出危险区。二战及其相关回忆至今仍是我的梦魇。

Q:战争最后一日,您目睹了表厂遭到轰炸。

A:是的,这是可怕的事。我经由波罗的海(Baltic Sea)归家,停留于格拉苏蒂镇附近的战地医院治理腿伤。情况尚算乐观,甚至称得上是幸运。我父亲为我取得休假纸,让我能够于1945年5月7日至15日期间暂离军旅,与家人团聚,那让我非常高兴。不幸的是,5月8日早上响起轰炸警报,我们主要的生产重地就在那次轰炸中被毁。

Q:格拉苏蒂镇的制表公司在战后均被充公,您当时如何度过?

A:当时我父亲鲁道夫(Rudolf)与他的兄弟奥拓(Otto)和格哈德(Gerhard)三人共同经营表厂。战争结束后,我们当然尽力继续工作,并尝试重建生产设施。我和父亲及奥拓叔叔深入讨论公司的未来,并开始为腕表研发28型机芯,但就在机芯投入量产前,公司在1948年4月被充公。父亲和他的兄弟从此无法再踏足表厂,我被要求加入工会,但我断然拒绝。后来我在1948年11月的某个夜晚,逃离家乡,避免被迫前往开采铀矿。

Q:朗格于1948年被充公后,公司成为国营企业并于1951年与其它制表公司合并,朗格品牌从此消失。您当时身在远方的普福尔茨海姆(Pforzheim),对于这样的情况有何感受?

A:我非常担心,主要是不放心我父亲,他因被充公一事大受打击。他后来到普福尔茨海姆与我们一同生活,但始终无法接受表厂及家园被毁的事实,不到一年便与世长辞。我们全部都认为家族事业从此失去,因此非常伤心。

Q:您凭着勇气在1990年12月7日于格拉苏蒂镇重振公司,过程困难吗?

A:决定充满风险,但也是我唯一的机会。柏林墙倒下之时,我已退休了,但我就是无法白白错失重振祖业的良机。1990年12月7日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我借用小学同学在格拉苏蒂镇的地址,为品牌重新注册,一切从头开始。

Q:后来情况如何?

A:在开始的数周以至数月,我们必须克服众多困难。我至今仍清楚记得一件事。在1990/1991年,我们与Treuhand信托机构协商归还朗格家族被充公的土地。在复活节前的星期三,我与Treuhand的主席德勒夫‧卡尔斯坦‧罗威德尔(Detlev Karsten Rohwedder)会面,会谈结束后,我觉得我找对人了。但是5天后,在星期一复活节的晚上,罗威德尔在家中被枪杀。我大为震惊,其后与Treuhand有关归还财产的谈判终告失败。直至2000年,我们才能在格拉苏蒂镇重新购回。

Q:谁是您最重要的知心好友?

A:我的搭档君特‧布吕莱恩(Günter Blümlein)。在他的帮助下,重振朗格方能成事。布吕莱恩言行一致、极富远见、深思熟虑,同时善于筹谋划策、精于市场推广,对腕表设计亦别有见地。

1991年 瓦尔特。朗格与伙伴君特。布吕莱恩

Q:您们有多要好?

A:德国统一后,君特‧布吕莱恩和我共处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经常在格拉苏蒂镇附近的Ladenmühle酒店内,喝着红酒促膝而坐。他总是让我诉说往事,以及祖业的怀表厂。回忆起这些美好的晚上总是令人心情愉悦。后来,我们后悔没用录音机录下对话。1994年10月我们发布朗格重建后的第一批腕表前数日尤其令人激动。当时,布吕莱恩与我共享一间办公室,我们一同坐在打字机前,讨论首场记者招待会上的讲辞。可惜布吕莱恩英年早逝,实在令人痛心。

Q:可以总结重振品牌后的愿景吗?

A:从一开始,我们就希望能够研发出造型典雅流畅亦富有当代气息的腕表。

Q:当您与15名员工重新开始时,可曾想到朗格能够再次成为全球性公司?

