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皇室之城的叛逆蜕变

发表于:2014-09-10作者 来源于:休闲度假
行走于伦敦街头,绝美的城市风景让人目不暇接,同样也冲击着人们的审美。前一秒或许你还徜徉在皇家教堂的庭院之中,后一秒充满未来感造型的大厦便出现在你的眼前。这就是伦敦,大英帝国的传统与当代艺术的新锐在这座城池碰撞共融。这一如伦敦的性格一般,前卫而不失文艺,保守却不忘叛逆。

【SOHO】伦敦的“多重人格”

伦敦有那么一方地域,时髦人士和贪杯者会告诉你那里是伦敦的夜场和流行文化的中心,如果说伦敦的每一条街道都被厚重的伦敦氛围包裹,在那里这个古老城市一贯给人最保守帝国的绅士刻板感会被消弭。而有趣的是,似乎像一个具有双重人格的人物,所有的读书人也会告诉你如果你要在伦敦的文学地图里找出关键词,这里是最重要的据点之一。这,就是Soho。

华埠是整个Soho区占地最大的区域,这里不仅是华人消解思乡情怀的地点,也同样是伦敦人寻味中餐的首选地。人们经常拿英国的食物打趣,英国人早已习惯,因为事实即使如此,英式早餐以及鱼和薯条几乎是英国美食的全部,而中国城中林立的中餐馆,是他们心向往之的地方。除了传统的味道外,华埠中的店铺也散发着浓浓的传统中国味。药店中的同仁堂丸剂,杂货铺中的木质暖瓶塞,甚至是报摊上的一本《读者》,这些并不起眼的小东西却化解着华人浓浓的思乡之情。因此,想必快速的城市发展,伦敦的华埠保留着一份传统的内在与环境。

与这片东方民族自留地一街之隔的便是城中最热闹的酒吧区。英国人似乎对于酒吧有着些许的以来,或许因为阴郁的天气会让一个人在家的时光略显压抑,亦或是体育离不开让英国人骄傲的啤酒,总之无论是社区中的酒馆,还是酒吧区的夜店,但凡是伦敦供应酒品的地方,便永远座无虚席。

仔细留心,不少于此的酒吧门口会悬挂有多彩的彩虹旗,而它们正是同志酒吧。和不少城市不同的是,伦敦的同志并没有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将店铺和居所集中选址在特定的区域,从而形成一个封闭的同志社区。相反,伦敦的同志们似乎更加开放与大胆,这直接表现在他们将同志社区选址于城中最热闹的地方,同时用彩虹旗展现着自己的骄傲。

至于伦敦人,他们也不足为奇。虽然没有美国人的高调,然而英国人却是最实际的行动支持者同志群体。相比美国各州对于同性婚姻法案极端的差异态度,英国人似乎更为统一。作为首对合法登记的伴侣,歌手埃尔顿·约翰和他的爱人给予了全英同志群体极大的力量。而在《指环王》中扮演甘道夫伊恩爵士所主演的电视剧《极品基老伴》,也大方地展现着英国对于同志群体的支持。这就是英国,我们眼中最保守的民族,却用最包容的态度打破着传统。

伦敦 皇室之城的叛逆蜕变

【马厩市场】穿越时空的时尚

或许因为人们无法追赶上时代的节奏,复古成为当下最热门的时尚潮流。无论是一场活动,亦或是一件单品,复古既是对事物历史岁月的纪念,更是向一个年代经典设计的致敬。

与苹果市场(Apple Market)的游人如织不同,马厩市集(Stables Market)召集着伦敦的复古达人,成为他们的朝圣地。

市场的前身是维多利亚时期火车公司的马厩和马匹医院,时至今日,依然有许多商家还栖身在砖拱涵洞与改装仓库中,蜿蜒的小径加上两旁琳琅满目的商店,让人很有寻宝的感觉。走进这座拥有数百个摊位的市集,大部分商店都别无分号,古董、非洲手工艺品、二手服饰、家具、家饰、玩具、唱片等商品一应俱全,你甚至还能寻找到诸多设计师作品于此出售。若果来此寻宝,除了需要不凡的体力外,慧眼识珠的本领和些许的运气都是不可或缺的。从Burberry的经典款风衣到纯马毛皮包,再到Chanal的小羊皮夹克,这些曾经的引领时尚浪潮的经典单品,如今就隐藏在这座市场之中。

