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越是不在乎,也就越在乎”

发表于:2014-12-02作者 YOKA时尚网来源于:YOKA时尚网
此时此刻,姜文在纽约。距离《一步之遥》上映的12月18日还有一个月,他面对200小时的拍摄素材,进行繁琐的剪辑工作。临姜文主演的《北京人在纽约》在1994年的播出,也已经二十年了。2014年,到目前为止的国产片票房冠军《心花路放》里,有一段儿对《北京人在纽约》的“致敬”。在原作中,“王起明”发了横财,开洋荤报仇雪恨,他把一叠又一叠美钞揉在洋妞儿的脸上,怒吼道:“快说我爱你,要他妈有感情。”这是一个loser乍富后能想起来的,对纽约的最佳报复。在今年的银幕里,黄渤戏仿了姜文当年的表演,这逗乐了不少观众。以二三线城市为主的工薪阶层,为这部电影贡献了11.52亿人民币。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三亿的制作成本,对《一步之遥》的票房回收压力不小。但目前为止,媒体人与自家的电影宣传人员还都很乐观,并在宣传行为上一掷千金,包了机场100亩麦田用来种植含片名和上映日期的广告语。

业内对《一步之遥》最乐观的票房预估,是20亿。之所以是这个数字,猜想是“美霸”当前,大家还都有超越《变形金刚4》那个19.7亿的民族情结。

人人大侃数字,可是姜文很松弛。

此刻在纽约,他的半个成名福地,姜文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算是悠闲的,住在罗伯特德尼罗的酒店里,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来探班的好莱坞电影人太多了,以至于哥伦比亚公司不得不搞了个“组团儿放映”。

姜文与纽约的关系,早已经不是多年前那个咬牙切齿的“王起明”能想象的;也比《中国合伙人》的土鳖们提出的“攻陷美国”高级:没有敌意、没有“赶英超美”,没有谁一定要比谁牛。

姜文与票房、姜文与世俗成功的关系,以旁人猜测,可能也大抵如此吧。

所以,人人都说今天的姜文好像不太一样了。譬如说,他紧锣密鼓地工作着,同时也没耽误了跟最可心儿的工作人员一起吃遍了纽约的馆子。换做四年前《让子弹飞》的时候,真是窝在怀柔机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连戛纳的采访,都是他的合伙人备好了往返的私人飞机和可供随时工作的便携式剪辑设备,才肯抬屁股出门儿。

拍摄的时候,一行人走在街道上,一个玩儿滑板的孩子路过。姜文问他:“能借我玩儿玩儿么?”孩子同意了。姜文接过来滑板,玩儿得不亦乐乎,摄影师抓拍了几张。这个小小的意外收获,与另一张微装的“深邃的后脑勺”一起,构成了芭莎纽约之行的神来之笔。

不被往日的我所累,这才是今日姜文。

站直了烧钱

“把衣服穿好,金钱已经够赤裸的了,我不想赤裸的跟你谈。”——《北京人在纽约》

姜文曾说,“中国的故事太多了,需要一百个姜文。”

《让子弹飞》挖掘的“盗官记”与《一步之遥》翻新的“阎瑞生案”,大概都属于他口中的“中国故事”。

后者讲1920年大学毕业的洋行买办阎瑞生嗜赌成性,杀害了舞场花魁王莲英,是个谋财害命的老案子。在案件发生的年代,大学生堕落、名妓惨死,强烈的戏剧性曾激发出艺术家们的创作激情。它被改编成话剧、文明戏,连“京剧艺术家”周信芳也曾上演京剧《枪毙阎瑞生》。

它还促生了中国第一部有声电影《阎瑞生》的诞生,引发了跟风狂潮。上映不久,取材弑父谋财的姊妹电影《张欣生》的问世,并且用湿面粉和墨水捏出了尸体里的五脏六腑,最早地在中国电影里展现了“开膛破肚”,这吓哭了不少女人和孩子。紧接而来的,就是针对两部电影“有伤风化”的讨论,在一些省份里,这两部电影被禁映了。