A:我们当然希望能做得到。毕竟,我的先辈们曾凭借他们的怀表赢得全球赞誉。世界各地朗格古董时计的拥有者至今依然与我们保持联系。我们最初只是想在德国及欧洲部分地区销售新腕表,但是来自海外的问询随即纷涌而至。我很高兴朗格在国际舞台上重振声名。

Q:何时是您职业生涯中的重要时刻?

A:我难以确切指出。1994年10月24日我们的第一场发布会正是其中之一。另一时刻当数2013年我们在日内瓦表展上首次展出限量六枚的GRAND COMPLICATION。当时我再次感受到朗格所奉行的一切均正确无误。我为我们的传统、公司及所有员工感到自豪。

Q:何事最令您感到欣喜?

A:如此蹒跚的起步,竟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最为令我感到欣喜。朗格并不是格拉苏蒂镇唯一的表厂,小镇已再次成为德国制表中心,超过1,300人在此找到工作,令这个地区繁荣兴盛。当然,我非常满意朗格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就如我曾祖父尚在的那个年代,朗格就是这里的推动力。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有同感。

Q:古语有云:失败乃成功之母。哪一次最令您感到失败的痛苦?

A:对我而言,1948年家族遭到充公最令我感到痛苦。但是看到国有化表厂逐渐衰落更让我心痛不已。

Q:首个朗格学徒至今仍在朗格工作,您们关系亲近吗?

A:1997年,我们开始培训两位制表师,其中一位仍在公司工作。他现在隶属于产品研发团队,负责设计新机芯。这是位非常矜持的年轻人,我想在他心中我仅仅就是“朗格先生”,正如我之于其他所有人那样。

Q:您喜欢格拉苏蒂镇居民的甚么特质?

成就

1947年 青年制表师瓦尔特。朗格

Q:典型的朗格腕表有何特色?

A:君特‧布吕莱恩曾说过朗格腕表融合了艺术精髓、辉煌的人文遗产、朗格员工追求精致时计的热忱、公司的风格、秉承传统的责任,以及我们所坚守的独特制表技术与工艺。我对此再同意不过。

A:您经常被问及您的姓氏吗?会否觉得不自在?

A:幸好朗格是个常见的姓氏。离开钟表界,我很少被人问及我的姓氏。对我而言,这个姓氏代表着一种责任,但是责任不在于姓氏本身,而是源自我们家族的传统、公司、格拉苏蒂镇及再次安居乐业的居民。童年时,我亲眼目睹了1920及1930年代的失业潮,非常明白当时父母多么担心不得不面临裁员的心情。这件事对我影响深远,因此也是我重建表厂的重要原因。柏林墙倒下后,我最关心的不是重振朗格品牌之名,而是希望为格拉苏蒂镇居民的全新未来做出贡献,为他们提供工作机会。

Q:朗格先生,您还数得清您获得的成就奖吗?

A:我其实并没有获得那么多奖项。1998年7月,我获颁萨克森自由州功绩勋章(Medal of Merit of the Free State of Saxony),而我自1995年起就成为格拉苏蒂的荣誉市民。去年,瑞士高级钟表基金会(FHH)为表扬我的毕生贡献而在洛桑颁发的“Hommage à la Passion”荣誉大奖,让我尤其感到欣慰。没想到是瑞士给我颁了这个奖!

Q:您会为人生中的哪项成就给自己嘉许?

A:颁奖这事应该留给其他人来做吧。我非常感谢一生中总有幸运相伴。我有时会想:“上天是为了格拉苏蒂镇而让我幸存下来的。”若朗格没有复兴,小镇的面貌将截然不同。我非常高兴能够为振兴我们厄尔士山脉(Ore Mountains)地区的钟表业而做出贡献。看到这么多人在格拉苏蒂镇从事腕表制作,我就心满意足了。

Q:您对公司的未来有何愿景?

A:我已不再参与公司日常事务,但我仍会出席重要活动。只要我们的制表师致力于制作世界最佳腕表,那么品牌前进的方向便是正确的。我们绝对不能降低表厂自己定下的标准,因为质量造就朗格,所以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热情

A.Lange & Söhne Lange 1

Q:您曾周游列国,哪个地方令您印象最深刻?

