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惧严寒 不列颠北部格陵兰考察队和帝舵腕表

发表于:2016-05-23作者 YOKA男士网来源于:YOKA男士网
1952-1954年不列颠北部格陵兰考察队的故事可谓是一次挑战忍耐极限和发现探索的冒险之旅;体验地球上最艰苦的生活环境,打破世界最低温度记录;只有大不列颠的品牌有胆量进行这次挑战。 此次探险是大不列颠的一件盛事:赞助人是刚刚继承王位的伊丽莎白二世女王(Queen Elizabeth II),她在探险期间进行了加冕;此外,此次探险也获得了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支持。

此次考察的主要任务是测量并记录北格陵兰冰冠的地形和地质情况,同时,来自科学界、军事界和医学界的专家们也一同前往并进行抗震和重力相关的研究。

在这样极端的条件下,特别是在极昼和极夜期间,准确可靠的计时就显得尤为重要。1952年,帝舵表推出了Tudor Oyster Prince系列腕表。该款腕表采用防水表壳设计和自动上链机芯,适合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中使用。于是,考察队的成员配备了26块全新帝舵Oyster Prince腕表,其传承了帝舵表一贯的优良性能,为保证考察队成员顺利执行任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帝舵表于1926年注册,1946年由劳力士(Rolex)创始人汉斯·威尔斯多夫(Hans Wilsdorf)正式成立公司,被认为是“劳力士手表的平价版”,但与劳力士一样值得信赖。

2014年,考察队最后一位在世成员、退役少校德斯蒙德·埃德加·莱缪尔·罗伊·霍马德(Desmond Edgar Lemuel “Roy” Homard)重新找回了他丢失了近半个世纪的不列颠北部格陵兰考察特制帝舵Oyster Prince腕表。值得注意的是,这只腕表是在他自1961年起一直居住的家中厨房的抽屉后面找到的。

恰逢考察队从格陵兰凯旋60周年,同时也是帝舵表在消失十几年后再次回归英国市场的60周年,这块帝舵 Oyster Prince腕表承载了帝舵的深厚历史,霍马德将其赠与品牌博物馆作永久保留。为了表示感谢,帝舵表为这位曾经的探险家赠送了全新的帝舵Heritage Ranger系列腕表,有意思的是,这款腕表充分体现了远北地区的先驱精神。

大不列颠北部格陵兰考察队:1952-1954

这一切源于皇家海军司令科特兰·辛普森(Cortland Simpson)想要派遣探险队探索路易斯皇后地(Dronning Louise Land)的强烈欲望,关于这片未知区域,他仅在1950年的一次飞行侦察中曾远眺过,后被定为大不列颠北部格陵兰考察行动的中心 。他很有幸获得了当时军中一些高级将领的认同,并得到了一些以科学研究为目的的科学组织的支持,在之后的两年中,他慢慢地拉来了一些必要的资助,组建了考察队,最初的科学组成员由冰川学家、地质学家、地震学家、气象学者、地球物理学者以及化学家和医生构成。

协调科学家们和士兵(被辛普森称为‘匹夫之勇’)所构成的队伍以及全部装备的后勤任务是非常艰巨的 。搭建各种营地、补给站和观察站所需的专门补给舰——托坦号(Tottan)(专门搭载重型设备以及雪橇犬)——最初由英国皇家空军进行空投,后来持续进行空中支援。着陆后的运输通过大批雪橇犬和雪橇、履带式车辆完成,更多时候需要步行勘察确定安全的路线。

在阅读此次考察的记录时,脑海中不免出现个人英雄探险的想法——相关的戏剧性故事也屡见不鲜。在一次空中侦察中,辛普森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湖泊(后被命名为不列颠湖),它可以作为桑德兰飞船的着陆点,这将比任何舰船都更接近冰冠的中心,可作为考察队的补给地。

