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在巴塞罗那 你会有一种奇妙的幻觉

发表于:2009-05-27作者 YOKA时尚网-《时尚旅游》来源于:YOKA时尚网-《时尚旅游》
电影大师伍迪·艾伦把电影《午夜巴塞罗那》称为他“写给巴塞罗那的情书”,影片中狭窄幽深的西班牙小巷、建筑大师奥东尼奥·高迪的瑰丽建筑、哥特老城区、色彩斑斓的田园不由得让你联想到那的大街小巷。

全是曲线和圈圈,巴塞罗那的巴特罗之家里这个能引人产生幻觉的客厅,体现了设计师超凡脱俗的感觉,设计师就是出生于加泰罗尼亚、给巴塞罗那的都市风景设计了很多杰作的安东尼·高迪。

他:“求求你,别再说加泰罗尼亚语了,”我太太芭芭拉抗议道,“你都快让我犯偏头痛了。”

那是我们在巴塞罗那的第一个早晨,可是开头不太妙。我为这次旅行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月,甚至学了西班牙语。但是一落地我就发现,靠我这洋泾浜的西班牙语,在这个极其骄傲的、通用加泰罗尼亚语的城市里简直是寸步难行。所以在到达的第一个早晨,我就开始突击钻研起当地语言来。

“See oos Plow,”我咬文嚼字地说,“‘劳驾’就是这么说的。”

“和你一块旅行简直就像在上学。”芭芭拉叹道。

这是家族病。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当老师的妈妈就把假期当成历史课。我的那些波士顿郊区小镇里的朋友们在鳕鱼角(Cape Cod,美国马萨诸塞州的一个半岛)嬉戏玩闹的时候,我们却追踪着清教徒们的足迹,在新英格兰地区辛辛苦苦地跋涉。芭芭拉不是这种类型的游客。她是个看见导游手册就蹙眉的创意型的漫游者,喜欢顺路溜达着,等待奇迹的降临。有时候,奇迹真的发生了,不过也有差不多同样多的几率,我们花了好多时间却哪儿也没去、什么也没看见。

巴塞罗那会不同的,我对自己许诺说。有安东尼·高迪的伟大作品在那儿等着我们,我们不会在偏僻的社区里浪费时间的。要是芭芭拉也能这么看就好了。

波兰艺术家伊戈尔·米特拉奇的这个高深莫测的雕塑是加泰罗尼亚大道(Rambla de Catalunya)的标志。

她:旅行之前的几个月里,我丈夫休疯狂地看了很多关于西班牙的书,有一天晚上甚至把我弄醒,告诉我说1493年哥伦布航行至巴塞罗那时,国王斐迪南二世和伊莎贝拉王后亲自到场迎接了他。我没觉得这有什么意思。再说,去西班牙是他的主意。我没去过巴塞罗那,但在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将军独裁的时候,我和第一个丈夫去过马德里——我对这两个男人的看法,使得整个伊比利亚半岛(欧洲西南的半岛,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所在地)都给我留下了恶劣的印象。西班牙之行,休已经游说了好几年了,我最后终于认可,值得给它第二次机会。不过我并没有抱太大的期待。我的行前准备仅限于找出我们能负担得起的最好的酒店:内丽,一个位于老城的哥特区(Barri Gotic)、重新翻修过的18世纪大宅邸,真的很棒,跟网上看到的一样。

跟休不一样,我到巴塞罗那的时候,没有必看景点的清单。我痛恨拥挤的人群,而且去博物馆的极限是最多两小时。至于教堂,尽管我很喜欢欧洲大教堂的富丽堂皇,但用不了多久,我的感觉就会像作家辛西娅·欧芝克(1928——,美国犹太女作家)曾经写到的那样“终于我累了/看了这么多尖顶楼”。我一贯的作风是迈开脚步,走向人们真正生活的一个街区,或者一个饭馆(在饮食方面我一点都不随意),或者听说过的什么迷人的地方,一路上敞开胸怀等着好运气带来意外的发现。在巴塞罗那,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发现,这再简单不过了:这儿有那么多步行者的散步道——包括著名的散步大道Las Ramblas——这个城市是健行者的美梦。

点缀在巴塞罗那的众多广场之一,棕榈阴凉下的皇家广场(Placa Reial),那新古典主义的建筑外墙、喷泉和咖啡馆邀你驻足流连。

他:巴塞罗那不是一个容易解读的城市。要想了解它,按照阿伯丁大学西班牙学教授、本地人特里莎·维拉罗斯的说法,“你得诱惑它,才能得知它的秘密;它只对少数几个选中的人展示它自己。”