相比商品的多样,集市中的摊主和他们背后的故事是有趣味。如果想了解伦敦人,那就去当地市集转上一圈。这里一向卧虎藏龙,像是主演《非常人贩》的主角杰森·史坦森,就曾是街头商贩中的一员。他们带着浓重的伦敦的口音,大声招揽顾客的光临;他们喜欢给顾客讲述商品的故事,比如这是铁匠送给自己祖母的定情信物。其实,故事的真假无关重要,能否听懂他们的话语也无足轻重,总而言之,伦敦人远没有你想的那般高冷,之时你需要一个与他们零距离的机会。

伦敦 皇室之城的叛逆蜕变

【纹身节】疼痛的艺术

纹身与绅士似乎是格格不入的两个词,前者是一份叛逆,而后者则是一份优雅。实则,这是只是你一厢情愿的遐想,

时至九月,伦敦即将迎来湿冷漫长的秋冬季节,然而另一种火爆在刚刚开始。伴随一年一度纹身街的开幕,全球的纹身艺术家和纹身控都涌入城中,去享受这份让疼痛的艺术。

虽然被称之为纹身者的节日,实则上它的形式更像是一场展览会。在大大小小的展厅中,来自全球的300余名纹身师在此展现着个人技巧的精湛与先锋的艺术创想外,也一如时装周一般,传播着分身领域的流行趋势。

纹身诞生于民族部落之中,原本用于将部落图腾刺于身上以标注身份。此后,它有成为惩戒通奸者或是小偷的手段,在身体显著部位刺伤所犯罪行以达到惩戒的作用。然而,伴随1891年首台电动纹身机的诞生,纹身彻底变成一种艺术的搭载形式,也形成了一段发展史。从早期的单色纹身,到17世纪时于新西兰兴起的彩色纹身,纹身趋势的变迁还体现在图案之上。在刚刚闭幕的伦敦纹身节上,传统的文字、花卉和骷髅图案早已被打上“过时”的标签,取而代之的则是3D图案和层叠的几何图案。

原本作为叛逆象征的纹身,如今也成为激发秀场的灵感之源。不少设计师都是资深纹身控,像是Marc Jacobs就因布满全身的古灵精怪的图案而被盛赞。此外,纹身的图案也走上了高高在上的秀场T台。在Givenchy发表的2014早秋系列中,Black Tattoo系列便从纹身中获取灵感,在黑色基调上作为主轴展开设计,由设计团队画上独特的纹身般图案,从而叛逆而不失时尚的背包、围巾和iPadCase等多款配件。

【帽子文化】传统而浮夸的礼节

对于多余的英国而言,7月的阳光充沛让它成为一年之中最好的季节,而一年一度的年度盛事阿斯特赛马会也于此时再度拉开帷幕。人们习惯性地把这一天称之为“女士日”,因为精彩的赛事退居二线,而女士和她们头顶上的帽子才是这一天绝对的亮点。

英国皇家阿斯科特赛马会(Royal Ascot)是夏季里最盛大的社交节日。这项由安妮公主设立于1711年的赛事,已有300年历史,并一直保有“全球最奢华赛事“的盛名。之所以将这一天称之为“女士日”,只因赛时将有众多王公贵族,名媛淑女盛装出席。

作为一项高端活动,阿斯科特赛马会有着属于自己的着装规则,其核心就是正式。男士被要求穿上日间礼服,颜色为黑色或灰色,佩戴一顶礼帽。之于女士,则被要求符合淑女规范,日间正装,裙子不得无肩,不得过分暴露,最为重要的是必须戴帽。于是,古老的赛马场因为女士的到来,成为了一出帽子的斗秀场。