天气条件也非常恶劣、危险。从Lancaster飞机上空投的小船上的降落伞没能打开,辛普森带领队员展开了一次海上打捞行动。然而他和安格斯·厄斯金(Angus Erskine)不幸落入冰冷的水中,体温急速下降。幸好一位桑德兰的飞行员反应迅速,及时将其救起,而厄斯金则抓住桑德兰船体下的龙骨得以逃过一劫——此次事故发生在探险正式开始之前 。

艰苦跋涉了370公里后,抵达了原定地点,建立了北冰(North ice)大本营,辛普森要求从位于极北地区的美军空军基地向西北空运物资。英国皇家空军则发明了一项“自由空投”技术,不使用降落伞空投非易碎物品。在冻土上方15米左右的高度飞行,抛投板条箱和供给物资,飞行的高度和角度使物资可投掷在松软的雪地上,它们也许会四处滚动或轻微弹起,但最终不会受到损害。这个方法非常有效,但其中一架哈利法克斯轰炸机显然只飞到10米的空中,遭遇了突发的雪盲,机翼顶部撞到了雪地。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及时处理,避免了事故恶化,机组人员紧急迫降,仅受了轻微的伤,但之后发生了戏剧性的救援行动。在失事飞机的机身里露营,使用降落伞四字结构搭建隔间,在一份报告中这样记载‘在第四天晚上举行了聚会,格陵兰探险队的成员受邀参加。’

围绕灾难事故反复进行报道并不只是现代的行为,这些最初的危难在全球的新闻中都进行了详细的报道。两年间,各大报刊报道了无数危险的事故和损失,多数是通过窃听基地的无线电信号获得的消息,之后还需要发布新闻进行反驳澄清 。这并不是说那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和报道。

不列颠北部格陵兰考察队所取得的成就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不列颠北部格陵兰考察队在很多方面进行了研究。其中,额外收益包括与海军部联合进行的无线电传播分析,但科学研究日程的核心是深入研究这一区域的细节特征,诸如冬天冰川增长的速度以及夏天冰川消融的速度。其中,一个主要的科研目标是研究该区域的重力情况。在长达两年的系列研究中,不列颠北部格陵兰考察队从东海岸到极北地区进行了300多次重力观测,还包括通过地震研究得出的关于冰川厚度的情况,让我们对冰川和下垫岩石有了更为全面的了解 。为了校正重力仪的读数,需要进行高精准度的经纬仪勘测。地震勘测研究希望效仿法国和美国考察队在大陆上的成功,通过标准铺设技术、精准丈量,最终将其一同引爆,再使用地震检波器记录结果,这将会像雷达或声呐一样揭示出光学示踪回波数据,这是一种回波定位的形式。但是,辛普森解释道,1954年初进行的研究并不十分理想—‘离开基地后的一个月内,我们建立了8个地震台站……同时尝试了各种操作方式,但除了几个微弱的显示外,没什么收获……这让人觉得非常失望 。1954年5月,就在探险活动快要结束之际,在一次戏剧性的事故后,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当霍马德还在他的Weasel中时,发生了爆炸,引发了火灾),测量出冰川厚度为2700米,考察队员最终制定了有效可行的继续测量方法,尽管存在一个巨大的“死区”,声波都不能穿透。

和每次探险一样,此次探险也非常重视成员的个人健康状况,有一名卫生官员全程跟随,第一年时还有生理学家随行。他们不仅在必要时提供紧急救助,还规划了一些实验,以测试人们在北极的异常状况下的忍耐力和表现。其中一个实验就是要验证8小时的睡眠是人体当时所需的平均值。整整一个月,探险成员们可在极夜期间一天中的任意时间入睡,观察者们认为成员们睡得时间显得更长(包括打盹和长时间睡眠),然而,最后将整月的睡眠总时间统计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探险成员们每天的平均睡眠时间为7.9小时’ 。

罗伊·霍马德加入考察队

1953年秋,在任务开展了一年之际,桑德兰飞船返回大不列颠湖取第二年所需的物资,科学家和军事人员发生了人事变动。军士西德·斯皮克·博德曼(Sid ‘Spike’ Boardman)被另一位英国皇家电气和机械工程兵代替,即,技工军士长德斯蒙德·霍马德,大家都称他罗伊 。罗伊·霍马德对于地震勘测工作的继续开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探险地区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