我们毫无疑问需要帮助。芭芭拉决定,做这件事的人,是定居在巴塞罗那的一个叫做乔丹·萨叟曼的美国青年,他2000年来访时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城市,于是决定留下来解开它的谜团。2006年,他创办了一个名叫“嗨,这是巴塞罗那”的旅行社。他来酒店见我们的时候,我拿出了自己的清单:毕加索的巴塞罗那,米罗(Joan Miró, 西班牙卡塔卢奇亚人, 1893年4月20日生于西班牙巴塞罗那, 世界知名超现实主义画家)的巴塞罗那,更不用说高迪的巴塞罗那了。乔丹看着它,好像那是一张糟糕的信用报告:“我觉得你们自己就能游览这些东西。”我敢说,芭芭拉已经认定他了。

乔丹带着我们在老城区来了一次巴塞罗那式的散步,集中参观那些大部分游客都不看的非主流景点:加泰罗尼亚徒步俱乐部办公室坐落在有着4根古罗马奥古斯都神殿的科林斯式柱的天堂街(Carrer del Paradis)上。在一个塞满了小型摩托车的停车场,乔丹向我们宣布这是“我最喜欢的巴塞罗那街景”。

“啊?”我觉得他肯定是在开玩笑。

“整座城市的历史都在这儿,”他说,同时用手指着罗马输水槽的残迹、哥特式大宅邸的断壁残垣、一座18世纪的教堂、一座装饰华丽的现代派建筑和一个爵士夜总会以及一个名叫“生活”的有机食物餐馆。“这就是为什么我喜爱巴塞罗那。据我所知别的城市都不会这样将新与旧混杂在一起。”

也许确实如此,但我还是期待着不那么深藏在巷子里的巴塞罗那。

可能是世界上最非同寻常的教堂,高迪的神圣家族大教堂(Sagrada Familia)每年仅凭它哥特现代风格的建筑形式和包括80种植物在内、详细描述基督降生的精雕细刻的正面外墙,就会吸引来两百多万的游客参观。

她:和乔丹一样,我也想发现这个仿佛悬在山海之间的吊床一样飘忽的城市的魂魄。还有什么比博克利亚市场更充满发自灵魂的热情呢?这儿有那么多色彩缤纷的蔬菜、水果和闪光的鲜鱼。不过,比起市场和传统,巴塞罗那还有更引人注意的东西:一种无所不在的感官之情,似乎能把所有踏上这片活力之地的人都感染上。巴塞罗那超过了威尼斯和巴黎,成为热吻之都。甚至连休这么不情愿在公众场合表露热情的人,也开始在街上吻我了——尽管亲吻时不像本地人那么热情洋溢。逛完博克利亚周边的小巷子之后,我们走进耀眼的阳光里,我问乔丹“巴塞罗那是个怎样的城市?”

“在巴塞罗那,你能随心所欲。你可以顶着一脑袋紫头发在跨国公司里上班,或者在街上裸奔。”

“但为什么是这儿呢?别的地方的人都没有这么宽容?”我一边说着,一边在散步大道Las Ramblas上凑近一个水龙头喝起水来——据说这么做能确保你再回到这个港口城市来。

“一个靠谱的解释是,加泰罗尼亚人不得不艰苦争取才保住了自己的文化和身份,”乔丹说,“他们的历史就是压制和开放的交替更迭,也许正是这些让他们与众不同,能接受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好像是为了演示这个观点,他把我们带到了拉巴尔区(El Raval)混乱的小街小巷里,这里一度是巴塞罗那的阴暗面。这个区曾经是毕加索的灵感来源,也是让·热内的《小偷日记》的背景所在。现在,你仍旧能从满街溜达的阻街女郎中找一个带走,如果不够小心还是会被小偷扒窃,还可以在某些古老的酒吧里点上一杯苦艾酒。但是中产阶级正在朝这边靠拢:你可以去1995年开馆的当代艺术馆里看个展览,或者在茶社和康体中心Mailuna享受按摩。也可以和我们一样,坐在El Jardi里来点改良后更时尚的餐前小吃。这家小餐馆隐藏在很多橘子树之间,就在以前的老圣克鲁斯保罗医院(Antic Hospital de la Santa Creu I Sant Pau)的院子里,这是一座引人注目的哥特式建筑,高迪当初被有轨电车撞到之后,被人当作乞丐送到了这里,然后死去了。这道历史美味弥补了休的一天,我敢说,他正要愤懑起来,因为这之前连一个有文化价值的庙宇都没去。

