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清宫内务档案 探秘哪些钟表才是皇族的最爱

发表于:2010-09-02作者 YOKA时尚网-《时尚时间》来源于:YOKA时尚网-《时尚时间》
清宫中改造钟表的现象在乾隆朝(1735-1796年)尤为明显。清宫内务府档案中记载了大量改造钟表的实例,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宫遗存的部分钟表上也可以看出改造痕迹。
铜镀金番人献宝钟

钟表改造是清宫造办处做钟处的重要任务之一。清宫所改造的钟表,有的是在长期使用过程中出现了损伤,需要修理见新。在修理时,做钟处依照皇帝指示,对一些钟表进行了不同程度地改造,小则改变钟壳上的某些装饰,大则对外壳、机芯改弦易张,把钟表改做他用、拆毁,致使许多钟表失去原貌,甚至消失;还有一些钟表现状完好,本身并没有瑕疵,只是在某些方面不符合皇帝的审美观,故此也被列为改造对象。

更换机芯

更换机芯分两种情况:1、钟表上原有的机芯不敷使用,故此不再进行修理,而是重新制作机芯或用其他钟表的机芯替代原机芯,被拆下的机芯做材料用。如:乾隆十八年(1735年)二月,库内收贮的西洋木壳钟、八角形铜壳钟外壳破旧损坏,粘补收拾后,完好如初,但机芯却无法使用。故此,乾隆帝指示更换机芯。2、清宫钟表数量众多,有些派不上用场,贮存于库中,日久尘封,以至于机芯不知去向,只剩下钟壳,需另造新机芯或用其他钟表的机芯补充。如:乾隆十七年(1752年)正月,将库内收贮的花梨木问钟外壳两件,乌木钟外壳一件,分别配做机芯。

木楼嵌铜饰带日历钟

钟表外观的改变

钟表外观的改变是指对钟壳的样式、颜色、装饰等做出改变。

1、钟壳样式的改变:也就是对钟表的造型做出改变。如: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二月初八日,传旨改造一件紫檀木镶嵌掐丝珐琅玉花片壳钟。乾隆帝的指示是,改换外壳样式,把原有的机芯做材料用,另配更钟机芯。本月二十二日,做钟处把钟表改造为重檐亭式,并制作了木样,交给乾隆帝过目,乾隆帝对新式样没有异议,同意照样子制作。同时强调栏杆上添配玉顶,栏杆心板及牙子做成掐丝珐琅,顶子吻兽做铜金的。

2、变换装饰手法:钟壳的装饰手法通常有镀金、髹漆、镶嵌玳瑁、镶嵌珐琅等。其中镶嵌玳瑁这种装饰手法的一个致命弱点就是娇气。由于玳瑁和木材在相同温度下热胀冷缩的系数不同,从而导致玳瑁等材料脱落。对此,清宫通常以髹漆替代玳瑁镶嵌。如: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八月初十日,首领孙祥将库内收贮的一件玳瑁钟进呈给乾隆帝,乾隆帝看过后提出,机芯仍保留,壳子改做成黑地彩漆壳,钟壳上原有的铜饰件全部梅洗见新,补配缺失饰件。改造后的钟表在当年的十二月二十七日,进呈给乾隆帝。

3、变换原有漆的颜色:如: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四月三十日,太监胡世杰传达乾隆帝旨意,将两件五彩油画音乐钟改做成黑漆地画五彩钟,同时把钟的顶部参照好式样重新制作。几个月后,五彩油画音乐钟变成了黑漆地画五彩钟。

4、改变装饰物:钟表上原有装饰物被拆下在其他物品上使用,所缺之处以新饰物替代。如: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五月初三日,太监胡世杰交出镶嵌四角花石塔金色镶红缠丝珐琅玻璃西洋亭式壳钟表一件。传达旨意,将四角珠花朵拆下,另配做亮红玻璃塔。

彩漆嵌铜活鼓字盘钟

改装钟表

改装钟表主要是指在原有钟表上添加活动玩意儿装置。如果说换机芯、改外观还是相对单一,改装现有的钟表则是系统工程。因为钟表外观上表露出来的每个活动装置都由机芯内相应的轮齿控制,对其调整,意味着机芯必然要改装。