帽子文化在英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一顶帽子不但是淑女在打扮中不可缺少的一种装饰,根据贵族传统,帽子的考究与否还是社会地位的象征。相比于普通阶层对于帽子的随遇而安,来自声名显赫的贵族和皇室中的女人,往往会为选择一款帽子而大伤脑筋。相比以往对于材质和款式的考究外,创意成为如今女孩们对于帽子的考量标准。这或许正是蛋糕和手折纸船代替蕾丝,成为阿斯科特赛马会上主角的原因所在。

虽然多数人以看热闹的心态看待英国的帽子文化,然而对于英国人而言,这是一种传统,也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无论是婚葬礼还是听一出歌剧,哪怕是周末的野餐,帽子是一定不会缺席这些场合的。即使连伦敦顶级的公学,也会出于对传统的尊重,要求学生佩戴于校服风格并不相符的帽子。一顶帽子道出英国人的性格一般:用颠覆传统的方式尊重传统。

【Caravan】圣马丁的早餐店

一份英式早餐,或是一份烤土司搭配面包,这是英国人最常见的早餐,也是不少咖啡店菜单中必备的早餐。而对于伦敦最为知名的咖啡馆Caravan而言,更是如此。

虽然面积不大,装饰也不算精致,供应的饮品和食物也和米其林星级餐厅无法匹敌,然而之所以名声在外,只因它有个知名的邻居——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

Caravan的忙碌是从早上开始的,清晨,这里挤满了吃早餐的人,他们多是圣马丁的学生,有些人行色匆匆,有些人则点上一杯咖啡,选择一个最舒适的座位,寻找一个最放松的姿势,手拿一个素描本,不断寻找并记录下那些灵感。

成立于1989年的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位于伦敦市中心,它是时尚学院中拥有最高地位的一所,也同样是因生产鬼才设计师而闻名。作为伦敦艺术大学六所学院之一,中央圣马丁的名誉远超过伦敦艺术大学,毕业于这里的时装设计师多不胜数:Alexander McQueen、Stella McCartney、Paul Smith、John Galliano、Hussein Chalayan、Gareth Pugh……

然而除了盛产时尚产业的鬼才外,圣马丁的贡献还设计工业设计以及艺术表演等多个领域。从无叶风扇的设计师James Dyson,到007的前扮演者Pierce Brosnan,他们都曾就读于此,而圣马丁的油画系更是走出了一众为当代艺术品拍卖市场贡献非凡的艺术家。

尽管,伦敦在四大时装周中一直是不温不火的一个,然而那些非凡的作品和设计师却都因圣马丁的原因,被打上了伦敦的标识,而这或许正是这座城市对于时尚的贡献。

【Fortnum & Mason】食物背后的皇家认证文化

英国人的奢华游走于想象力与实用性之间,他们崇尚礼仪,热爱优雅,那些漂亮的、独特而又经久不衰的东西,总是恰到好处的融入到日常生活中,将艺术与生活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如果你也爱这种精致奢华的调调,来到伦敦,不可错过Fortnum & Mason。

1707年开始为皇室提供食品的Fortnum & Mason,是伦敦历史最悠久的老牌百货商场。当时英国安妮女王皇家守卫队的步兵威廉姆·福特纳姆说服了休·马森,一同创办了食品杂货店。凭借着便利的条件,Fortnum & Mason伊始之时便成为皇室食品供应商,时至今日已经连续服务了12代君主。

彼时,垄断印度贸易生意的英国东印度公司与Fortnum & Mason关系密切,最好的茶叶也被送至这里贩卖,即便是现在,其依旧与世界各地的茶农联系紧密,因此可获得很多第一手的新茶,像在大吉岭喜玛拉雅山脉的几家茶园,每一年最新最嫩最顶部的茶叶,都会留给Fortnum & Mason。