一个吻给巴塞罗那的高尚街区格斯雅大道(Passeig de Gracia)增添了优雅的调子。

他:跟乔丹道别之后,我和芭芭拉商量出一个和解案。她同意把更多的时间用在正式的参观游览上——并且让我安排第二天的活动。我们的第一站是博克利亚市场的Pinotxo,它最著名的是煎蛋卷和马铃薯(truita amb pataca),我们把这道菜吃得一干二净。接着我们直奔埃伊桑普雷区(Eixample)开始我和本地建筑师一起设计的徒步游览,这里是现代派建筑的露天博物馆。所有人(包括我们在内)都会去参观高迪花了43年、直到1926年辞世仍未完成的、令人难忘的“有呼吸的教堂”——神圣家族大教堂(Sagrada Familia),可我更感兴趣的是他不那么野心勃勃的其他作品,特别是位于格斯雅大道(Passeig de Gracia)上的一座刚刚翻修过的房屋——巴特罗之家(Casa Batllo)。它那不可思议的外观——微光闪烁的莫奈式外立面、波浪形状的龙体模样的天顶、柱子则像骨架——是为了赞颂巴塞罗那的守护神屠龙的圣乔治(Sant Jordi)。里面更加诱人,这是一个自由流动的世界,圆形窗户、门、海蓝色的贴砖,让你觉得自己是在水中游动。我们从那里去了高迪的米拉公寓(Casa Mila),一个脱俗的建筑,山洞似的墙壁,蜿蜒的露台,封顶的是嵌满了白色烟筒和通风孔的超现实模样的屋顶(据说这是系列电影《星球大战》里黑武士和死星卫士的原型)。

高迪的宇宙里没有直线。沿着米拉公寓弯弯曲曲的走廊游览之后,我觉得自己仿佛是穿越了哈哈镜。不只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我们到达房顶之后,芭芭拉宣布我们的和解案终止了,然后她拉起我的手。接下来我意识到的,就是我们在格斯雅的后巷子里迷路了,这是个迷宫一样的街区,紧邻巴塞罗那的大学。走到Placa de Rius I Taulet广场时,她满面生辉。这是个迷人的广场,有一个19世纪的钟楼,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孩在钟楼底下追逐着小狗。“我真喜欢美妙的广场,”芭芭拉说着,笑了,“我是个广场女孩。”

巴塞罗那的老犹太社区名为“呼唤”(Call),拥有非常狭窄的小巷子,邀请你丈量。

她:“女士,晚上好(意大利语)。一瓶矿泉水(法语)和一个cervesa(啤酒,加泰罗尼亚语),劳驾了(法语)。”

休操着一口独特的多语种大杂烩,想要点饮料。

“带气的矿泉水吗?”

“Oui(法语中的‘是’)。哦,我是说,si(西班牙语中的‘是’)。唉,又说混了。”我那亲爱的气急败坏地说。

我不在乎他讲什么语,我的心情不能比现在更好了。我们刚刚在格斯雅的另一个广场——讨人喜欢的总督夫人广场(Placa de la Virreina)上一家繁忙的饭馆里抢到了一张桌子。这会儿正是下班和正式晚饭之间那段奇妙的过渡时段,靠着酒精和一碟子一碟子的小吃助兴,社区里的生活正在全速运转。

“我们以后要是有机会搬到巴塞罗那来,我要住在能俯瞰这个广场的公寓里。”我宣布说。

“对。”休说。他在逗我。

“我是认真的。还记得说我应该生活在西班牙的那个算命的吗?直到刚才,我都觉得那是个玩笑。”我示意着这个梦幻广场——被悬铃树围绕着,偶有几个长凳,云集了八卦闲谈的好友,玩耍的小孩儿和接吻的恋人。

我喜爱总督夫人广场的理由也正是休永远不会来这里的原因。导游手册里很少提起这里,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艺术作品。实际上,最开始格斯雅地区(Gracia area)就是一个工人阶级的小村。有广场、小商店、画廊,以及融进这里的各国风味饮食,这个街区有一种艺术风味的小镇魅力。地中海地带的格林尼治村。

我们饿了,想吃晚餐,但我不能再面对任何橄榄油里的死壳虫了,所以日落以后,我们一路来到这个社区中心地带的一个诱人的伊拉克餐馆——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生于伊拉克的店主Pius Alibek用他从母亲那里学来的菜肴招待我们——包括家庭特色菜,碾碎的干小麦配牛肉末、蔬菜和9种神秘的香料。这时候我发现了巴塞罗那的另一个秘密:谁都不完全像看起来的那样。Alibek不但有比较语言学的博士学位,还因为推广世界和平而被巴塞罗那市长授予过荣誉勋章。不仅如此,他还在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广播电台主持自己的节目,是关于世界佳肴的。“人们谈论政治的时候,一切都陷入了麻烦,”他解释说,“但美食不一样。你不需要签证,就能享受不同文化的美食。我把美食看做是和平的使者。”

