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那利 探访三毛与荷西欧洲的家

发表于:2009-07-31作者 YOKA时尚网-《时尚旅游》来源于:YOKA时尚网-《时尚旅游》
用三毛的话说,大加那利是个很商业化的地方。因为舒服的气候,无数欧洲人在冬季来这里度假和购物,这里早已是一个国际化的旅游城市。

温柔的夜

大加那利(Grand Canary)岛上有一处终年绿树成荫的世外桃源。这里是一道山谷,谷底山溪四季长流,两侧山壁上有许多风化形成的岩洞,岛上最早的土著就曾在这些洞中生息。有了电线和网络的今天,山洞成了雅皮士和自然爱好者的天堂。冬暖夏凉的岩洞除了住家外,也有了酒吧和俱乐部。我们的车停在Barranco de Guayadeque时,山谷里正蒸起一层雨雾。

三毛不喜欢游客们热爱的繁华,却又因为这里最接近她热爱的撒哈拉而定居在这里。她和荷西选了远离市区的一处住宅,就在离开这道山谷不远的一处山坡上。在这里,他们度过了幸福的几年。她的名篇《温柔的夜》和《哭泣的骆驼》就写作于这一时期。三毛和荷西的故居在一条随着山势盘旋而上的小街上。路两侧,每家都有一道砖墙,正好高过视线,护着主人的安静。除了透过铁栏门,路边行人看不见院子里的情形。

荷西去世后,三毛很快离开了这栋有着太多记忆的房子。白色的铁门紧闭着,透过门上的铁栏,能看见院子里杂乱的草,没有修整的树枝桠支棱着,遮去半边窗户,车道很干净,没有一丝人气。屋主不在家,他只在夏天来这里度假。三毛的老邻居丽塔夫人依然住在隔壁。丽塔夫人找出了几张早已泛黄的照片。圣诞节,长裙的三毛优雅地依在椅子里,荷西已经走了,她的周围环绕着丽塔夫人一家。那一切,都已是30年前的往事,估计我们不来拜访,她也早已忘怀。也许是深处的回忆被唤醒,丽塔夫人叫来了老照片里的那些亲戚们。西班牙人本就热情,七嘴八舌,手指在照片上戳戳点点。听不懂他们的西班牙语,但知道他们是在说三毛和荷西的故事。那段故事,三毛的书里写得很详细了,来这儿,站在三毛站过的小院里,其实只想感受一下她目光曾经落到过的地方。

在大加那利岛夜幕下静谧的海滩上我仿佛找到了三毛笔下的那个美丽故乡

那天晚上,我们在大加那利Playa de Las Canteras海滩散步。灯光点点,沿着海岸一路延伸,沙滩边一栋栋度假酒店都是近年来春笋般出现的,三毛在这儿时该还没有。加那利的海滩和酒店都属一流,来这里休闲度假自然是人生一大乐事。但对我们这些万里迢迢,从北京飞了10多个小时到马德里,再转小飞机飞过大西洋来到这里的中国人,加那利更打动我们的,是这里曾住过一个流浪中的中国女孩。三毛写过很多加那利的美景,记忆最深的,却是她梦中的那一株株橄榄树,是此刻眼前这样一座无风的港湾,细小的浪轻轻冲刷着岸边礁石,微微晃动着那些赶海归来驻锚在浅水中的小船,温柔的夜。

美食之乡加那利自然不缺少美味的“西班牙国宴”海鲜饭

通向新大陆的跳板

如果不是因为哥伦布,也许我就会把加那利全都归给怀念三毛的情绪了,但加那利却还有着她更大的意义。公元1492年,西班牙南部被穆斯林统治数百年之久的格林纳达王国被攻破,标志着基督教收复失土、战争结束。重新夺取了整个欧洲的基督教文化夺回自己的地盘后,扩张的野心暴涨。这一年,哥伦布的船队从西班牙本土出发来到了加那利群岛。在这里,哥伦布和他的水手们做了最后的休整和补充给养。再次出发,五周后,他误打误撞抵达了美洲大陆。新大陆的发现,彻底改变了人类历史。哥伦布的辉煌载入了史册。

