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蚕直接吐丝做成表盘 制表师你这脑洞开得太大了

发表于:2017-05-09作者 YOKA男士网来源于:YOKA男士网
高级腕表之所以名贵,往往不单单因为它的材质或者功能,更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因为它将古老的工艺传承下来,并且在方寸间的腕表上予以呈现。让腕表超越了简单的时计范畴,升华成一件艺术杰作。

海瑞温斯顿卓时Premier系列Delicate Silk 36毫米自动腕表

每款限量发行30只

这个系列腕表采用浮雕生丝制作,创新性地将丝绸与浮雕工艺巧妙融合。

鉴于其深厚的历史象征意义及浑然天成的美感,海瑞温斯顿决定采用丝绸作为全新表盘的背景。海瑞温斯顿设计师开创了丝绸织造史上的先例,透过全新技术,令桑蚕在毫无手工干预的情况下,自行织就丝锦,缔造出一片精致而细腻的生丝区域。生丝经染色后便可获得四种表盘底色,包括浓烈的皇家红、银灰、纯白及雅致的宫廷粉色调。

获得独特材质后,下一步便是寻找能够以丝绸为雕塑底面进行工艺制作的浮雕工作坊。一般而言,浮雕技术大多应用在皮革或纸上,在表面塑造凹凸起伏的立体效果。在历经无数次尝试后,浮雕大师终于成功将18K或22K金设计图案压印在生丝上,将奢华风格化作生丝表盘上浮雕的各款花卉和星形图案。

卡地亚RONDE LOUIS CARTIER焰金工艺猎豹装饰腕表,超大号表款。

编号及限量发售30枚

继金属珠粒、珐琅珠粒和金银丝细工工艺之后,卡地亚大师工艺系列再添焰金工艺。

焰金工艺灵感源自通过加热改变金属表面颜色的蓝钢指针工艺,操作时需要掌握精准火候。各种颜色随着温度变化一一浮现,蓝色对应最高温度,米色对应最低温度。工艺大师首先在18K金表盘上雕刻或“描绘”细腻入微的猎豹皮毛图案,然后将金质表盘用火焰加热,第一种色彩便随之浮现。之后需要不断重复这一工序,直至获得丰富完整的色彩效果。这一工艺不但要求细腻精准的手法,更离不开胸有成竹的判断力。每一种色彩在加热过程中持续变化,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

香奈儿MADEMOISELLE PRIVé珠宝腕表

每款限量一枚

香奈儿Mademoiselle Privé珠宝系列腕表中的“Coromandel东方屏风表盘”系列,设计灵感来自香奈儿女士所收藏的中国屏风。香奈儿女士生前收藏了很多中国屏风,上面雕刻着东方寺院的宝塔、狮像、人马像、花卉与鸟类以及在 她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山茶花和凤凰。

今年香奈儿以微绘方式再次在表盘上重现了中国乌木漆面屏风上的图案。这些腕表运用大明火珐琅工艺,结合宝石雕刻或雕金图案,就像那些古董屏风一样,华丽又韵味十足。

雅克德罗(Jaquet Droz)时分小针盘(PETITE HEURE MINUTE)腕表

每款仅限量发行28枚

雅克德罗将分别源于非洲、加勒比海及亚洲的狮子、火烈鸟和锦鲤呈现于三款腕表之上,通过黑色大明火珐琅和生动的微绘工艺打造。

自古以来,百兽之王备受崇尚权威的统治者追捧,亦令诗人和艺术家为之着迷。狮子象征力量、尊荣与权力,其脸部的鬃毛夹杂着棕色、黑色及红色等丰富色调。侧面狮身岿然不动,展露智慧和庄严之相,映衬着光泽闪耀的43毫米直径红金表壳,更显尊贵气质。

加勒比火烈鸟凭借鲜丽的羽毛及独特的鸟嘴,令人惊艳,魅力无可抗拒。火烈鸟似乎正要伸展柔丽的脖颈。39毫米直径红金表壳上镶嵌248颗明亮式切割钻石,为此瑰美景象增添璀璨华彩。

另一款同样采用39毫米直径的表壳内,锦鲤在芦苇和莲花之间自在游弋。带有多色鱼鳞的锦鲤象征长寿,倾情舞动着一阕水中芭蕾,散发优雅宁谧的气质,在亚洲一直深受青睐。这款腕表上的锦鲤亦代表着皮埃尔•雅克德罗(Pierre Jaquet-Droz)所处的时代,即十八世纪时西方对远东文化的执迷。而这些钟表作品曾是最早进入紫禁城的展品,实非偶然。

