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家北京当红酒吧的通关密码:纯麦威士忌

发表于:2009-06-18作者 YOKA时尚网-《美食与美酒》来源于:YOKA时尚网-《美食与美酒》
一个葡萄酒吧(Wine Bar)旗帜足够鲜明,在上海、广州、深圳甚至杭州和成都聚足人气,不会太难。北京则不同,CBD和中关村,城北和城南,都是北京却又有着各自独特的通行证,葡萄酒、威士忌、茅台、小二和啤酒

……或许殊途同归,或许就此天各一方,不知从何时起,北京越来越多的夜晚,通关密码就是—纯麦威士忌!

揭开威士忌大行其道的8个理由

传统:中国自古以来便有饮白酒的历史,尤其是北方诸多城市。人们对白酒的鉴赏能力使得威士忌能够大行其道。

文化:喝白酒向来是一口干的豪饮,而威士忌也会用到Shot。

价格:大多数人喝酒主要是要喝到临醉。相比之下,一瓶750毫升的葡萄酒喝下去是三分醉,那么喝同样多的威士忌就能达到九分醉。

还是价格:一瓶高素质的威士忌比如Johnnie Walker Blue的价格(市场价约1000RMB)远远低于一瓶高素质的葡萄酒,比如Chateau Latour(市场价至少约6000 RMB)。

亲和力:喝葡萄酒的人都知道这里面的水不浅。你要懂得年份、品种、产区之间的差异。又有多少人清楚地知道Barossa的2001年份算好年份吗?2009年饮用是否太年轻还是太老?威士忌则没有这方面的困扰,品质稳定性高,只要一经出售就是可以饮用的,无须陈年。

包容度:葡萄酒圈内的一句经典是“你应该选择自己喜欢的风格”。这话用在威士忌的选择上同样适用。但是,你会发现,喝威士忌的很少像喝葡萄酒的人一样吹毛求疵。

报损率:葡萄酒的报损率大约有2~4%。也就是说,你买100瓶酒,可能会有2~4瓶是变质了的。原因很无奈,有虫洞的塞子,运输或储存不当都能导致葡萄酒变质。而威士忌则没有这方面的先天性缺陷,打开就能喝。开瓶后还能存放很长时间。

储存:光和热是一支未开瓶葡萄酒的死敌。储存葡萄酒必须得用专业的电子酒柜。开过瓶的葡萄酒在一两天内喝完最好。威士忌不需要专业酒柜,即便开瓶后很长一段时间也并不妨碍饮用。通俗点,一瓶好的葡萄酒只能供短暂消遣,而威士忌能提供更长久的欢愉。

GLEN 店主:Wilfred Kwok

Whiskey货架

Glen酒吧开张那天正值北京奥运开幕。2008年8月8日。店主Wilfred Kwok也奔着冲金才开的Glen。他要做一间北京最好的威士忌吧。到目前为止,Glen已经成为人们心中的必去之地。这里主打单一麦牙威士忌,主要来自苏格兰、日本、美国等地。Glen从入门到骨灰级的威士忌都有。

  店面风格

Glen是很多陈年威士忌名字的前缀,比如GLENFIDDICH,苏格兰最优秀的制酒工厂。推开厚重的大门后面是一件木雕艺术品旗袍,这件藏品据说是同时制作的几件里唯一领口打开的。酒吧以深棕色调为主,吊顶云石灯来自于西班牙,摩登时代的怀旧风格别具特色。爵士乐大师沙哑的歌声将整个空间的灵性调动出来。调酒师来自日本银座。

推荐酒

Kivi Mojito、Jimlet

价格

40元的入门级威士忌到420元的极品统统都有。熟客可免去30元服务费。

推荐理由

有威士忌和雪茄中的稀有货色。

调酒师Iida Tomonobu会亲自雕刻一个冰球放在威士忌杯中。

ICHIKURA 经理:黑木晃治(Kuroki Koji)

Whiskey货架

Ichikura属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那类。三百多种威士忌分别来自苏格兰、美国和日本,还有品种相当丰富的波本,包括Woodford Reserve和Wild Turkey。经理兼调酒师Kuroki Koji还精于用威士忌及其他烈酒调制口味一流的鸡尾酒。

店面风格

曾经有人这样点评一藏酒吧。太妖的BAR开在太妖的地方,隐蔽之极,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朝阳剧场后面,在铁架楼梯的尽头旁藏着这么个日式威士忌吧。很像上海的一些小酒吧,小到你不会在其中迷失。调酒师黑木挺帅,调酒也相当认真,不过怎么看都像《功夫》里的斧头帮老大。除了十几把椅子围就的小厅还有两个小房间,都吊着漂亮而柔和的灯。沙发舒服得让人一坐上去就散了架,音乐曼妙,并不吵闹,非常适合聊天。口碑相传,来的人都冲着黑木的调酒艺术,有种黑胶影片的魔力。

