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 星生活

两个“诺奖”得主被调侃 莫言与库切成新郎

编辑:佚名 2013-04-03
第二次中国—澳大利亚文学论坛昨天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包括J.M。库切、莫言、徐小斌、布莱恩·卡斯特罗在内的多位中澳作家在“文学与包容”这个主题下展开演讲及对话。

两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库切与莫言的演讲无疑最受关注和期待,10年间,国内出版社多次邀请库切来中国与读者交流都未果,因为让半天都难得吐出一个字的库切参加公开活动,甚至是一种奢望。但在昨天,在聚光灯的包围下,库切终于开口了,只是和另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相比,他的话显然要少了许多。

58岁的莫言和73岁的库切两位诺奖得
58岁的莫言和73岁的库切两位诺奖得主

两位诺奖得主对谈“诺贝尔文学奖及其意义”,贡献的却是两个不同版本的“诺奖”。

莫言VS库切

年龄:58岁的莫言和73岁的库切两位诺奖得主,联袂做起了主持。

58岁的莫言和73岁的库切两位诺奖得主
58岁的莫言和73岁的库切两位诺奖得主

  着装:与莫言的一身正装相比,澳大利亚籍诺奖得主库切当天一身休闲装打扮,显得十分轻松。

人气:凡是莫言出现的地方,其周围一定迅速被围上一层密不透风的人墙,需要保安人员及时协助疏通。而库切,则多是与慕名前来的读者,在一旁安静谈论。

“诺奖”得主莫言库切被调侃

库切“变身”诺奖推广人

 库切“变身”诺奖推广人
库切“变身”诺奖推广人

库切是2003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是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两人演讲自然围绕诺贝尔文学奖而展开。

库切于1940年出生在南非开普敦,后来在美国攻读文学博士,1973年因反对越南战争游行被捕后离开美国,回到南非。2002年库切又移居澳大利亚,加入澳洲籍。在其获得诺奖之前,南非几乎没人知道他是谁。

库切代表作有《迟钝的人》、《耻》、《等待野蛮人》、《迈克尔·K的生活与时代》,其最新的长篇小说《耶稣的童年》日前也已在中国上架。

库切“很冷酷”英语朗诵虚构的小说

库切“很冷酷”英语朗诵虚构的小说
库切“很冷酷”英语朗诵虚构的小说

库切昨日是最后一个压轴出场朗诵的作家。他用英语朗诵自己的作品《伊丽莎白·科斯特洛:八堂课》的一个片段。在这部作品中,库切以虚构的女作家伊丽莎白·科斯特洛在各种学术场合所发表或聆听的演讲为主要内容,因此可以被看作是“作为演讲的虚构小说”。此次库切将之作为论坛朗读内容,显得格外应景。在朗读过程中,酷酷地库切语速稍缓,语调冷静,富有声韵,现场不知不觉被带入其阅读的氛围之中。

在中国读者的印象中,库切一直都是以简洁、冷酷著称,而此次在中澳文学论坛上,库切在台上的风格依然延续,甚至有寡言隐士之风。事实上,在前日与莫言的同题谈论诺奖的演讲中,库切像分析一个课题一样,用精准简洁的语言,谈论诺奖评审标准的变化,并作出自己的反思和提问。其风格冷静之狠,以至于让到现场的女作家张悦然在微博上发出惊讶:“库切的演讲就这样结束了吗?”而另一位到场“观战”的女作家蒋方舟也认为库切的演讲,“很酷很简洁!”

莫言对话库切讲述“诺奖”意义

莫言就想待在家里写作

莫言就想待在家里写作
莫言就想待在家里写作

如果说库切的演讲如同百科知识版的诺奖,那么莫言所言更像是中国作家版的诺奖。这个版本说的是,作为一名中国作家,因与诺奖捆绑在一起多年的尴尬,还有获奖之后的种种无奈,以及这位中国作家的最新期望,也就是2013年诺奖的出炉,“到那个时候就没有人理我了,我期待着。”莫言说。

“把我和诺贝尔文学奖捆绑在一起,不胜其烦。”莫言说,多年前,他就曾被封为最有希望获得诺奖的中国作家,而一旦被贴上这个标签,苦日子也就来了。“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前也不是,后也不对,无法躲闪。”莫言坦言,其实没有作家写作是想着瑞典文学院,甚至没有作家写作是想着评论家、读者的。