傍晚时分,大加那利中心广场上的主教堂灯火辉煌,衬着宝石蓝的天。广场上很空旷,两尊青铜的加那利大狗蹲在那儿,鸽子在周围肆无忌惮地飞。几个孩子在踢球,周围是参天的棕榈树。教堂后面的老城有一条很安静的老街,街牌上写的是“Colon”,西班牙语的哥伦布。这里是昔日的总督府,哥伦布经常落脚的地方,现在成了一个博物馆,陈列着历次远洋的海图、航海日志和船只模型。和郑和下西洋的宝船比,哥伦布的船队规模小得可怜。出行的目的也不一样,郑和是为了宣扬炫耀上国的礼教和威风,西班牙人是为了征服和开拓殖民地。郑和留下的痕迹,需要人文学家和历史学家们去考证才能确认,哥伦布的航线为人类历史揭开了一个全新的篇章,更不用说为欧洲带来的滚滚财富。在博物馆的四方庭院里有一个哥伦布时代附近建筑的沙盘模型,一个小小的教堂抓住了我的眼球。这里是哥伦布起航前最后一次祈祷的地方,他在这座小教堂里跪下,求主保佑他的远航成功。讲解员看见我站在沙盘前发愣,说,这教堂现就在博物馆的斜对面,一出门就能看见。走出门来,天色已经全黑,石头铺就的小巷里亮着昏黄的路灯。在巷子尽头的小教堂和欧洲比比皆是的那些大教堂比,实在不怎么起眼,如果没有那位讲解员的一句话,即便从它门口走过,又如何能想到这儿是发现新大陆航程中极为重要的一个环节呢。

哥伦布开辟的航线让西班牙和欧洲的探险家与传教士们经过加那利走进南美的所有角落。这个本不怎么起眼的海岛,更成了欧洲文化走向世界的第一级跳板。欧洲的宗教和文化通过加那利源源不断涌进新大陆,新大陆的财富和丰富资源经过这里滚滚流回欧洲。加那利商人的腰包鼓了起来,一栋栋大教堂和有着讲究的木头阳台与网格窗户的建筑拔地而起,四方回廊里雕梁画栋,气度非凡。一时间,加那利俨然成了一个金库,竟然引来了红了眼的其他欧洲的征战舰队,那些真正的海盗们也不时光顾这里。沿着大加那利的海岸走去,留神些,海边不仅有那些豪华度假酒店和讲究的餐馆,也能看见当年为了抵御海盗入侵建立的一座座堡垒。

探险与征服、骑士和海盗,这些词汇除了在传说中出现,似乎和今日的加那利已经没太大的关系。航空的发达,经济中心的渐渐转移,人们再不需要冒着惊涛骇浪,经过这里去横渡大西洋来往欧美之间。加那利似乎又开始远离尘世生活,但在上世纪30年代,这里忽然又成了决定西班牙命运的一个转折点。被西班牙政客放逐到这里的弗朗哥将军从这里起步,率军杀回西班牙本土,奠定了之后4个世纪独裁统治的基础。也许就是因为加那利太远了,西班牙内战的腥风血雨和随之而来的二次大战战火都奇迹般绕岛而过。这里成了逃避现实者的天堂。今天的游客们在乎的依然是远离日常生活的世外感觉。

加那利的狂欢

南美开发的顶峰时期,数以万计的加那利岛民离开家园,去南美寻求他们的发财梦。能真正发财的并不多,但衣锦还乡却成了一个传统。狂欢节的傍晚,大加那利街头巷尾,满是白衣白帽的人流。据说,南美的气候让那些加那利远渡重洋的游子们皮肤黝黑,还乡时,总要将自己打扮得粉白些,掩饰在外的辛苦。某年狂欢节,恰好有一条货船停在港口,船上运载的面粉因为某种没人记得的缘故变质,无法食用。货主不知道怎么处置这些面粉,狂欢的百姓却发现用面粉扑面是增白的妙方。扑着,扑着,狂欢的情绪愈发高涨,原本自我的化妆成为相互对撒,一个奇特的狂欢节习俗就此诞生。