返回酒店客房的路上,休承认说,他很高兴我带着他误入歧途。

伊拉克之子,巴塞罗那居民Pius Alibek在他的餐馆美索不达米亚里喝茶。几个世纪以来都是港口城市的巴塞罗那,有着将其他国家人民融入进来的悠久的传统。

他:在格斯雅(Gracia)度过了一个计划外的完美之夜以后,我不得不承认芭芭拉抓住了某些东西。巴塞罗那就像个令人捉摸不定的情人,了解她最好的方法是与她共舞,缓慢而充满激情地共舞。

接下来的一天是施洗圣约翰(圣胡安)节,这是个夏至期间的节日,以燃放烟花和海边的篝火来庆祝。艺术批评家罗伯特·休斯说过,通向加泰罗尼亚内心的关键,就是明了“常识”和“激情”这两者间的相互作用。圣胡安节期间,巴塞罗那人以其不理智的酒神般的疯狂风格验证了“激情”。

度过这个节日最好的方式,就是躲开老城区——乔丹警告过,说在那里“鞭炮会把你们炸开花”——然后在海边的餐馆里找一张桌子。所以,在岸边的高级海鲜酒楼Barceloneta预订了晚餐之后,我感觉很高兴,直到,我们到了那里。

我们的桌子在露台上,但露台朝着一个人流不息的漫步大道,十几岁的孩子们在那里放鞭炮,震耳欲聋。芭芭拉对噪音特别敏感,她试着要享受这些,但我看得出来她很狼狈。我们啜了几口西班牙起泡酒之后就离开了。

我策划的这个浪漫夜晚,在返回酒店的路上,从糟糕变成了恶劣。鞭炮在我们身边爆炸,在中世纪的街巷里回荡。我们神经紧张,饥肠辘辘。所以,当我们躲进银街(Carrer de la Argenteria)上的一个名为“Senyor Parellada” 的餐馆时,我几乎没有期待我们将会吃到在巴塞罗那最好的几顿饭之一。这家餐馆就在波恩区(El Born)和老城的哥特区(Barri Gotic)中间。一切都美妙极了。那道配烤蒜头和奶油土豆的烤羊肉是那么的嫩滑,我把它列为美味佳肴清单的首位,取代了巴黎Chez L’Ami Louis餐馆里著名的羊腿。

晚餐之后,事情变得更美妙了。以没有方向感著称的芭芭拉带路领我们回酒店。我们当然迷路了,但是走着走着,遇上了一个街区聚会,有个萨尔萨舞团正在表演,一大群居民,有老有少,沿长桌子坐着,喝着扎啤,吃铁扒虾仁。突然之间,音乐舒缓下来,街巷里一下子充满了摇摆的身体。

我拉起芭芭拉的手,开始即兴表演我们自己的深情版本的桑巴舞。这让我想起了我们25年前的第一次约会,在旧金山一个拥挤的桑巴舞俱乐部里,我们几乎淹没在激情中。这一次,柔滑的微风吹拂过地中海,美妙的烟花点亮了天空,谢天谢地,烟花只是在远处。顷刻之间,我感觉自己与芭芭拉和音乐,以及这个偷走我心的不可预测的城市,融为了一体。

酒、火腿和熟识的餐馆老板,巴塞罗那小酒馆里的时光可以慢悠悠地流淌几个小时。

她:为期一周的旅行接近尾声的时候,我和休终于找到了我们的节奏——在“景点”和通往未知的历险之间转换。尽管如此,我忘不了巴塞罗那并非一直是爱的海洋。这儿有过中世纪的天主教宗教法庭,也发生过15世纪的排犹事件。我不是一个特别严格奉行教义习俗的犹太人,但是旅行的时候,我会被曾经一度繁华的犹太居民区和奇奇怪怪的小区域吸引住,这里的断壁残垣鲜明地提示着已经逝去的那一切。所以最后一天里,休去参观加泰罗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Museu Nacional d’Art de Catalunya)和米罗基金会(Fundacio Joan Miro),而我则约了一个犹太建筑师多米妮克·托玛索芙·布莱恩德,她组织了一个城市文化游项目,专门带人深入了解巴塞罗那以前的犹太社区,那个街区的名字叫做“呼唤”(Call)。