霍马德的任务是维护保养Studebaker Weasel,这是在探险中用于在冰冠上行驶的履带式运输车。当时的地形不仅为Weasels的使用提出了巨大的挑战(罗伊主要负责维修出现的机械故障),同时,有限的科学技术在当时的地理环境中也很难提取到相关的数据。

Weasel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履带式运兵车,专为在雪地中使用设计的,在此次探险中共使用了8辆,由于重量问题,它们不能进行空运,只能通过舰船将其运到距离基地以南320公里的地方,之后再将其驾驶到探险地。由于需要等待一个湖泊的水结冰,所以运输延期了。探险过程中经常会出现惊险的逃生,尤其是当Weasel掉进冰隙和溪沟时。就如登山者会用绳索将众人绑在一起一样,护送Weasel时也需如此。正是这样的措施挽救了迈克·班克斯和皮特·泰勒的性命,他们的Weasel和两辆完全载重的拖车在掉入冰隙后迅速下滑了12米。拖车中装载的货物,包括2个重约20公斤的口粮箱子落到了Weasel的后侧,让他们既不能继续下滑,也不能通过挡风玻璃出来,最后从幸存成员的头顶飞过,万幸人员只是受了擦伤 。Weasel成员的这次惊险经历对于之后薇薇安·福克斯(Vivien Fuchs)横穿南极洲的探险改良装备起到重要的参考作用。

在抵达格陵兰后,罗伊·霍马德收到了一只帝舵Oyster Prince腕表。这款腕表自探险之初就已经在格陵兰,被诸多不同的组员佩戴过,这些组员虽然是在基地周围进行日常作业,但也免不了长途跋涉、乘坐雪橇犬拉车和Weasel运兵车。

1952年 tudor oyster prince广告1952年 tudor oyster prince广告

帝舵Oyster Prince腕表编号7808

一位探险队成员——皇家工兵部队的JD沃克上尉在探险13个月后返回英国,1953年11月,他写了下面这封信给帝舵表:

“尊敬的先生们:

我最近刚刚结束了13个月的大不列颠北部格陵兰探险,回到英国,在此,我要向在探险中我一直佩戴的劳力士公司帝舵Oyster Prince腕表表示崇高的敬意。

当时,我负责各种不同的任务,包括货物储藏、搭建棚屋、驾驶Weasel以及在冰冠上用雪橇犬运输。温度跨度从华氏70度至50度之间,并且在冰川初融期间,腕表不可避免的曾多次浸入水中。

尽管饱受恶劣条件的考验,但是从英国传来的报时信号证实我的劳力士帝舵Oyster Prince腕表仍保持着惊人的准确度。根本无需手动调节。一连几周待在远离基地的冰冠时,有一款始终保持高度准确性的腕表在手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

1952年,汉斯·威尔斯多夫推出了帝舵Oyster Prince腕表,大不列颠北部格陵兰考察也于同年开始。这款腕表专为适应艰苦恶劣的条件设计,非常适合在北极探险中使用。

在当时的广告宣传材料中,帝舵表充分利用那次正在进行的探险进行宣传,1952年的杂志上使用的广告标题为“帝舵Oyster Prince腕表在格陵兰的极地考验”,并提到“佩戴帝舵Oyster Prince腕表的勇敢人士坚信自己能够忍受这些极致考验。”

帝舵Oyster Prince系列腕表采用劳力士在1926年推出的防水蚝式表壳和劳力士在1931年推出的自动上链“永恒”机芯。

因此,探险队成员需要记录帝舵腕表的性能日志,通过参照BBC无线电广播记录其准确性。记录误差率,“F”代表快,“S”代表慢。探险结束后,他们将日志本反馈给帝舵表。

除了简单的计时和代表帝舵表进行试验外,帝舵表在格陵兰冰冠的艰苦环境中也十分重要,这通过霍马德腕表上的宽大表带就可证实,那是专为佩戴在北极地区工服外而设计的。机芯采用FEF390口径,是在原弗勒里耶表芯(Fabrique d’Ebauches de Fleurier)基础上改良而成。

腕表的用途是什么?