随着喜气洋洋的人群走去市中心,这里已是一片白色的海洋,到处是笑脸,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小桶,稍一抖动,就会喷出白色的爽身粉。白衣的女士举着精致的镂花白伞,白衣的小伙子在夜色里戴着游泳的护目镜,空气里饱和着大战爆发前的不安。我们没有时间事先准备,傻乎乎穿着色彩鲜艳的外衣,在人群里显得分外突兀。环绕着我们的白衣人群看着我们坏笑,抖着手里的白粉罐,仿佛等着看我们如何收场。待到大教堂钟塔敲响了八点,那个瞬间,无论男女老少,惊天动地地一齐开始欢呼。本已满是躁动的空气忽然爆炸,所有人的手都举起在空中,白粉铺天盖地,眼前顿时白雾茫茫,一时间,竟然伸手难见五指。这才知道厉害。一个白衣女孩好心地递过两个购物袋,帮我把相机紧紧包住,再在手腕处紧紧扎住,只留一个镜头在外。等我摘下头上的帽子扣住镜头,她坏笑着,一把白粉劈面而来。加那利的三毛很幸运,或许因为她是位美女,即使狂欢,人们也没舍得对她太下重手。而我就没有这份好运,没了帽子的脑袋和鲜艳的外衣让我成了人群中最惹人注目的靶子。随着欢笑,一把把白粉劈面而来,飞快地将我变成一个雪人。那就不需要躲闪,尽情享受吧,迎着白雾,按着快门。大加那利的白色狂欢夜,让人终生难忘。

三毛文中描绘的特内里费(Tenerife)狂欢节却很不一样。我们到特内里费时,正赶上这里狂欢节的前夜,走在街道上,到处都让人感觉一种即将爆发的疯狂。入住的酒店离开市中心不远,穿过一座座小型的街心花园,步行着就到了著名的西班牙广场。晚饭在广场边一间叫大西洋城(Atlantico)的老饭店,典型的西班牙建筑,有上百年历史。老房子分两层,屋梁是巨大的方木。楼上一层为装饰,不坐客人,几个半圆拱俯瞰下面桌上觥筹交错。正吃得兴高采烈,屋子里忽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鼓点,又戛然而止。抬头,一对衣饰极其鲜艳的乐队已经将我们团团环绕在中间,女乐手满面浓妆,帅哥却戴着遮住半张脸的面具,每个人都顶着冲天的花色羽毛。鼓点再起,震耳欲聋,美女们踏着节奏载歌载舞,却是一支去往狂欢节的乐队随兴进门表演。一场小型狂欢在几分钟就达到高潮。

特内里费狂欢节是一个全民的节日,人人参与,没有纯粹的看客,就连远方的游客也会找身道具卷入人流。预定的花车游行因为傍晚的雨推迟,这却丝毫不减全城狂欢的热情。西班牙人晚饭本来开始就晚,到了子夜,人们酒足饭饱,一群群,一对对,躲在各种奇形怪状的面具后向市中心涌去。狂欢节的化装自然还有比赛,个人装今年的主题是男扮女装。小伙子们想尽方法用各种道具把自己打扮成线条窈窕的美女,人群里不时会听见塞在胸前的气球爆裂和随之狂笑。西班牙广场是狂欢中心,巨大的舞台四周,一道道彩色光束四射,透过烟雾照亮台下疯狂的人群;台上,乐手们闭目摇头晃脑,音符从吉他、爵士鼓、萨克斯中奔腾而出,舞者是百姓自发组织的,每一队都有自己疯狂的啦啦队,台上台下交融成一片。

狂欢节总需要选美。花魁的选举在节前紧锣密鼓,但女王的最后决定只在花车游行前一天才正式宣布。特内里费的狂欢游行是各种公司和民间组织展示自己的财力和创造力的时候,几乎可以用不惜血本来形容装饰的讲究和豪华。当美女搭乘的花车转过街角时,整个场面近乎沸腾。花车自然是极度绚丽,美女们更是花枝招展,兴奋却又优雅地挥动着手。游行的最终目的地在西班牙广场。我们到达时,这里已是一片欢乐的海洋。戴面具的、不戴面具的,所有人都忘记自己曾经是谁,只让自己完完整整地将为生计绷得太紧的神经彻底放松,沉浸在一个盛装的快乐世界。酒吧是惟一开业的地方,吧台的帅哥美女忙得不亦乐乎,一瓶瓶烈性饮料转眼瓶底朝天。酒吧的酒不够满足年轻人的放纵,他们自己用大饮料桶装了烈酒,一路仰头灌着,一路纵声笑着,极度疯狂。时间在此刻已经失去了意义。

