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毒 积家超卓传统万年历圆柱游丝陀飞轮大师系列腕表

发表于:2015-09-14作者 YOKA男士网来源于:YOKA男士网
积家向来擅于将无形的时间转换为具体之美,因而推出具备多项卓越功能的Master Grande Tradition Tourbillon Cylindrique à Quantième Perpétuel超卓传统万年历圆柱游丝陀飞轮大师系列腕表。

表盘设有非一般的飞行陀飞轮,让高级钟表爱好者得以摆脱所有障碍尽情欣赏陀飞轮所有零件。陀飞轮配备旧时用于航海天文钟的圆柱游丝,其同心的往返运动确保了机械机芯运作精准无误。腕表的防水深度为50米,并具备45小时动力储存。此外,腕表亦配备万年历、月相显示及小秒针盘等,出色的功能及巧夺天工的设计彰显了积家制表大师的非凡功力。

积家对每项制作细节都一丝不苟,力臻完美。腕表的表圈、表耳及表冠共镶嵌了141颗共重6.1克拉的璀璨美钻,表盘采用珍贵的珍珠贝母制作,精致而高雅,处处流露出品牌无懈可击的完美主义。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当陀飞轮邂逅美石表盘 腕表都要飞升上仙了

    在此之前,原本怀表的擒纵机构是固定的。平躺时,摆轮游丝受地心引力的影响平均,但当怀表搁置位置产生变化的时候(特别是将其竖立放在口袋中时),造成了摆轮游丝受地心引力影响产生变形,从而影响摆轮的摆幅与摆速,产生走时误差。而陀飞轮的发明在当时有效缓解了怀表机芯因受地心引力影响而造成的走时误差,陀飞轮也因其昂贵的制作成本及苛刻的制作技术成为高端制表技术水平的标志。但进入二十世纪后,钟表的佩戴方式发生了巨大改变,腕表逐渐取代怀表成为时代主角。与此同时,材料学也迎来一波发展高峰,冶金技术得到了极大改善,钟表走时误差因此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陀飞轮对于影响钟表走时精准性的意义已不如最初那般巨大。其后,随着技术不断发展,陀飞轮的功效再次发生改变,从陀飞轮的实用意义更多的转至装饰意义。如今,雅克德罗将陀飞轮这一精准时计的杰出复杂工艺运用于其标志性表款之一的大秒针(Grande Seconde)。经过对创新设计数字8和白金或红金表壳的悉心研究之后,雅克德罗的制表大师们决定将陀飞轮置于12时位置的偏心秒盘中央。这一匠心之作保留了小时和分钟盘位于6时位置的经典偏心设计。罗马数字时标和比例

    这款腕表把化繁为简做到了极致 而且圈粉无数

    勇创者万年历腕表是亨利慕时的标志性产品,以复杂机芯和绝对简洁设计而闻名。腕表并未配备多个子表盘或难以辨认的日期刻度盘:通过中央小指针和时标,不仅可以显示小时,还可显示月份。3点钟位置设有大尺寸日期窗口,新型日期设计。9点钟位置配备动力存储指示器,令腕表更臻完美,成为最易于读取和易于设置的腕表,因为可以在一天任何时间向前或向后调校。HMC 800机芯内置于新款勇创者(Endeavour)表壳,表壳线条经过调整,从而在直径上超过了腕表的直径40.8毫米。该表壳直径为42毫米,外观更加活力动感,但凭借弧形表后盖可以优雅贴合手腕。勇创者万年历PURITY 腕表更进一步推动了亨利慕时的极简主义理念:表盘仅在12点钟和6点钟位置设有时标,而且未设品牌标识或名称。凭借华丽神秘的午夜蓝色fumé 烟熏表盘,该腕表立等可辨,证明了真正的奢侈品一定是独一无二的,即使没有张扬的品牌形象印记也可轻松识别。最后,亦如品牌2017年1月1日后生产的所有新表款,该表的表盘上同样不设“Swiss Made”(瑞士制造)标签——因为这家沙夫豪森制表厂的钟表产品95%以上部件都出自瑞士——而官方对于