宝珀Blancpain 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工作室“雪绒花”腕表

限量1枚

宝珀Blancpain 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工作室打造一枚全新孤品“雪绒花”腕表,集珐琅工艺之大成,大明火珐琅、錾胎珐琅淋漓尽致体现宝珀的珐琅实力,尤其雪绒花瓣上面的精致颗粒,体现了宝珀工艺大师对珐琅烧制温度的纯熟驾驭,充满匠心巧思。

表盘之上,温润盘面、翠绿花茎花叶、宝珀标识、两大刻度均由大明火珐琅工艺,以800度高温一次性烧制而成,任何的瑕疵之差都会影响成品,所以可谓得之极为不易。而黄金勾边之后,再用錾胎珐琅工艺在花瓣处填入珐琅粉,进行叠加烧制。这一次,宝珀工艺大师完美地利用了两大对珐琅温度的极致理解:第一,花瓣的烧制选择低于800度的温度,所以珐琅粉不会充分溶解,自然形成了带有颗粒感、气泡感的凸起品相,与温润盘面形成巧妙对比;第二,大师巧妙利用大明火珐琅一旦烧成,则低于800度温度不会被影响的特性,完成了这次珐琅质地的绝妙突显。这一手法,尽显宝珀工艺大师对珐琅制作的深刻理解和对工艺体现的不断探寻。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这些腕表 但还是忍不住跟你分享

    百达翡丽Ref.5316三问万年历今年,百达翡丽重新设计了著名的三重复杂功能腕表,带三问报时、陀飞轮以及带自动返回式日期指针的万年历。这款超级复杂功能腕表采用铂金表壳,搭配双层式表圈和表耳,黑色珐琅表盘上的月相视窗采用珐琅月相圆盘。日期则通过顶端带菱形箭头的自动返回式指针显示。宝珀Blancpain 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工作室“双牛争王”腕表,售价1216500元,限量1枚。这款双牛争王是宝珀Blancpain 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工作室打造一枚全新孤品腕表,生动展现了一场瑞士马特洪峰前,双牛决斗争王的画面。表盘上的瑞士地标马特洪峰赫然高耸;而产自瓦莱州(Val d’Hérens)的牛是瑞士的一大民族遗产,公元前3000年就已生活在瓦莱地区,牛王之争更是瑞士自古以来的自然传承。高耸的马特洪峰和双牛的红金牛身均由金属雕刻工艺精致打造,值得赞叹的是,牛颈处的项圈并非普通嵌入,而是在本就金属雕刻的牛身上开出0.01毫米的微槽,使用宝珀在制表界绝无仅有的大马士革镶金工艺,将软黄金填入,毫厘打造。之后在项圈上,再次使用金属雕刻,完成凸点等造型。最终,整

    当陀飞轮邂逅美石表盘 腕表都要飞升上仙了

    在此之前,原本怀表的擒纵机构是固定的。平躺时,摆轮游丝受地心引力的影响平均,但当怀表搁置位置产生变化的时候(特别是将其竖立放在口袋中时),造成了摆轮游丝受地心引力影响产生变形,从而影响摆轮的摆幅与摆速,产生走时误差。而陀飞轮的发明在当时有效缓解了怀表机芯因受地心引力影响而造成的走时误差,陀飞轮也因其昂贵的制作成本及苛刻的制作技术成为高端制表技术水平的标志。但进入二十世纪后,钟表的佩戴方式发生了巨大改变,腕表逐渐取代怀表成为时代主角。与此同时,材料学也迎来一波发展高峰,冶金技术得到了极大改善,钟表走时误差因此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陀飞轮对于影响钟表走时精准性的意义已不如最初那般巨大。其后,随着技术不断发展,陀飞轮的功效再次发生改变,从陀飞轮的实用意义更多的转至装饰意义。如今,雅克德罗将陀飞轮这一精准时计的杰出复杂工艺运用于其标志性表款之一的大秒针(Grande Seconde)。经过对创新设计数字8和白金或红金表壳的悉心研究之后,雅克德罗的制表大师们决定将陀飞轮置于12时位置的偏心秒盘中央。这一匠心之作保留了小时和分钟盘位于6时位置的经典偏心设计。罗马数字时标和比例