从特内里费岛中部眺望白雪覆顶的泰德火山

火山下的龙血树

和夏威夷的形成一样,加那利群岛也是由深海火山喷发形成的一系列火山岛。特内里费是群岛中最大的岛屿。火山从5000深处的大西洋底开始爆发,千万年来,一层层积累,一次次坍塌,渐渐成了现在的这个遍地火山岩、地貌千奇百怪的岛屿。来加那利,就肯定要看火山,要看火山,泰德国家公园(Teide National Park)是必到之处。公园里的泰德峰是全岛第一峰,更是世界公认的16大活火山之一。水下那几千米不算,露出水面的山峰海拔直入3718米的云端,蔚为壮观。在去泰德国家公园的路上,我们得穿过一片乱石林立的地带。下车,离开路边往纵深走几步,就几乎以为自己站在了月球表面。这是一片火山岩浆凝聚成的石滩。泰德火山最后一次喷发距今正好100年,从地质纪元看,几乎就是昨天的事情。而15万年前的那场大喷发,更因为喷出的岩浆太多,喷空的地壳不堪重负,塌陷下去,形成了我们此刻脚下的这片荒原。

天下着细雨,四周一片迷蒙,从登顶的缆车站台仰面向天,几根钢索直入云间。缆车车厢一次只能载30多人,等候的队伍却盘龙一样挤了满满一屋。随着人流慢慢前进,终于进了车厢,找一个靠窗的位置站定。车身微微抖动了一下,飞快就滑进了刚才还在头顶的云雾之中。所有的人都抓紧着把手,看不见窗外,也不知道自己离开下面的地面有多高。静默没有维持多久,一线线阳光透过云缝照进了车厢。只一会儿,缆车从云中穿出,放眼望去,此刻的我们,竟然凌空飞越在茫茫不见边际的云海之上。刚才的细雨云雾早已不见踪影,此刻阳光灿烂,一片辉煌。

对来这里度假的游客们,只要待在傍着绝妙海滩的度假酒店,加那利群岛就是个舒服的度假岛,一年四季如春。但在海拔3000多米的山顶却依然白雪皑皑。同行的朋友荷西顺手从地上捡起一片冰凌,对着阳光高高举起。看,这像不像我们现在所在的特内里费?荷西是西班牙最常见的男性名字,三毛的荷西就是西班牙人。我们的荷西也是西班牙人,但他却更强调地告诉我们,他还是一个柏柏尔人,身躯里奔流有真正的加那利血液。加那利虽然曾经有过自己来自北非的传统柏柏尔文化,但在15世纪被西班牙征服后,被称为关契斯(Guanches)的原住民文化除了极少的一些习俗外,基本被西班牙文化冲刷殆尽。加那利人,也在几百年间成了西班牙血统为主,混杂着其他欧洲王国和北非血统的一个独特群体。

或许加那利人很难确定自己究竟来自何方,大自然却给这个远离大陆的海岛一个独特的自然环境。海拔的巨大变化,大西洋的季风和环岛的海流让这里形成一处处微型地理和相对应的特殊植被。荷西在一株大树旁停下脚步。树主干很粗大,枝桠分叉非常均匀,一层层向上,中间的枝上绝没有一片树叶。所有的叶片只在最外层的树梢,密密麻麻,俨然一把巨伞。荷西顺手在树干上划了一个小口子,瞬间渗出血一样的液体。这是龙血,树也因此得名。龙血虽然不是加那利岛的独有树种,但却因为这里的气候和民风习俗到处可见,更因为种植历史久远,成了加那利岛奇特的一景。和绝大多数树木不同的,是龙血树没有圈圈年轮,它的年纪只能靠一次次花期留下的树节来判断。荷西笑着说,这树15年一开花。岛上人家生了女儿,就在家门外种一棵龙血。等小树第一次开花,姑娘就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纪,小伙子们也就能根据谁家门口有第一次开花的龙血树而探头探脑了。细看那些大些的龙血树,树节层层叠叠难以计数,有个几百年的树龄该不是什么奇事。据说,世界上现存最老的那株8000年古树,就出自龙血一族。但生活在泰德山的阴影之下,长寿的龙血树能不能尽其天年,就全在大自然的掌握之中。