历史上从未种过一片茶叶的英国人,却用舶来品创造了内涵丰富而不失优雅的英式下午茶文化。也许是因为糟糕的英国食物,让英国人在法式大餐和意式美食面前自惭形秽,他们总是在孜孜不倦地把具有传统的英国茶文化发扬光大。Fortnum & Mason有着维多利亚女王青睐的茶室,为了庆祝女王登基60周年,他们还重新装修了店内的餐厅并将其命名为“The Diamond Jubilee Tea Station”,以供女王就曾亲临并在此享用了下午茶。

【Amy Winehouse】东伦敦贫穷的时尚

在Amy Winehouse于伦敦家中突然死亡的消息传出两天之后,并没有时尚品牌发表有关的声明,而Fendi却是唯一的品牌。

2006年,Amy Winehouse名为Back to Black的专辑发布之后,她一战成名。然而,艺术上的成就虽高,但在很多人眼中,她却是时尚界的灾难。WWD曾专门撰文,批判她的着装风格是一场灾难。

尽管讽刺之声不绝于耳,然而“老佛爷”Karl Lagerfeld却对Amy宠爱有加,甚至将她选为2007年12月Chanel秀的缪斯,并让秀场上的模特都顶着和她一样的蜂窝头。

在Amy Winehouse去世消息公布之后,Fendi发表了如下声明:我们在巴黎认识Amy Winehouse,当时她刚刚获得5项格莱美奖。那天晚上,每个人都发觉Amy Winehouse不仅是个天才歌手,她还有着独特的英式幽默。那天晚上她穿着一件自己改良过的Fendi裙子,说道:“原谅我的无知,我对时尚的确是一无所知。”我们听到她去世的消息,悲恸万分,失去她,我们损失了一个对音乐,时尚和文化都有着深远影响的天才歌手。

无论Amy究竟是时尚的缪斯还是灾难,她对时尚的态度一如它的声音一般,并不完美,却依旧引人入胜,这也一如她所成长的东伦敦一般。

如果翻阅伦敦历史,你会发现东伦敦在二战前一直都是小偷、妓女、外来人口和穷人的聚集地。直到现在,除了后来开发的金融区之外,东伦敦较西伦敦相比也是略微杂乱无章的。然而,这份杂乱却让东伦敦吸引着大批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艺术家。他们在这里居住、生活、工作、玩乐,创造着怪诞、反叛的英伦风格。Alexander McQueen就是其中的代表,从苏格兰来到东伦敦,又从这里走向世界。

东伦敦的崛起源自60年代,以披头士为首的东伦敦人掀起了“摇摆的伦敦”时尚浪潮。迷你裙、波波头、喇叭裤、摇滚乐、香烟和咖啡不离手……伦敦东区彻底颠覆了20年代以来优雅高贵的审美观,成了未来主义的先锋。从此,伦敦的叛逆范儿也被人熟知与热爱。

在一次采访中,记者希望英国绝对的时尚偶像Kate Moss概括一下她心目中的London Style。这位土生土长的英国超模停顿了一秒,说:“这太难了。伦敦是一个太多元、太复杂的地方,人们的穿着风格各不相同,我想‘混合’就是所谓的London Style。”

【Pandemonia】橡胶名媛还是英式幽默

她被称为塑胶小姐Pandemonia,身高七英尺 (约210厘米),身材比例完美,举止优雅;她把自己穿在夸张的充气塑胶紧身裙和塑胶皮肤中;她经常出现在各大电影节、时尚场合、颁奖典礼、与明星拍照合影;她是《每日邮报》和《独立报》的特聘记者;她的照片甚至占据了杂志封面,报刊头版头条。她,就是Pandemonia。

这位红极一时的名媛亮相于2012秋冬伦敦时装周上,塑胶小姐Pandemonia带着她的塑胶爱犬Snowy频繁出现于各大秀场,与一种名流交谈甚欢。Pandemonia每次亮相都穿着不同的塑胶皮囊,把自己身上除了五官之外的所有皮肤都包裹起来,每副塑胶皮囊甚至都有着不同的妆容和发型。