随着电影的禁映,“阎瑞生案”被人们渐渐遗忘。它最后的辉煌大概是推进了中国的审查制度。近年来想起它的人,只有郭德纲师傅,他将之改编成为了单口相声《枪毙阎瑞生》。

姜文一直盼望这部不见了的禁片能重见天日:“学电影史的时候,专门学过这段儿。它的底片也不一定是真丢了,可能哪天又翻出来了说不定,跟《小城之春》似的。”

某个意义上讲,《一步之遥》是姜文对《阎瑞生》费力的“人工修复”。“我给这帮美国同事讲,他们觉得太疯狂了,他们想象不出来。”《一步之遥》里,姜文选取了是最热闹的“花国选美”那一段儿:上海滩烟花之地的两拨儿势力,打擂台选举花魁之首。

从现在已经公布的电影人物名单中,舒淇饰演的“完颜英”对应案件中遇害的花魁“王莲英”。当被问到电影里是否延续了主人公现实中的命运时,姜文有点儿打马虎眼,一句“反正舒淇还在”,让人开始好奇,假死还生,他的电影要如何“做局”。据悉,这部电影一共有九个编剧,里面有廖一梅和王朔。

而为了再现浮华大上海,它的投资高达三亿人民币。在《让子弹飞》的“站直了挣钱”之后,《一步之遥》则是“站直了烧钱”。

它的3D特效团队来自马丁斯科塞斯的《雨果》剧组;负责音效的,是11次获奥斯卡提名、3次获奖的混录大师迈克尔明克勒MichaelMinkler;担纲编舞的百老汇著名编舞指导Keith Young;并辗转北京、上海、福建、内蒙古、浙江五地拍摄。

有趣的是,国内很多大导演在面对好莱坞技术团队时,都会保留点儿外行的敬畏,但姜文比较实事求是,没有那种“贵就是好”的迷信。据工作人员说,“3D特效”组在屡屡拖慢了实拍进度时,姜文让老外们像小学生一样在楼道里一字排开,他气得忘了讲英文,噼里啪啦用汉语说了一堆话,关于工作效率和剧组纪律。他的翻译就站在旁边,有点儿发憷。

而他最信赖的工作人员,都是“老字号儿”的,全部五十岁以上,曾是谢飞谢晋导演时代的剧组小伙子,经过了近30年的磨练,干活儿像六必居、天福号、都一处的味道那样值得信赖。他那个专门用来喊camera的副导演,以前是搞话剧出身,以宏大的吐气方式,中气十足地喊“预备——开始!”别的剧组听不到那样的号子,头一回听见的年轻演员例如文章,容易被这样的阵势惊着。

《一步之遥》曾经有望在去年就和观众见面,拖延了一年上映的原因,是因为在九月开机,刚好错过内蒙古草原一年中最美的盛夏季节。据姜文的“最佳拍档”马珂介绍,姜文宁愿等上一年,也不愿将就或另择他处。“补拍时,姜文在草原顶坡搭建了欧式风格红色风车,每天只有傍晚短暂一小时的夕阳最美,所以十天其实只拍了两场戏。”

“等云到”可能只有黑泽明的时代才有的耐心法儿。中国导演里,以等天气闻名的,只有胡金铨这样的电影大师。而姜文向来以“较真儿”闻名,在他做演员的时代,最准确的评语来自一位共同工作的副导演:“姜文需要喝酒,就真的把自己灌醉;需要打架,就真的开练;需要把头摔破,就楞把头在地上蹭出血来。”

“不是我们太慢了,是别人太快了。”跟随姜文多年的宣传总监阎先生如是说。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站直了看人

“我讨厌失败者,我怕沾染上晦气。”——《北京人在纽约》

剧组里的人说,姜文和以前有点儿不一样。说不上来怎么不一样,就是以前喜欢张罗一大堆人吃饭。譬如 《让子弹飞》的时候吧,每天的火锅是不许灭的。或者很多年前拍片,也是叫一堆人一起吃。无论什么菜,都摆一叠炸辣椒或者辣椒油,是为姜家开饭的标志。

