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宫中的西洋钟表技艺人

发表于:2013-06-09作者 来源于:男士腕表
满族从入关伊始直到道光朝早期,已有西洋技艺人在宫廷中服务。可是别以为洋人在华人的世界吃香是件必然的事,西洋人当时要获得朝廷的青睐,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西洋技艺人服务于乾隆宫廷,对当时宫廷的科学、文化、手工技艺的制作等领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而西洋钟表匠师的持续不间断的服务,也成为乾隆朝宫廷的钟表制作技术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的极为重要的因素。
乾隆时期清宫藏铜镀金嵌珐琅扇扇机器人钟
乾隆时期清宫藏铜镀金嵌珐琅扇扇机器人钟

更钟之父沙如玉

来自欧洲的传教士是御制钟的主要设计者和机械加工的技术指导。如法国人沙如玉(Valentin Chalier,1697—1747),这位耶稣会士生于1697 年,1728 年8 月30 日来华,通过当时已经为宫廷服务的法国耶稣会士巴多明(Dominique Parrenin)推荐进京。雍正七年(1729)正月二十五日礼部尚书常寿为此题报:……今该督既称西洋人孙璋果系精通历数,沙如玉系善制钟表,因慕圣化愿来中国进京效力,应如该督所请,将孙璋、沙如玉差官伴送来京,俟到京之日,交与该衙门令其效力可也。

雍正皇帝两天以后批示“依议”。沙如玉等很快从广东启程,三月初即入造办处服务。“初九日,首领太监赵进忠传怡亲王谕:着西洋人沙如玉在造办处做自鸣钟活计,遵此。”以后的档案中多处记载了他制作钟表的情况。如:(雍正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内务府总管海望奉旨:着西洋人做小表一件试看,钦此。于本日内务府总管海望传看西洋人佘如玉做有架子时钟、问钟二座,记此。于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做得有架时钟、问钟二座,首领赵进忠持去安讫。

(雍正十二年)正月二十一日,首领太监赵进忠来说:西洋人佘如玉(即“沙如玉”的异写)画得架子时钟样一个,内大臣海望着照样做二分。于十二月二十九日做得插屏架子时钟一分,司库常保、首领太监李久明、萨木哈呈进讫。

乾隆皇帝即位时,沙如玉年仅三十八岁,正年富力强,而且已经在宫中服务了六年,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尤其是报更自鸣钟的研制成功,使只能报时的钟具有打更的功能,适应了宫中夜间打更的需要,更奠定了他在宫中钟表制作的地位。因此,乾隆初年的钟表制作活计多由他负责或参与。如:

十三日首领赵进忠来说:太监毛团传旨:着西洋人沙如玉想法做自行转动风扇一分,钦此。于本月十五日首领赵进忠画得风扇纸样二张持进,交太监毛团呈览,奉旨:着西洋人沙如玉同首领赵进忠商酌,想法一边安钟表,一边安玻璃镜,将库内收贮坏钟表拆用。底座下添抽屉,以便收贮风扇。先做一小样呈览,准时再做,钦此。于本月二十七日做得风扇小样一件,首领赵进忠持进交太监毛团、胡世杰、高玉呈览,奉旨:照样准做,安一楠木架,钦此。

乾隆时期清宫藏自动风扇
乾隆时期清宫藏自动风扇

由于沙如玉的技艺精湛,乾隆皇帝会将一些活计点名让沙如玉完成。沙如玉所做的钟表包括安有钟表的自行转动风扇、作房钟、安有转盘时刻钟的花梨木玻璃纱灯等,同时也对出现问题的钟表进行维修。想必乾隆皇帝对沙如玉的工作十分满意,故不时赏赐。

乾隆初年的沙如玉可以称得上是京城西洋传教士中的代表人物,当时在京西洋传教士的奏章或者朝廷的指示多通过他传递,朝廷给予西洋人的赏赐也多通过他领取。这一地位的取得和他精湛的钟表制作技术不无关系。当他于乾隆十二年(1747)在北京去世时,年仅50 岁。在他患病日益严重期间,乾隆皇帝对他的情况很关注,曾经询问在宫中绘画的意大利传教士郎世宁(Fr.Jos.Castiglione)等人能否还有希望将他继续留在人世间,是否有欧洲医生可以为其诊治病情,并派太医院中的首席太医去照料他。