  旅游攻略:

签证:西班牙加那利群岛位于北非西岸,使用西班牙语,英语也通行。特内里费和大加那利岛有国际航班连接马德里和欧洲主要国际机场。西班牙属于申根国,中国公民如果有任何一个申根国签证都可以访问西班牙。

气候:加那利群岛一年四季气候宜人,除了冬季登泰德峰时会有短时间气温较低,其他时候春夏装即可。群岛间有短途航班,时间充裕的也可以乘定期轮渡。主要岛屿公交发达,包括通往主要景点的线路。如果想参加著名的加那利狂欢节 则需要提前半年就得开始预订房间,届时岛上所有旅馆都会爆满。

美食:除主流西班牙风味外,加那利岛食物中以海鲜(烤鱼)、小土豆和加那利Mojos酱最为有名。海岛生活自然少不了海鲜,做成一块块,裹上面粉用油煎了,也可以蘸Mojos吃。甜玉米粉(Gofio)是加那利本地的特色食物,为岛上所有居民所喜爱,有点儿类似我们的炒麦粉。可以调糊蒸食,配以猪肉和鸡肉熬成的清汤,美味无比。加那利群岛是著名的西班牙葡萄酒产地,以Malvasia葡萄酿造的干白为其上品。

购物:当地手工绣品很有名。加那利原住民不懂陶轮技术,所有陶器用手捏制而成,其中陶偶很有特色,值得收藏。

标志景点:

1.特内里费岛:泰德国家公园是必去之地。距离圣克鲁兹不到一小时车程的世界遗产城市La Laguna(全名:San Cristobal de la Laguna)是西班牙第一座非堡垒型殖民城市,为其扩展南美后建立的许多城市奠定样板。海滨Puerto de la Cruz是一座迷人的海滨小城,附近有著名的Loro Parque 公园(世界上鹦鹉收集最全的地方,并有多种大型海洋动物表演)。

  2.泰德国家公园:以火山地貌为主,尽管近年的火山活动较为平静,但却是世界现存的16大活火山之一,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从圣克鲁斯每天都有公车去泰德国家公园。因为游客众多,登顶需要耐心等待缆车。缆车上站的观景平台海拔3000米,气温较低,从这里经常能见到壮丽的云海。最高峰离开缆车上站还有200米的海拔差,冲击顶峰,需要领取到每天只发放150份的特别许可。

3.大加那利岛:从Puerto Rico港到Mogan港的渡轮,可以沿途欣赏火山岛海岸的险峻。这一带也是著名的度假区,有各种水上运动可供选择。骑骆驼游览Maspalomas的小型沙漠带,在海岛感受西撒哈拉的风情。去Bandama打一场高尔夫并观赏壮观的Bandama火山口。

推荐:

1.特内里费市中心的Atlantico餐厅,拥有迷人的建筑风格,临近西班牙广场。交通方便,经营地道的西班牙菜式。特别推荐尝试西班牙特色小吃Tapas和地道的西班牙本地名吃海鲜饭。

2.特内里费狂欢节每年2月中举行,历时10天。狂欢的中心地带在Avenida Francisco La Roche大道、西班牙广场(Plaza de Espana)以及海滨大道(Avenida Maritima)

3.加那利的山谷小镇Barranco de Guayadeque的Tagoror山洞餐厅,感受一下穴居的滋味。Mogan港的航海俱乐部的海鲜饭值得一尝。

概述:

加那利群岛是人们心目中的度假天堂,每到假期就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想拥有同样美丽的海景,环境却更清幽的假期,可以前往位于伊比利亚半岛西北部的加利西亚大区。加利西亚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美丽风景。这里开阔的海域和全年温和的气候孕育了加利西亚地区富饶而独有的饮食文化。