首先,腕表是传统航行必备的工具之一。在极北之地,磁罗盘会失灵并且极易受到外部因素影响,如Weasel的金属引擎和变速箱。科考队不得不依靠传统的太阳罗盘—一种太阳表盘,中央的指针在外圈刻度盘上投下阴影,划分出20分钟区,对应太阳与地球之间的5度夹角。这种太阳罗盘安装在Weasel驾驶室,驾驶员看着腕表……同时旋转太阳罗盘,直到阴影指示与其腕表显示相同的时间。这样,他可以一边看着腕表,一边看着罗盘进行操作,保证这两个计时工具显示相同的时间。

腕表同样见证了极昼的枯燥单调和乏味的重复作业。霍马德的日记记载,他一整天都在进行维修工作,做饭则轮流进行(男孩们吃的很少。我试着让餐食更加清淡,装点餐盘。鲑鱼、土豆泥、罐装小萝卜……),即使他白天的任务很重,晚上也还要轮流做饭。

因此,探险腕表没有任何珠宝装饰,它只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装备,霍马德的帝舵腕表上有各种活动造成的典型创伤和划痕。

对话罗伊·霍马德

德斯蒙德·罗伊·霍马德现年93岁,1936年8月参加学徒军,1939年正式参军,是皇家电力机械工程师。霍马德曾在意大利、奥地利、香港、韩国和德国服役,在这期间,他发展了自己在机械车辆方面的专长,包括坦克和履带式车辆。

1949年,他担任车间主任(位列陆军上士),监管德国在奥地利的斯泰尔戴姆勒普赫工厂,1952年,他负责德国汉诺威装甲和轮式车辆。正是在汉诺威的基地,他看到了招募了解履带式车辆志愿者,前往格陵兰进行科学考察的通告。

“当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将要做什么,我只知道那里会非常冷,路程艰辛并且充满危险”,他接着说道“但是,我那时就告诉自己,我一定可以做到。我知道我会在那儿待一年半的时间”。

几天后他返回了英国,准备前往格陵兰。

然而,大不列颠北部格陵兰考察之行并不是他唯一的探险。1956年,在卫维恩·福斯爵士(Vivian Fuchs)率领的穿越南极探险队,霍马德成为第二位登陆南极的英国士兵(第一位是劳伦斯·奥茨队长)。此次探险在两个月的时间内,穿越了近1000英里的神秘冰冻地区,霍马德同样负责处理履带式车辆问题。

罗伊·霍马德成为唯一一位同时探索过北极和南极的英国士兵,唯一一位完全横穿南极洲的现役士兵。1939年,霍马德以二等兵身份参军,逐渐升至少校。他曾被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授予极地勋章(北极)和南极勋章。

你是如何加入探险队的?

我当时在汉诺威军中服役,我在基地看到通知,说他们正在招募了解履带式车辆的人员前往格陵兰进行科学考察的志愿者。我非常感兴趣,所以用了5天的时间回到和妻子共住的住所打包行李,然后返回英国。

在这之前,我对此一无所知,但是此前考察队(一年前就已开始)中的一个小伙子退出了,出现了空缺,所以我才有了这样的机会。

你在格陵兰做了什么?

我们的工作是研究格陵兰冰冠的地文情况和其下的地势。

当时有一个重力研究组和一个地震研究组,每组各自开展研究。我当时在地震研究组。地震组在冰面上进行爆炸试验,从而产生冲击波,接触到冰面下方的任何物体都会产生反弹力,传回到地震检波器中,大概有8个地震检波器,每个相距50米。实验时必须保持绝对的静止,否则就会出现误差。但通过这个方法,我们测算出了我们所在地区冰下地势的高度。

那里的生活有多艰苦?