事实上,塑胶小姐的真身是“他”而不是“她”。他是一个不愿透露全名的切尔西艺术学院毕业生,他以这些搏出位的造型向公众表达着自己的艺术见解。有人说他只是一个拙劣的模仿者,也有人称Pandemonia会成为英国最火的时尚Icon,可他却认为他只是在做自己。

相比时尚圈的追捧,普通人对于Pandemonia的出现则是会心一笑。在公众眼中,她更像是英国人幽默感的体现。

英国人散发着浓浓的岛国文化特质,古怪而矜持。他们的幽默大都深奥微妙,并隐晦得令人难以捉摸。如果你看过去年大热的英剧《极品基老伴》,英式幽默在其中展现的淋漓尽致。那些关于莎士比亚的梗,让人难以捉摸,即便是各大字幕组加上注解,人们依旧云里雾里。

不过,英国人的自嘲也是他们幽默感的体现。如果你与抱怨天气的阴雨连绵,英国人往往会追加抱怨起火车准点率之地。英国人常用的梗是自己不养狗是因为怕他们营养不良,言外之意则是在自讽食物之难吃。尽管大家为之一笑,英国人也对嘲讽乐此不疲,不过不要忘记赞赏他们的这种幽默,或许会心一笑便是对英国人最大的褒奖。

【萨维尔街】麦昆的灵感之地

尽管皮卡迪利大街和摄政街永远人潮不息,但要深入聆听伦敦的时尚脉搏,萨维尔街(Savile Row)不可错过。而行走于这条以高级定制男装闻名的裁缝街,走进街两旁满挂精致成衣的百年老店,似乎便是一堂最写实的英伦时尚课。

萨维尔街建于1731年,时至,时尚的旋风在伦敦的绅士们间流行开来。彼时,他们追求整齐笔挺的衣服,合身精致的裁剪,而萨维尔街周边的裁缝店成为绅士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也同样吸引着更多裁缝铺选址于此。近两百年以来,萨维尔街上的裁缝店迎来送往,如今留下来的老店都是绝对的黄金招牌。

如今,萨维尔街既是一条路,也是一种行业的代称,据传英语里的定制词“Bespoke”便诞生于此。作为被公认的男装定制“圣地”,萨维尔街的裁缝们有着几乎每一位欧洲大陆王室成员和贵族的身材尺码。圆顶硬礼帽和无尾半正式礼服,也诞生于此。

百年已逝,萨维尔街在快速的成衣时代,依旧保留着如修行者般清淡而律己的风格。在时尚界看来,萨维尔街的裁缝所做的不仅仅是一份工作,它需要非常虔诚的精神,而不是某种心血来潮。

这种虔诚体现在严谨的学徒模式中。即使时至今日,想在萨维尔街站住脚,首先要做3至5年的学徒,成为高级裁缝则需要整整10年,这甚至超过取得医师执照的时长。此外,这里的制衣工匠有着明确的分工,像是外套工人只做外套,不做裤子也不做马甲。而制做三件套则需要包括导购、裁衣工、外套工、裤子工、马甲工以及熨衣工在内的众多参与者。如此,只为让无数大师打造最完美的华服。

Huntsman是萨维尔街上最贵的裁缝店,一套全定制两件套的西装价格起价4600英镑,需要花费10-12个星期的制衣时间。而这份考究也同样激发着鬼才Alexander MeQueen的灵感,而那些天马行空的灵感之下则是对时装的前程。如果你是他的忠实粉丝,不妨来到萨维尔街上其同名成以上点,感受这份叛逆与考究的冲撞。

【足球流氓】叛逆的绅士

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这是人们对于英国男人的描绘,也从心底里认为他们人人即使如此,实则不然。当足球比赛的杀声响起,整个民族的风度和礼貌随即被抛之脑后,男人们用疯狂宣泄着,也催化出一个臭名昭著的群体——足球流氓。

每逢大赛,足球流氓的身影便会准时出现:他们赤膊着乱扔酒瓶子,踢翻一切能踢翻的东西,打砸抢烧,劣迹斑斑。然而流氓闹事似乎成了球迷看球的规定演出节目。这就是英国文化,绅士风度和足球流氓矛盾却又共存。