    每日一毒 格拉苏蒂原创全新鎏金六零年代方形腕表

    格拉苏蒂原创鎏金六零年代方形系列腕表 活力四射、个性分明、令人难忘,六零年代凭借鼓舞人心的设计,以独特的几何形状和缤纷的创意色调在制表界、家具界、时尚界等领域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六零年代中期,格拉苏蒂制表师们推出一系列版本的Spezimatic表款,催生出经久不衰的标志性风格。正方枕形、弧面表盘、曲线指针、独具韵味的阿拉伯数字,这些主流的时间设计元素都为鎏金六零年代方形系列点燃了灵感。五种表款分别以其亮丽的配色命名:Sixties Iconic Forest 鎏金六零年代森绿腕表、Sixties Iconic Ocean 鎏金六零年代海蓝腕表、Sixties Iconic Graphite 鎏金六零年代墨灰腕表、Sixties Iconic Tangerine 鎏金六零年代橘橙腕表以及Sixties Iconic Fire 鎏金六零年代焰彤腕表。所有表款均搭载自制的Calibre 39-34自动机芯,具有格拉苏蒂传统中精湛制表技艺的典型特征。Sixties Iconic Forest 鎏金六零年代森绿腕表和橘橙腕表 六零年代风尚,成就原创表盘设计 格拉苏蒂原创的专家

    这哪是给平常人戴的腕表 这分明是赤果果的炫技

    朗格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朗格展厅每年都有一个巨型腕表装置,呈现当年最重磅的一款新品,今年就是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这款腕表身上集合了五种复杂功能,包括芝麻链传动系统、陀飞轮、计时码表、追针功能、万年历,尽管有这么多复杂功能及684个零件,但它的厚度并没有显著增加,而且这些功能在表盘上的排列井井有条,优雅而悦目。爱彼皇家橡树全黑色陶瓷万年历黑色陶瓷万年历事爱彼今年最重量级手表之一,这只手表实际上是基于去年的皇家橡树万年历推出的。在去年,爱彼推出了K金表壳和不锈钢表壳型号,而在今年爱彼用高科技陶瓷武装了皇家橡树万年历。新款黑色陶瓷皇家橡树万年历使用灰色盘面,和仿剐蹭的黑色陶瓷表壳以及黑色陶瓷表链。名士克里顿系列计时码表名士经典的克里顿系列计时码表,它延续了第一代腕表那种极致纤细的表圈设计,银色表盘中央装饰了机刻的线形饰纹,令读时更加清晰,同时也增添了美感,再加上具备都会感的造型与合宜的经典尺寸,令这款腕表成为实用、精准的代表表款。卡地亚 Rotonde de

    这可能是最便宜的万年历腕表了 但它只有一枚

    名士表始创于1830年,属于至今仍在运营的钟表品牌中历史最悠久的名家之一,从创立伊始,Baume兄弟便始终以“唯美主义,只制造品质上乘的腕表”为目标。于是,在名士表的整个发展历程中,精准、可靠与精湛工艺等优异特色一直都使得名士表尽显卓越出众。加上品牌还有另一项特色:名士的时计杰作一向保持触手可及的定位,让所有热爱钟表精密机械的爱表人士都能购置拥有,使名士表成为长伴一生的密友,让这些时计反映出人生最珍贵难忘的时光。集结最顶尖的专家与技术Baume & Mercier名士表稳稳地深植于品牌传统的根源,胸有成竹地延续长达186年丰厚历史的精湛技术。名士的制表专业以“établissage”的生产原则为基础,也就是在内部娴熟掌握腕表研发制造等所有步骤,还有组装各个构成部件的腕表制造工序。这是名士表坚持制造高品质腕表的决策,保证提供给客户卓尔不凡的产品。其成功之道旨在挑选每个领域中最顶尖的专家,由此获得最先进的专业技能。名士这项专业制表的历史使命凭借在日内瓦总部创造研发的产品之设计与创想理念,还有位于瑞士株罗地区的Brenets制表工坊所实行的“établissage”生产

