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毒 宝玑航海系列推出全新5887超卓复杂功能腕表

编辑:Lu Xingliang
Lu Xingliang
编辑
2017-06-05来源于:YOKA时尚网
分享:
对人类而言,海洋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紧密相连。海洋是云雨的故乡、生命的摇篮、资源的宝库。16世纪初,自麦哲伦率船队英勇完成人类首次环球航行之后,人类对海洋探索的脚步便从未停止。作为“现代制表之父”的宝玑自品牌成立的两个半世纪以来同样在航海计时领域不遗余力,曾获“皇家海军制表师”称号这一殊荣便由此可见其在航海史上做出过的杰出贡献。2017年,宝玑携多款精致绝伦的时计新作闪耀亮相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赢得众人瞩目。此次全新推出的宝玑(Breguet)航海系列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超卓复杂功能腕表为该系列再添巅峰之作,此款集多项繁复功能于一身的时计作品标志着宝玑航海系列迈入崭新的时代!

时间等式 创新精妙

品牌的奠基者阿伯拉罕–路易•宝玑 (A.-L. Breguet) 先生将他毕生的超凡才智都倾注于时间度量事业。他凭借无与伦比的热忱和诸多革命性的创举名扬宇内,获誉无数,拥趸更是不计其数,仅在欧洲史上,法国国王路易十八就曾为他的知名拥趸。1814年,路易十八在巴黎任命宝玑为法国经度委员会成员。经度委员会由法国国民公会于1795年设立,致力于推动天文学各分支学科的发展及其在地理、航海和测地学(研究和测量地球物理形态的学科)等领域的应用,主要职责包括每年出版天文星历表等专业参考用书。构成经度委员的约20位成员皆声名卓著,包括几何学家、天文学家、航海家和相关行业巨擘。宝玑作为钟表学界当之无愧的权威和唯一代表,在委员会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位亦名副其实。

1815年10月27日,宝玑大师再获殊荣,路易十八颁令授予宝玑“法国皇家海军御用精密时计制造商”的官方称号。航海精密计时涉及极为精深的专业科学知识,因此,这一称号可谓是制表师所能赢得的最高殊荣,同时也意味着肩负国家责任。当时,航海计时装置对舰队至关重要,可用于测算舰船在海上的位置,在国家安防与战争指挥上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宝玑(Breguet)航海系列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超卓复杂功能腕表宝玑(Breguet)航海系列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超卓复杂功能腕表

全新宝玑(Breguet)航海系列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超卓复杂功能腕表将当时不可或缺的时间校准功能予以再现,完美阐释时间等式功能。时间等式显示作为一项非同寻常而又玄妙迷人的钟表复杂功能,可显示平均太阳时间(“平太阳时”)与真实太阳时间(“真太阳时”)之间的差距。平太阳时,即民用时,指时钟表示的地方标准时间;真太阳时则反映太阳真正的运动规律。

众所周知,人类自古以来就以太阳为参照物度量时间。然而,太阳的可见轨迹,即日晷上显示的真正太阳时间,却是不规则的。随着计时精度的提高,钟表成为度量时间的依据。人们用平太阳时代替真太阳时的计时方法,将每一天的时间规定为均分的24小时。真太阳时与平太阳时在一天内的累计时差从慢14分钟到快16分钟不等。实际上,一年之中只有4天两者完全相等。由于真太阳时与平太阳时的差值在每年同一日期完全相同,制表师可以用一种特殊的凸轮来进行“规划”。凸轮形似豆子,可通过机械方式,极度精准地模拟太阳位置的连续变化轨迹。为确保极致精准,凸轮配备一根触针,驱动时差运行杆,显示民用时与太阳时之间的时差(-16至+14分钟)。时间差一般通过表盘上的扇形区域或小表盘显示,这样的设计模式较为精准,但美中不足的是,佩戴者需根据表盘显示的平均太阳时间,通过加减时间差,心算出真实太阳时间,大大增添了读表难度。

5887颠覆了这一传统设计,通过两个独立的分针同时显示民用时与太阳时,太阳时指针以镂空刻面金色太阳为装饰,可以一目了然地直接读取真实太阳时间。然而,看似简单的显示背,却是少数顶尖制表大师才能完成的精密构造。太阳时指针必须满足两项要求:一是像民用时指针那样沿表盘连续转动;二是每天调整与民用时指针之间的夹角距离,以昭示计算时间差值后的真太阳时。宝玑这一创新设计的原理是,太阳时指针由一个差动齿轮驱动,动力来自两个完全独立的旋转框架:一个驱动民用时指针的旋转,另一个通过与时间等式凸轮相连的推杆控制,时间等式凸轮每年旋转完整一周。宝玑研发的时间等式凸轮极为纤薄,置于透明蓝宝石圆盘之上。

上一页 12
全文阅读
分享:
相关阅读
制表 航海 breguet 腕表 钟表 制表师 复杂功能 复杂功能腕表
独家策划
设计先锋 珠宝盒