对于莫言而言,如何扮演诺奖获得者的角色是个问题,更是个难题。莫言称,自打获奖的消息传遍后,有亲戚登门希望他帮着找工作、打官司,还有素不相识的人登门借钱,甚至有人还希望莫言帮衬着自己买房子。

莫言就想待在家里写作
莫言就想待在家里写作

事实上,莫言更希望重归作家独来独往的生活,重归创作之中。“我什么活动都不想参加,就想待在家里,希望大家什么活动都不要邀请我,也不要到我的老家去,我会用我的新作回报你们。”

莫言“很健忘”发言前忘了带稿子

在昨日的朗诵会活动上,铁凝、徐小斌、刘震云以及澳洲的几位作家,依次上台朗诵。

莫言“很健忘”发言前忘了带稿子
莫言“很健忘”发言前忘了带稿子

作为联袂主持人的莫言和库切,是最后两位朗诵者。在朗诵之前,库切作为主持,要对澳洲同行进行介绍,他笑着说:“莫言我就不详细介绍了,因为他已经非常知名,相信你们都已经非常熟悉他了!”而莫言则站起来笑着对大家说:“我要朗诵的作品,放在我的包里,而包在舞台后面,我去拿一下。看不到我的观众,可别以为我是逃跑了啊!”莫言的幽默,也引发现场大笑。

莫言朗诵的是自己的长篇《生死疲劳》的片段,时间长达12分钟。内容是小说中一段关于“投胎”的极其魔幻的段落,莫言用并不标准的山东普通话对之进行格外投入地戏剧化风格朗诵,在近12分钟的朗读中,十分吸引在场听众。

而在轮到库切上场朗诵前,回到主持位的莫言则鼓掌表示:“下面是我们非常喜欢的作家库切,来为大家作压轴朗诵,我是库切的忠实读者!”

作家最好忘掉文学奖

库切与莫言的演讲
库切与莫言的演讲

库切与莫言的演讲风格听起来如此迥异,两人似乎难有观点的交集,但事实上,在演讲过程中和随后进行的提问环节,针对诺奖评选等话题,两位作家的观点还是产生了某些碰撞。

诺奖获得者的作品是否应该充满理想主义?库切说:“答案是否定的。”而莫言则认为,理想主义的内涵是什么,瑞典文学院好像也说不清楚。“作为作家,最好忘掉文学奖,忘掉主义,牢牢盯住人物、感情、词、语言和句子。”

刘震云:作家聚一起谈文学,有点二

在朗诵会之前,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刘震云,也上台作了文学演讲。

刘震云调侃莫言库切:两个新郎对一群单身谈洞房
刘震云调侃莫言库切:两个新郎对一群单身谈洞房

他幽默表示:“一大群作家聚在一起,谈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谈文学。作家们聚在一起谈文学,就好比一群厨子走出厨房到街边谈论厨艺,显得比较二。”

随后,刘震云朗诵的是自己获茅奖的作品《一句顶一万句》,他带有浓重河南口音的普通话,将其中一个精彩片段,演绎得很是生动。刘震云还幽默谈及前日自己聆听莫言和库切两个诺奖得主在台上谈“诺奖”的看法,“好比是两个新婚新郎对着一群单身汉大谈洞房花烛夜的得与失!”此言一出,全场哄然大笑。

莫言VS库切
莫言VS库切

随后,刘震云又开始表情严肃起来,“或许有人会拿酸葡萄心理来理解我的话,但是我想说的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认为洞房花烛夜是人生的最终追求,还有人主动选择单身呢!所以,我看到不少人感到压力,其实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刘震云还委婉表示,在听了莫言和库切的演讲后,他也倾向认为,诺奖评奖并不一定全部考虑文学本身的因素,“肯定有别的因素,比如说,今年肯定不会再给别的中国作家。”

分享
因为功能限制,您可以把网页地址手动复制粘贴到微信中分享,也可以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直接分享到微信。
上一篇

有型风衣 帮你玩转都市丛林历险记

下一篇

跳水真人秀节目日益火爆 实则背后暗藏玄机

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 星生活
文章提到了
相关阅读
大家还在看
向你推荐
今日热词
资讯
  • 资讯
  • 妆品
  • 明星
  • 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