价格

鸡尾酒¥50~60/杯 威士忌¥40~150/杯

推荐理由

感谢上帝Ichikura不够大到盛放世界知名DJ,它是百分百的静吧。

处处体现着个性。推门后叮当的风铃声很日范。

威士忌装在很漂亮的雕花玻璃杯里,里面球形冰块很具日本风。

上酒的同时服务生还会贴心地上一杯冰水。(店主黑木准备近期在Ichikura的旁边,开一家不同感觉的新酒吧。)

Q BAR 调酒师:Wendy

Whiskey货架

Q吧有着北京最知名的鸡尾酒,它的低调正如其知名的马天尼和玛格丽特一样,由来已久。殊不知,这里的威士忌多达40种,还收录了十几种12到18年的单一麦芽威士忌。以威士忌为基酒调制的鸡尾酒自然备受追捧,比如Rob Roys、Manhattans或者Horse Necks。三个合伙人之一的 Echo偏好英式调酒,调出来的味道都是味蕾经过千锤百炼的真功夫,有不少大胆尝试,曾用了中国曲酒、二锅头,绝对劲爆。另一位合伙人George Zhou还曾被评为京城最棒的调酒师。

店面风格

Q吧藏在三里屯南街经济型连锁酒店逸羽的六层,宽敞不做作。一条堪称北京最长的吧台总会挤满调酒师的粉丝们。华灯初上,音乐柔和安静。至午夜,浓重的音色泼墨般雄浑有力,将这个朴素的所在渲染别样的活力。夏夜,十几盏烛灯点亮,烛光无语地舞蹈,从木桌一直洒满整个露台,扑朔迷离。

价格

普通威士忌和威士忌调制的鸡尾酒一般40元左右;18年的Talisker为130元。

推荐理由

美女调酒师上下摇晃着酒具,给你最直观的视觉享受。

鸡尾酒和威士忌两类粉丝可以共处一室。

此外,还有味道可口的小吃。

LUGAR 店主:Weiley Lu

Whiskey货架

Lugar的一面墙都是威士忌。名叫Oriental Bourbon的鸡尾酒绝不可错过,用姜、柠檬和橙子调制而成。

店面风格

房间很大,一张桌球边总站着围观的熟客。天气晴好的时候,透过张开的天窗,胡同里的街坊四邻看得一清二楚。

价格

约40元。

推荐理由

除了威士忌,你还能在这儿吃到地道的台湾小吃,比如炸猪排,烤红薯,煮毛豆,辣味香肠等。

书虫吧 THE BOOKWORM 经理:Paul Eldon

Whiskey货架

你想过一边饱览好书一边喝着苏格兰威士忌吗?在CBD的书虫吧就能得到满足,白天也可以很放肆。从波本到苏格兰再到单一麦芽等30多种威士忌,不算少了。书虫吧里能借阅的图书达10000余册,堪称一座迷你图书馆。它的十足知性和文化气息不仅聚集了文学爱好者、杂志编辑、图片出版人、活跃在北京的外国记者、爱看闲书的闲人,还因为各类活动成为三里屯人气之最。各类葡萄酒品酒会、图书签售会、杂志订阅会,还有各类让人称奇的好食,从早餐到晚餐,绝对让人死心踏地在这里泡上一整天。

店面风格

店面被分成三个区域,有吸烟区和非吸烟区。翻一本厚书,点一客蛋糕,呼朋引伴,书虫会让日历上的这一天满载有趣的话题。想一个人独处,在过分拥挤的书虫似乎很难。

推荐理由

白天也能大模大样地喝威士忌。

作家们边喝威士忌边写,你不妨边喝边读。

上个世纪70年代的英文原版小说在这里都能买到,花300元办张一年的读书卡,可以不限次地欣赏拜读。连有关奥巴马的新书,在这里都上架了,不过价钱不便宜。

价格

Famous Grouse、Jameson、Jim Beam、Johnnie Walker Black等25至30元不等。单一麦芽威士忌如Macallan和Glenfiddich仅35元。

丽思卡尔顿酒店酒吧 RITZ-CARLTON BAR Manager:Martin Wang

Whiskey货架

Ritz-Carlton Bar很有欧洲Boutique酒店的气质,精致并彰显独特的韵味。所以你才能在这里找到北京年份最老的单一麦芽威士忌。Macallan的年份更全,有1950s、1960s和1970s的。

店面风格

胡桃木色的厚重与沉韵伴随着爵士乐和威士忌,有种拥人入怀的魅力。

价格

1950 Macallan要5000元,1952和1954年的则分别为4500和4800元。相比之下,还是12年的Glenfiddich更划算,只要70元。

推荐理由

有些酒的确是买回家喝更划算,但是这里所提供的氛围是无与伦比的,就像1950 Macallan,你只有喝了才能体会那种内在的奢华。

北京亮酒吧 CHINA BAR Team Leader:Roy

Whiskey货架

这里有北京目前为止最高的Whiskey酒架,有来自六个产区、四五十种威士忌可选。纯麦威士忌所包含的四个产区高地、斯佩赛、艾雷岛和坎培城风格各异,满足了不同的口味需求。