非常非常艰苦。我在那里需要更换发动机。车辆相关工作是非常糟糕的,因为你必须在极度严寒的条件下摘掉手套进行修理。冰隙也让四处走动变得十分艰难,但我的任务是照看车辆,包括更换轮胎、补给轮、驱动轮、弹簧、发动机和齿轮箱。总是在外面做这些工作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帝舵Oyster Prince腕表发生了什么事,你是如何发现的?

我前往南极探险期间(1956年),我的妻子佩戴着它,后来就找不到它了。她写信告诉我她一直在用。我回到家后,根本没有想起来。

5个月前的一天,我发现那个盒子还在我的写字台里,但腕表却没在盒子里面。我找遍了所有地方,翻遍了所有抽屉,但都找不到它,甚至根本想不出它会在哪儿。

几年前,我的妻子逝世了,但在她临走前几个月,她曾提过这块腕表。她说,“你知道么,你原来的那块帝舵表……”她突然想起了它。我说那是一块帝舵自动上链腕表,是我去大不列颠北部格陵兰考察期间赠送给我的。后来,我们换了个话题,她也没再提起过,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提起它。我想她也许是把它弄丢了或是送给别人了。

但是这一直困扰着我,我非常想要找到这块腕表。我翻遍了房间的每个抽屉,最终在厨房抽屉后面找到了它,隐藏在一堆旧物之间,并不在盒子里。我不知道这么多年它到底发生了哪些事。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警惕这8个不良习惯 它们会毁掉你的腕表

    1、在错误的时间调教时钟 如果非要调教,在22点前,2点后调教为佳。2、把手表安放在盒子里一动不动 手表要经常拿出来戴戴,放久了也容易坏。3、电子产品让手表受磁 尤其是手机、电脑、ipad这些数码产品。4、过度抛光表壳 过度抛光也会损伤表壳上的金属。5、进水 除了标明防水300米或者专门的潜水表以外,其它的手表都不能长时间接触水,甚至只是生活防水。6、长时间不去维修保养 就像车子一样,手表也要经常维修保养,这样寿命才能更长。7、过度上弦 过犹不及,上弦也是如此。8、不会正确的使用计时码表功能 计时码表作为一个最常见的复杂功能,也是很多人最喜欢的功能,但并非每个人都知道怎么玩,若是操作不当,很容易损伤机芯。

    璞度皮草完美演绎格陵兰风情

    2016年11月5日,璞度携秋冬皮草新品扽登陆“丹麦风尚和美食品鉴大典”重庆之夜 “璞度”源自宋词《世说新语·赏誉》,以“追求完美、精益求精”为品牌理念,携带本季新品“秋水长天”、“米兰邂逅”、“双面佳人”和“明星挚爱”四个系列,席卷山城,引爆大典现场。2016年11月5日,璞度携秋冬皮草新品扽登陆“丹麦风尚和美食品鉴大典”重庆之夜 “璞度”品牌秉承多年皮草专业经验,与哥本哈根高品质皮草完美结合,每件衣服都是国外顶级设计师精心考量、用心搭配,并经过专业技师手工制作,保证其最时尚的设计和最高端的品质。“璞度”每款原材料都来自丹麦哥本哈根,具有质量标识和原产地证书;每一件水貂均为人工饲养,是真正的绿色环保品牌。璞度2016秋冬新品 璞度2016秋冬新品 璞度创始人兼CEO赵新吉先生(右)与丹麦王国格陵兰自治区外交部长Vittus Qujaukitsoq先生合影 丹麦王国驻华大使馆和丹麦王国驻重庆总领事馆连续3年邀请“璞度”品牌创始人、总经理赵新吉先生亲自演绎世界顶级时尚皮草秀。赵新吉先生先后为国内上百位影、视、歌、主持和体育明星等搭配皮草。此次盛典,“璞度”将以北极圈内