    格拉苏蒂原创全新鎏金六零年代方形计时腕表

    复古摩登,令经典重现瞬息万变的潮流总像春日百花般迷人眼,而那永恒的复古之风却总让人留恋。在匆匆流过的黄金岁月中,六零年代称得上是一个时代标榜,即使在如今的时尚风格中,也不难找到那个时代的身影。六零年代的西方正处于经济飞速发展、物质水平上升、文化思潮风起云涌的时期。如此的背景下,一场充满活力的年轻文化运动在欧洲大陆轰轰烈烈的上演。处于六零年代文化运动中心的年轻人更是摒弃传统审美,张扬个性,选择了更加自然的造型、强烈的色彩以及夸张的配饰等等。而此次活动,格拉苏蒂原创特别运用这些六零年代标志时尚元素将店铺装饰成复古风格,以与众不同的面貌迎接鎏金六零方形系列腕表加入格拉苏蒂原创的大家庭。活动期间的上海与北京格拉苏蒂原创精品店好似将时光倒流,让宾客完全置身于六零年代的摩登复古之中。思想活跃、摩登多彩的六零年代,以其独特的几何形状设计和缤纷的创意色调在制表界、家具界、时尚界等领域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六零年代中期,格拉苏蒂制表师们推出一系列版本的Spezimatic表款,自此诞生出经久不衰的标志性风格,正方枕形、弧面表盘、曲线指针加上独具韵味的阿拉伯数字,这些主流的时间设计

    这款腕表把化繁为简做到了极致 而且圈粉无数

    勇创者万年历腕表是亨利慕时的标志性产品,以复杂机芯和绝对简洁设计而闻名。腕表并未配备多个子表盘或难以辨认的日期刻度盘:通过中央小指针和时标,不仅可以显示小时,还可显示月份。3点钟位置设有大尺寸日期窗口,新型日期设计。9点钟位置配备动力存储指示器,令腕表更臻完美,成为最易于读取和易于设置的腕表,因为可以在一天任何时间向前或向后调校。HMC 800机芯内置于新款勇创者(Endeavour)表壳,表壳线条经过调整,从而在直径上超过了腕表的直径40.8毫米。该表壳直径为42毫米,外观更加活力动感,但凭借弧形表后盖可以优雅贴合手腕。勇创者万年历PURITY 腕表更进一步推动了亨利慕时的极简主义理念:表盘仅在12点钟和6点钟位置设有时标,而且未设品牌标识或名称。凭借华丽神秘的午夜蓝色fumé 烟熏表盘,该腕表立等可辨,证明了真正的奢侈品一定是独一无二的,即使没有张扬的品牌形象印记也可轻松识别。最后,亦如品牌2017年1月1日后生产的所有新表款,该表的表盘上同样不设“Swiss Made”(瑞士制造)标签——因为这家沙夫豪森制表厂的钟表产品95%以上部件都出自瑞士——而官方对于

    这些让人一见钟情的腕表 原来用的是6个世纪前的工艺

    揭开微绘珐琅神秘面纱 微绘珐琅是西方珐琅的代表,被誉为“瑞士七大工艺”之首。在传统珐琅工艺中是难度最高的一项技艺(另外两种为掐丝珐琅和内填珐琅)。这项技艺被用在顶尖的腕表作品中,由于腕表盘面大小、形状以及机械构造的限制,完美的微绘珐琅就显得弥足珍贵。画师还要将图案从构思再手绘到表盘上, 因此每一块珐琅面都是独一无二的。追源溯流,观微绘珐琅前世今生 珐琅技艺最早应用于制作珠宝和金饰中,并自15世纪起被用于钟表作品中,而其中的微绘珐琅工艺也随之诞生于欧洲比利时、法国、荷兰三国交界的佛朗德斯地区,之后经法国中西部的里摩居之手,以其制作内填珐琅工艺为基础,发展成画珐琅的重镇。1755年,日内瓦的微缩画家完善了一种称为“日内瓦珐琅”的助熔技术,以便创造出一种类似透明彩釉的装饰效果,从而保护和增强下方的微缩彩绘图案。17世纪末,由于制表师及贵族们聚焦于复杂功能及精准工艺,微绘珐琅进入了“死亡时期”。19世纪末机械钟表在功能性开发上几近达到极致,可创新的空间变小,功能性已经成熟,人们再次将焦点投注到它的装饰性上,微绘珐琅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之中。传世珍品,皇家情谊 珐琅的丰富多彩,