店面风格

位于北京最高的酒店Park Hyatt Beijing的66层,这里有俯视CBD中心区最好的视角,整个长安街如同一条华美的珠链将北京的夜色装点得楚楚动人。北京亮与东方亮酒吧出自同一设计师之手,不同的是这里被分成若干区域,吧台更加绚丽张扬,沙发则私密而柔软。每晚十点是这里人气最旺的时刻,据说人们一半是为了威士忌,一半是为了葡萄酒而来。

价格

出乎意料的正是北京亮的价格,性价比相当高。别处是30毫升一杯的威士忌,在这里能多喝半杯,45毫升。

推荐理由

除了诱人的威士忌外,还有不少好酒是此店独有的,比如来自波兰的土豆伏特加Chopin Potato,190元一杯的Alfred Gratien Cuvee Brut,连1999年的Dom Perignon也提供杯卖。Martini的基酒都用上乘的Vodka,Cosmopolitan和Chocotini都值得品尝。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凯茜琦丝敦Cath Kidston 北京首家门店入驻三里屯太古里

    Cath Kidston北京门店位于三里屯太古里,总面积约为208平方米。明媚亮洁的装修设计延续了品牌一贯的自由、活力、纯净的风格,绚丽多彩的各式印花壁纸与店内陈列的当季新品相应和,共同构成了这个生机盎然的摩登复古之家。位于门店正中的收银台,无形间将展示空间分为了两部分:服饰、配饰展示区和家居、儿童精品展示区。踏入门店,映入眼帘的是各式春夏时尚单品。本季品牌春夏新品主打“深呼吸感受清新的气息”的主题,在云朵印花、丘陵印花、复活节郁金香印花、家庭农场印花、夏日雏菊与鳟鱼印花等新一季印花产品衬托下,为整个店铺营造出明朗的清新之风。新季印花更是与满墙的伍德斯托克玫瑰印花相映成趣,就连试衣间内也铺满了Cath Kidston第一款古典玫瑰印花的墙纸,不管走到哪儿,都可以感受到优雅闲适的英伦田园生活气息。进入到家居、儿童精品展示区,复古风格的衣橱内,家居用品依次摆放陈列,墙上张贴着Cath Kidston最具代表性的伦敦街景印花墙纸,兼具了时尚、实用和舒适性的各式儿童精品,为孩子们打造了一片无忧无虑的天地。除此之外,Cath Kidston店内还藏着意外惊喜,相框内的英伦风手

    北京那些奇葩地名的由来,据说很多人都不知道

    各种“窑”北京有很多窑,大北窑,黑窑厂街,刘家窑,大瓦窑,小瓦窑,崔家窑、鲍家窑、邓家窑、严窑、魏窑等。为什么这些地名都带一个窑字呢?是因为当时明成祖为了自身的政治需要,在公元1421年迁都北京。由于城市建设的需要,大量陕西工匠涌入北京,使得北京的窑逐渐增多,并几种在南城一代。当时的窑主要生产砖瓦,这些都是兴建新北京城的必需品。南礼士路在20世纪的前四十年,北京城通往门头沟等郊区的交通非常不便,于是在阜成门附近租驴前往,成了当时普通家庭的最佳选择。因此在阜成门附近出现了一条“驴市路”,专供行人租驴西去。而且当时在附近还有著名的白云观,此处经常举办庙会,于是骑驴游白云观就成了当时的时尚。直到解放后,在调整地名时,由于此处已不再租驴,且“驴市路”不够文雅,就将此路改称礼士路,而此路的南段,就成了南礼士路。五棵松清代时,此处有提督邵英的墓地,周围有五棵高大的古松。当时的人们去往北京的西部十分不便,且常有土匪打劫,于是行人们就相约在五棵松树下碰头,然后结伴而行,五棵松这个地名于是从此叫开了。后来1965年国家修建地铁,由于技术问题,使得这五棵松树相继死掉,为了纪念这个地名的

    酒吧中的6大基酒,这回你真的不能不知道

    金酒(Gin) ——酒吧里的基酒之王 主要原材料:谷物、水、杜松子、其它草药以金酒为基酒的主流鸡尾酒:Martini、Gin Fizz、Gin Tonic、Gin Rickey等金酒又有别号“杜松子酒”,在国内还有翻译成“琴酒”的,它最先由荷兰生产,并且是荷兰的国酒,但后来却在英国大量生产,随着殖民者的脚步走遍天下后闻名于世。早在16世纪以前,金酒就已被制造作为药物使用(其主要成分杜松子一直被当作利尿、解热与治疗痛风的药材来使用),因此被称为“金酒之父”的16世纪荷兰病理学家法兰西斯西尔维乌斯博士,实际上可能只是第一个记载了金酒制造配方的人。另一个荷兰人路卡斯博斯看出这种配方在商业上的前景,因此在原本的金酒配方里面加入了一些糖,制造出口味更甜、更大众化的金酒。金酒在荷兰被称为“Genever”,后来它被英国船员带到英伦三岛,并将其名称简称为较容易发音记忆的“Gin”,从此以后英国开始有少量的金酒制造。后来英法战争期间,英政府禁止进口法国产的葡萄酒和白兰地,英国民间只好去寻求粮食烈酒过瘾,荷兰金酒的进口量有所增长但远不能填补市场空白,英国人便开始大量自行蒸馏金酒,但那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