    专为热爱探险的人士而作 百年灵紧急求救夜间任务腕表

    百年灵紧急求救腕表(Breitling Emergency)内置微型紧急求救信号发射器和原创性内置天线系统,为全球专业人士和热爱探险人士提供全地形多领域的安全保障。如今,这款卓越腕表再添三款新战甲,一同应对险要任务,成就非凡壮举。钛金属表壳经高强度碳化处理,不仅格外轻盈坚固,更以劲酷黑色装点一新。缎纹磨砂表面宛若一件“隐形”战衣,在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丝毫不受眩光困扰,带来更可靠的安全保障。第一款特别版紧急求救夜间任务腕表(Emergency Night Mission)采用桔色指针与时标,以及同样醒目鲜艳的彩色橡胶表带,与黑色表壳及表盘形成绝佳对比。这种强对比设计在第二款特别版表款上也得到了鲜明的体现,酷黑与亮黄完美搭配,令人眼前一亮。第三款特别版腕表则以更加精致细腻的手法打造而成,表盘采用微光午夜蓝色珍珠母贝,与同色系橡胶表带相得益彰。百年灵紧急求救腕表(Breitling Emergency)配备个人定位信标(PLB),以及符合Cospas-Sarsat全球卫星搜救系统特殊要求的双频发射器,可同时发送求救信号并引导搜索与救援任务。同时,作为一款“专业人士腕上

    专为热爱探险的人士而作 百年灵紧急求救夜间任务腕表

    百年灵紧急求救腕表(Breitling Emergency)内置微型紧急求救信号发射器和原创性内置天线系统,为全球专业人士和热爱探险人士提供全地形多领域的安全保障。如今,这款卓越腕表再添三款新战甲,一同应对险要任务,成就非凡壮举。钛金属表壳经高强度碳化处理,不仅格外轻盈坚固,更以劲酷黑色装点一新。缎纹磨砂表面宛若一件“隐形”战衣,在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丝毫不受眩光困扰,带来更可靠的安全保障。第一款特别版紧急求救夜间任务腕表(Emergency Night Mission)采用桔色指针与时标,以及同样醒目鲜艳的彩色橡胶表带,与黑色表壳及表盘形成绝佳对比。这种强对比设计在第二款特别版表款上也得到了鲜明的体现,酷黑与亮黄完美搭配,令人眼前一亮。第三款特别版腕表则以更加精致细腻的手法打造而成,表盘采用微光午夜蓝色珍珠母贝,与同色系橡胶表带相得益彰。百年灵紧急求救腕表(Breitling Emergency)配备个人定位信标(PLB),以及符合Cospas-Sarsat全球卫星搜救系统特殊要求的双频发射器,可同时发送求救信号并引导搜索与救援任务。同时,作为一款“专业人士腕上仪

    见过那么多腕表之后 我心心念念的只有这5款

    帅!!百年灵Navitimer 01航空计时腕表虽然说Navitimer 01的百年灵01机芯也非常优秀,但是最吸引我的还是它的外观。Navitimer 01可以说是百年灵的代表作,如同飞机仪表盘一样的表盘设计也暗示了百年灵与航空的深厚渊源,看上去元素很多但是并不会让人眼花缭乱,有一种高级的精密仪器的既视感。美女戴这款也有不一样的感觉 宋仲基在《太阳的后裔》里也是佩戴了这款腕表,不过是在我看上它之后哦。(想深入了解可以点击:撩妹高手宋仲基耍帅必备 阳刚范儿军表http://www.yokamen.cn/luxury/style/2016/0303/4702250209512.shtml)精钢表壳,黑色表盘搭配红色秒针、银色累积计时器以及精致的立体或数字时标,双向棘轮式旋转表圈可保证著名的环形飞行滑尺操作简便流畅。表壳有精钢表壳和红金表壳可选,但是我更偏爱精钢,与这款表的硬朗之气更匹配,性价比也更高。时标有阿拉伯数字和棒形时标两种选择,个人更偏爱简约的棒形时标,感觉跟整款表硬朗利落的风格更匹配。表带的话也有好多种选择,其中黑色皮带才是我的菜,针扣款黑色小牛皮是6590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