    赛车表盘的荣耀回归 欧米茄超霸系列自动上链腕表

    全新时计采用精钢表壳,搭配别具一格的分钟时圈。该设计首次出现于1968年推出的欧米茄超霸腕表上。如今,这一经典设计荣耀回归,与此系列的“赛车竞技”传统一脉相承,于哑光黑色表盘上散发全新魅力。18K白金精心打造的小时刻度以“箭形”设计呈现,内覆Super-LumiNova夜光涂层,一端以橙色标记进行点缀,赋予此全新表款无限新意。这款全新升级的月球表配备了更为宽阔的小表盘,使得读取计时时间更为方便与直观。表壳直径44.25毫米,蓝宝石表镜以极致工艺打造,使得整块腕表较之前款式更为轻薄,彰显出欧米茄卓越的制表技术。经过抛光处理的陶瓷表圈搭配磨砂Liquidmetal®测速刻度,表盘上醒目的橙色文字与时针、分针以及秒针尖端的橙色亮漆相得益彰,凸显欧米茄匠心独运的非凡设计。该款腕表的表带设计同样与众不同。黑色橡胶表带中间别出心裁地填充了橙色橡胶材质。利用铣削工具令表带呈现出整齐等距的微孔,其间一抹抹橙色若隐若现,不仅打造出完美的运动风格,同时带来更舒适、透气的佩戴体验。全新的欧米茄超霸系列自动上链腕表已荣耀升级成为至臻天文台表,代表了新一代超霸腕表的非凡品质。腕表内

    表盘表带都可以个性化定制 积家Atelier Reverso男表有点意思

    积家reverso classic双面双时区小秒针翻转腕表 尽情发挥自由创意的空间 每个人的风格品味和时尚触觉都不尽相同。Atelier Reverso让顾客透过不同的表盘设计,例如漆面表盘配以镶嵌宝石的表壳,展现不同个性。全新表款,全新色调 2016年,积家为Reverso Classic双面双时区翻转腕表大型款设计了五款表盘。踏入2017年,Atelier Reverso推出六款全新表盘。当中包括三款全新色调的表盘──“1931”红色表盘让人联想起首款Reverso翻转系列腕表的一抹红色、深蓝色表盘展现微妙的色彩变化、灰色表盘则呈现炭纤维的质感,彰显男士的气魄。另外三款表盘则采用全新的材质,分别为灰色陨石表盘、灵感源自军人的绿色大理石表盘和色泽温暖柔和的虎眼石表盘。积家atelier reverso 全新个性化订制-灰色表盘积家atelier reverso 全新个性化订制-虎眼石表盘积家atelier reverso 全新个性化订制-灰色陨石表盘积家atelier reverso 全新个性化订制-绿色大理石表盘积家atelier reverso 全新个性化订制

    每日一毒 格拉苏蒂原创全新鎏金六零年代方形腕表

    格拉苏蒂原创鎏金六零年代方形系列腕表 活力四射、个性分明、令人难忘,六零年代凭借鼓舞人心的设计,以独特的几何形状和缤纷的创意色调在制表界、家具界、时尚界等领域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六零年代中期,格拉苏蒂制表师们推出一系列版本的Spezimatic表款,催生出经久不衰的标志性风格。正方枕形、弧面表盘、曲线指针、独具韵味的阿拉伯数字,这些主流的时间设计元素都为鎏金六零年代方形系列点燃了灵感。五种表款分别以其亮丽的配色命名:Sixties Iconic Forest 鎏金六零年代森绿腕表、Sixties Iconic Ocean 鎏金六零年代海蓝腕表、Sixties Iconic Graphite 鎏金六零年代墨灰腕表、Sixties Iconic Tangerine 鎏金六零年代橘橙腕表以及Sixties Iconic Fire 鎏金六零年代焰彤腕表。所有表款均搭载自制的Calibre 39-34自动机芯,具有格拉苏蒂传统中精湛制表技艺的典型特征。Sixties Iconic Forest 鎏金六零年代森绿腕表和橘橙腕表 六零年代风尚,成就原创表盘设计 格拉苏蒂原创的专家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