现在就没这么麻烦了,一般自己一小屋,一个人,一桌子菜。人一多就嫌吵了。“是不是看上去孤独了些呢?”“哎,对,就是孤独了。”

他比以往,有更多的人包围着。

他的合作伙伴马珂,一个山西的富二代,曾经是《蜗居》的制片人,一手承包了姜文电影的筹资、宣传、发行,让他心无旁骛地拍好电影。当姜文的对外发言过激的时候,马珂会稍微“找补”一下。以至于媒体人发明出“信马由姜”这样的成语,就是“充满信任的马珂由着姜文来”,来形容这对创作天才与商业天才的合作。继《让子弹飞》早在2010年就缔造了七亿票房神话后,这一次,马珂在所有资源上全力支撑外,坦率的称呼《一步之遥》为“伟大的电影”,认为这部电影可以“测一测中国市场的票仓深度”。

而正如马珂说的,他和姜文之间,是“工作合作,不是兄弟情谊,都要对事情负责”,让人们对他们之间的专业肃然起敬。自从那对著名的“兄弟情谊”导演和制片散伙后,大家都相信,专业是能让关系走得更长远的法宝。

他的妻子周韵,这个曾经饱受质疑的年轻女孩儿,不仅是电影的主演,还是姜文的casting副导,舒淇就是她力推进入《一步之遥》剧组的演员。姜文自嘲地说“她还跟我说必须用舒淇,合着她俩是一头儿的了”。

对于周韵在电影里的表演,姜文说:“有的时候,她必须得照顾孩子,所以她就有点三心二意。以前孩子小的时候,她确实心思不能放在演戏上,这次孩子大了,所以她投入的精力就多了,所以能看见一个发挥正常的周韵。”他也坦言,有时看周韵有点看不准,“就跟我看我自己看不准一样,我就让剪辑师决定。”

《一步之遥》里有两个他的导演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老朋友,编剧王朔和演员陶虹。王朔有与姜文类似的成长经历,他们年龄相仿,都生长在北京,都是“大院儿的孩子”。姜文初读《动物凶猛》的时候说“王朔的小说就像是引线和炸点,把埋在我心里的东西炸开了”。多年前王朔没有答应姜文做他《阳光灿烂的日子》的编剧,终于在这部电影时补上了。

陶虹在出演《阳光灿烂的日子》前是北京花样游泳队运动员,被姜文挑进剧组后一举改行。对于第二次合作,她也察觉到了姜文的变化:“姜文以前当导演的时候会很纠结、很拧巴,但现在很从容。有人觉得他很霸气,其实他不霸气,相反还很客气,他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改成那样呢?你觉得呢?’”

被拉来《一步之遥》客串的,还有歌手那英和作家洪晃。那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要客串,她是来探班的。姜文说:“探班不都是要穿戏服吗?怕穿帮。她就穿上了。她穿上了那我就拍……”

而这次采访中,让姜文与另两位演员葛优、王志文相互评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葛优的说法是,因为都知道得往好里面说,年纪越大就越不爱回答这种问题了。早些时候,在公众场合回应接演《一步之遥》的事情时,几个人放在标题上的话是,“姜文葛优二度合作,深情相拥太腻歪”、“王志文说我和姜文用得着套近乎吗?”、“姜文说知道王志文爱喝酒就请他喝酒”、“王志文葛优惺惺相惜”。

剧组的人说,业务上,他们的相互尊重是恒在的。

所以当记者半开玩笑地问道,这次一看到卡司公布,把全中国最难采访的两个男演员凑到了一起,有些心疼工作人员。姜文很认真地回问:“你见过我几次?”“两次。”“那就这两次说说,你觉得我难搞吗?要说你眼所见,我不是那样的人啊!”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站直了问己