很多人想点破其中的原委,天气成为人们心中的“罪魁祸首”。

在英国,海洋性气候让这里一年中一半时间都在下雨,阴郁的天气加之雨滴不断,久而久之总会让人心生压抑。而含蓄的英国人需要一种方式去宣泄,足球便成为一种介质。

当然,“足球流氓”并不等同于“流氓”,他们只是在面对足球的时候过于执拗,才心态失衡引发流氓行径。这其中并不全是无业游民或是小混混,企业精英和教师也曾扮演过如此的角色。而至于那些全职的足球流氓,才是令政府头疼的人。

漫步在英国任何一条街道上,迎面走过的人,无论认识与否,都会微笑相迎。英国人技术如此,他们墨守常规,却用偶尔打破传统的方式带给你或惊或喜的感受。

【雨具】从工具到流行符号

多余的伦敦,雨具是必不可少的工具。然而经过百年的积淀,这种工具也上升为一种文化,展现着这个民族对于工匠之美的狂热。

尽管,雨伞随处可得,然而那些顶级的雨伞却隐藏在皮卡迪利大街两旁的店铺内。诞生于1750年的Swaine Adeney Brigg是英国顶级雨伞的代名词,这里的每一把伞全部由手工制造,配以山核桃木,加之金属框架并覆盖丝绸或尼龙伞面,而把手上镶嵌的金色或银色颈圈,也在工业量产的今日凸显使用者不俗的品味。

除了雕刻有名字的缩写外,一把雨伞的加之更体现在伞柄的用料上。顶级的伞柄要从大量木材和样式中挑选出来--烧焦的紫木、马六甲白藤、刚果木、红木甚至是褐色的蜥蜴皮等等。之于面料,丝绸质地光泽,它不像尼龙那般充满工业的气息,却能很好地把雨水完全阻隔。一把雨伞,处处尽显考究。

一把雨伞,要经过多达一百多道的工艺,才得以保证与众不同的质量,即使在暴风雨天气或是雨季外出,俊朗的伞骨依旧可以保持优美的形状。

尽管对于雨伞有着十分的考究,然而爱伞如命的英国人也用时尚的态度重新诠释着它。也许你不会相信,这股雨伞的时尚浪潮却是源自英国王室。作为王室认证的唯一雨伞供应商,Fulton为伊丽莎白二世特别量身订做的Birdcage雨伞,打破了传统雨伞的单调,将王室与时尚首度融合。如今,一款透明的Birdcage,则是英国人先给所有人的雨天时尚。

【Vivienne Westwood】时尚政治家

走进位于伦敦的朋克街区(Camden),浓浓的朋克气息直逼而来。随处可见的纹身店内,永远不会缺少顾客。而一旁的副食店内,皮革、金属甚至是略带SM风格的服装,毫无忌讳地摆放在橱窗里。在伦敦,朋克不再是旁人眼中带来不安的艺术,而是成为与这座城市共融。这要感谢一个人,而她就是“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

估计很少有人知道被成为“朋克教母”的Vivienne Westwood曾是一名教师。的确,你很难想象Vivienne Westwood站在讲台上拿着教材课本指导学生的场景。在第一段短暂的婚姻结束后,Vivienne Westwood意识到自己的个性不适合做一名教师,因此她辞去工作,开始在街头贩卖自己制作的首饰为生。

正是这段经历,让Vivienne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良师益友和第二任丈夫--Malcolm McLaren。70年代初,俩人合伙在伦敦国王街上开了一家专门贩卖50年代摇滚唱片和复古服饰的服装店“Sex”。同时,他们还成功地推出了史上最著名的朋克乐队The Sex Pistols,而Vivienne专门为他们设计各式朋克服装。

不久,Vivienne的第一个系列诞生了,而它也奠定了Vivienne Westwood个人品牌的风格,怪诞、荒谬,将各种不可想象的材料混杂在一起。80年代初的“海盗”系列和“女巫”系列,将这位女设计师推向了世界时装界的巅峰。虽然不少人到现在都对她的设计呲之以鼻。但是不可否认,她是一个时代的见证者,同时也造就了时代。无论大众如何鄙夷,Vivienne的成功让朋克文化最终走向大众,而朋克时装也成为了记录一个时代变迁的最佳镜头。