A:我曾到访多个国家,很多地方都让我感到舒适惬意。埃及吉萨(Giza)的金字塔非常壮观,站在那些巨型建筑前面,想到2000年前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七世(Cleopatra)亦在此看到同样的景象……这种宏伟实在令人难以想象。墨西哥的玛雅古城同样教我震撼不已。或是看看德累斯顿绿穹珍宝馆(Green Vault)中那些以象牙、琥珀及白银制成的艺术作品。想到当时的人在无现代技术的帮助下,仅靠简单的工具就能打造出如此成就,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Q:那么格拉苏蒂呢,您觉得这个小镇现在怎样?

A:格拉苏蒂镇现在非常宜人,曾经的创伤已经痊愈,无论在哪里看都显得完美无瑕,这让我十分欣喜。就在去年4月,我登上天文台附近的山上,坐在那里的长椅饱览格拉苏蒂的迷人景致。我有张童年时的照片,拍摄的就是父亲和我及兄弟姊妹坐在那长椅的情景。那时,我们经常到山上野餐、晒太阳,始终山上的太阳比山谷下更为灿烂。

Q:哪些人对您影响最深远?

A:我父亲一直是我的导师,也是我的榜样。我的伯父奥拓(Otto)对我影响深远,是他令我明白制表艺术。在我小时候,他经常带我到工坊,为我展示各种东西。

Q:您最大的优点是甚么?

A:或许是倔强吧。如果我放弃重振祖业的话,那么我在1990年便像平常人般退休了。但我在66岁时,却开展人生新的篇章。至今仍是一样:若我认为重要的事,我便会全力以赴。我会跟别人说明我的喜好厌恶,因此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愿以偿,但我认为以我的年纪及经验而言,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

Q:您还记得拥有的首枚腕表吗?

A:记得,那是一枚西马(Cyma)腕表。我行过坚信礼后才收到第一枚朗格时计,那是一枚OLIW怀表,OLIW的全称是“Original Lange Internationales Werk”(朗格原创国际制表)。这款怀表于1920年代推出,是朗格所有出品中价钱较为相宜的系列。

Q:您拥有多少枚腕表,又最钟情哪一枚呢?

A:其实不算很多。作为制表师,我对技术复杂功能情有独钟,因此我喜欢佩戴当代朗格首批腕表中的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它是朗格品牌重生的象征。

Q:您欣赏哪些腕表品牌?

A:我非常喜欢慕尼黑Erwin Sattler所制造的摆钟。我拥有一套这种摆钟的零件,并亲自加以组装,组装过程趣味盎然。这个摆钟现在仍挂在我家墙上。

Q:除了时计之外,还有何事物能燃起您的热情?

A:我钟爱古董车。我还清楚记得我那辆配备后置引擎的Fiat 600,我和妻子曾驾驶它穿过布伦纳山口(Brenner Pass),因为一路上都保持加速,所以我一直响号,路人都跳到一旁让路给我们。而我的Horex 350摩托车发出的声音极为迷人,我妻子就坐在侧车,陪我走过不少美好旅途。两年前,我驾驶我的奔驰敞篷车来到科莫湖畔(Lake Como)的Concorso d'Eleganza古董车大赛,汽车的三公升引擎哼哼作响,它也雀跃万分。我抵达科莫时,看到众多精致的古董车云集在此,令我不禁心跳加速!

Q:您对今天的年轻人有何寄语?

A:每一代都应自己探索自己的前路。我或许说说其中一项:个人认为,现在总有太多抱怨。大家备受压力,总觉得事事不如意。情况与我年轻时完全不同。那时我要前往德累斯顿,我母亲只是为我准备了一些熟马铃薯,仅此而已。或是战后时期:最初,我们的食物只有称为“Zudelsuppe”的稀汤,里面只有一些马铃薯碎。一年后,汤里才加入我们家后院的咸萝卜。但我们对所拥有的感到满足。我希望现在的年轻人也能多心怀感恩。

生日

1954年 瓦尔特。朗格--摄于普福尔茨海姆

Q:90岁生日将至,可否为我们分享一下长寿秘诀?