“只有成功的人,才配说这种话。”——《北京人在纽约》

姜文对人事、猜测、商业相关的提问都没什么兴趣,只有在侃侃而谈“业务”的时候,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会细致地描述他的看法,打数个不同的比喻,好让听者懂得他的想法。

也许因为,只有这样的问题,让记者与他自己的身份都消失了,只剩下他内心对于艺术的看法,而在这个领域,他是可以畅所欲言的。

譬如他这次谈到在剧作上,比较热衷于经历饱满的人物,女性譬如《太阳照常升起》里的周韵,身兼母亲、妻子、情人数职。“有时候为了讲故事,会把各种极端事件找在一起。”因此人们看他的电影时,常常会有那种眼花缭乱的命运错跃感。

姜文详说自己的创作观:“艺术创作是为了实现让人能够更清晰的感觉到内心世界,而创作的一些情节。你要写电影,就得创造这样的环节。生活中人们老忽视这个,觉得这太刻意了吧,你看现实中,大家不注意,好多细节性的东西。”

他的人物内心是多样的,因此情节需要得更错纵复杂。常常上映后引发网友的大规模讨论。即便是《让子弹飞》这样相对“简单易懂”的电影,网友洋洋洒洒几万字对故事情节的猜测,有时会让姜文兴奋,多数时候还是会让他觉得“不太过瘾,缺乏想象力。”

他对自己的人物有深刻的认识,认为强烈的命运起伏都是人物的“自主选择”,他以《让子弹飞》里刘嘉玲为例,这个女人经历了“丧夫”后跟了土匪头子。姜文说:“她觉得刺激,艘艘的。人有两种,一种人是他找刺激,女孩一般是比男孩冒险性强的。我为什么要这么说,我觉得我的人物,起伏大、冒险性强,可能在别人看来是翻天覆地的命运,关键这是他自己找的,他愿意那样。这你就不能赖别人了。”

姜文有点感慨地说:“这些年里,我们的言论和创造里面,多了一些奇怪的那种滥情的东西,动不动要哭一下,动不动要感动一下。其实那东西,它不是哭的事啊!当然有的人的命运,就是很奇特,或者说很值得人叹息,不是一个像那种煽情或者滥情的电视剧,或者电视小品,非得笑、哭,假装感动一下,我觉得那个东西是对观众,对民众都是有害的。因为情感不是那样的,你不需要那种廉价的怜悯和眼泪,那东西没有用,也不是真正的人生。”

许多时候,随着时间的推移,姜文会以不同的面貌出现在公众面前,只有聊到对电影、对导演和表演艺术实质性的看法时,他的耐心是始终如一的。他的很多个不同的样子,就以此为基点一一地重叠了起来:

小时候的姜文喜欢模仿别人,常逗得左邻右舍哈哈大笑,于是大家说:“这孩子要不是长得丑点儿,将来准能当个演员。”

上大学时姜文和吕丽萍演话剧,一个演老头儿一个演老太太,两个人化了妆相互搀扶着在校门口走了一圈儿,遇到熟人数个,都没被认出来。

第一次在《末代皇后》出演重要角色的姜文,问导演陈家林:“我可刚毕业九个月,你敢让我演吗?”获得了溥仪这个角色,他日日研究,被弟弟姜武投诉说:“没法儿跟他睡觉。只要醒着,他就跟你说溥仪!”

执导《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姜文,把自己一个人关在西坝河六平米的小屋里,把王朔六万字的小说改成了九万字的剧本。他说就像有人给他念稿子,他只需要听写一样,只觉得自己的笔跟不上自己的思维……

这些都是属于姜文一个人的灿烂时刻,他人无从分享。而少年时忙于取得他人的认同;中年时落入朋友们拉帮结伙的圈子;因此到现在,姜文似乎更乐于和自己相处了。

告别的时候,记者最后大胆提及:“其实还是更喜欢您的《太阳照常升起》,超过了《让子弹飞》。”姜文听闻,邪魅一笑,用在记者眼前轻轻一点,离去。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我不知道是该说再见呢,还是该说永别。”——《北京人在纽约》

事到如今,以旁人之心揣度,姜文对《太阳照常升起》,大概还是心有戚戚焉的。

“中国的故事太多了,需要一百个姜文。”的确,拍出《让子弹飞》这样故事的人,划拉划拉,还是可以有那么一百个。钱到位、剧本到位、技术到位,即便“精、气、神”打了点儿折扣,也算是八九不离十。

可是拍出《太阳照常升起》的,也许全中国、全世界也只有那么一个独一无二的姜文。就算钱与技术无限供应,剧本摆在那里,多数导演都会傻眼:怎么拍啊?