【管家】无孔不入的绅士精神

彬彬有礼,体贴细心,冷静克制,不需主人劳神,就把家事安排得井井有条,一举一动代表着上流社会的礼仪规范,这就是英国高级管家的传统形象。

100年前,几乎每个英国中上层家庭都有一个这样的管家。二战后,随着英国服务业的衰退,高级管家也慢慢变得过时。然而,他们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在超级富豪不断涌现的今天,高级管家这一行业得到了复兴。

这些“绅士中的绅士”成了世界富豪们争夺的对象,到了供不应求的程度,年薪可达10万英镑。一夜暴富的新贵们把拥有高级管家当作身份的象征,希望他们能给自己的家庭带来贵族家庭般的教养,从而满足自己跻身上流社会的虚荣感。

第二次世界大战破坏了英国的服务业,许多高级管家、男仆、客厅女侍、贴身男仆都纷纷改行。然而,在过去十年间,高级管家得到了新的重视,并拥有了新的含义:现代高级管家的职责已经不限于过去的职责,而是加上厨师、司机、园丁、裁缝、斟酒师、儿童监护者甚至保镖的功能。

斯班瑟说:“现代的管家已经不再是仆人,更像是管理人员。他们不仅要有操持家务的本领,比如知道如何安排菜单和接待客人,而且还必须会电脑和懂财会,有的甚至还应该知道如何租赁飞机。”斯班瑟强调,管家最重要的素质是“替主人保密,诚实和忠心”。

此外,现代高级管家的另一功能是将恰当的社交礼仪之风吹进缺乏教养的家庭。一夜暴富的新贵们急于学习晋身上流社会的各种礼仪细节。“一夜之间成了富人,他们很需要有人教他们像三代贵族那样生活。”英国传记作家凯思琳·休斯写道,“他们需要的并不是一个仆人,而是一堂如何像个有钱人的入门课。”

【舞会】贵族的社交文化

2013年,《唐顿庄园》登录ITV。一年之后,这部讲述英国贵族生活的电视剧的名字,则出现在金球奖和艾美奖的提名名单中,也替一向不温不火的英剧打响了头炮。

之于这部剧集的成功,除了琼瑶式的剧情之外,精致的贵族生活也是绝对的亮点。像是剧中女仆为伯爵一家熨烫报纸的细节,便是真实生活中管家的必修课。如此,只是为了不让报纸的幽默弄脏主人的手。

除此之外,剧中一幕也极具代表:格兰瑟姆伯爵一家人兴师动众,举家从约克郡的唐顿庄园来到伦敦,不仅仅因为刚满18岁的罗斯小姐要在这里举办属于她的名媛成年舞会,更在于名媛成年舞会标志着著名的伦敦社交季拉开序幕。

伦敦社交季,并不仅限于伦敦。之所以叫伦敦社交季,原因在于它是十八世纪伦敦上流社会的发明。十八世纪的英国,时至七八两月,伦敦城内便暑热难耐,且空气污浊,上流阶层纷纷奔到乡下的庄园避暑,一直呆到圣诞节前才返回伦敦。圣诞节后,议会开幕,上流社会的成员、政治精英们议政之余,会举办各种社交活动打发时间,像是宫廷舞会、晚宴、艺术展览、慈善活动、赛马会、板球赛、网球赛等,都曾是最具风尚的活动。

英国作家简·奥斯汀曾把社交季比作“婚姻市场”。事实上,20世纪之前的社交季的确是谈婚论嫁的好时机,对于女孩来说尤其重要。父母挽着年轻的女儿出席宴会、舞会,上剧院看戏,在男子面前矜持地展现吾家有女初长成。这些年龄通常在十八九岁的女孩子,戴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定制的白色晚礼服,由英王“正式”地介绍给贵族青年男子,以期在社交季结束的时候,能够产生门当户对的联姻。

即便时至今日,社交季的繁复早已不在,但对于那些中上阶层的平民家庭而言,从小就接受社交方面的教育,中学毕业便进入社交圈依旧是流行的。因为,社交季是麻雀变凤凰最好的方式。据说卡米拉正是凭借高超的骑术,在1970年夏天的温莎马球赛场上,认识了21岁的查尔斯,最宠入赘英国王室的。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连叛逆公举riri都穿上了蛋糕裙,你还在那装什么酷!