乾隆时期清宫藏铜镀金嵌珐琅扇扇机器人钟
乾隆时期清宫藏铜镀金嵌珐琅扇扇机器人钟

更钟之父沙如玉

乾隆时期清宫藏自动风扇
乾隆时期清宫藏自动风扇

李衡良(Archangelo-Maria di Sant’Anna,1729—1784),又作李恒良。意大利人,罗马教廷圣部传教士,加尔默罗会修士。 因精通钟表兼医治内科,陈请进入宫廷服务。

乾隆时期清宫藏铜镀金珐琅转鸭荷花缸钟
乾隆时期清宫藏铜镀金珐琅转鸭荷花缸钟

境遇迥异的李衡良 

李衡良在宫廷中的主要工作就是钟表制作和维修。见于造办处档案的他曾做过的活计有乾隆三十五年(1770)十二月画“鸭浮水盆景陈设纸样一张”、第二年又受乾隆帝之命在做钟处做水法活计。但不知什么原因,到乾隆三十八年(1773)二月二十六日乾隆帝的御前太监胡世杰传旨“做钟表人西洋人李恒良不必进如意馆行走”。李衡良可能就此离开如意馆,但他仍然继续在宫廷服务。因为李衡良的名字出现在同一年蒋友仁(Michel Benoist)写给欧洲的两封书信中。下午,有人把皇帝未收下的礼品拿了出来并向我们宣布了皇帝的旨意,即两名新来的传教士立即进宫各展才艺;潘廷璋修士与达马塞纳(Damascene)及贺清泰(Poirol) 两神父一起完成陛下交办的六幅画;李俊贤神父与阿尔尚日(Archange) 及汪达洪(Ventavon) 两神父一起在钟表工场工作。

皇帝指定学习抽气机使用方法的四名太监已经掌握了一点儿操作技能。三名从事钟表工作的传教士,(罗马教廷)圣部传教士、赤脚穿云鞋的加尔默罗会修士阿尔尚日神父及耶稣会士汪达洪神父和李俊贤神父,曾展示过这架机器的各种零件。

乾隆时期清宫藏红木人物风扇钟
乾隆时期清宫藏红木人物风扇钟

在《耶稣会士中国书简集》中译者为阿尔尚日修士所作的注释中,认为“该神父事迹不详”, 但从书信提供的Archange 名字中,可知这位阿尔尚日神父即是李衡良。蒋友仁的书信写于这一年的11 月,当时李衡良仍然在宫廷钟表工场,和汪达洪、李俊贤共同承担钟表和机械玩具的制作任务。上述材料说明李衡良一直在做钟处工作,为宫廷服务时间长达二十余年。

这些行走于宫廷中的西洋技艺人绝大部分都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来华,以自己的学有专长进入宫廷,他们不但在清宫相关领域中发挥了能工巧匠的巨大作用,而且对清代宫廷的知识建构、生活方式也有所影响。他们的存在,使清代宫廷成为多元文化交融汇合的最为实在的场所。西洋技艺人服务于清代宫廷实际上是一场持续150多年的艺术、科学、技术传播和转移的过程,是清代宫廷内中西文化交流的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乾隆时期清宫藏铜镀金珐琅转鸭荷花缸钟
乾隆时期清宫藏铜镀金珐琅转鸭荷花缸钟

境遇迥异的李衡良 

乾隆时期清宫藏红木人物风扇钟
乾隆时期清宫藏红木人物风扇钟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探秘瑞士钟表的学徒制度

    正在大多数国家的学生还在为如何就读于世界顶级高等学府而绞尽脑汁之时,在这座安逸而富足的欧洲国家——瑞士,却有三分之二的学生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做学徒。瑞士的学徒制度渊源已久。起初制表机械尚未出现,瑞表都由手工制造完成,到了19世纪中叶,瑞表制造工艺流程日趋复杂,在表厂的要求下,第一所学徒钟表制作学校于1824 年在日内瓦建立。瑞士目前有六所钟表制作学校,自然地分布在汝拉山谷(Arc Jurassienhas)——除了日内瓦这所古老学校外,其他学校包括:沃州( Cantons of Vaud)的ETVJ, Ecole Technique de la Vallée de Joux纽沙泰尔(Neuchatel )的CIFOM, Ecole Technique (主校园在Le Locle)伯尔尼(Berne)的CFP/BBZ, in Bienne索洛图恩(Solothurn) 的ZeitZentrum Uhrmacherschule, in Granges汝拉(Jura)的EHMP, in Porrentruy阿尔弗雷德·海威格制表学校毕业典礼目前约有2000名学生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