拍出《让子弹飞》的姜文,获得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未来作品的钱与技术都不再是问题,普通观众的口碑与票房一路飘红。他做到了“站着把钱给挣了”。那么问题来了,拍出《太阳照常升起》那个姜文,要如何处理与自己的关系,与投资人的关系,与这个世界的关系呢?

不知道。也许就是那两个最白开水的字:等待。

可不是每个导演都有资本和未来去等待,成本太高了。过往的成功范本例如,姜文今年在市场上的对手,拍了《智取威虎山》在《一步之遥》一周后上映的徐克导演。在2000年左右,全香港的观众都觉得徐克导演太快了,《蜀山传》是一部没有人看懂的电影,影评人们把它视为没有心、只有特技的烂片。为了解决这个不知道是自己太快了,还是别人太慢了的问题,徐克去了更快的好莱坞,然后又来了内地,在一部又一部饱受争议的电影里,开始了漫长的、不知尽头的等待。

终于,如所有人所见,在2013年他剪辑速度更快、特效更多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刚好饲喂了现如今什么都觉得太慢的90后观众。前后13年,弹指一挥间,徐克导演又回来了,在老龄化观众的抱怨声中,最年轻的观众们终于追上了他,用口碑和票房的鲜花包围了这个65岁的老头儿。

姜文也51岁了。老的一代观众老去了,新的一代观众,总是更好的。

可姜文会怎么做,他和他未来的电影会是什么样子,谁知道啊?估计着,每一个此刻你我所见的姜文,和你我都是一次诀别。就像——

在采访的结尾,问了一个有点“无聊、八卦”性质的问题。因为在采访之前,看到了某卫视出品的选秀节目广告,梦想导师的三个席位里,姜文占其一,另两位是赵本山和姚晨。想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男神”,就要以每周一天频率出现在最大众化的小屏幕上,还是有点儿意外,于是就问了出来。

“为什么会参加呢?”

“为什么不参加呢?”

“就是还是挺意外的。”

“我为什么不让你意外,我就让你意外,我什么都有可能做。”

姜文 :人在纽约
姜文 :人在纽约

七问姜文

全面解析《一步之遥》

1、翻拍中国第一禁片《阎瑞生》?

姜文:阎瑞生这个案子太逗了。他们在上海组织了一个舞女大赛,两波打擂台,那是真的,多有想象力啊!二十年代的中国,纽约都没他们玩那么火!当时的名流都参加投票了:记者、杂志、作家,很多人参与。他们还领先于电影厂,先买了好摄影机,把整个过程拍下来了。然后又出了银行白领阎瑞生,杀了舞女花魁王莲英的案件。阎瑞生怎么被枪毙他们也拍下来了,拍下之后就觉得缺中间,他怎么杀的王莲英呢?就找了两个熟人演阎瑞生和王连英,就活生生把中间用想象给拍出来了。他们把前头的纪录片和后边的纪录片,加上中间这段瞎编的,就接成一个电影。《阎瑞生》是中国最早的有声故事片,1921年首映,当时挣翻了大江南北。我们学电影史的时候,专门学过这段。

(编注:《阎瑞生》上映后票房不俗,引发了系列犯罪电影《张欣生》的出炉。两部影片最后均以“有伤风化”缘由被禁,成为中国最早的禁片。)

2、到底是不是《让子弹飞》的续集?