A:周末的时候,我经常离开城市去到郊外,我会伸展手脚,享受迷人风景和呼吸清新空气,这样就能让我回复体力、心情愉悦。现在,我每天都会找机会出去散步。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就是保持正面乐观的态度。现今的头条新闻总是负面居多,令人感到沮丧。我们应将注意力放在人生中令人愉快的事情上。像我这种经历过1929年全球经济危机及二战的人,深深明白今天的生活多么美好。正面思维,就是做你喜欢做的事,以勇气和热诚面对未来。对我而言,这就是长寿的关键。

Q:您现在身体状况怎样?

A:在我这个年纪,身体尚算不错了。当然,有时身体不同地方总会有些小毛病,但整体来说,身体仍然健康,因此我已非常满足。

Q:您现在平日怎么度过?

A:视情况而定,当我在家时,日子当然就比较平淡,我会看书、打电话联络他人、打理花园。当我出门在外,行程就依所出席的活动而定,或是接受访问,或是出席晚宴。在格拉苏蒂镇时,我喜欢到访我们的制表工作室。但无论我在哪里,我都习惯在午餐后稍睡片刻。午睡让我放松,也能使下午活力充沛。

Q:您会在生日时做甚么?

A:日子尚早,我还没有什么确实的计划。无论如何,我都会和亲人挚友一起庆祝生日。然后在8月,我们会与朗格的员工举行小型生日派对。

Q:您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是甚么?

A:这很难说,不少礼物都对我极具意义。有些顾客是资深收藏家,他们会为我送上精致礼物,仔细欣赏这些礼品即可发现他们在制作时所投入的心思,以及送赠者选择礼品时的想法。我十分感激收到这些礼物,并将它们摆放在我格拉苏蒂镇办公室的橱柜里,每次回到办公室都令我心情愉快。

Q:90岁生日有何生日愿望?您希望甚么愿望能够成真?

A:我只希望身体健康,其它方面,我已非常满足了。

瓦尔特‧朗格90岁诞辰

瓦尔特。朗格在古董怀表修复台前

瓦尔特‧朗格重振朗格品牌后,制表世界为之改变。他即将迎来90岁生日,但依然投入他为之奉献了一生的伟大事业。

瓦尔特‧朗格(Walter Lange)将行动视为人生的意义。在65岁左右时,不同其他人般选择退休,他反而投身创立公司。瓦尔特‧朗格自1948年家族资产被充公后便离开了故乡格拉苏蒂镇。1990年12月7日,他回到故乡并成立朗格钟表有限公司,为前人留下的基业重注生机。145年前的当日,恰好是他曾祖父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 Lange)成立表厂,从而奠下萨克森高级制表根基的日子。

柏林墙的倒下与德国统一,为瓦尔特‧朗格带来历史契机:他终于能够实现于萨克森再次打造世界最佳腕表的梦想。他立即把握良机。这位充满理想的乐观主义者希望将制表工作带回格拉苏蒂镇,为家乡人民的未来带来新希望。

1994年10月24日,由瓦尔特‧朗格与业务伙伴君特‧布吕莱恩(Günter Blümlein)带领的团队,经过四年辛勤的建造及研发工作,终于打造出令人难忘的新时代首个朗格系列。这四款腕表绝对是融合顶尖技术结晶与极臻完美工艺的经典时计,成果远超众人期望,重铸制表传奇。朗格这个卓越品牌的重生,令钟表世界的结构发生重要变化:高级制表艺术除了瑞士之外,找到了第二故乡。

当瓦尔特‧朗格在临近90岁诞辰时回顾过往,他的毕生事业足以令他倍感自豪。朗格腕表接连取得成功,已在60多个国家建立起国际顶级品牌的地位。公司已由一开始的小型团队发展至700多名员工的大企业。逾20年间,第一批发布的四款时计也已成长为五大腕表系列,并涵盖70多个腕表型号。然而令他最为满足的是,在故乡格拉苏蒂小镇,有超过1,300名居民能够以制表业谋生,而且人数仍在增加。

虽然瓦尔特‧朗格不再亲躬于公司的日常事务,但他仍以专业顾问及被他自称为“历史桥梁”的身份关心着“他的表厂”。每逢表展或重要活动期间,他总会以品牌代表身份亮相,备受尊敬。