加利西亚拥有用令人馋涎欲滴的龙虾,海蟹及青口。而肉厚多汁的章鱼制作的“香粉三月(Polvo a Feira)”更是众多著名的加利西亚菜肴中的一道经典美味。制作该菜依当地的习惯,在烹饪前先敲击章鱼使之松软,之后进行烹饪,再切装入盘,用橄榄油、盐及胡椒进行调味,没有人能抵御其诱惑而不去尝试。

加利西亚当地人最酷爱的猪肉灌肠(chorizo)是该地区非常典型的一种由猪肉制成的香肠;同时,著名的西班牙火腿也是该地区最流行的肉类产品。加利西亚火腿在制成保存的一年里,芳香四溢,口感清淡、质感坚实,其外观也相当诱人。切成薄片的加利西亚火腿,将会成为最棒的开胃菜。当然,在众多的肉类产品中,拥有原产地证明、品质证明的加利西亚小牛肉,也是令人难以忘怀的。

提到加利西亚,不能不提作为加利西亚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葡萄酒。介于加利西亚全年气候温和,使得该地区的葡萄成熟缓慢,并为葡萄酒的酸度提供了保障。酿造过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将当地葡萄的充分利用,使用在汲取葡萄酒后的葡萄残渣经过二次蒸馏,制成著名的加利西亚烧酒(Aguardiente Gallego)。如今,该酒已发展成为品种繁多如白烧酒、草药烧酒、焦黄烧酒以及咖啡甜酒及奶油甜酒等众多消费方式的烈酒。

加利西亚的首府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是一个拥有杰出历史的古老城市,同耶路撒冷及罗马一道被誉为天主教的三座圣城。位于加利西亚南部的下海湾(Rias Baixas),沿海地区在其众多的海湾勾勒下跌宕起伏;从那可以乘船前往希耶斯群岛(Islas Cies)。那里拥有被评为是“世界上最好海滩”的罗达斯海滩(playa de Rodas)。

分享到
扫一扫
扫一扫
用手机查看资讯
阅读原文
    加载更多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
    乐坛天后杨千嬅再度代言西班牙珠宝ARTē

    杨千嬅再度成为西班牙珠宝品牌ARTē亚太区代言人 杨千嬅再度成为西班牙珠宝品牌ARTē亚太区代言人 杨千嬅再度成为西班牙珠宝品牌ARTē亚太区代言人 杨千嬅再度成为西班牙珠宝品牌ARTē亚太区代言人 ARTē 的首饰系列拥有不同设计,同时也表达不同的心意,“Present is Love” (活在当下) 就是一份最佳礼物,品牌主张女性要爱自己,时刻保持最佳状态,不论身处何时何地,都要以美丽自信的自己去迎接生活每一天。多年来一直以真性情示人的千嬅真情演释ARTē 全新 Pirouette 系列及不同经典珠宝系列,展现 “Present is Love” 的现代女性生活态度:「要活在当下,先要珍惜现在所拥有,我最着重身边人,家人和朋友,会好好享受与他们相处的时光,一起走过人生不同的阶段。」杨千嬅再度成为西班牙珠宝品牌ARTē亚太区代言人 此外,千嬅更换上多个性感又具个性的造型。其中一站是到河内著名的圣何塞天主教堂拍摄,千嬅一身黑色华丽晚装,戴上ARTē珠宝,在镜头摇曳生姿,尽显典雅时尚的女性美。对于挑选首饰的心得,千嬅坦言首选耳环及项链,偏爱夸张、富设计特色的珠宝,容易

    再续西班牙情缘 致敬Oscar de la Renta

    Oscar de la Renta 2016春夏 CollectionOscar de la Renta的设计总监Peter Copping谢幕 其实猛的一看这季的Oscar de la Rental秀场,不禁会让人联想到上一季的Dolce&Gabbana的秀场,同样是红色盛放的康乃馨,同样是红色与黑色的辉映,同样是华丽的西班牙宫廷风,只是Peter Copping让他的西班牙风情平添了几分Oscar de la Rental惯有的纽约上东区优雅矜持,还有他本人最擅长的法式浪漫主义。Oscar de la Renta 2016春夏 Collection Oscar de la Renta 2016春夏 Collection 秀场的椅子上都摆放了红色的康乃馨,据说这也是Oscar de la Rental本人最喜爱的花朵,而这种代表着西班牙风情的花朵也绽放在秀场之上,提花面料、印象派花卉印花和立体花卉装饰处处都展露出康乃馨的热烈与激情。Oscar de la Renta 2016春夏秀场上摆满了康乃馨 Oscar de la Renta 2016春夏 Collecti