姜文:我忘了,反正是挺有名的一个外国的导演。他说导演一直在拍同一部电影,演员是一直在演不同的人,因为老演一样的人就没劲了,就觉得你不会演戏。导演其实反复在拍各种故事,其实,实际上都是一个内心世界,都不断往更深的去找,一样的。凡高吧,可以说他就画了一张画。有人找了六次对象之后,发现其实找的是一个女的,或者一个男的。你表现上当然会有区别,但是本质上是一样的。《一步之遥》,说我拍的是子弹飞的续集,那也没有错,那肯定都是有联系的,你也可以说是《鬼子来了》续集,叫什么名不重要,什么年代不重要。我说奇怪,配音的时候,我说为什么我电影总是有俩女的呢,就是老是有俩女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是,《鬼子来了》也是,《太阳照常升起》也是,《让子弹飞》也是,这个也是。那从这看,那就没办法,那就全是续集。

3、你还是演个像《让子弹飞》里“张牧之”那样的英雄吗?

姜文:张牧之算英雄吗?他其实没欺负女的,他还知道保护女的,那张牧之他可能跟周润发领的,他对刘嘉玲,他没欺负人家啊,能欺负都没欺负,他不欺负女的,所以女孩喜欢他,可能跟这个有关系。这电影里面是不但没欺负女的,反而对女的掏心掏肺的。如果这么说来,《一步之遥》里应该是上一次更加招女人喜欢了,更是英雄了。

4、舒淇还是演个性感尤物,不觉得没新意吗?

姜文:这不是缺点啊!尤物,性感,多好啊。首先没必要摆脱这两个优点,人为什么要摆脱优点呢,没有必要。你让梦露,你说梦露,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性感,那你找梦露干嘛呀,你不是拧巴人嘛,对不对?梦露就是梦露,但是梦露在你的戏里面,演的更好,那是你的荣幸或本事,如果把梦露给变成冯小刚了,那你又拧巴冯小刚,又拧巴梦露,这个想法不好我觉得。舒淇是个非常会演戏的人,其实大家伙都没明白,这是我见过的很会演戏的演员之一。梦露没有她好,没有她会演戏。我跟她有对手戏,一方面是演员的这种交流,一方面是导演的这种,演的准确极了,剪切的时候看,我跟你说,就先不说精采,很多演员能演准确都难,舒淇不但准确,还精彩。不是在中国这块土地,在全世界她都是好演员,会演戏的,赶巧人家还性感,还尤物。好莱坞没几个她这样的,好莱坞好多不会演戏的,就剩漂亮了。

5、如何评价和葛优的第二次合作?

姜文:葛优太会演戏了,他什么角色都能演,而且演什么都有意思。葛优把角色演的那么有滋有味,这可比一个有意思的人本事大,对吧?

6、和王志文的合作如何?两个较真的人碰到一起了,感觉工作人员会很辛苦啊……

姜文:传言是另外一回事,我不是难搞的人啊!他们瞎说的,他们想象的。谁看见我那样了?你们都把人想成什么了。人起码有点面吧,而且会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咱不能干那种下三滥的事吧!说两个人在一起,见面就互相掐,那是什么人啊?太没水平了吧!怎么可能那怎么混啊?你想想,我觉得这些想法都太奇怪了。他每场戏都在,我们在现场从没有说“我要这样!我要那样!”多傻啊!哪能那么办事啊!越好的演员,是越不难为对方的。老话讲,失身份,您干嘛呢这是?说实在的,着急倒是有!哪儿都有!那都不是说我吆喝别人,别人也吆喝,演员之间哪有那么嚷嚷的。

7、周韵在戏里发挥如何?身为一家人,您怎么导她啊?