瓦尔特‧朗格为人谦虚,但事实上朗格品牌得以重生,有赖他坚毅无比的勇气。凭借他前瞻性的努力与所创立的公司,格拉苏蒂小镇再次成为德国的制表中心。为表彰瓦尔特‧朗格的贡献,他于1995年获颁格拉苏蒂荣誉市民奖(Freedom of the City of Glashütte),并于1998年获颁萨克森自由州功绩勋章(Order of Merit of the Free State of Saxony)。去年,瑞士高级钟表基金会(FHH)颁发“Hommage à la Passion”荣誉大奖予瓦尔特‧朗格,赞扬他是“令朗格美丽重生的人物”。能够在瑞士洛桑获得赞扬他毕生贡献的奖项,瓦尔特‧朗格尤其感到欣慰,他眼泛泪光地说:“没想到是瑞士给我颁了这个奖!”

关于朗格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 Lange)于1845年创立自己的制表厂时,同时亦为萨克森的制表业奠下基石。他所制作的精准怀表依然备受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所追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朗格的百年基业遭遇东德政权的充公没收。创办人的曾孙瓦尔特‧朗格(Walter Lange)把握机遇,于1990年开始朗格复兴之路。时至今日,朗格每年仅出品数千枚代表最高质量的金质或铂金950腕表。全部搭载由人手精心修饰并组装的独家机芯。在20年内,朗格研发出49款表厂自制机芯,雄踞世界高级腕表品牌的领导地位。品牌成果丰硕,推出了不同的创新计时工具,如在一般腕表中配备首款大日历显示的LANGE 1,以及具有清晰易读、精准跳字装置的LANGE ZEITWERK。而这两款腕表亦已成为朗格的标志表款。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一块表能买一套房?朗格2017日内瓦表展新品腕表

    1、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朗格“Pour le Mérite”系列的第五款杰作集合芝麻链传动系统、陀飞轮、计时码表、追针功能和万年历五项复杂功能。2、1815 ANNUAL CALENDAR1815 ANNUAL CALENDAR结合手动上链机芯、指针式日期、星期和月份显示以及月相显示,经典演绎复杂装置,华实兼具。3、ZEITWERK DECIMAL STRIKEZEITWERK DECIMAL STRIKE采用全新报时方式,鸣响装置会每十分钟发出声响。这款腕表限量100枚,表壳由朗格独有的18K蜂蜜色金制作而成。4、Lange 1 Moon Phase2002年面世的Lange 1 Moon Phase,加入广受欢迎的天文复杂装置,为朗格这个优秀的腕表系列带来一番新气象。继Lange 1后,此款腕表现备有全新机芯,更以崭新真实的方式,把月相显示和日/夜指示结合起来。5、LITTLE LANGE 1 MOON PHASE LITTLE LANGE 1 MOON PHASE 与神秘的月亮光影融为一体。设计优雅的腕表

    你的他够“朗格汉斯”吗?

    在这七夕来临之际,让我们来测一测,你的他够具备守护力吗?1、 能察觉你的坏情绪,并及时给到安慰。2、 在你生病的时候,不只有口头关怀。3、 知道你的生理期,能在这段时间给到贴心叮咛,并照顾好你的情绪。4、 对你一心一意,始终不变心。5、 明白你最需要什么。6、 懂得帮你出谋划策。7、 能替你分担许多事物或压力。8、 不会因为忙于工作或其他事物而忽略你的感受。9、 即使不在你身边也能让你感到内心踏实。10、 懂得关注和欣赏你的美,也懂你护肤的需求。以上几点都符合,恭喜,你有个“朗格汉斯型”男友!等等,什么是“朗格汉斯型”男友?“朗格汉斯”是什么意思?我们肌肤种有一种细胞,称为“朗格汉斯细胞”。它们能够在整个表皮形成缜密的保护网,抵御外界的侵害,使肌肤保持健康。“朗格汉斯”,象征着一种守护的力量。“朗格汉斯型”男友,拥有细腻、稳定的性格、同时又具有保护力与防御力。就像我们的“国民初恋”黄轩:他细腻而沉稳,无论在戏里还是戏外,都恰似一股暖流,围绕并守护着他所爱的人。他的眼神清澈,坚定而有力量,他的笑容如春风一般温暖你的心。你的他,也是这样一个人吗?如果是,那你一定是个非

    你是否缺一个“朗格汉斯型”男友?