    真实的金卡戴珊 《Vogue》西班牙刊封面硬照

    Kim Kardashian一直是众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但她在时尚界的地位,让专业人士一直处于观望之中。当然,Kim也赢得了一些设计师的青睐。比如在Met Gala上,Peter Dundas将自己首次为Roberto Cavalli设计的作品穿在了她身上。Riccardo Tisci为Kim和Kayne West的婚礼设计了那条著名的Givenchy礼服。还有Olivier Roustering,一手打造了Kim和West在Balmain 2015春季男装广告中的形象。出设计师以外,一些以“挑剔”而闻名的编辑也对Kim喜爱有加。比如Vogue的主编,Anna Wintour。在Vouge的2014年四月刊,Kim和丈夫携手登上杂志封面。这对夫妻与主编的合作关系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必须的承认的是,他们为纸媒杂志销量加码。然而在网络上,Kim Kardashian的时尚硬照却引来许多网友的议论纷纷,如《Love》杂志所刊登的,由Stevn Klein和Miuccia Prada联手打造的开页大片。同样遭受非议的,还有Kim在怀孕期间所拍摄的,登上《CR Fashio

    简约制胜 西班牙博主实用街拍冬天不愁

    Zina Charkoplia最新街拍裙子: Zara, 鞋履: Stella McCartney, 太阳镜: Celine, 包包: Saint LaurentZina Charkoplia最新街拍裤子: Purificacion Garcia, 太阳镜: Celine, 毛衣: Zara, 包包: Fendi, 外套: Zara, Furry Detail: MajeZina Charkoplia最新街拍皮裤: Iro, 上衣: Zara, 包包: Givenchy, 皮草: Minusey ,鞋: Isabel Marant短裙: Zara (相似款), 运动鞋: Stan Smith,太阳镜: Marc Jacobs, 包包: Celine, 上衣: Zara裙子: Proenza Schouler, 靴子: Balenciaga, 包包: Chanel, 外套: Proenza Schouler, 太阳镜: & Other Stories短裙: Zara (相似款),太阳镜: Celine, 外套: H&M (相似款), 衬衫: Uterque (相似款)

    西班牙"最贵"女公爵去世 她买了脚下所有土地

    阿尔巴女公爵庆祝西班牙400周年游行88岁的阿尔巴女公爵去世88岁的阿尔巴女公爵(Duchess of Alba)在上周日因病情恶化被送到医院治疗,两天前还有一点好转的征兆,可最终还是没有逃过肺炎的魔爪,于昨天在塞维利亚居住的杜埃尼亚斯宫内去世。她生前拥有的十多座城堡,2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69亿)的身家财产,5万件艺术品以及1.8万本珍贵典藏都留给了她的6个孩子,每人都可以分到一座城堡和大片西班牙土地,她拥有的土地可以让她从西班牙最南端走到最北端,脚下所踩的都是自己名下的土地。换言之在很多年后她的8个孙辈也将继承到这笔庞大的遗产。被称为“西班牙版的戴安娜”的阿尔巴女公爵阿尔巴女公爵一生结过三次婚这辈子投生成为她的子女真是赚到了,而她的第三任丈夫,现年64岁的冯索·迪亚兹(Alfonso Diez),在年龄上整整比她小两轮,而且只是个普通的公务员,却分文未拿妻子的财产,因为早在三年前他们结婚时,阿尔巴女公爵为了平息子女对他们婚姻的极度反对,就决定将所有遗产提前分配给他们,同时迪亚兹也同意签署了一份绝不参与分配阿尔巴女公爵财产的协议,他曾说道:“只要拥有你,我什么都

    热词标签
    • 最近
    • 本周
    • 本月
    访问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