乾隆十七年(1752年)六月,做钟处改装乌木壳葫芦形音乐钟,这次乾隆帝的兴趣在花的开合上。提出:“著西洋人将此钟顶上想法安镀金莲花朵,逢打钟时要开花,再做些小式花草配上。”在改装过程中,乾隆帝不断指示,命使用指定材料:“莲花着做红铜打色,其小式花草做象牙茜色,瓶做珐琅,配紫檀木座”。

钟表改做它用

是指把钟表拆改为挂屏、桌灯等。如: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适逢皇太后八旬大寿,为表孝心,乾隆帝以新奇之物敬上,其中的一件桌灯,是由镶画片玻璃心紫檀木钟壳改做的。

拆毁钟表

乾隆后期,由于造佛像的需要,拆毁了相当数量的铜镀金钟表。以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为例,共有重140斤的洋铜三层亭式架问乐钟一对,重180斤的黄铜三层亭式架乐钟一对等23件钟表被拆除机芯,刮去镀金,销毁为铜。从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到五十三年(1788年),共拆毁一百多件钟表,熔化得铜上万斤,成造21尊佛像。

铜镀金八仙水法转花钟

从档案记载中不难看出,清宫同样对怀表进行了改造。乾隆帝对怀表的改造情形与座钟大同小异,主要有:

1、配新表壳:给原有机芯配做新表壳。如:乾隆二年(1737年)六月十三日,将珐琅表的外壳取下,重新配做玳瑁镶珐琅片壳子。

2、换新机芯:旧有表壳尚如人意,机芯坏掉的情况下,换上新机芯。如:乾隆三年(1738年)八月二十三日,传旨将五彩拱花盒表两件,玳瑁套表两件、白拱花拐枝表一件,全部换机芯、添双针。

3、拆宝石:拆下表盒上嵌的各种宝石,镶嵌在其他物品上,空缺处补做铜镀金花纹或珐琅花纹。乾隆十九年(1754年)十二月,太监胡世杰交三件嵌金刚石钟表,奉旨将金刚石拆下,其拆下金刚石之处补做铜镀金花纹。

4、改造表壳 :将表壳改做他用,如护身佛、鼻烟壶、带头、簪子等。如: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六月初六日,传旨将一件珐琅镶金刚石表的珐琅盒套底部拆下做带头一件,侧面拆下做簪子。最终这件表套做成了一件金带头,一支嵌金刚石火焰簪、一对金刚石累丝花束。原有的铜表壳、机芯交回做钟处。从这条档案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一件怀表是如何在改造后失去原貌的。

改造钟表是做钟处主要任务之一,特别是乾隆时期改动钟表之多是空前绝后的。钟表改造是在皇帝的指导下进行的,也就是说,钟表如何改造,最终以何种造型出现,完全取决于皇帝本人的意愿。因为在封建君主时代,帝王的好恶左右着一切事物的价值取向。正是由于清宫对所收藏的钟表进行了随心所欲的改造,致使一些钟表失去原貌,这也就是后人辨别钟表产地时莫衷一是的主要原因。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探秘瑞士钟表的学徒制度

    正在大多数国家的学生还在为如何就读于世界顶级高等学府而绞尽脑汁之时,在这座安逸而富足的欧洲国家——瑞士,却有三分之二的学生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做学徒。瑞士的学徒制度渊源已久。起初制表机械尚未出现,瑞表都由手工制造完成,到了19世纪中叶,瑞表制造工艺流程日趋复杂,在表厂的要求下,第一所学徒钟表制作学校于1824 年在日内瓦建立。瑞士目前有六所钟表制作学校,自然地分布在汝拉山谷(Arc Jurassienhas)——除了日内瓦这所古老学校外,其他学校包括:沃州( Cantons of Vaud)的ETVJ, Ecole Technique de la Vallée de Joux纽沙泰尔(Neuchatel )的CIFOM, Ecole Technique (主校园在Le Locle)伯尔尼(Berne)的CFP/BBZ, in Bienne索洛图恩(Solothurn) 的ZeitZentrum Uhrmacherschule, in Granges汝拉(Jura)的EHMP, in Porrentruy阿尔弗雷德·海威格制表学校毕业典礼目前约有2000名学生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