    每日一毒 据说这腕表专为空中飞人而生

    全新宝格丽Hora Domvs两地时腕表这款真正旅行腕表诞生创举,满足了当下旅行者的需求。随着科技的发展,时间与空间的差距不断缩小,世界逐渐演变成为地球村,人们随时有机会轻松抵达世界“中心”。Hora Domvs,源自拉丁语,意为“本地时”,旨在真正满足旅行者的需求。这一经典而创新的腕表虽拥有机械制造多时区复杂功能,但使用却非常便利。Hora Domvs纯净、整洁的表盘令其更便于阅读,满足空中飞人以及越来越多的职业旅行者的实际需求。目的地时间由表盘4点方位的按钮来设置,环球旅行者们可以通过一个精致的箭头看到。目的地时间由固定的时针显示,于此同时,本地时间通过一旁的小短时针始终可见。宝格丽精密的显示甚至考虑到了夏令时/冬令时的切换,以及昼/夜或晨/午变换等信息。尽管功能庞大,但功能间的转换都通过按钮来切换,操作十分便捷。手表激活后可以同步家乡时间和目的地时间,而在非旅途期间,两个精致的时区可巧妙叠加。Hora Domvs搭载了Calibre BLV191机芯,由坐落在瑞士勒桑捷的宝格丽de Haute Horlogerie工厂研发并配备丰富的自制配件。 这一自动上链机

    每日一毒 豪朗时Vida Loca Choppers腕表

    Vida Loca Choppers 腕表带有独特的标识:个性独具的骷髅造型。它仿佛无重悬浮于基础表盘之上,邪魅的笑容和头顶的皇冠向世人明昭:谁才是真正的王者!骷髅造型傲视群雄般地占据表盘中央位置,周围框以黑绿色背景的蜂巢插饰。在尺寸为42x49x14毫米的钛金属表壳中心,自动上弦机芯以28,800振次/小时的频率跳动不息。每一个细节都至臻完美的该表款采用黑色“hornback”鳄鱼皮表带,搭配绿色压面线。这一摇滚风格的创意缘起于一场三个人的会面,他们是HAUTLENCE 豪朗时制表大师兼骑行爱好者 Joachim Besomi、Vida Loca Choppers 腕表的表主Sébastien Mottier 以及Vida Loca Choppers 的创始人Manu Vionnet 。HAUTLENCE 豪朗时与Vida Loca Choppers 之间的合作可谓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因为双方拥有共同的价值理念:两个品牌都希望颠覆成规,推倒藩篱,独树一帜;双方都对精致机械和设计满怀热情;双方都颇具“离经叛道”的反叛精神。痴情于钟表的Sébastien 和Manu

    每日一毒 GP芝柏表1957高频率腕表

    20世纪60年代,是一个全新的生活态度,在全世界大放异彩的辉煌时代。很多新的艺术模式都在此时期形成:如波普艺术,摇滚音乐等都诞生于此时,而这一理念也影响了腕表的创作。GP芝柏表在 1957 年推出革命性的「Gyromatic」系列,在自动上链腕表的研发历程中建立了重要的里程碑,而这也是为了提高走时精准而研发的全新机种,对钟表的进化历程有着深远意义。Gyromatic自动上炼机制在当年的表款机芯编号为 Cal.19,最早的振频为18000,后来提升为21600。而芝柏这个自制自动上炼机制也改为单向自动上炼,能更轻松、高效、可靠地传递能量,这为自动机械腕表尺寸的缩减开启了新纪元。「Gyromatic」的精妙设计应用于 GP 芝柏表多款腕表,包括堪称腕表界 F1 方程式腕表的「Gyromatic HF (高频率)」自动上链腕表,对机械腕表设计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多年来亦为品牌取得多项专利。1966 年瑞士纳沙泰尔天文台授予GP芝柏表“天文台百年大奖”,以表扬 GP 芝柏表的骄人成绩。翌年,高达 73% 的全部评分认证亦由 GP 芝柏表高频率腕表取得,肯定了 GP 芝柏表在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