    我们往往容易被外表所欺骗,越是外表柔弱的女孩,越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望。然而,恰恰是那些外表看上去强硬的女孩子,内心越是需要被呵护。只是她们一直等着,等着,等不来,那就只好假装自己不需要。七夕就要来了,看着大街上的一对对情侣,是否会有一点点心酸?当然,她们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只会翻一个白眼,然后淡定地告诉你,老娘一个人也过得很好。姑娘,别逞强了,你需要一个“朗格汉斯型”男友。什么是“朗格汉斯型”男友?“朗格汉斯”,它是守护力的代名词。一个“朗格汉斯型”男友,他既温暖,又有力,可以时刻守护者你,让你感到安心。典型的“朗格汉斯型”男友就是他:身穿毛衣的他,笑起来阳光灿烂,足以征服你的心。在《芈月传》中,他是芈月的初恋,在她最青涩的年华,将她牢牢捧在手心。在《翻译官》中,他是翻译天才程家阳,虽然高冷且略显霸道,却终以“守护”作为对乔菲最温暖的告白。他,就是资生堂UTM首位代言人,黄轩。拥有一个像他这样的“朗格汉斯型”男友,在你寒冷的时候,他会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你穿上。在你生气任性的时候,他肯包容你,迁就你。在你受伤的时候,他会给你一个温柔的怀抱,告诉你,有我在,你不用怕。

    毫厘不差 朗格LANGE 1白色18K金款式陀飞轮万年历腕表

    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特别调校至2016年2月29日 对万年历腕表的佩戴者而言,2月29日——即格里高历中的闰日——可以说是不同寻常的一天。地球围绕太阳公转一周需时365天5小时48分45秒,较格里高历的365天稍长,换言之我们每年都落后了差不多四分之一天。为避免圣诞最终要在夏天度过,格里高历每四年会添加一个闰日,以弥补太阳年与历年之间的差距。今年,万年历腕表又可一展所长:一方面,腕表要准确无误地从2月28日跳到29日,另一方面要在2月29日完结时跳到3月1日。这听起来简单不过,但却是一项艰巨的技术挑战。万年历功能所需要的,是一套能够标示出四年共48个月闰年周期的机械装置。通常,这项工作由“48齿轮”负责,48个月内每月的日数由轮齿的深浅决定。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独特的取样系统令腕表得以正确显示闰年的2月29日。 朗格的制表大师采用了截然不同的方法演绎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这款腕表设有大型外置月份环,每年

    2016SIHH新品 朗格SAXONIA THIN超薄腕表

    朗格在2011年打造现代经典之作SAXONIA THIN。这款线条简洁的双指针腕表问世已有五载,此次表盘部分在细节上进行了调整,充分展现当今SAXONIA的风采。相对上一代表款,此款腕表的实心18K金棒形小时刻度略为增长,且更贴近表圈。重新润饰的银白色表盘以实心银铸制,布局和谐,平衡有致。最新SAXONIA THIN的表壳直径为40毫米,厚度仅5.9毫米。此腕表备有18K玫瑰金及白色18K金款式以供选择。尽管L093.1型手动上链机芯仅厚2.9毫米,却完整展示朗格高水平的零件修饰。每枚朗格腕表的经典设计元素,如未经处理的德国银3/4夹板和手工雕刻摆轮夹板,均经精细抛光和装饰,彰显朗格力求完美的精神。SAXONIA THIN机芯朗格表厂自制L093.1型机芯;手动上链,符合朗格最严格的品质标准,手工精心修饰并组装;五方位精密调校;夹板由未经处理的德国银制造;手工雕刻摆轮夹板机芯零件167宝石轴承21螺丝固定黄金套筒3擒纵系统杠杆式擒纵系统振荡系统抗震螺丝摆轮;自制摆轮游丝,振频可达每小时21,600次,结合横向固定螺丝和鹅颈式杠杆的精准微调系统动力储存完全上链后可维持