    Rihanna摒弃了她不修边幅的服装,换上天使般的无袖白裙,打造了不同寻常的端庄模样,以宣传她的的新app“Anti Diary”。说起Rihanna,她不是这样的吗?▼大家一定很好奇Rihanna能弄出一个怎样的“ 天使造型 ”呢?……呐,长这样▼只见Riri穿着纯白色、少女般的蛋糕裙,安静地望着镜头……顺带一提Riri的这套来自Adam Selman 2016春夏▼而Adam Selman 2016的春夏系列中,还有其他口味的“蛋糕”▼如果大家对Riri这个清纯形象,已经有点招架不住的话,请屏气凝神继续往下滑,因为其实她也不是第一次穿上少女的蛋糕裙的了……去年的格莱美,这堪称结婚蛋糕级别了吧▼今年有蓝色印花蛋糕裙▼来自Faith Connexion▼浅绿色蓬蓬纱蛋糕裙▼来自Molly Goddard 2016春夏▼而在这个Molly Goddard品牌的世界中,简直是蛋糕裙的天下,春夏这样轻飘飘的季节就算了,秋冬也不放过。Molly Goddard 2016 春夏Molly Goddard 2016 秋冬但让你更没想到的是,从今年到明年,蛋糕裙都不少见于T台,首

    伦敦最佳着装TOP10 谁说只有奇葩风才能赢?

    在四大时装周中,伦敦时装周总是备受冷漠的那一站,原因有很多,当然也离不开它的怪诞与前卫,太超前的印象派几乎很少人能够理解,不过本次伦敦可算是一雪前耻了,大牌明星的看秀阵容就已经将局面扭转成功,而且一个个的打扮绝对称得上惊艳,编辑就此总结了最佳着装TOP10,那就快来一起养眼吧!

    伦敦场外好戏开演 你想看的精彩全在后面

    虽然纽约站已完美落幕,不要忧伤,伦敦站已经悄悄的开始了!以“怪诞、夸张、玩味”著称的伦敦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纵览场外的精彩街拍,即使街头路人还没有完全大展身手,但是老牌的时尚大咖已经整装待发了,就让我们先来欣赏下伦敦的前菜,期待着之后的重磅炸弹!

    妖风再次卷土重来 对于伦敦亮瞎眼才是正经事儿

    A.ID ANDERSEN秀场 只想说麻豆非常适合这身装备,表情也是到位 不得不佩服伦敦设计师的自信与灵感的爆发,其实这些不是常人能做到的,他们却做到非常好!不过,有些设计也不是需要你来感悟的,就算是get到点你也不会去穿,他们的存在也许是另一种美好,证明着时尚的进步与灵魂的升华呢。不过当我看到这些亮瞎眼的设计的时候,我是感到了来自世界深深的恶意。AGI & SAM秀场 脸上是什么鬼? Bobby Abley秀场 那个脸谱好想在对我笑,呵呵呵 Craig Green秀场 胸口出水袖,我读书少,真的 Craig Green秀场 OMG,这是什么? KTZ秀场 你是要起飞了吗 Liam Hodges秀场 这个面具真的不好看 SIBLING秀场 现在比较关心麻豆觉得美么 XANDER ZHOU秀场 肚兜你真的赢了 如果你看完以上整个人都不好了,那么接下来还是看一些比较养眼的平静一下内心吧。伦敦的T台并不代表着这个城市的一切,场外还是美美的,来,感受一下世界还是如此的美丽吧!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