我们探寻着街区里东弯西绕的巷子,这时候我越发明白布莱恩德在执行一项使命。“到15世纪末为止,这是犹太生活最重要的中心之一。我认为应该鲜活地保存这种记忆,并在忽视了600年之后赋予它发言权。”她指着一栋中世纪建筑外墙上的希伯来文字。“这些墓碑是从犹太公墓里搬来的,在犹太人被迫皈依天主教或是逃离这个国家之后,用来建了房子。”

街区中的巷子感觉很荒凉——使人麻木的缺失压倒了现实的存在感。直到布莱恩德把我带进一个以前叫做梅耶的犹太教堂,我才感受到了过去。这个教堂现在叫做什洛莫·本·阿德莱特,以一个13世纪的拉比的名字命名。这个20世纪90年代重新整修过的地面下的小犹太教堂,据说可以追溯到罗马时代。在一间充满了几个世纪的霉味的屋子里,我终于感受到了我一直在寻找的一丝现实感。

晚些时候,我和休交换了当天的经历,发现当我在犹太街区的时候,休在密斯·凡·德·罗为1929年的国际展览会设计的巴塞罗那博览会德国会馆(Barcelona Pavilion,又称德国会馆),也经历了他自己的精神体验。

“大学的时候,我喜欢高迪,迫不及待想看他的作品,”休说,“我现在仍然觉得他的设计是惊人的,但总觉得有些犀利和压迫感。今天当我坐在密斯的大理石造的寺庙里的时候,忽然意识到,我最爱的是那种静谧和简单。”

“我没去,好遗憾啊。”我说。事实上,尽管我们不同,休真的是一个难得的好旅伴。他对于建筑和艺术有那么丰富的知识,眼光是那么训练有素,和他一起观赏画作或者建筑物无疑更好,比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能看到更丰富的东西。

“哦,我希望自己能有机会体验犹太街区之行,”他沉思着说,“下回吧。”

“你觉得我们还会来吗?”

“那当然。我们喝过散步大道Las Ramblas上水龙头里的水,记得吗?”

接着,当夜幕如柔软的挂帘包裹住我们的时候,他像本地人那样亲吻了我。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如何完美的穿那条黑色连衣裙

    热情四溢的巴塞罗那,还有洛杉矶、布鲁克林、米兰和巴黎,我们为你找来五座城市中女性来帮你掩饰,在不同环境不同温度下是如何穿搭小黑裙的。西班牙巴塞罗那在热情似火的西班牙巴塞罗那,你可以选择一条V领带有设计感的长到脚面的黑色长裙。在搭配上我们的达人为我们展示她是如何用一定毛呢毡帽+两条个性十足的项链来成功吸引别人目光的。对了,墨镜也很重要啊。洛杉矶阳光充足的洛杉矶,你可以跟下图中的妹子一样,自信满满的展示着自己的好身材。腰部带有设计镂空的黑色长裙搭配金色手镯与耳环,你就是简约又时髦的女郎。纽约布鲁克林同样是个时尚之都,在纽约的布鲁克林,那里的妹子是这样穿小黑裙的。简单舒适才是王道,舒适修身的黑色背心长裙用运动鞋来搭配,一副炫酷的墨镜遮面,时髦气息就这样产生了。米兰一身黑色出街又何妨?一条黑色连身短裙外穿搭一件质感上乘的黑色皮衣炫酷又干练,脚上再来双同色系的麂皮裸靴,各种聚会你都来去自如。巴黎貌似在空气中都是甜蜜的巴黎穿着黑色不合适?别逗了,怎么会。选择一件时下最IN的系带连衣裙吧,简单又性感,自然不做作。

    60年代和70年代的音乐教主回归MANGO的伸展台

    2015年6月30日 巴塞罗那Jonathan Andic主持的伸展台邀请到时下最受国际伸展台认可的面孔之一——巴西超模Ana Beatriz Barros,她赞叹道:“西班牙是一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过度,这深深地吸引着我。我很高兴受到MANGO邀请参加这次特殊的活动。更重要的是,我热爱音乐,MANGO为今冬设计的服饰系列是对涌现真正的音乐传奇风格和天才的自由与灵感年代的致敬。”该公司第十六届080巴塞罗那时尚秀场吸引了众多西班牙社会界名流出席。本次MANGO秋冬大秀,一众超模,设计师,社会名流等800多位嘉宾受邀出席,其中,Margaret Zhang、Carolina Engman、Andy Torres等知名时尚博主尤为引人注目。多才多艺的Bimba Bosé在第一排捕捉一切,通过www.mango.com官网事实发布里里外外所有细节和采访。巴西超模Ana Beatriz Barros拉开2015秋冬季男女装时尚秀序幕。MANGO在伸展台上重新演绎60年代和70年代的声音美学,将音乐和时尚完美结合。Janis Joplin、Grace Slick、Patti S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