    2016SIHH新品 朗格SAXONIA月相大日历显示腕表

    日期显示是腕表最实用的附加功能,因此十分常见。而闻名遐迩的大日历显示是朗格腕表的一大特色。设有18K金框架的双视窗设计,以及节省空间的个位和十位数字盘布局,皆为品牌的重要标志。大日历显示与SAXONIA系列同于1994年问世。 SAXONIA MOON PHASE的大日历显示设于12点钟位置下方,分外突出。小秒盘则设于6点钟位置,其上半部为月相显示,两者在视觉上相互平衡。在制作精确的月相显示方面,萨克森表厂朗格拥有相当丰富的经验。SAXONIA MOON PHASE搭载的L086.5型自动上链机芯,已是品牌第16款结合这个天文复杂装置的设计。月相显示连接小时齿轮,仿如月球般不断运转。月相装置重现两个新月之间的时间,准确率高达99.998%,这归功于精确计算的七阶段传动装置。如腕表在设定后一直运行,月相显示每122.6年才需校正一天。实心18K金月相盘的深蓝色调,经特别专利涂层过程制成。制表师用激光切割出至少852颗星星。单一发条盒提供长达72小时的动力储存。具铂金950离心轮的大型中置自动转盘,为上链过程提供充足动力。SAXONIA MOON PHASE汇集朗格品牌

    2016SIHH新品 朗格GRAND LANGE 1 Lumen月相表

    光彩动人的个性: GRAND LANGE 1 MOON PHASE “Lumen” 朗格在2013年推出的GRAND LANGE 1 “Lumen”,通过半透明蓝宝石水晶表盘,呈现出朗格大日历显示的巧妙结构。翌年面世的GRAND LANGE 1 MOON PHASE,透过主表盘上的月相显示重现朔望月,准确率高达99.998%。如今,GRAND LANGE 1 MOON PHASE “Lumen”把上述两项非凡设计合而为一。这款全新腕表的表盘以黑色实心银制成,装配大型视窗和黑色半透明蓝宝石水晶表镜。表镜的特制涂层可阻挡光谱中紫外光以外的大部分可见光,为大日历装置的夜光材料“吸收能源”,使之在黑暗中散发光芒。交叉十位数字盘涂上白色夜光材料,并印有黑色数字。同样印有黑色数字的个位数字盘则以透明玻璃制成,在日期视窗的夜光背景前旋转。朗格的以往月相表款均搭配实心18K金月相盘,而GRAND LANGE 1 MOON PHASE “Lumen”则采用玻璃圆盘,独树一帜。月相盘的表面会先经专利涂层处理。下一步,制表师会以激光切割出月亮和1164颗星星图案。月相盘背面的夜光材料,令

    5个问题了解朗格ZEITWERK三问表

    为甚么你选择以ZEITWERK为基础,研制朗格首枚三问报时腕表?事实上,GRAND COMPLICATION是朗格第一款配备三问报时装置的腕表。此款作品推出后,大家都估计我们下一枚三问报时腕表会应用于经典表款,如1815等。正因如此,我们决定为大家带来惊喜。再者,就技术层面而言,ZEITWERK的设计十分适合加设鸣响装置。其机芯结构独特,令控制鸣响序列的蜗轮布局恰到好处。Anthony de Haas一边打鼓,一边细说ZEITWERK MINUTE REPEATER的创作理念。 设计机芯的过程中遇到最大的挑战是甚么?最大的挑战是空间不足。ZEITWERK MINUTE REPEATER极其精密,其机芯零件数目比起复杂精妙的L043.1型机芯还要多出两倍以上。此款腕表较ZEITWERKSTRIKING TIME多出约250个零件,但两者直径相同。为了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配置组件,我们需作出不少取舍,例如放弃专为鸣响装置而设的发条盒、传统的滑条模式等。ZEITWERK设有一个高扭力的大型发条盒,非常适合这款腕表的需要。在研发阶段,还有甚么是至为关键的?研发如此复杂的机芯,需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