姜文:周韵还有个身份是我们的选角副导演,她选。舒淇就是她推荐的,她说这个人你必须得用,等于她们俩是在一头的了。有好多人我不了解,好多电影我也没看过。当时房祖名就是她找的,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孔惟,房祖名,刘嘉玲,这都是她帮我找的,我觉得一个选角副导演,她是很称职的。有时候我就问,我说为什么她行,我也会犹豫,有的时候。比如像她这种话,就让你听着觉得有道理,我跟她说你得起码有几句话能说服我,我平常不怎么看电影,所以好多片我都没看过。周韵我觉得她要认真演戏是很好的,但是有的时候,她必须得照顾孩子,所以她就有点三心二意。以前孩子小的时候,她确实心思不能放在演戏上,这次孩子大了,所以她投入的精力就多了,所以能看见一个发挥正常的周韵。有时我看周韵有点看不准,就跟我看我自己看不准一样,我就让剪辑师决定。

相关推荐
时尚无大事 影帝男神登封面 姜文穿阿玛尼定制款

娶到“心中女神”金卡戴珊(KimKardashian),还生下了迷你女神“小西北”,坎爷”坎耶韦斯特(KanyeWest)可谓是春风得意!然而即使是结婚时,他依旧一副“老子被欠了好多钱”般的面瘫表情,真有些“嘻哈界的贝嫂”的味道。大喜日子里,依然要摆出一副酷炫狂摆拽的表情,感觉坎爷也憋得挺辛苦的!要说这“拍照从来面瘫”的怪病从何而起,源头还是因为坎爷丢不开的嘻哈偶像包袱!话说回来也对,五大三粗的嘻哈明星们咧嘴一笑确实会气场秒失,还会有被讽刺为“傻大个”的风险,看来坎爷这“面瘫病”也是有苦衷的!坎爷脸上黑面、心里却在甜笑的“面瘫时刻”。一扭成名还记得那个不甘在电视直播中当背景而成功抢镜的妖娆魅惑骚年吗?他叫BrendanJordan。妖孽抢镜之后,他就红了,Instagram粉丝暴涨,上了电视节目,被偶像LadyGaga关注了,现在又成为AmericanApparel童装广告的最新model。看来想出名你就得随时做好准备。刘玲豪华生日宴上惊现“合影帝”。盛宴上星光熠熠,王菲、钟楚红、张学友等一众重量级嘉宾悉数到场贺寿。当天盛宴上出现了一枚“合影帝”,Po出多张派对内部

Armani打入一步之遥 主角全部拿下

葛优 影片中主要角色将身着Giorgio Armani系列服饰。除了姜文将再次出演,该影片强大的演员阵容还包括葛优、舒淇、周韵、王志文和文章等。姜文 Armani和颇受赞誉的美术指导张叔平联手打造这部电影中的服饰。张叔平曾凭借《花样年华》、《一代宗师》、《让子弹飞》等影片16次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服装造型设计等奖项,并且于今年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服装设计提名。舒淇 《一步之遥》讲述的是上世纪二十年代上海的冒险故事,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影片中,姜文将重现二十年代上海国际大都会的风采:一座融会东西方风范的城市,一个冒险家们的乐园。王志文 Giorgio Armani表示:“与来自世界各地才华横溢的电影人一起工作总能给我带来无限的灵感。这一次很荣幸能够与中国最杰出的导演和演员姜文一起共同合作这部影片。中国电影正迎来一个繁荣的时代,这次合作代表着Armani与电影紧密结合的传统将正式延伸到中国市场。我一直着迷于上海的这一东方大都会的独特风格与神韵,从过去到未来,连接着东方与西方。”周韵 姜文表示:“我们很荣幸能够与Giorgio Armani在我们最新的电影作品中一起合

姜文登大刊封面 《一步之遥》上映在即

距离《一步之遥》上映的12月18日还有一个月,他面对200小时的拍摄素材,进行繁琐的剪辑工作。三亿的制作成本,对《一步之遥》的票房回收压力不小。但目前为止,媒体人与自家的电影宣传人员还都很乐观,并在宣传行为上一掷千金,包了机场100亩麦田用来种植含片名和上映日期的广告语。业内对《一步之遥》最乐观的票房预估,是20亿。之所以是这个数字,猜想是“美霸”当前,大家还都有超越《变形金刚4》那个19.7亿的民族情结。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